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 深度 評論

美國中期選舉前瞻之六:民主黨重奪眾議院不是問題,問題是能贏多少?

與參議院選情截然不同的是,共和黨在眾議院選舉中面臨着空前挑戰,八年前贏得的眾院多數在這個選舉前夜看起來已然岌岌可危。


美國各大預測機構一致認為民主黨有高達八成的機率贏下眾院的控制權,這一樂觀的預估似乎也印證了民主黨選民一直炒作的 「藍色浪潮」 確已成型。  攝:Joshua Lott/Getty Images
美國各大預測機構一致認為民主黨有高達八成的機率贏下眾院的控制權,這一樂觀的預估似乎也印證了民主黨選民一直炒作的 「藍色浪潮」 確已成型。 攝:Joshua Lott/Getty Images

當各州提前投票都已陸續結束之後,2018年中期選舉已然近在咫尺。而在陸續分析完參議院和州長選舉的具體選情之後,剩下便是今年中期選舉皇冠上的明珠——眾議院。

自2016年大選結束之後,民主黨一早便把賭注壓在了今年奪回眾議院多數之上,企圖憑藉着中期選舉的歷史規律和特朗普(川普)的低迷支持率打一個翻身仗。與參議院選情截然不同的是,共和黨在眾議院選舉中面臨着空前挑戰,八年前贏得的眾院多數在這個選舉前夜看起來已然岌岌可危。美國各大預測機構一致認為民主黨有高達八成的機率贏下眾院的控制權,這一樂觀的預估似乎也印證了民主黨選民一直炒作的 「藍色浪潮」 確已成型。不過在經歷了噩夢的2016年大選之後,民主黨人此番能否強勢歸來,還是有待選舉日檢驗。

美國各大預測機構一致認為民主黨有高達八成的機率贏下眾院的控制權。一般估計民主黨將會從共和黨手中奪取30到40席左右的席位,足夠讓他們奪回多數黨地位。

共和黨的難題與挑戰

前文已解析過為何執政黨一直在中期選舉中面臨着巨大的考驗:難以逃出的歷史魔咒,特朗普在民調中的低迷支持率,民主黨選民無比高漲的熱情和民主黨候選人打破歷史紀錄的籌款金額,讓共和黨看似穩固的眾院多數陷入巨大危機,中立預測機構庫克報告把80多個共和黨席位列入存在敗選可能的評級之中,反觀民主黨卻只有不到15席有可能易主。與參議院民主黨境況類似,眾議院共和黨因在過去幾輪競選週期中贏下了大多搖擺選區,本次選舉中不僅沒有從民主黨現有席位大量進賬的可能性,反而因為要保衞大量陷入危機的本黨議員而焦頭爛額。共和黨不得不採取丟車保帥的方法,放棄一部分已經無可救藥的席位,傾注有限的資源去最小化己方的損失。

單純從數學上來看,不難理解為何民主黨是奪回眾院大熱門。民主黨已將15-18個左右的共和黨席位收入囊中,離奪回多數所需的23席近在咫尺,他們只需在剩下的幾十個搖擺選區贏下一小部分便能一舉翻身。這也讓不少樂觀的民主黨人甚至已經盤算起了淨增40到50席左右的可能性——一如2010年的「茶黨風暴」。儘管2016年的教訓是:即便民主黨在普選票上大規模勝出,但在關鍵搖擺選區發揮不理想也可能會讓共和黨以及其微弱的優勢保住眾院的控制權。只不過如今共和黨要保住眾議院,恐怕要比當年特朗普贏下總統大選還要困難兩倍。目前來看,一般估計民主黨將會從共和黨手中奪取30到40席左右的席位,足夠讓他們奪回多數黨地位。但不同獲勝幅度,仍將決定其是否能在未來的兩年有效推動自己的立法議程。

