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港警強力清場致血腥場面:胡椒球槍掃射示威者,港鐵內發射催淚彈,女示威者右眼中布袋彈重傷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港鐵葵芳站內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子彈。 攝:Felix Lam/HK Imaginaire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港鐵葵芳站內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子彈。 攝:Felix Lam/HK Imaginaire

01:00 荃灣二陂坊

一批民眾收到白衣人襲擊的消息後,從荃灣港鐵站來到有白衣人聚集的二陂坊。雙方對峙,白衣人手持鐵通玻璃瓶等,也有人手持木棍和玻璃瓶的民眾,他們一度互相投擲玻璃瓶等雜物,有人頭部受傷血流披面。其後防暴警察到場制止,現場遺下大量玻璃碎,以及一把菜刀。

2019年8月12日,荃灣二坡坊有白衣人和黑衣人發生衝突,他們互相投擲玻璃瓶。
2019年8月12日,荃灣二坡坊有白衣人和黑衣人發生衝突,他們互相投擲玻璃瓶。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8月12日,荃灣二坡坊有白衣人和黑衣人發生衝突,他們互相投擲玻璃瓶。
2019年8月12日,荃灣二坡坊有白衣人和黑衣人發生衝突,他們互相投擲玻璃瓶。攝:陳焯煇/端傳媒

24:00

沙田警署

警方於天台高舉黑旗及施放催淚彈,催淚煙波及附近的民居,大批街坊身穿拖鞋等到街上及附近天橋聚集抗議及圍觀,不時高呼「解散警隊」、「香港警察,知法犯法」,又高叫警方與市民對質。有持相反意見的市民發生口角,由其他市民調停,「大家都是為香港好而已。」

黃埔

黃埔有街坊對警員處事手法及對昨日有警員進入黃埔花園感到不滿,過百人聚集於紅磡道向警員聲訴。大批防暴警察增援,同時有警員不斷於天橋用強光及閃燈照射市民。橋上警員與橋下市民形成對峙,現場街坊高呼「落地獄」。近12時半,防暴警察登上警車離去,在場帝民拍手叫好,並大叫「黃埔加油」。

荃灣

荃灣站綠楊坊對出凌晨發生襲擊事件,兩男一女受傷。

目擊者指出,聽到有女聲大叫救命,他與幾名市民上前協助,見到5至6名白衫人襲擊兩男一女,傷者手腳受傷,女傷者在地上哭,襲擊者往青山道方向逃去。

23:30 太古,西灣河

警察大規模在港島東區截查路人,大群市民前往聲援。

市民行經筲箕灣報案中心時高呼「黑社會」。約十分鐘後,市民到達太西樓附近,有警員施放胡核噴霧驅趕,大批防暴警員到達現場,至少一名人士被制服於地上。市民再次高呼「黑社會」、「走啦!」,並用粗口罵警員,同時有市民圍堵及拍打警車,警方不斷後退至聖十字徑位置。立法會議員民主黨許智峯到場調停。警員及後登上警車離開。

23:05 葵涌警署

近百名警員走出葵富路和葵涌道交界位置,現場與示威者相隔約二百米距離。循葵涌道向葵富路向示威者推進,後排有警員不斷高舉黑旗警示,有防暴警察以接近平射的方向向示威者發射多枚催淚彈,有催淚彈擊中路面發泡膠等雜物,現場冒起白煙。

約五分鐘後,防暴警察再次把防線退至警署外,又以強光照射示威者及市民。另外因警察堵塞馬路,葵義路車輛相當鼓噪,不斷響號以示不滿;後防暴警員登上多輛警車,沿葵涌道撤出現場。

另有市民因不滿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影響家人及街坊而相當憤怒,到葵涌警署外不斷高聲指罵駐守警員並要求指揮官解釋。

22:46 港鐵太古站

原於鰂魚涌站示威者抵達太古站商討行動,大批警員及速龍小隊由鯛魚涌乘坐警車由英皇道前來兜截示威者,並於太古站康怡廣場方向C出口進行拘捕。

有警員追至,在扶手電梯口向一眾欲離開的示威者以胡椒球槍掃射,警員瞄準示威者的上身,且距離不足兩米,其他警員同時不斷用警棍揮動驅趕,現場大批示威者受傷,多人被制服於地上。據香港電台報導,有警員在太古站將示威者推落扶手電梯;另外,多名防暴警察又於出口阻止記者上前拍攝,後逐一將示威者押上警車帶走。

