深度

作為「世界的聖誕工廠」,中國聖誕產品都銷往哪裏?

義烏聖誕村有600家工廠,它們生產了全世界三分之二的聖誕消費品。


2018年12月18日,聖誕節前,中國浙江省金華市義烏國際貿易城,售貨員擺放待售的聖誕帽。 攝:Lyu Bin/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12月18日,聖誕節前,中國浙江省金華市義烏國際貿易城,售貨員擺放待售的聖誕帽。 攝:Lyu Bin/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世界的聖誕工廠

炎熱的7月,浙江、廣東、江西等地的聖誕工廠已迎來出口高峰。聖誕樹、聖誕彩燈、聖誕花環和聖誕球等聖誕產品被裝滿貨櫃,從深圳、寧波等港口出發,漂洋越海奔赴歐美各地。不久後,它們就會被擺放在沃爾瑪(Walmart)、塔吉特(Target)等百貨公司的貨架上,供消費者挑選。

這些紅紅綠綠的商品曾幾度捲入中美貿易戰的漩渦。2018年9月,美國宣布對包括聖誕彩燈在內的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税;2019年5月,這批商品的關税進一步增至25%。8月,特朗普又宣布將對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税,清單包含幾乎所有聖誕製品。幾天後,他又表示將這批商品中總價值約1750億美元的主要零售品的關税生效期延緩至12月15日。兩種聖誕樹燈飾和五種包括耶穌降生圖在內的傳統聖誕裝飾品逃過一劫。「我們這麼做是為了聖誕季(We’re doing this for the Christmas season)。」特朗普對媒體說。8月末,中美雙方陷入新一輪激戰。特朗普宣布這3000億中國商品的關税加徵將從10%提升至15%,仍按照原計劃分批於9月1日和12月15日生效。9月20日,美國把437件中國商品從2018年開始實行的那張關税加收清單中剔除,一種小型聖誕樹燈飾成了幸運兒之一。

「美國增加的關税,都由國外客戶負擔。」在江西開工廠製作聖誕工藝品的程至誠說,自己的產品價格比較有優勢,受貿易戰影響不大。與中國廠商的淡定相比,美國零售商的反應要激烈許多。2018年9月,在那批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税尚未上調至25%之時,沃爾瑪、美元樹(Dollar Tree)、Ace Hardware等零售商便寫信給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希望將部分中國製造的產品從關税名單上去除,聖誕燈飾就是其中一項。Ace Hardware在信中說,在中國以外找不到經濟和商業上都合適的聖誕產品了。

中國被稱為「世界的聖誕工廠」。自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藉助廉價的勞動力和土地成本,以及改革開放帶來的配套基礎設施的建設,中國聖誕產品瞄準海外市場,迅速起飛。從2001年到2018年,中國向世界出口的聖誕裝飾品(除燈飾外)總值增長了約400%。

關於聖誕產品,中美相互有多依賴?

關於聖誕產品,中美相互有多依賴?圖:端傳媒設計部

位於浙江省金華市的義烏成為了世界的「聖誕村」。這座沒有肥沃土壤、當地居民歷來靠販賣商品為生的小城,在上世紀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後,成為了浙江省第一個向世界打開市場的地方。約600家聖誕產品工廠散布在這座「中國製造」現象的濫觴之城周圍,它們生產了全世界三分之二的聖誕消費品。

這些產品部分從聖誕作坊運往市中心的義烏國際商貿城。在那裏,塑料松果、泡沫雪花、各種尺寸的長襪、吹薩克斯風的聖誕老人被裝上馴鹿拉的雪橇,飛向世界各地。商貿城是一個營業面積達400萬平方米、擁有75,000個鋪位、被聯合國認證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的建築群。每年夏季,商城的二區市場都會變成一個擠滿五顏六色廉價聖誕裝飾品的擁擠村落。根據義烏海關的數據,今年1月至9月,義烏共出口了價值3.17億美元的聖誕用品。

根據聯合國商貿數據庫,2018年中國向世界出口了價值14億美元的聖誕燈飾,而這一年全世界聖誕燈飾出口總值也不過17億。其他聖誕製品也是如此,中國的出口量佔世界總出口量近80%。

中國製造了美國超過9成的聖誕產品,這也是美國零售商如此焦急的原因。而對中國來說,美國雖然是重要出口地(佔出口總額40%以上),但每年仍有超過50%的聖誕製品被銷售往美國以外的其他海外市場。近幾年,對美國市場的依賴程度更是出現下滑,來自歐洲的客戶越來越多了。

