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Up 響朵音樂節

搶耳博覽2019:音樂如何響朵

在華人聽眾的世界,相較現場欣賞演出,大家似乎更習慣在隨身攜帶的設備中,收藏錄製音樂那精緻而又完整的聲音,隨時隨地感受音樂的環繞和陪伴。然而,近年觀賞現場演出已逐漸成為許多人的日常消閒活動之一。觀看現場表演亦不再局限於一次、兩次為了追逐心儀音樂人才前往的大型演唱會,像音樂節、小型live house的現場演出等帶有更多未知和驚喜的演出形式,也開始融入大家的生活。


在6月初剛剛結束的響朵音樂節上,我們與幾支樂隊聊了聊他們如何演繹現場表演。

「不同之處就在於,大家會為了音樂節本身而來,不用看有甚麼樂隊來演出。」香港樂隊R.O.O.T在形容這次音樂節的特別之處時說道。R.O.O.T成立了3年,仍然是一支新樂隊,成員包括大家熟悉的觸執毛主音阿水、爵士結他手Teriver、鍵盤手Sotoc、爵士鼓手Fish。樂隊成員表示目前「正在探索新的方向,創作新歌慢慢地幫我們建立起音樂風格」。

R.O.O.T這個名字,是running out of time的縮寫,這個充滿香港味道的狀態,是樂隊成員繁忙工作的真實寫照。然而,這種不便卻在舞台上給樂隊帶來新的火花。「我們每一次都很趕,沒時間綵排,結果反而每次演出都很有趣,感覺都不一樣。」Fish說。

Sotoc補充,組這個樂隊的過程中最令他們興奮的,就是舞台。「我們在各自忙碌的時候,都在接觸一些新元素,之後把它們放回樂隊之中。」樂隊的不同成員,有的浸淫於主流音樂的風格中;有的擅長爵士風、偏藝術一點的風格;有的擅長音樂理論;有的則對於節奏有獨特的理解,他們每一次演出,都讓人感受到不同元素的大量結合。

樂隊的成員都是非常成熟的音樂人,現場演出的各種不確定性往往為他們帶來不少即興的靈感。他們更在這次的響朵音樂節中首次演出了LMF經典曲目的改編,另類爵士與硬核說唱的結合令人耳目一新。他們亦將在年底LMF二十週年的音樂會上演出。

「我們每次演出的感覺都不一樣,因為就連我們都不是很清楚自己的樣子。我們還在進化。」

在R.O.O.T之後演出的是以獨特的舞台設計為人所知的台灣音樂人邱比。那日邱比的現場設置宛如夢幻的影像,他與一支立麥站在舞台的中間,光線從他的四周撥散開,歌詞以藝術視覺的形式排列組合,就連風都躲不過他的巧思,借著風邱比的髮絲與光和文字時而交織,時而擴散。現場的一切都以他為中心,烘托出來的整體效果教人難忘。

跟邱比聊到這些年對舞台設計發展的理解,他笑說自己以前可能有更多舞步,但其實都是源於緊張,所以「動作才會瑣碎」。而隨著經驗的積累,以及對於舞台美學理解的沉澱與昇華,「音樂中可以創作的環節越來越多,歌曲的視覺可以創作;燈光可以創作;服裝造型也可以創作。」邱比說,「這樣我的注意力就可以擴散在更多的地方,可以設計東西也變多了。」有些場地裡面安設了香氛,就連空氣也是可以控制的。他說。

例如他的專輯《中離》,歌曲概念是模仿人心跳停止的瀕死體驗,因此以看到白光和進入隧道作為主要視覺元素。在現場表演時,為了呈現這種感受,每當邱比演唱相關歌曲時,都會用上白色的光和影的線條,營造人在彌留時看到的畫面。又如當日邱比的服裝造型--與《思愚》MV中的造型一樣,邱比表示,這是為了傳遞一種「人從平面走出來」的感覺。

借響朵音樂節的機會來香港演出,邱比觀察到,香港的觀眾喜歡新鮮、時髦的元素,很容易看懂他們的燈光和放進舞台上的小心思,並回應之。「一個對流行音樂動態真正有認識、有興趣的人,如果順著(搶耳博覽)響朵音樂節給他的體驗,從講座到表演……那他幾天接收到的信息量會很大。」邱比說。

