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傳媒 x 公視獨立特派員

韓國千年古都慶州,如何儲存百年核廢料?

韓國在2007年正式成為世界上第三個可以自行研發第三代核電技術的國家,擁核團體認為廢核的主張會扼殺韓國領先國際的先驅技術......。韓國綠黨共同營運長李相熙如是說。


720-在慶州舉辦活動的韓國綠黨。 圖:韓國環境公團提供
720-在慶州舉辦活動的韓國綠黨。 圖:韓國環境公團提供

編按:核能電廠除了發電,也產生棘手的高、低階核廢料。這些廢料最終要安放在哪裡,用什麼方式儲存,以確保永不洩露、絕不汙染環境,是所有使用核電國家的重大公共議題。台灣公共電視台《獨立特派員》記者走訪了芬蘭、瑞典和南韓,將陸續介紹這三個國家對於核廢料不同的最終處理方案,以及三個國家的公眾如何看待、討論這個議題。

本文由端傳媒和《獨立特派員》共同編輯、發佈,全文免費開放閱讀。電視報導<韓國如核抉擇-百年核廢在千年古都>讀者也可以連結《獨立特派員》網站收看。

「千年古都慶州歡迎您!」步出了2010年落成的新慶州站高鐵月台,明顯橫幅的幾個字歡迎遊客們來到這個擁有千年古都名號的城市。慶州這座小鎮位於朝鮮半島東南角,人口不到三十萬。但卻是千年前的新羅王朝首都,古蹟群遍佈市中心與市郊,例如瞻星台和佛國寺等,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文化遺產。這些遺跡讓慶州在蔚山與釜山等工業大城旁邊,不但不遜色,濃濃的人文氣息甚至讓她與眾不同、鶴立雞群。

但在2005年以前,這裡只是個人口不斷流失到鄰近大城市的小鎮。百業待興的慶州,在引進核廢料處理場建造計劃之後,一切出現了變化。

韓國核廢料最終處理場的選址從80年代開始,歷經20年失敗的經驗讓韓國中央政府在2004年改變選址辦法,從中央指定建設地點轉變為地方政府「自願」加入選址行列。自願的城市需舉辦公投表態,爭取成為建設地點。當時有慶州市、浦項市、盈德郡和群山市等四個城市提出申請,最後由慶州脫穎而出,公投投票率超過70%、贊成票甚至高達89.5%,因而成為韓國中低階核廢料最終處理場的設場地點。

2015年啟用的慶州核廢場總佔地二平方公里,分成地上與地下儲存站,計畫總共將儲存八十萬桶的中低階核廢料。其中,已完工的地下儲存站最深的位置距離地表達130公尺,共有六個深度50公尺、直徑23.5公尺的直立式儲存倉桶。每一個倉桶可以存放一萬六千個裝有核廢料的鐵桶,最多可容納約10萬桶。

地下儲存站採三層防護防止輻射物質外洩。第一層先將核廢料放置在厚度10公分的鐵桶中;第二層則是以厚度一公尺的水泥牆倉桶與自然土壤隔絕,並且在倉桶存滿後灌入碎石與水泥封存;而第三層就是水泥牆外與地表之間的自然土層。核廢場管理單位韓國「環境公團」(韓國電力公社下轄的子公司,專職負責營運核廢場)以及慶州市政府對民眾表示,他們就是用這樣層層隔絕的方式來保護大家的安全。

「慶州成為韓國核廢場的設置點,是我們的驕傲,也是帶動慶州經濟的重要因素。」慶州市政府的職業經濟局長李秉源受訪時指出,慶州曾經推出過「跆拳道公園」或是「賽馬場」等計畫,希望將慶州打造成有別於其他城市的特色觀光地點,但是都以失敗告終。但在接納核廢場進入之後,慶州獲得了三千五百億韓元補助,政府並承諾未來總共有八兆韓元的建設基金。

「我們目前向中央申請55項建設中,已經有33項完成,其他的也都正在進行。」李秉源表示,目前已經花了三兆四千億韓元來修繕市容和舉辦活動。例如在慶州市區的大量仿古韓屋灰黑色屋頂的民宅,就是透過市政府的補助幫助慶州換一層皮。另外,在新落成的國際級旅館聚落,以及經過修繕後的古蹟景點附近,國內外遊客絡繹不絕,讓這個千年古都的觀光大業看似已走上軌道,好像真的「發大財」了。

「喔!你的韓語有很重的首爾腔。」採訪小組的翻譯在與韓國環境公團接待人員對話時,對方的反應讓我們好奇,一問之下原來是慶州當地人。另外,這幾天載我們在慶州奔波的計程車司機得知採訪行程中有韓水原(韓國水力與核電公司,韓國電力公社下的子公司,專職管理核電廠的單位),興奮的跟我們說他的兒子在那裡上班。計程車司機臉上驕傲的表情,令人印象深刻。

另外,核廢場建設地點與市區距離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座落在濱海區域,慶州民眾眼不見為淨。慶州新的市貌加上環境公團與市政府合作宣傳核廢場的安全性,讓我們在採訪的過程中,感覺不到當地民眾明顯的反感情緒。

但在我們更近距離觀察後,發現了一些人們避而不談的尷尬。

韓國中低階核廢料最終處理場全景。
韓國中低階核廢料最終處理場全景。圖:韓國環境公團提供

到底是發了誰的財?

