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泛突厥主義的尷尬,與土耳其的蒼白中亞夢

儘管埃爾多安常被指責輸出泛突厥主義,但這一意識形態已經愈發後繼無力。


泛突厥主義最先是在俄羅斯的韃靼(Tatar)穆斯林社區燃起柴薪,再由英、俄、鄂圖曼添油打火而成。往後,土耳其不是無意經營,就是沒有宣傳資源,只能偶爾在外交場合拿出來晃個兩招,又深怕遭人察覺劍刃的鏽斑。圖為一名穿上鄂圖曼服飾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支持者。 攝:Oliver Weiken/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泛突厥主義最先是在俄羅斯的韃靼(Tatar)穆斯林社區燃起柴薪,再由英、俄、鄂圖曼添油打火而成。往後,土耳其不是無意經營,就是沒有宣傳資源,只能偶爾在外交場合拿出來晃個兩招,又深怕遭人察覺劍刃的鏽斑。圖為一名穿上鄂圖曼服飾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支持者。 攝:Oliver Weiken/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7月2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訪問中國,除提及加入一帶一路框架的意願外,也對新疆議題有了新的表態。埃爾多安首先譴責有心人濫用、消費新疆議題,破壞土中關係;至於再教育營的爭議,其表示「這個問題十分敏感,我們兩邊可以一起找出解決辦法」,並提出土耳其未來或許可以組派代表團前往新疆考察。此番對話看似波瀾不驚,實則吹皺一池春水。

過去的埃爾多安,在新疆議題上曾多次語出驚人,還因此被稱為「泛突厥主義」的現代最佳範例。2009年新疆爆發維吾爾人大規模打殺漢人的七五事件,彼時狀況外的埃爾多安一聽到維漢衝突的消息,立即將其定調為漢人殺害維族人的慘劇,怒嗆中國「這形同漢人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事後證明是埃爾多安搞烏龍,土國外交部這才出面緩頰;然此後埃爾多安當局仍屢屢抨擊中國的治疆政策,直到今年2月,其外交部發言人還譴責再教育營是「人類之恥」,沒想到才過5個月,埃爾多安就在訪華之旅中遞出橄欖枝。

其實若仔細回顧埃爾多安的對疆立場,就能察覺其在「泛突厥主義」大旗後的曖昧秋波。埃爾多安執政以來看似多次批評中國的新疆政策,卻往往會在某些關鍵時刻來個低調髮夾彎,例如2015年出訪中國大談反恐合作,2017年將東土耳其斯坦伊斯蘭運動黨(簡稱東伊運)列為恐怖組織等。

這並非埃爾多安個人見風轉舵,而是作為北京官方長年譴責的「雙泛」之一的「泛突厥主義」,早就沒了過往的國際榮景,甚至連在土耳其也是非常冷門的意識形態。普羅大眾很容易就字面意義來理解「泛突厥主義」,從而將其源頭追溯到突厥人所建立的鄂圖曼帝國,並認為當代土耳其理當繼承這種精神;然由歷史觀之,泛突厥主義最先是在俄羅斯的韃靼(Tatar)穆斯林社區燃起柴薪,再由英、俄、鄂圖曼添油打火而成。其雖曾粉墨登台,卻在土國建國初期便早早退場。往後,土耳其不是無意經營,就是沒有宣傳資源,只能偶爾在外交場合拿出來晃個兩招,又深怕遭人察覺劍刃的鏽斑。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土耳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