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陳純:中國知識分子的分裂,及輿論的兩極分化——與趙鼎新教授商榷

趙鼎新認為輿論的兩極分化存在於「左右」之間,這不僅是一種簡單化,也是對近年中國知識界和輿論界的狀況缺乏了解:如今撕裂的雙方並非存在於「左」與「右」之間,而是「國家主義者」和「反國家主義者」之間。


近日因為香港反修例的事,不僅中國國內輿論發生了兩極分化,中國大陸知識分子之間的撕裂也再一次得到凸顯。 攝: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近日因為香港反修例的事,不僅中國國內輿論發生了兩極分化,中國大陸知識分子之間的撕裂也再一次得到凸顯。 攝: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近日因為香港反修例的事,不僅中國國內輿論發生了兩極分化,中國大陸知識分子之間的撕裂也再一次得到凸顯。此間有兩次公開表態值得一提。

趙鼎新教授在《二十一世紀》撰文稱,近年中國輿論出現兩極分化的趨勢,原因在於執政黨內部出了「雙面人」左派,「假傳聖旨」對正常言論進行了過分打壓,以至於自由派知識分子重新獲得同情。在《觀察者網》就香港事件發表文章的北航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則將知識分子內部的撕裂歸因於自由派的「率先文革化」,他認為,是自由派自身的不寬容導致了分裂的產生與擴大。

「反送中」引發的「割席斷交」

在6月13日,也就是香港出現兩百萬人和平遊行、抗議「送中條例」的前三天,田飛龍在「觀察者網」發表了《反修例運動拖累香港法治》,指責反修例運動「儼然成了『二次佔中』,已經超出合理的和平示威與立法公眾參與的軌道,成為反法治的鬧劇。」並聲稱此次事件「充分而全面暴露了香港反對派不可合作、沒有底線、損害國家利益的政治本質,也暴露出美國對香港的超強影響力及『影子管治權』。」

這篇文章在中國大陸自由派知識分子中引起了普遍的反感,其中最引入注目的表態來自曾經與田飛龍有教誨提攜之恩的兩位師長。原北航高研院院長、現上海交大教授高全喜表示:「此人可恥久矣!我們的學理早就分野甚巨,政治憲法學派左右之辨已若霄壤之別。我早就不是他的導師,千帆也不認這個弟子。」北大法學院教授張千帆也在自己的師門微信群對田飛龍說:「立場不同可以容忍,但你的一些言論明顯有曲意迎合之嫌,令人失望痛心。你本是同學中才華出眾的一個,希望你能把才華用在正道上,不要為虛名小利所惑而喪失學者的基本良知底線。人的一生在歷史長河中很短,但政治氣候變化莫測,而你的文字白紙黑字是會永久留存的。將來時空變幻又如何以此文字面對自己同行乃至後代?望慎思之!人可以無才華,但不可以無廉恥!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陳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