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對話弗朗西斯·福山(上):當下美國猶如被兒童駕駛的大卡車,甚至更糟

現代民主政治大體上提供了最低限度的基本平等,包括個人權利、法治以及選舉參與。但無法被保證的,是在現實生活和社會實踐中也做到使人們始終享受平等的尊重。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美國作家、政治經濟學者。最新著作《身份認同:對尊嚴的要求以及憤懣的政治(Identity: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剛於2018年九月在美國出版。 攝:David Hsrtley/Shutterstock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美國作家、政治經濟學者。最新著作《身份認同:對尊嚴的要求以及憤懣的政治(Identity: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剛於2018年九月在美國出版。 攝:David Hsrtley/Shutterstock

採訪以英文進行,文章經過福山本人校正,由採訪者譯為中文,並授權端傳媒發布中文完整版

作為1989年在冷戰結束前預判性地修正黑格爾、馬克思的「歷史終結論」、表達對於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強烈信心而舉世聞名的明星學者,美國史丹福(斯坦福)大學教授弗朗西斯·福山並不諱言他沒有預料到特朗普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的驚人勝利。選舉後第二天,他在專欄文章中寫道,這次大選的結果不但標誌着美國政治的分水嶺,也可能會成為整個世界秩序的分水嶺,因為這個世界正在邁入以民粹主義、民族主義為標誌的新紀元。

也正是特朗普的橫空出世,打亂了福山原本定好的研究計劃。他立即決定,開始寫一本新書——《身份認同:對尊嚴的要求以及憤懣的政治(Identity: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經過兩年寫作,這本書於今年九月在美國出版,隨即登上金融時報2018最佳圖書榜。

我在斯坦福校園見到的福山,平和謙遜,毫無「偶像包袱」。言談之間,他頗有些矛盾體的意味:一方面,他幾乎毫不掩飾對於特朗普時代美國政治氣氛的不齒和厭惡;而另一方面,他又始終強調自己對於美國民主制度的制衡作用充滿信心。「咱們先看看中期選舉如何」——他預料民主黨人能夠奪回眾議院,彌補此前特朗普執政造成的一些「破壞」。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