22:30 灣仔駱克道

大批防暴警察於軒尼詩道及波斯富街路口聚集。警員以強光照射市民,現在不少市民大聲指罵,報以強烈噓聲、高呼「黑社會」、「收隊」。現場已不見示威者聚集,皆為平民裝扮街坊,警方防線後退,在場市民不斷向前推進。警方於波斯富街與駱克道交界設立防線,並用揚聲器向市民作出警告,表示「此為非法集會,我命令你們現在離開,若不離開稍後時間警方會採取適當行動對付你們」。有一防暴警察要求在場警員用攝錄機拍攝所有現場每一名市民的樣子,甚至點名要求拍攝個別市民樣貌;另外對於記者的提名,該名警員則指示「有什麼問題問PPRB」。

22:16 警方Facebook公告

警方於Facebook發布了一張照片,相中男子雙腳膝蓋位置燒傷。

帖文內容稱有同事於尖沙咀警署內執勤時被暴徒投擲汽油彈引致雙腳燒傷,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已前往瑪嘉烈醫院探望。

「對於暴徒罔顧他人安全的非法暴力行為,處長感到非常憤慨,並予以最強烈譴責。針對任何引致他人身體嚴重受傷、甚至威脅生命安全的暴力行為,警隊必定全力追究。」

22:12 銅鑼灣

數百名示威者佔據軒尼詩道,並沿波斯富街前進。銅鑼灣廣場一、二期位置有防暴警察到場,現場情況相當混亂;有途人目擊,現場有多名疑似身穿黑衣、帶有防毒面罩等示威者裝備的人,懷疑是警察假扮示威者,先於示威者間挑起紛爭,並手持棍狀物體,然後突然揮棍制服多名黑衣示威者。防暴警迅速掩至現場,疑似警員的黑衣人揮動綠色瑩光棒,防暴警沒有對其作出拘捕。

約有十多名人士被警方制服帶上警方的旅遊車,當中有示威者被制服時受傷,血流披面。而疑似假扮示威者的警員則在防暴警員保護下離開軒尼詩道,有防暴警員以警棍擋開記者。

記者上前追問幾位黑衣人是否警員,是否有委任證,警員避談,「問 PPRB (警察公共關係科)!」他們最後登上一輛白色小巴離開。

22:00

九龍塘

九龍塘有一群示威者進行快閃行動,向沙田方向的窩打老道已被雜物等路障堵塞,車輛需左轉進入沙福道離開。這批示威者早前由九龍灣等地出發,後到達九龍塘進行快閃行動,在五至十分鐘之內設置路障後便隨即離開。

葵芳

大批示威者包圍葵芳警署,警方由警署向馬路外施放催淚彈,並用閃燈照射現場人士,包括市民及街坊。不少市民衝前大罵警察,「全部市民來的!誰負責?你們是瘋了嗎?」葵盛路有防暴警察向民居方向發射催淚彈。十分鐘後,防暴警察防線稍作後退。有示威者以小巴路牌等作為路障堵塞地鐵站附近的馬路。防暴警察均登上警車,相信撤回到警署內;示威者則沿着葵仁路不斷推動,並用硬物投擲正離開的警車,現在已無警員。而港鐵同時宣布不停葵芳站,並表示會安排專車載乘客離開。

2019年8月11日,晚上北角,大量警察戒備。
2019年8月11日,晚上北角,大量警察戒備。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8月11日,晚上北角,大量警察戒備。
2019年8月11日,晚上北角,大量警察戒備。攝:林振東/端傳媒

北角

早前北角英皇道富臨皇宮外大批身穿紅衣及白衣、被懷疑是福建幫派人士的民眾聚集行人路,不時拍掌高呼「黑旗」、「中國加油」、「警察加油」、「撐警察」等,當中又有人手持中國國旗。現場至少有七輛警車戒備,大批防暴警察到場增援。