共和黨和特朗普的招牌在人口較為分散的農村和鄉鎮地區愈發吃香,而在共和黨傳統強勢的富裕城郊中失分嚴重。

共和黨和特朗普的招牌在人口較為分散的農村和鄉鎮地區愈發吃香,而在共和黨傳統強勢的富裕城郊中失分嚴重。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特朗普的意外當選加劇了美國本已十分嚴重的城鄉之差。共和黨和特朗普的招牌在人口較為分散的農村和鄉鎮地區愈發吃香,而在共和黨傳統強勢的富裕城郊中失分嚴重。居住在大城市外圍、生活富足、接受過高等教育的白領選民本是共和黨最堅實的支持者,然而特朗普的種種爭議言論和執政作風都讓這些傳統共和黨選民(特別是女性)極度不滿,愈發將這一關鍵人群推向民主黨陣營。無獨有偶,絕大多數在今年遭遇民主黨強力挑戰的共和黨議員也正處於這些富裕的城郊地區。特朗普在這些選區的負面形象正是眾院共和黨人危機的源泉,也解釋了為何大多面臨連任壓力的共和黨眾議員都婉拒了特朗普在選舉衝刺階段為其背書拉票的請求。

大量現任議員退休同樣給共和黨的選情造成了重大打擊。多達40名共和黨議員自願退休,不僅削弱了共和黨在關鍵選區的競爭力,同時也讓不少本不該出現激烈競爭的共和黨選區陷入意外的苦戰。在任議員不僅享受着高知名度的優勢,同時也能在籌集競選經費這一方面為黨提供極大的幫助,共和黨的大量退休問題一下子就讓只有不到20位議員退休的民主黨增添了不少優勢,部分議員的退休更是拱手把席位讓給了民主黨挑戰者。

多達40名共和黨議員自願退休,不僅削弱了共和黨在關鍵選區的競爭力,同時也讓不少本不該出現激烈競爭的共和黨選區陷入意外的苦戰。

與此同時,民主黨似乎也在重拾中西部失去的河山,對不少在數十年前屬於民主黨的傳統藍領工人選區發起了猛烈攻勢,試圖憑藉着高質量的候選人把這些和民主黨漸行漸遠的選民拉回本黨陣營之中:温和派民主黨人康納·蘭博(Connor Lamb)在深紅賓州國會選區的爆冷勝出印證了這一計劃的可行性。

共和黨更大的問題是,大多議員並未經歷過艱難的選舉週期。黨團中將近一半的成員都是在奧巴馬任內首次當選,缺乏作為執政黨成員的經歷。不少人低估了民主黨選民高漲的熱情,並未把自己的對手當一回事,不僅很少參與競選活動,更是在競選籌款上採取消極態度,往往是在意外發現自己民調落後時,才意識到自己所遭遇的麻煩。然而想要抹平和民主黨挑戰者龐大的財務優勢和民調領先談何容易,共和黨國會競選委員會要傾注大量資源去拯救這些懶惰成員。但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不少希望渺茫的議員已經被黨內高層放棄。即使這樣,大多民主黨候選人憑藉着驚人的鉅額競選資金(幾乎和共和黨候選人成2:1的優勢),與大量共和黨現任議員分庭抗禮,對共和黨多數造成了極大的威脅。

唯一對共和黨利好的消息,則是他們在這個十年選區重劃中建立的結構性優勢依然十分穩固。

唯一對共和黨利好的消息,則是他們在這個十年選區重劃中建立的結構性優勢依然十分穩固。共和黨在俄亥俄、德克薩斯、北卡羅來納、密歇根、佛羅里達等州所施行的「傑利蠑螈」(1812年美國麻薩諸塞州州長埃爾布里奇·傑利將某一選區劃分成不尋常的蠑螈狀,以讓本黨得勝。政敵於是將傑利姓氏Gerry與蠑螈salamander組合成gerrymander,用來影射為照顧黨派利益、不公平畫分選區的方式——編者註)一定程度上能保證共和黨不會重蹈民主黨2010年痛失63席的慘案。雖然賓州高院強行打破了本州共和黨制定的國會選區給了民主黨極大的幫助,但共和黨在其他關鍵搖擺州的結構性優勢依然十分穩固。縱使民主黨在全國眾院普選票中贏下與2010年共和黨同樣的比例,他們可能也很難奪取50個以上的共和黨席位。

