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What's New 新冠肺炎

【影像現場】坐輪椅、睡紙皮、紮帳篷,他們大街上排隊12小時買口罩

「自己沒得用沒什麼所謂,反正快死了,最後沒得用就不用了,但是後生仔要用。」


2020年2月5日,有不少市民於九龍灣排隊輪候購買口罩,人龍圍繞整個九龍灣工業區。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2月5日,有不少市民於九龍灣排隊輪候購買口罩,人龍圍繞整個九龍灣工業區。 攝:林振東/端傳媒

2月5日下午,香港九龍灣一幢工業大廈旁,上萬名戴著口罩的市民排起了長龍。75歲的楊太、楊生已經在寒風中呆站了超過10個小時,為了買到每人限購一盒的醫用口罩。「畢生難忘這10個鐘,活到現在真的未試過。只能說有些人無能,這輩子沒試過這樣排隊。」楊生說。

收到朋友信息說九龍灣有口罩買,夫婦倆清晨6點就趕來,此時他們前面已有6000人。楊太、楊生決定等。他們和兒子一家三口,口罩只剩15個,兒子每天出門上班都要用一個,而楊太患有心臟病,去醫院複診也一定要戴口罩。為了節省,夫婦倆已經連續多日戴同一個口罩,又在口罩裡墊了紙巾,圖個安心。

「自己沒得用沒什麼所謂,反正快死了,最後沒得用就不用了,但是後生仔要用。」楊太說,最要緊的還是幫兒子買到口罩。

2020年2月5日,大量市民在九龍灣排隊買口罩。製作:劉子康

升斗市民

一種未知的新型冠狀病毒快速傳播,引發肺炎疫情,農曆新年過後,可阻隔飛沫的醫用口罩在各地嚴重短缺。3日晚上,一家香港外貿公司在臉書上發布消息,表示將在2月5、6日出售超過一萬盒口罩,並在5日早上11點開始派籌。消息一出,立即瘋傳,4日下午5點,就有市民開始來排隊,大批市民隨後快速湧至。

許多人都做好了通宵排隊的準備。有人帶來了帳篷,有人自備板凳和食物。因為每人限購一盒,許多家庭都全員出動,長龍中有兩三歲的小孩,也有近90高齡的長者。有人坐著輪椅來,有人拄著拐杖來。也有的家庭先派壯丁來站隊,太太就抱著幾個月大的嬰兒在附近的車上休息。路邊停了不少私家車,有中低檔的,也有高級的賓士,有市民笑說,「香港人現在不是沒有錢買口罩,是買不到」。

因為有人插隊,有人說一個人來幫15個人排隊,長龍中不時出現爭吵,甚至動手打架。夜深了,有年輕人買了一堆巧克力來,送給冷風中排隊的人。

「淒涼,為什麼要搞成這樣呢,為了口罩睡在街上。以前的人是為了搶iPhone。」周同學趕到九龍灣的時候,是5日凌晨3點,許多排隊的人都累了,有人睡在帳篷裡;有人席地而坐,挨著親友的肩膀休息;有人找來了附近的紙皮,墊在地上睡;不少人從家裡帶來了摺凳。

2020年2月5日,有不少市民於九龍灣排隊輪候購買口罩,人龍圍繞整個九龍灣工業區。
2020年2月5日,有不少市民於九龍灣排隊輪候購買口罩,人龍圍繞整個九龍灣工業區。攝:林振東/端傳媒

周同學今年讀中六,和母親同住,家中也只剩下15個口罩。因為母親要外出打工,每天都要用口罩,為了節省口罩,周同學最近幾乎都不出門,或者一個口罩用兩天。他本打算早上再來排隊,但4日晚上看到新聞說九龍灣已經出現人龍,立刻衝出家門。找到外貿公司的地址後,他又走了15分鐘才來到隊尾,成功拿到了2900多號的籌碼。

29歲的林森比周同學還早4個小時來。為了買口罩,他特意向公司請假一天,從4日深夜11點就開始排隊,拿到1900多號的籌碼。他說自己一家四口,父母、姐姐和自己都不能在家辦公,口罩日漸消耗,只剩半盒了。林森的姐姐是一名護士,在公立醫院中被編入照顧隔離病房的Dirty Team工作,最近基本住在醫院,沒有回家。面對洶湧疫情,許多香港醫護不滿政府沒有徹底封關和加強醫護防護措施等,這個星期發起了大規模罷工,林森的姐姐也參與了罷工行動。

