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年 深度 六四專訪

專訪前四通總裁萬潤南:三十年來血仍未冷,格局變化將帶來新局面

海外民運30年,他不認為是成功,但也絕不認為是一場失敗。海外民運被「修理」這麼多年,卻始終沒有被「屠宰」掉,正顯示其韌性之強。「至少我們血還是熱的,骨頭還是硬的。」


海外民運的標誌性人物之一,72歲的萬潤南。 攝:凱楓/端傳媒
海外民運的標誌性人物之一,72歲的萬潤南。 攝:凱楓/端傳媒

「我常說,人這一輩子,按平均壽命算大概三萬天,我還剩下3286天。」五月下旬的一天,在巴黎郊外一間餐廳裏,面對一眾舊友,萬潤南語氣平靜地說。席間響起一陣低聲的、善意的鬨笑。

「不對,還有3276天。」萬潤南想了一下,改口說。笑聲再度響起,但是更低沉了。他大概想起,上一次做這種計算,已經是十天之前的事了。

說這話的時候,距離六四30年紀念日只有不到兩週。而這一眾舊友重逢,也不是為了聽這位當年的四通公司總裁掰起手指頭算日子。他們從英國、德國、芬蘭、澳洲等地匯聚而來,是為了一個已經等不到三萬天的朋友——今年四月,旅居法國、常年為民運事業奔走的張健,在從泰國回法國的航班上突發急病,班機緊急降落在德國慕尼黑搶救,仍無效去世,年僅46歲。

更早之前,資深民運人士魏京生的弟弟魏小濤,於1月28日在巴黎去世,也不過65歲。萬潤南親題輓聯:「何去匆匆神州正破曉;此行悠悠天國聽驚濤」。但事實上,魏小濤走得比張健更加無聲無息,除了一個極小圈子,幾乎已經被外界遺忘。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四通 六四 萬潤南 六四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