「響朵」第一晚的壓軸是內地一線後搖樂隊惘聞,成軍至今已20年。帶點迷幻的後搖或電子風格的搖滾樂,那種迷醉輕盈的搖曳感備受近年華語樂迷和音樂青年追捧。然而,只有在現場聽了這支老牌樂隊的演出,才能真正體驗到後搖所帶來的與眾不同的厚重力量。惘聞有兩名吉他手,除了鍵盤手、貝司手和鼓手外,還有一名小號手。聽他們的現場表演,能深深的感受到元素是層層疊加的,音樂風格偏「重」與強烈,卻很融合,非常柔和,一步步地把聽眾的感受推向高潮。

樂隊成員告訴我們,他們的創作的過程同樣是來自即興:「大部份時候就是有一個簡單的動機或者一個抽象的想法,大家一起來即興發揮。若在某些點大家有不錯的共鳴的話,那就從這些點出發,嘗試梳理它們。」當然有很多時候,大家試了很久也沒有找到都認可的共鳴點,那就會把它放在一邊好了,沒准在之後的某次排練中會有些新的想法出來。

當那些如夢似幻的聲音活在耳筒裡,我們很多時候只醉心於它的美麗而不曾好奇其源頭。但在現場,你會發現,原來不少特殊的聲音都來自意想不到的嘗試--吉他手會使用螺絲批、小電扇等工具,嘗試在吉他的樂器上彈奏,製造出我們不常聽見的聲音。

「對於一個有唱的樂隊來說,一個嗓音有特質的主唱太重要了。而對於一個純樂器演奏的樂隊來說,在這些傳統樂器身上找到一些不同的聲音和音色則顯得更為重要,所以我們一直在做這方面的努力和嘗試。」樂隊成員告訴我們。

現場音樂不單能讓聽眾大飽耳福,樂隊也同樣能藉此受到啟發。惘聞完成過中國35站的大規模巡演,也去過歐洲、東南亞等地演出,足跡遍佈全球。「每次出去錄音或者演出,我們都從別人身上學到了很多。我們喜歡這種學習的過程,它給予我們許多創作的想法。」成員說,而這一次參加響朵音樂節的演出也讓他們印象深刻「之前參加過幾次不同Showcase類型的演出,唯獨這次我們覺得是真的有機會,因為能和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的音樂節主辦方面對面的交流和溝通。這是很有意義的,大家是為了能有機會去促成一些感興趣的音樂而來到這裡。」

6月7日、8日,總共有16支樂隊為香港觀眾帶來精彩的現場演出。除了上述的表演單位外,在第二天的音樂節中,樂迷還欣賞了來自中國大陸、台灣、泰國和韓國等地不同樂隊帶來的音樂:來自四川的迷幻後龐克電子樂隊STOLEN(秘密行動),在暗室之中將氛圍推到極致;穩健的民謠歌手周雲蓬,把詩歌與音樂結合帶來別樣的表演,直擊你的心靈;而行蹤低調、久未出現在大眾視線的宋冬野則帶著full band陣容,把大家耳熟能詳的歌曲重新編曲,搭配富有詩意的歌詞影片,整個舞台仿佛一場大型的藝術展示。他還帶來了一些不曾表演過的新歌,這對久別重逢的歌迷來說,顯然是一個驚喜。

響朵,形象而生動,既比喻以聲音開出花朵,又正中粵語中「打響旗號」的意思,向來自本地和區內的觀眾,以及國際音樂行家展示亞洲音樂的魅力。為了音樂而相聚,現場演出讓音樂綻放出更多的生命力。

響朵音樂節,是搶耳博覽的音樂展演部份,今年也是第二年舉辦。主辦者文藝復興基金會推出「搶耳音樂」非牟利音樂廠牌,近年來獲得「創意香港」贊助、推動香港本地Indie樂隊向國際拓展,從2017年開始每年帶領十多只樂隊參加國際音樂節。同時,由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贊助的「搶耳博覽」,則將香港以外的樂隊,連同業內的國際廠牌主理人、音樂節搞手、巡演經理等,邀來香港,一連四天,樂聲不停,用「搶耳音樂」聯合創辦人柴子文的話說,大家都「認認真真聽音樂,高高興興談生意,Music First!」。除了音樂會,還有國際產業論壇、圓桌會議、一對一專業面談會、展區等豐富活動,讓音樂成為橋樑,連結不同地區、不同人群的合作。

搶耳博覽2019已經落幕,但這幾天在舞台中新生的許多可能性,卻會在業內人士和音樂人的探索中延續下去。

Pick-Up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