「我們升斗市民沒辦法不信政府的,但最後林鄭一句話『我現在買不到口罩』,就可以打發香港人。」林森說,面對港府的防疫政策,他感覺憤怒。

民間奇招

1月25日,香港政府宣布將防疫應變計劃提升至緊急級別,並承諾將向內地採購和儲備足夠數量的口罩。到了30日,政務司司長張建中回應傳媒稱,港府已與內地部門合作,已安排800萬口罩順利通關,作零售用途,另外也正安排2400個口罩清關,供港零售。然而,這些數字對740萬香港市民而言,顯然是杯水車薪,也有輿論質疑,港府不應只協助清關,應該學習澳門或新加坡政府,直接採購口罩,派發給市民。

對於公立醫院的醫護用口罩,香港醫院管理局始終沒有透露具體的存量。私家醫生也面臨口罩緊張的情況。醫學會會長何仲平接受電台訪問時表示,政府向私家醫生提供的30000個口罩,需抽籤分發給600名會員,每名會員獲發60個口罩,預計只能維持到10多日的服務;何仲平預計在口罩短缺下,至少有10名私家醫生暫停營業。

2020年2月5日,有不少市民於九龍灣排隊輪候購買口罩,有戴上防毒面罩的年輕人成功購買。
2020年2月5日,有不少市民於九龍灣排隊輪候購買口罩,有戴上防毒面罩的年輕人成功購買。攝:林振東/端傳媒

2月4日早上,特首林鄭月娥在出席行政會議前見傳媒,承認港府在全球及內地採購口罩都「不太成功」,並已發出內部指引,禁止不符條件的政府官員戴口罩,甚至向在場記者發出呼籲,希望傳媒跟隨相關標準,消息一出,輿論譁然。

民間和私人市場只能各出奇招,搜羅口罩。此次在九龍灣出售一萬盒口罩的外貿公司名為「福進國際控股公司」,該公司負責人Jerry對端傳媒表示,這批口罩是他們從杜拜採購的,從談合作、集齊貨物、聯繫物流,到運輸來香港並成功通關,前後花費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期間他們派了四個職員前往杜拜洽談和跟進。

Jerry表示,他們之前也嘗試在亞洲不同地區採購,但遇到很大困難,其中台灣限制口罩出口一個月,日本口罩雖然質量較好,但是採購競爭激烈,最終他們選擇疫情沒有傳播的杜拜。

一萬盒口罩運到香港,引起了轟動。在外貿公司附近,排隊的人龍超出想像,高峰時至少有八條街道溢滿市民,上萬人聚集於此。除了特意趕來的市民,也有許多中途加入的。

70歲的連國雄就住在附近,中午路過九龍灣發時現許多人在排隊,才知道原來可以買口罩。他一家四口也只剩下十幾個口罩,立刻決定飯也不吃了,加入人龍。為了不去洗手間,他整整八個小時不吃不喝。「排隊的市民都太專業了,」他笑著說,他隊伍前後的人,都好幾個小時不去洗手間。

排隊等了差不多12個小時之後,林森在5日的中午終於買到口罩。他與朋友決定留下來做義工,在現場維持秩序。而周同學則在下午3點左右買到了一盒口罩,他也沒有急著走,而是忍不住當場開封,拿出一片白色口罩,從中間撕開,扯出裡面的面料與其他的口罩仔細做對比。他又發現口罩盒子上寫著“Made in P.R.C”,心中感到困惑,「不是杜拜的嗎?」

2020年2月5日,市民於九龍灣排隊輪候購買口罩。
2020年2月5日,市民於九龍灣排隊輪候購買口罩。攝:林振東/端傳媒

現場一些市民也開始研究剛剛到手的口罩質量,有人特意高舉著口罩,透著光,查看口罩的厚度。Jerry回覆端傳媒表示,他們所採購的口罩來自杜拜的供應商,而該供應商是從全球不同地區採購口罩的,他們在杜拜當地採購時已知部份口罩產自中國,並已進行了相關測試,已檢查口罩質量。

不管口罩來自哪兒,質量如何,面對疫情,市民還是非常想有一個口罩防禦。直到5日下午3點,隊伍已經截龍,仍有源源不斷的市民想來碰碰運氣。

做義工的林森與外貿公司的職員只能在隊尾勸市民離開,「我只能和他們說,你們只能排希望,已經買不到口罩了。」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楊太、楊生、林森均為化名。)

新冠肺炎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