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賴特逝世

關於愛,Erik Olin Wright教我的事

爾後沒再跟他談過婚姻的問題,心裏卻一直想著,終有一天要拉住他好好聊一下。終有一天。


馬克思主義社會學者賴特 Erik Olin Wright。 圖:網上圖片
馬克思主義社會學者賴特 Erik Olin Wright。 圖:網上圖片

【編按】:美國最重要的馬克思主義社會學家賴特(Erik Olin Wright),上個月在美國逝世,享年71歲。他在過去四十年間留下大量重要作品,是階級及反資本主義理論的重要研究者。賴特逝世後,許多悼文完整回顧了他的學術及思想成果,而本文作者試圖從賴特有關「婚姻」的想法入手,反思「對資本主義的超越」能夠如何體現在「愛與婚姻」的話題上。緬懷賴特,希望這篇文章能更補充賴特生活中的一面、啟發糾結於如何追求生活正義的人。

「Despite the world, because of the world.」——Michael Burawoy悼Erik Olin Wright

那是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冬的大學城最迷人,沒有澟洌寒風,連雪也是溫柔的。

我記得那天下著毛毛細雪。我下了公車,走一小段路,轉往有一列典型美國小屋的長街,兩旁都是被白雪覆蓋的灌木,枝椏形態隱約可辨。我在一間看起來不甚起眼的房子前停下腳步。Erik因車禍受傷不便應門,一早囑我自行從通往廚房的側門進屋,我卻是方向盲,繞了一圈找不著,唯有嘗試拉開前門。最後因我形跡太可疑,一老人家(後來知道是他的岳父)前來開門:請問找誰?我說我找Erik,我是他的學生。

我口中的Erik,即是Erik Olin Wright(埃里克.奧林.賴特)。在美國社會學界,這大概是無人不識的名字。美國社會學擅長培養各專業領域的專家,卻鮮有培訓出大師級的社會學家,而Erik Olin Wright算是社會學界碩果僅存的大師級學者。學術生涯前期,他專注於以分析馬克思主義方法重構「階級」概念,後期則專注「真實烏托邦」的研究。那時我申請美國研究院,給各社會學系所教授發了一堆電郵。沒有人想搭理只在申請階段的研究生,結果杳無回音。可是,當中最有名氣的Erik卻不止回覆了我的電郵,還跟我談了幾次視像通話,讀了我的論文,給了我許多鼓勵。後來我真跑到威斯康辛去,也有一半是因為Erik。

那個冬日下午,Erik坐在輪椅上,在家中窗明几淨的客廳跟我談了兩個多小時。我們從他的童年談到研究院生涯﹑六﹑七十年代的學運經歷﹑太陽花和雨傘﹑以及美國出乎意料的大選結果。然後也談到我。我跟Erik說,兩星期後就要回香港結婚了,有點不知所措。又半開玩笑的說:「好像有點從此被困的感覺,有點怕。」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陳婉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