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網絡審查員自述:以後決定互聯網平台發展的,是審核團隊

我每天看1200多篇文章。我不關心政治。如果以後大陸像台灣一樣可以反思「二二八」,我們再來討論審查合不合理。


中國大陸有8.29億網民,他們人均每天上網四小時,生產、接收巨大數量的信息。其中的絕大多數內容,都是經過審查的。沒有數據統計中國目前有多少人在從事審查工作。圖為一間科技公司的步態識別軟件演示,可能有助於中國公安部門查明嫌疑人。 攝:Imagine China
中國大陸有8.29億網民,他們人均每天上網四小時,生產、接收巨大數量的信息。其中的絕大多數內容,都是經過審查的。沒有數據統計中國目前有多少人在從事審查工作。圖為一間科技公司的步態識別軟件演示,可能有助於中國公安部門查明嫌疑人。 攝:Imagine China

2月,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文,要求視頻網站對「彈幕」進行「先審後播」,網絡審查的「版圖」再一次「擴張」。中國大陸有8.29億網民,他們人均每天上網四小時,生產、接收巨大數量的信息。其中的絕大多數內容,都是經過審查的。沒有數據統計中國目前有多少人在從事審查工作。隨着相關審查政策不斷出台,各大互聯網平台都在數以千計地擴充審查團隊。在擁有逾2億日活躍用戶的今日頭條,審查隊伍已達萬人。

端傳媒深入採訪了大陸某互聯網平台的一名審查員,希望通過ta的自述,展現審查員的工作內容、流程,以及他們是如何看待這份工作的。

培訓時講敏感性事件,大家會發出「哇」的聲音,「原來還有這麼一段歷史」

兩三年前,有朋友推薦我來這家互聯網公司,面試過了,就一直做到現在。我以前就知道有內容審查這類崗位,但我想像的是關於色情低俗方面的,沒往政治方面考慮。

公司的招聘需求以大學本科為主,實在招不到會放開招一部分專科。黨員肯定是會優先錄用的,這個會寫進(招聘公告)去。我們平均年齡在26歲左右。

我們面試很簡單,會問他們能否承受色情、暴力的內容,是否能承受夜班,基本不用怎麼考慮他們的意識形態,因為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這樣,思維模式已經形成了。

以前面試會問敏感的內容,直接問你知不知道(某個政治敏感事件),但慢慢發現這樣是有風險的。比如,有人參與面試,被問到郭文貴(編註:流亡海外的中國地產大亨,2017年開始持續在網絡爆料,批評中國政府高層腐敗行為,被中國政府通緝。目前居於美國,已申請政治庇護),一臉迷茫。好多人是不知道這些敏感內容,如果你不知道的話,回去會查這些內容。如果這個人通過了(面試)還好說,沒通過的怎麼辦?相當於從我們這裏把那些敏感內容都泄漏出去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