俄羅斯客戶不喜歡綠色、澳大利亞的客戶喜歡聖誕老人

「一帶一路以後,在國外省一級下面的客戶直接跑到義烏來。」在義烏開聖誕工廠的陸有棟說,在聖誕行業,一個客戶的訂單一般以百萬甚至千萬(人民幣,下同)計算。近年來,不斷有小國家或是發達國家小城市的客戶找上門來,拿兩三個貨櫃、也就是大概50萬左右貨。

陸有棟感到,運輸成本降低讓更多國外小規模的公司與義烏的聖誕工廠做生意。「外國採購商來義烏,就在幾萬個店面的市場上,一個行業一個行業地轉,直接實地採購和下訂單。」

聖誕產品行業近年來在俄羅斯、拉美、東盟等市場上也取得成功。世界貿易組織的數據顯示,巴西、智利、泰國近五年來進口的聖誕產品幾乎全部來自中國,俄羅斯向中國進口的聖誕產品也佔總進口的80%左右。

巴西、智利、泰國、俄羅斯從中國進口多少聖誕產品?

巴西、智利、泰國、俄羅斯從中國進口多少聖誕產品?圖:端傳媒設計部

此外,根據聯合國國際貿易統計數據庫的數據,2017年歐盟28國向中國進口的聖誕產品(Christmas festivity articles)價值佔中國向世界出口的聖誕產品總值的19%。舟山市凱芸聖誕玩具股份有限公司的賴小姐告訴端傳媒,公司一年接受價值約200萬美元的客戶訂單,其中有65-70%來自歐洲客戶。

「澳大利亞的客戶喜歡聖誕老人,他們不喜歡在聖誕樹上掛雪人,因為過聖誕節時他們正處於夏季。但歐洲的客人此時正在經歷寒冬,雪人對他們來說十分應景。」賴小姐說。

義烏雙元聖誕工廠的駱有棟則介紹道:「俄羅斯客戶喜歡紅色、金色和藍色,不喜歡綠色。西班牙客戶喜歡深一點的金色。」

歐盟聖誕飾品及彩燈進口有多少來自中國?

歐盟聖誕飾品及彩燈進口有多少來自中國?圖:端傳媒設計部

客戶訂購什麼類型的聖誕產品也與他們採取的銷售渠道有關。賴小姐介紹,目錄郵購針對的消費者群體主要是老人,他們偏好復古、傳統風格的聖誕老人。而網購的消費者整體偏年輕,「他們喜歡比較有趣、搞笑的,我們就會生產會跳舞的聖誕老人配上搖滾的音樂。」

2018年中國聖誕產品出口向哪些國家?(除去聖誕燈飾、蠟燭和天然聖誕樹之外的聖誕用品)
2018年中國聖誕產品出口向哪些國家?(除去聖誕燈飾、蠟燭和天然聖誕樹之外的聖誕用品)圖:端傳媒設計部
2018年中國聖誕產品出口向哪些國家?(聖誕燈飾)
2018年中國聖誕產品出口向哪些國家?(聖誕燈飾)圖:端傳媒設計部

陸有棟工廠的買家主要來自俄羅斯和西班牙,工廠的營業額每年都在增長,每年也都有新的國外客戶找上門。「義烏的影響力太大了,這裏品種豐富,沒有其他地方可以替代,所以根本沒有必要自己開拓新市場。」

這些不愁生意的工廠也有自己的煩惱。

義烏聖誕行業的紅利期已經過去了?

聖誕行業的生產具有明顯的週期性。每年的7-9月是出口高峰期,國外客戶交貨後,零售商就開始爭分奪秒地整理、包裝、上架,籌備節日宣傳。10月底,來自中國聖誕工廠的禮品就會擺上國外零售商的貨架。這時,國內的工廠能暫時鬆一口氣,進入行業休整期。農曆新年一過,國外客戶的詢價、訂單又會紛至杳來,整個行業再次進入全速運轉狀態。老客戶一般2、3月份就會詢價下單,想試着銷售所以訂單量較小的新客戶和日韓等運輸距離較近的客戶會在5、6月份下單。

中國聖誕產品什麼時間最好賣?

