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賴奕諭:強人杜特爾特,是否改變了菲律賓的政治生態?

究竟是社群媒體造就了這個輿論立場高度分歧的社會,還是說那只是催化劑,讓本來便潛藏的社會矛盾快速浮上檯面?


2018年11月30日,示威人士在美國駐馬尼拉大使館附近燒毀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畫像。 攝: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11月30日,示威人士在美國駐馬尼拉大使館附近燒毀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畫像。 攝: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杜特爾特(杜特蒂)擔任總統的三年之中,我曾數次到訪菲律賓,每一次都深刻感受到菲國人民對於這位總統的愛戴。而這樣的經驗,很實在地反映於五月中剛結束的菲國五合一大選。

乘著杜特爾特選前將近八成的超高支持度,其盟友除了在各級政府大有斬獲,更在欲改選的12席參議員中搶下9席,使得在野勢力最大的自由黨(LP)一敗塗地。不僅如此,杜特爾特投入選舉的三位兒女也都勝選。長女莎拉(Sara)當選達沃市長、長子巴奧洛(Paolo)成為了新科眾議員,於政壇初試啼聲的次子賽巴斯汀(Sebastian)又順利取得達沃副市長的位子。有些媒體以他們皆高票當選的結果,試圖說明杜特爾特家族為首的政治勢力在菲律賓政壇正式地鞏固下來。

對此,許多投票給反對陣營的選民失望透頂,認為這個國家陷入了民粹主義當道的困境,更以「笨蛋選民」(bobotante)指涉那些他們難以理解的「主流民意」。不少人認為,批判的聲音因為日益猖獗的假新聞與惡意社群操作而不被眾人所見。比如許多菲律賓的獨立媒體與人權團體皆指出,他們從選前即不斷遭受到網絡阻斷服務攻擊(DDoS)。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攝:Rodrigo Duterte

「當你有重要的故事想說,你主要使用的平台卻被攻擊到無法運作,那是壓力相當大的事情。」異議媒體 Bulatlat 執行總編輯羅娜琳.奧萊雅(Ronalyn Olea)在一次專訪中,這麼解釋了異議人士面臨的窘境。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菲律宾 强人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