不過,「傑利蠑螈」這一方式有時也會弄巧成拙,因為畫圖者憑藉的是當年的選民資料,無法意料到國會選區中選民比例的變化。比如在位於底特律城郊的密歇根州第八和第十一國會選區,皆是在2010年背景下劃出的兩個傾向共和黨的選區,然而過於貪心導致了這兩個選區都不是非常穩固,今年更是大概率將落入民主黨手中。不管如何,總體來說,民主黨因為選區重劃中的劣勢,更有可能是達到與2006年中期選舉的類似結果,而不是像共和黨2010年那般的史詩級大勝。

民主黨佔較大優勢

亞利桑那第一、加利福尼亞第七、第十六、佛羅里達第七、明尼蘇達第七、新罕布什爾第二、新澤西第五、賓夕法尼亞第八國會選區:這些都是現任民主黨議員佔據的搖擺選區,由於良好的大環境和在任議員的優勢,這幾位相對中間派的民主黨議員將輕鬆連任。

賓夕法尼亞第五、第六國會選區:這兩個原先由共和黨議員代表的選區,在賓州高院重劃選區之後都變成了民主黨選民佔絕對多數,兩位原先的共和黨議員米汗(Pat Mehaan)和庫斯塔羅(Ryan Costello)皆宣布退休,拱手把這兩個席位讓給民主黨候選人。

賓州第十七選區:同樣是賓州選區重劃產生的特殊結果,兩位現任國會議員將當面碰撞。共和黨議員吉斯·萊斯福斯(Keith Rothfus)將遭遇民主黨議員康納·蘭博(Connor Lamb) 強有力的挑戰,在今年深紅選區爆冷勝出的蘭博是民主黨中一位冉冉升起的明星,他也在這個新劃的相對淺紅區建立起了巨大的優勢,幾乎鎖定了民主黨在這裏的勝選。

新澤西第二選區:温和派共和黨議員法蘭克·羅比多(Frank LoBindo)在服24年後告老還鄉,獲得共和黨提名的候選人是個反猶主義者,意識到他無法勝選的共和黨高層早就放棄了這個選區。

第三國會選區的傑姬·羅森選擇挑戰共和黨參議員海勒。圖為共和黨參議員海勒。

第三國會選區的傑姬·羅森選擇挑戰共和黨參議員海勒。圖為共和黨參議員海勒。攝:Ethan Miller/Getty Images

民主黨佔微弱優勢

內華達第三、第四選區:這兩個搖擺選區的民主黨議員皆沒有尋求連任,第三選區的傑姬·羅森(Jackie Rosen)選擇挑戰參議員,而第四選區的民主黨議員則因為自身#Metoo事件隱退。雖然這兩地都是傳統的搖擺選區,但內華達州的偏藍屬性、以及民主黨在全國上下的巨大優勢,還是讓人看好民主黨繼續保住這兩個席位。

亞利桑那第二選區:這也是近年在兩黨手中多次交換的搖擺選區之一,現任共和黨議員瑪莎·麥科沙利(Martha McCsally)在2014年僅以不到500票勝出。在她替共和黨出馬參選參議員之後,前民主黨眾議員安娜·科克帕特里克(Ann Kirkpatrick)很有希望替民主黨奪回這個關鍵席位。

加利福尼亞第四十九選區:現任共和黨議員德羅·艾薩(Darell Issa) 在2016年幾乎輸給了民主黨候選人,他也一早便宣布不再尋求連任。在這個快速倒向民主黨的橘郡城郊,共和黨已經放棄了保衞這個傳統上共和黨席位的希望。

科羅拉多第六選區:現任共和黨議員麥克·科夫曼(Mike Coffman) 可謂身經百戰,在這個丹佛城郊的搖擺選區五次當選。但今年他的好運氣怕是要到了頭:民主黨人傑森·克魯(Jason Crow) 憑藉着城郊選區普遍的反共和黨情緒已經建立起了領先優勢。共和黨撤回為科夫曼準備的廣告資金,也證明了後者已入絕境,很難擺脱敗選的命運了。

佛羅里達第二十七選區:希拉里(希拉蕊)2016年在這個西裔為主的選區贏了特朗普將近20個百分點,在温和派共和黨元老議員伊莉娜·羅斯滕( Ileana Ros-Lehtinen)宣布退休之後,這個國會選區就基本從共和黨的手中溜走了。

