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台灣地方選舉 深度

政壇人生下半場:韓國瑜的N種成分

出身眷村的「北農賣菜郎」是他,毆打陳水扁的是他,嗆過段宜康「去吃曲棍球」是他,選前切割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肥滋滋大母豬」言論的國民黨候選人也是他。韓國瑜角逐高雄市長,卻在全台爆紅。這股「韓流」所為何來?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在高雄市鳯山的造勢晚會後離開。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在高雄市鳯山的造勢晚會後離開。 攝:陳焯煇/端傳媒

一股「韓流」吹向台灣九合一選舉,擾動民進黨原本對高雄十拿九穩的心緒。2014年,民進黨在高雄的「南霸天」陳菊連任,創下99.3萬票的高紀錄,大勝國民黨楊秋興的45萬票。

2018年,代表國民黨出戰的韓國瑜以不被看好的姿態投入這場選舉,卻跌破眾人眼鏡、帶動選情質變,數度在民調數字上「逼和」民進黨的陳其邁。選前的韓國瑜,不僅在支持度方面追上對手,還一舉搶下九合一選舉領頭羊的角色,讓出戰新北市長的國民黨候選人侯友宜、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都黯然失色。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在高雄市鳯山的造勢晚會,大會稱有十萬人參加。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在高雄市鳯山的造勢晚會,大會稱有十萬人參加。攝:陳焯煇/端傳媒

政壇人生上半場:深藍、眷村、毆打陳水扁

韓國瑜是眷村子弟,在家排行第六,父親是裝甲兵,不少兄弟是軍人。他自17歲離家外出闖蕩,後來入伍陸軍官校、步兵學校和運輸兵學校;退伍前一年考上東吳大學英國語文學系,畢業後進入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獲得法學碩士學位。

韓國瑜曾任第12屆台北縣議員及3任立委,2001年轉戰不分區立委,最後連任失利,回到雲林辦學。2005年,他出任台北縣中和市副市長,任期1年8個月;2007年挑戰立委李慶華,卻因為涉及發放抹黑文宣,遭取消初選資格。

這是韓國瑜的政壇人生上半場,與求學經歷一氣呵成,外界很容易將他歸為「深藍」、「軍系」。韓國瑜競選台北縣議員期間,曾因當時的民進黨議員候選人蕭貫譽在板橋介壽公園帶人蛋洗蔣公銅像,跟著國民黨議員們前往現場抵抗,最後警民打成一團。選上議員後,韓國瑜再度因一言不合,追打民進黨籍台北縣長尤清。

韓的鐵血戰役中,最著名的應為1993年毆打陳水扁事件。據媒體報導,事發當晚立法院加開委員會審查退輔會預算,進行「大陸榮民安置」科目時,時任立委的陳水扁批判該預算編列44位工作人員維持費高達新台幣2200多萬元,而160位重傷殘的大陸榮胞年度生活費僅編列1600多萬元,平均每人一年只有9萬元,認為退輔會沒有盡到照顧之責,質疑「這種方式是不是把他們(榮民)當作豬在養?」此話一出,立刻引起韓國瑜不滿,他對陳水扁說不該用「豬」這種侮辱詞語;結果陳水扁繼續坐在發言台上發言,再次用同樣言詞強調退輔會編列預算的不當。

韓國瑜離開委員座位,欲上前找陳水扁理論,時任立委蕭金蘭等人將他拉回來。蕭金蘭呼籲立委們審預算不要用刻薄的言詞,韓國瑜說:「這不是刻薄,而是惡毒。」說罷,便一個箭步衝向發言台,將發言台掀翻,陳水扁連人帶椅跌落地上。二人回座後,陳水扁向韓國瑜說:「不要用對付尤清那一套對付我。」韓國瑜情緒突又被挑起,上前欲打陳水扁的頭部,陳水扁閃躲後還是挨了一拳。兩人被拉開後,有立委來協調,韓大聲說:「我已忍很久了」。

一場預算審查演變成暴力衝突,隔天造成4000、5000位民眾包圍立法院,要找韓國瑜算帳,同時也有3000、4000名老榮民在場外聲援他。最後,韓國瑜公開道歉,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出面邀請藍綠喝和解咖啡,事件才落幕。

韓國瑜曾自己回憶,1996年1月為了800億元的《眷村改建條例》能在立法院院會順利討論,他自己一人上前「暴打」包圍主席台的20多名民進黨立委。當年的國民黨作為執政黨,鮮少靠著打架來凸顯議題或爭取版面,韓的做法血性十足,倒是更有新黨的特色。他曾說過,自己從小在眷村長大,一輩子只在一個黨部,就是黃復興黨部(編者按:「國軍退除役就業人員黨部」於1956年正式成立,代名「黃復興」,寓意「炎黃子孫,復興中華」,是國民黨裏與軍系友好的黨部),不曾改過黨部,未曾換過黨籍。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高雄市鳯山造勢晚會上。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高雄市鳯山造勢晚會上。攝:陳焯煇/端傳媒