「核廢場要進來的時候,所謂的慶州市民團體有很多都是建設公司,他們當然歡迎核廢場進來後的補助與建設。」能源正義行動的代表李憲錫在受訪時點出,2005年的公投法其實並不完善,那時候有很多利益團體(也被稱市民團體)都以送禮物、請吃飯甚至直接送錢的方式要求民眾投下贊成票,讓慶州可以搶下這個超大的政府標案,好讓利益團體雨露均霑。

另外,核廢場建設最重要就是安全,以及確定三百年內這些中低階核廢料不會因為地質變化而洩漏出去,進而污染土地以及水源。但是李憲錫指控相關利益團體為了得到這個標案,地質報告也被動了手腳。他說,這個弊案甚至也被知名的調查報導節目「PD手冊」揭露,喧騰一時。

「當時發現這個地區有許多斷層,甚至每天會有三千噸的地下水湧出。」慶州當地的環保組織「慶州環境運動聯合」事務局長李相洪認為,環境公團與市政府互相掩護,就是希望盡快讓建設計畫付諸實行。「公投前對外公開的地質報告書只有32頁,建設開始我到現場才發現報告書可以堆到我的胸口這麼高。」李憲錫指責地方政府為了引進經濟建設,不顧環境以及市民未來的安全。

「我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吃受輻射污染的食物長大。」除了環保團體的擔憂之外,市民崔今熙也害怕核廢場位置的地下水若遭到污染,流入東海(日本海)後,韓國人愛吃的海鮮都有被污染的疑慮。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2015年8月慶州核廢場完工後,2016年9月慶州發生了韓國數十年未見的5.8級大地震。環保人士認為,建設核廢場當下並沒有重視地震這個因素,有很多缺陷需要重新檢視。雖然核廢料倉桶儲存槽擁有6.5級防震強度,但旁邊的輸送隧道以及排水設施等都沒有達到這個標準。「把整個核廢場看作擁有6.5級防震是不行的」李相洪受訪時點出了他的憂慮。

慶州市政府以及環境工團在面對採訪小組詢問相關問題時,所給的答案不外乎「我們已經做好萬全準備」或是「核廢場已經不能移走,我們會盡力完善它的安全」等答案。甚至還有市政府的官員說出「這裡沒有反對的聲音」如此說詞,不禁讓人擔心這樣的態度面對慶州三百年的未來,是不是過於輕忽?

但其實在韓國,核能並不是一個令人反感的選項。根據韓國核能學會在2019年2月的民調顯示,全韓國有接近七成的民眾支持核電。

「早期有一個名為原子力文化基金會的組織會,從廣告或是各種置入性行銷的方式,讓民眾慢慢的認為核電正確的政策。」脫核蔚山市民共同行動的委員朴珍英說,民調裡七成的民眾裡,應該有許多並不是支持核電,而是在過去政府的推廣下,直觀的認為核電並不危險、不曉得使用核電的副作用是什麼。

慶州中低階核廢料最終處理場地下儲存站入口。
慶州中低階核廢料最終處理場地下儲存站入口。 圖:韓國環境公團提供

核能勢力難撼動

韓國在2007年正式成為世界上第三個可以自行研發第三代核電技術的國家,這也表示,韓國的核電產業不但不需要倚靠他國,甚至還成為出口國,成為韓國立足世界的驕傲。

身為核電技術大國,韓國還向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土耳其以及約旦等國輸出自己的核電技術。而這樣的成績也讓擁核人士更加確認,發展核電是韓國應該要走的道路。「從核電廠相關公司到科學院校的研究機構還有某些國會議員,這些勢力建構了一個相當鞏固的團體。」韓國綠黨的共同營運長李相熙指出,這些團體認為廢核的主張會扼殺韓國領先國際的先驅技術。

但在2017年提出「非核宣言」的文在寅政府卻持續向他國輸出核電,自相矛盾的態度也備受廢核團體詬病。

文在寅總統在2017年推出「非核宣言」,表示現有的核電反應爐不擴建、不延役,並且表示要在2030年以前將韓國再生能源的使用率從6%提升到20%。多數廢核支持者認為若依循文在寅廢核的時程表裡「不擴建」、「不延役」的精神,要60年才可能讓韓國脫核。雖然時間太長,但訂出時間表的態度相對以往的政府來說已有進步。

但廢核團體也提出另一個問題,只有五年任期的文在寅政府在未來若遇到政權交替,面對龐大的核能勢力,一朝天子一朝臣,會不會有政策無法延續的窘境。「現在文政府受到反核與擁核兩邊的批判。」李相熙點出文在寅在核能政策上的兩難,但她也認為文政府的大方向正確,只是需要民間的力量推他一把,讓政府更有後盾,落實自己的承諾。

南韓 核廢料最終貯存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