伊利諾伊第六選區:芝加哥城郊的這個選區是希拉里贏下的23個城郊搖擺選區之一,現任共和黨議員皮特·羅斯季姆(Peter Roskam) 陷入了困擾其他位於富裕城郊選區同僚一樣的困境,遲遲無法擺脱特朗普的負面影響。民調中大幅落後的羅斯季姆也已經被共和黨高層放棄。

堪薩斯第三選區:又是一個坐落於希拉里贏下富裕城郊的國會選區,現任共和黨議員凱文·尤德爾(Kevin Yoder) 已然在民調中大幅落後民主黨挑戰者,同樣也已被共和黨高層放棄,倒是相鄰的第二選區更加勢均力敵。

密歇根第八、第十一選區:這兩個選區皆是共和黨「傑利蠑螈」的傑作,但隨着城郊選民大量倒向民主黨,共和黨大有玩火自焚的趨勢。在民主黨州長候選人惠特梅(Gretchen Whitmer)將以壓倒性優勢贏下州長選舉的同時,民主黨有很大機率把這兩個選區收入囊中。

明尼蘇達第二、第三選區:這兩個選區均坐落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城郊之外,特朗普2016年在這兩個選區的糟糕表現,也讓民主黨早早集中資源猛攻兩位現任共和黨議員。傑森·路易斯(Jason Lewis) 和艾瑞克·保爾森(Erik Paulson) 皆在和民主黨挑戰者的對決中落於下風,黨內高層也早把重心調整到共和黨尚有希望增加席位的第一和第八選區的選舉中。

新澤西第十一、第七選區:距離費城和紐約皆不遠的第十一和第七選區是傳統意義上的共和黨重鎮,幾乎整個選區都被城郊覆蓋。然而傳統的鄉村共和黨人對特朗普時代的共和黨極其不感冒,不少人都打算投票給民主黨兩位高質量候選人以抗議特朗普的政策。相對來說,沒有在任議員的第十一選區更加傾向民主黨,而共和黨則還有一定機率保住温和派議員蘭斯(Lance)的席位。

現任共和黨議員羅德·布魯姆在14年意外上台,16年藉着特朗普東風又續兩年。

現任共和黨議員羅德·布魯姆在14年意外上台,16年藉着特朗普東風又續兩年。攝:Scott Olson/Getty Images

愛奧瓦第一選區:以得梅因(Des Moines)為根基的第一選區一直偏向民主黨,現任共和黨議員羅德·布魯姆(Rod Blum)在2014年意外上台,2016年藉着特朗普東風又續兩年。但身為保守議員團體「自由連線」成員的布魯姆今年怕是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過於保守的他有很大機率將脆敗給民主黨人艾比·芬克納爾。

賓夕法尼亞第七選區:先前佔據這個選區的温和派共和黨領袖查理·丹特(Charlie Dent)因與特朗普政見不合早早辭職,賓州高院重劃選區界限之後,新的國會選區中民主黨佔有微弱優勢。在沒有現任議員的情況下,共和黨幾乎很難保住這個賓夕法尼亞的搖擺席位。

弗吉尼亞第十選區:北弗吉尼亞在近些年湧入了大量新移民,選民結構與十幾年前大不相同。大量偏向民主黨的聯邦僱員佔了第十國會選區中的半壁河山,希拉里也是憑藉在此處的優勢而贏下弗吉尼亞。共和黨人芭芭拉·科莫斯托克(Barbara Comstock) 毫無疑問是最岌岌可危的現任議員之一,早早便落後於民主黨挑戰者。雖然共和黨還沒放棄拯救科莫斯托克的希望,但即使最樂觀的共和黨人也不敢把寶壓在她身上。

兩黨勢均力敵的選區

明尼蘇達第一選區:位於明尼蘇達農村地區的第一選區是共和黨本次競選週期中最有希望從民主黨手中奪來的席位之一。特朗普2016年在該區以壓倒性優勢勝出,更要命的是,民主黨議員蒂姆·瓦爾茲(Tim Waltz) 選擇參選州長,而不是尋求連任。不過這個選區的民主黨DNA和良好的大環境,還是讓民主黨候選人與共和黨挑戰者在民調中緊咬。