王金平、張榮味、深藍裏的本土味

韓國瑜與前立法院長王金平、人稱「雲林王」的前雲林縣長張榮味保持若近似遠的關係,這也讓韓國瑜的「深藍」色彩裏,多了一抹本土味。

時間回到2012年,韓國瑜「待業」5年後,被張榮味挑中,北上出任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與其說韓國瑜是張榮味嫡系人馬,不如說他是讓包含張榮味在內的「各農會系統山頭」都可接受的對象。

韓國瑜去年9月7日接任高雄市黨部主委,今年5月21日通過黨內初選,正式角逐高雄市長。知情人士形容,一開始,韓國瑜在傳統區「有路都走不進去」;藍營議員家有喜事設宴,韓國瑜完全不知,還跑回雲林度週末。

韓國瑜去年8月被發布要接任國民黨高雄市黨部主委,時任主委、同時也是議員的黃柏霖先一步向黨中央請辭,最後連高雄市黨部主委布達典禮,黃柏霖都沒出席,只有韓國瑜從秘書長曾永權手中接下派任書,當時,張榮味人就在現場。

通過黨內初選獲得角逐市長的門票時,韓國瑜在高雄市已經待了8個多月,但在地方的知名度仍無法打開,當時選情落差之大也被外界視為「毫無懸念」、一定穩輸。韓國瑜急找高雄白派(編者按:台灣地方派系之一)掌門人、過去擔任17年國會龍頭的國民黨立委王金平幫忙,一開始王金平只答應韓,協助安排餐會介紹他認識「地方頭人」,不過韓國瑜認為「一口氣認識200、300人,一頓飯之後就忘光了,意義不大」。韓國瑜一遍兩遍跑王辦,軟泡硬磨,加上自己聲勢漸有起色,終於讓王點頭,替他操刀縣區三場大型後援會。

三場後援會辦完,韓國瑜的聲勢又翻上幾輪。11月17日,韓國瑜陣營自己操辦鳳山大造勢,王金平陣營單純作台下觀眾、「享受選舉造勢場」,10萬人一舉擠滿會場,地方人士坦言「好久沒看到這麼巨大的感動和熱情」。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在高雄市鳯山的造勢晚會上演講。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在高雄市鳯山的造勢晚會上演講。攝:陳焯煇/端傳媒

鎂光燈下,嗆立委「去吃曲棍球」的北農賣菜郎

韓國瑜5年的北農歷程,少不了幾個關鍵人物「幫忙」,包括台北市長柯文哲、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台北市議員王世堅和現任北農總經理吳音寧。韓國瑜就任北農總經理後,專心賣菜,並導入KPI,強化績效管理,加上韓國瑜帶著拍賣員南下和農家搏感情,拉近了北農和收購方的距離,北農業績也突飛猛進。

2016年颱風導致菜價失控,時任行政院長林全要求相關單位抓「菜蟲」,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和台北市議員王世堅影射北農公司就是最大菜蟲,要予以拔除。台北地檢署兩度傳喚韓國瑜,王世堅嗆讓韓國瑜進看守所,韓國瑜反擊「若沒進,王世堅就要吞曲棍球。」在市議會質詢時,你來我往的火爆場面,讓台北市長柯文哲看呆,一度笑到翻過去,柯文哲此舉更將這兩人捧到鎂光燈前。

對於段宜康,韓國瑜不僅投書反擊農委會,更親自召開記者會,嗆段宜康是「小鱉三立委」,自稱可以隨時接受公開挑戰,一盤曲棍球就擺在記者會桌上。韓國瑜說,自己若操守不好、北農績效不好,就把一盤曲棍球全部吃掉;但若他績效、操守禁得起檢驗,創造了北農40年來最輝煌的時刻,段宜康就要像男人一樣,吃一顆曲棍球就好,「我一盤跟你賭一顆。」

菜蟲事件並非韓國瑜北農總經理任內,唯一和民進黨對槓的事件。2016年底,民進黨議員聯手質疑韓國瑜濫發獎金,將獨佔事業的營收作為員工福利發放,韓國瑜再嗆「一定發到底」。

為了打破張榮味掌控通路的局面,綠營執政後積極佈局掌握北農,最後韓國瑜在2017年初請辭北農總經理。今年10月,北檢認為韓國瑜未涉不法,全案簽結。至於另案韓國瑜被控未經北農董事會同意,擅自核發端午、中秋節獎金近8000萬元,涉違反《公司法》及《刑法》背信等罪,全案目前由檢方偵辦中。