中國聖誕產品什麼時間最好賣?圖:端傳媒設計部

「這個行業其實不是什麼好行業。」陸有棟說,聖誕產品的生產週期使得經營者的資金壓力很大。由於聖誕工廠只在一段時間忙活,為了讓工人長期為自己的工廠生產,陸有棟的工廠從二月到六月都在做庫存,「要維持工人,那就必須要有活幹」。買家的尾款在發貨之後才會到賬,可是工人的工資必須要月月按時發。他們也會提前生產一部分可以常年銷售的產品,也有一部分是新款,「像賭博一樣,風險很大。」

但是隨着中國人口紅利的消退、地價和生產成本的上漲以及歐美市場消費能力近年來的衰退,原本就不多的利潤空間被進一步壓縮,越來越多的聖誕企業開始受到了挑戰。

陸有棟於2007年進入聖誕產品行業,在義烏創辦了自己的聖誕工廠。成立初期,陸有棟的工廠主要和外貿公司合作,接國外客戶的訂單,或在義烏國際商貿城讓別人代賣自己的產品,沒有和客戶直接對接,被中間商收取了兩三道的費用。「我們一開始做也不是很懂,損耗大,利潤率大概只有12%-15%。」

上世紀九十年代,陸有棟從接觸到的國外管理知識中獲得啟發,開始培養自己的銷售和設計團隊。2008年公司在阿里巴巴網站正式註冊,2012年成立自己的外貿公司,逐步直接和國外客戶對接。

他的工廠專門生產面向俄羅斯和西班牙市場的高端聖誕產品。「高低端的差別就在於配件。低端產品上面沒有彩繪,我們以彩繪為主,還會給彩繪產品搭配鑽石、花邊。」

2019年7月16日,工人在中國江蘇省連雲港市的一家工廠生產出口玩具。

2019年7月16日,工人在中國江蘇省連雲港市的一家工廠生產出口玩具。 攝:Si Wei/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但這幾年工廠的租金成本增長得厲害,從原來的240元一平方米上漲到現在的360元一平方米。員工的工資也在以每年8%的幅度增長。陸有棟介紹,以前工人的月薪大概在3000元左右,現在4500元都招不到人,工人工資最高的達到了7000元。管理人員的工資則大約為年薪40萬。「工人不怕找不到工作,所以可以隨時辭職,」駱有棟說。「有些員工選擇回去開旅館、開飯店,這樣還解決了員工夫妻異地分居、照顧小孩老人的問題。現在年輕人,不喜歡上晚班,也不想存很多錢。」駱有棟工廠的工人年齡都在30到50歲之間。

陸有棟覺得在2013年左右,整個義烏聖誕行業的紅利期就過去了。 他說,那個時候的利潤率能達到20%到30%。「現在利潤只有5%,利息、機器折舊還沒有減。」

程至誠原先在義烏的一家聖誕工廠打工,看到這個行業巨大的發展空間,2012年辭職回江西老家開聖誕工廠。「剛進來的狀況是,只要一有新的工廠進來就能賺錢。」他說。在江西,廠房租金、人工成本都遠遠低於義烏。目前,他的工廠佔地超過4000平方米,且工廠規模每年都以30%的速度在增長。

有些企業主像程至誠一樣選擇搬去江西、河南、安徽等土地租金、工人工資相對較低的地方生產,然後將產品運至義烏聖誕村的店鋪銷售,或者乾脆撤出聖誕村、從實體店轉變成網店。還有工廠直接設在俄羅斯周邊地區,專做出口俄羅斯的生意。也有人徹底退出了。

祝成功在2002年進入聖誕產品行業,在惠州創辦了自己的聖誕公司——新健華聖誕產品有限公司。「我算是進入行業較早的元老級人物了,」他說,「那時候好掙啊,不然怎麼蓋那麼多廠房?我廠房蓋了十幾間。」 黃金時期,他的工廠一年生產幾千萬人民幣的聖誕樹掛飾,30%-40%的產品都出口至美國。但現在「一分錢都掙不到了」,祝成功說工廠再按照現在的市場價格生產下去就是虧本。

貿易戰開始之前,他的聖誕產品工廠就停工了,廠房租給了五金製品公司,「緩一兩年再說。」他把這歸咎於聖誕市場過度飽和後行業內部產生的激烈競爭。「我現在出租廠房都比做聖誕產品掙得多。」

應受訪者要求,程至誠、陸有棟、祝成功為化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大陸 經濟 中美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