10時許,警察在北角的清場並未遇到阻撓,圍觀者們一邊喊著阿sir加油,一邊後退。警察在清場時顯得很放鬆,常常用「唔該」。目前,道路兩側已基本清完,仍有些許市民圍觀。

防暴警察稍早曾入葵芳站,在站內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防暴警察稍早曾入葵芳站,在站內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攝:陳焯煇/端傳媒
防暴警察稍早曾入葵芳站,在站內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防暴警察稍早曾入葵芳站,在站內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防暴警察稍早曾入葵芳站,在站內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防暴警察稍早曾入葵芳站,在站內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21:30 葵芳、尖沙咀、北角現場

一群示威者前往九龍、新界交界處的葵芳聚集,一隊防暴警察於葵芳港鐵站出口戒備,有示威者於站內使用滅火器噴向警方。防暴警察見狀推進至葵芳地鐵站內,並向內示威者發射多枚催淚彈。

在站外,也有防暴警在葵芳站天橋上與示威者對峙,示威者現集結於新都會廣場內。防暴警察另在葵涌警署外葵富路發射多枚催淚彈。

在尖沙咀,稍早有一名黑衣女子疑似被警方發射的武器打傷,右眼血流如注,救護員到場為她包紮後,召來救護區將她送往醫院。

在港島,灣仔軒尼詩道警方繼續施放多枚催淚彈,一片煙霧彌漫。

在北角,現場消息指,一班被懷疑是福建幫派人士的民眾從僑冠大廈出來,在場示威者見狀上前指責,警方上前隔開兩雙方,混亂間驚方將一名白衣少女壓在地上,該女子被壓在地上時曾掙扎,並不斷大叫,又稱要叫「白車」。

稍早,北角富臨皇宮外發生一場衝突,一名黑衣男子嘴角受傷流血,疑剛才曾與人爭執後受傷,警員在場了解,有人聲稱遭紅衣人毆打黑衣男子被十多人圍毆時,當時亦有記者在旁,據現場目擊人士稱,施襲者曾喝罵在場傳媒﹕「唔准影相!」並襲擊在場採訪的記者。《立場新聞》記者曾嘗試以器材擋施襲者,反被奪去作武器。亦有香港電台的記者被打。遇襲的黑衣男子表示,他剛剛打算想去商務書局買書,行經英皇道富臨皇宮外是,被一名紅衣人襲擊,現已上救護車。

2019年8月11日,尖沙咀現場,警方一度於柏麗購物大道發射催淚彈。其後,防暴警察推進,多人被制服。
2019年8月11日,尖沙咀現場,警方一度於柏麗購物大道發射催淚彈。其後,防暴警察推進,多人被制服。攝:陳焯煇/端傳媒
尖沙咀現場。
尖沙咀現場。攝:陳焯煇/端傳媒
尖沙咀現場。
尖沙咀現場。攝:陳焯煇/端傳媒
尖沙咀現場。
尖沙咀現場。攝:陳焯煇/端傳媒
灣仔現場,警方施放催淚彈。
灣仔現場,警方施放催淚彈。攝:林振東/端傳媒
灣仔現場,警方施放催淚彈。
灣仔現場,警方施放催淚彈。攝:林振東/端傳媒

今(11)日下午香港多處地區依舊有集會、遊行等抗議行動,主要包括九龍深水埗、港島維多利亞公園的集會。此外,在北角街頭,由於之前盛傳「福建幫」可能聚眾攻擊示威者,因此可見警察在街頭駐守戒備,氣氛緊張。

深水埗遊行現場

稍早有民眾發起在深水埗區遊行,但警方表明反對,因此負責申請深水埗遊行的籌備小組在周六宣布這場遊行「壽終正寢」,不再舉辦。

接近下午三點,原訂為起點的楓樹街有兩、三百人集聚,部分人士身穿黑衣,不時高喊「香港人加油」。之後開始有人號召遊行,一行人進入長沙灣道馬路上,向長沙灣方向行走。路上經過商討,遊行人士決定途經長沙灣警署,沿荔枝角道返回深水埗。