除了幾場檯面上的經典戰役,韓國瑜卸任北農總經理後,接任者吳音寧再度因為菜價失控成為眾矢之的,韓國瑜每每發言都是替北農說話,幾乎不曾開口批過吳音寧。

這回,他在高雄市農會理事長蕭漢俊操盤下在地方造勢,還引發民進黨立委劉世芳嗆「在高雄市、高雄縣25個農會(編者按:高雄市與高雄縣已於2010年合併改制為直轄市)裏面,大概是5個農會會支持韓國瑜,可是農民支持的程度呢,沒有蕭漢俊理事長所說的這麼高。」

實際上,知情人士形容,除了王金平選擇力挺,蕭漢俊等農會系統之所以罕見表態支持特定候選人,也和韓國瑜的北農背景有關,「農民和產銷班太想把東西賣出去,韓國瑜的特質很有吸引力。」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於高雄市鳯山的造勢晚會散會之後。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於高雄市鳯山的造勢晚會散會之後。攝:陳焯煇/端傳媒

反建制、切割吳敦義

從藍營民代到遠離政壇,從角逐黨主席失利到成為藍營霸王,攤開韓國瑜的行政資歷,一路走來,從來不是藍營的接班人選之一——他不是那個曾經眾望所歸的前總統馬英九,也不是從黨中央到省政府的經典省長宋楚瑜,更非從台北選到南投和高雄,最後出任行政院長的吳敦義。

他的個人表現也許突出,但行政歷練僅止於「中和市副市長」,民代資歷和黨內其他同志比起來也不算特別深厚,「拳頭偶爾跑在話語之前」也許是韓國瑜一直沒更上層樓的主因,就算當年引發萬人對峙的榮民爭議局面,最後那杯和解咖啡,韓國瑜卻一口也沒喝到。

請辭北農總經理後,他一轉身就投入國民黨主席選舉;出任高雄市黨部主委,卻在今年初閃電赴北市黨部,欲登記台北市長初選,領表還「差點成功」。韓國瑜的下一步從未讓人摸透,有些關鍵字卻有連貫性——例如他讓人朗朗上口的這句競選口號「東西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其實是在他接任高雄市黨部主委時便倡議過的;當時他稱要讓高雄經濟起飛,擺脫老窮困境。

在地方耕耘,他的新聞聲量出不來,打議題如同「拳打棉花」,乾脆北上求援,找來國民黨立委。韓國瑜私下曾說:「北部能見度高,政治性議題也豐富,不若高雄選戰專注地方議題,很難突破。」在藍委接力幫忙舉行記者會的狀況下,反而從北部打開空戰破口,韓國瑜連公布經濟智囊團成員,都選在台北101大樓。在這之後,他的聲勢開始有起色,對照台北市冷到極點的選情,企業主找上藍委表明要捐款給韓國瑜。

選前倒數幾日,韓國瑜聲勢如日中天,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在輔選時卻脫口罵總統府秘書長、高雄市前市長陳菊是「肥滋滋大豬母」,無異挫傷韓正在向前衝的選情。而爭議爆發的時間點,正是韓國瑜自辦的鳳山大造勢登場之時,他在場內激動回應:「(吳敦義的發言)非常不適當,我寧願乾乾淨淨輸掉,我也不會骯髒地贏得這場選舉!」

國民黨內人士事後形容,即便是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甚或新北市長朱立倫,在聽到黨主席說出「肥滋滋大豬母」這話的第一時間,都不見得有勇氣對黨主席說不,或是批評吳敦義。韓國瑜卻做到了。

高雄市長辯論會於11月19日晚間登場,陳其邁與韓國瑜終於上演「直球對決」。一般認為,韓國瑜在交叉詰問時暴露多處弱點,多次避答陳其邁拋出的問題,尤其顯示出對高雄市政不熟悉。不過,亦有長期觀察高雄地方政情的學者認為,韓國瑜販賣的是對高雄美好未來的想像,這的確點出高雄市民心中「我就是應該跟台北互別苗頭」的心情。他認為,辯論並不影響深藍和深綠的投票取向;對於中間游移的選民來說,部分專業知識性較強的人會覺得陳其邁在辯論勝出,但選戰到了最後,恐怕還是回到感性訴求。

挾帶著如此高人氣,韓國瑜之於國民黨內的支持度,會居高不下嗎?外傳他在選後可能攻下國民黨黨主席位置,一切仍在未定之天。至於韓國瑜的下一步會是高雄或北漂?前述國民黨人士說,韓的高人氣,至少有一半是高雄人熱情相挺促成的;這樣的韓國瑜,恐怕一時之間「走不了」——無論選舉勝敗。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北農 台灣 2018台灣地方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