警方表示,下午3時許,深水埗的示威者佔用長沙灣道的行車線,稱在場人士正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屬違法行為,現場交通受到影響。警方呼籲在場人士盡快離開,並提醒駕駛人士留意最新交通情況。

稍後,警察向遊行人士發出警告,指他們正在進行「未經申請集會」,要求儘快散去。長沙灣警署牆內也可以見到持長盾警員戒備。示威者同時於長沙灣道和欽洲街交界架設路障。警方表示基於安全理由,深水埗警署報案室現已暫停服務,並呼籲示威者不要阻塞緊急車輛通道。

稍後,數百名示威者開始聚集在深水埗警署一帶,警署對外廣播並舉起黑旗,警告聚集於欽州街、西九龍中心天橋等地的市民立即離開。到下午五點十分,警方在深水埗警署外施放多枚催淚彈,開始驅散示威者。

大批示威者向長沙灣道及青山道四散,有示威者逃跑時在大南西街投擲懷疑燃燒彈,現場冒出火光,未有傷及任何人。

攝:陳焯輝/端傳媒

維園集會現場

在港島東,原本申請者謝禮楠提出的項目是遊行,但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僅同意在維多利亞公園集會,而沒有同意遊行。

集會於下午三點開始,發起人先帶領參與者為過去兩個月因反修例而去世的6名死者,默哀1分鐘。參加者站滿約兩個足球場,之後陸續增加。

一位屬於「青年反修例關注組」成員的Micky在集會中上台發言,她說年輕人在社會上沒有足以充分發聲的空間,因此聚集一班中學生創立這個組織。Micky說,中學生能夠做的事十分有限,但會盡力去守護僅有的自由和權利。她也預告9月學生即將發起罷課行動,希望現場的學生和家長都可以支持。

隸屬「社工復興運動」組織的成員劉家棟,曾經在7月27日於元朗衝突中被捕,他上台發言說,他表示雖然有人無法認同部份不合作運動,但「在雞蛋與高牆之間,相信香港人永遠選擇雞蛋」。他透露,自己接到社工註冊局的信,要求他提交被捕記錄,這意味著自己可能會失去社工資格和工作,但他強調自己並不後悔,「我可以為香港失去自己前途,但香港不可以輸。」

集會到了四點半左右,開始有參與者走出維園向銅鑼灣方向前進,部分示威者在波斯富街與軒尼詩道交界設置路障。

警務署則發出通告,指有大量示威者佔用銅鑼灣軒尼詩道近崇光百貨的行車線,現場交通嚴重擠塞,亦對緊急服務造成嚴重影響。在場人士現正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屬違法行為。警方警告示威者立即停止佔路,示威者在表達自己訴求的同時亦需尊重其他市民的權利。警方呼籲在場人士盡快離開。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北角現場

位於港島東的北角,稍早曾經繼元朗之後發生疑似有組織的幫派人士攻擊示威者事件,再加上原本港島東的遊行預計經過北角,因此北角從中午開始,街頭就瀰漫緊張氣氛。防暴警察沿英皇道、渣華道和七姊妹道一帶,以五、六人為一組巡邏或駐守,同時有大批便衣警員巡邏,北角地區隨處可見警員和警車。

北角錦屏街一處餐廳「富臨皇宮」,中午過後就有身著紅衣的人士出入酒樓,他們穿的紅衣上印著「林被福建人」(閩南語,意為「你老爸我是福建人」)。近下午四時,一名紅衣人追逐其他市民追出街上,附近警員迅即到場制止,一名紅衣男子被帶上警車,但警員當時並沒有進入酒樓內。

稍後,同樣在富臨皇宮外,有操普通話的紅衣青年被查身分證,五分鐘後獲警方放行,返回酒樓。

在此同時,香港「福建社團聯會」再向鄉親呼籲,指出有消息揚言今日部分激進示威者會到北角地區,其間可能衝擊鄉親正常生活,該會誠懇勸喻鄉親忍讓,若有人挑釁則立即與警方聯絡,依法應對。聯會也呼籲全港市民包括反對派人士予以體諒,報以善意回應。

反修例運動 逃犯條例 香港政治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