加利福尼亞第十、第二十五、第三十九、第四十五、第四十八選區:這幾個選區皆是希拉里在2016年贏下的搖擺選區,分別位於洛杉磯和聖地亞哥城郊範圍之中。其中第三十九、第四十五、第四十八選區屬於橙郡,曾是保守派總統列根(雷根)的「龍興之地」,但近些年卻因特朗普的原因快速倒向民主黨。相對來說,第四十五和第三十九是最有可能倒向民主黨的兩個席位,而其他三個境況稍好但也程度有限。

佛羅里達第十五選區:這個傳統上的共和黨選區由於現任議員的退休讓共和黨陷入了被動局面。民主黨本不該在這個選區有競爭力,然而現有的民調指出了這場選舉處於毫釐之差,如果共和黨無法守住像佛羅里達第十五選區這樣的席位的話,那他們基本就可以和眾議院多數黨地位告別了。

佛羅里達二十六選區:這個坐落於南佛羅里達的西裔多數選區一向對特朗普非常不待見,這也讓現任温和派共和黨議員卡洛斯·卡貝洛(Carlos Curbelo) 的日子十分難過。本以為憑藉自身温和政治立場和選區內較高人氣能順利過關的卡貝洛,在競選的衝刺階段還是遭遇了巨大考驗。

愛奧瓦第三選區:這個稍微右傾的搖擺選區曾兩次投票給奧巴馬(歐巴馬),現任共和黨議員大衞·楊(David Young)自2014年第一次當選以來,就一直是民主黨目標名單上的獵物。在這個對共和黨無比殘酷的大環境下,楊陷入了巨大的麻煩。雖然比同州的布魯姆的選情還是要好上不少,但即便是如此,依然有可能輸給民主黨挑戰者。

伊利諾伊第十四選區:芝加哥城郊的第十四選區曾是二十世紀保守派運動的重鎮,然而進入新世紀以來,這個選區悄悄地發生了變化,特朗普的上台加劇了城郊選民離開共和黨的速度。沒人能想到現任議員蘭迪·胡特根(Randy Hultgren)竟然會在民調中落後於他的民主黨挑戰者,共和黨在這個選區的危機也顯示出為何民主黨奪回眾院控制權被廣泛看好。

堪薩斯第二選區:堪薩斯共和黨人今年可謂是流年不利,本來前任州長布朗貝克(Brownback) 糟糕的七年執政讓共和黨招牌在選民心目中已經十分糟糕,今年黨內推舉的州長候選人科赫巴克(Kris Kobach)又是個爭議不斷的極右翼政客。堪薩斯第二選區按常年來看本該是穩穩地被共和黨把握在手中,然而在現任議員退休之後,在2014年差點掀翻布朗貝克的民主黨人保羅·戴維斯(Paul Davis) 決定參選。戴維斯的出馬讓民主黨有了贏下深紅選區的希望,而民調也證明了戴維斯的強勢表現。

肯塔基第六選區:紮根於萊克星頓的第六選區直到本世紀初都一直被民主黨佔據,但近年來民主黨在美國中部的衰敗讓共和黨在2012年奪取了這個國會席位。民主黨候選人、前空軍中校艾米·麥克格蕾絲(Amy McGrath) 以一記競選廣告聲名大噪,成為民主黨內的一顆閃耀新星。作為大選夜最早開票的選區,這場選舉的勝負很有可能預示着兩黨整晚的命運。

緬因第二選區:藍領工人為主的緬因第二選區曾是民主黨在該州興起的重要根基,但特朗普2016年的大勝讓共和黨議員布魯斯·波利坤(Bruce Polilqun)保住了他兩年前意外贏來的國會席位。在連續兩次挫敗之後,民主黨把寶壓在了前海軍陸戰隊老兵傑拉德·戈登(Jared Golden) 身上,期望他能夠把原本屬於民主黨的藍領選民拉回陣營。

北卡羅來納第二、第九、第十三選區: 北卡羅來納州的國會選區劃分堪稱這十年來美國政壇中「傑利蠑螈」現象最為突出的一個,共和黨在2010年掌握了州議會之後,刻意劃出了一個十比三、共和黨佔絕對優勢的選區地圖。正因如此,北卡州的共和黨議員要比他們大多搖擺州同僚的境況都要好不少,僅有第二、第九、第十三選區的議員面臨着民主黨的衝擊。若民主黨橫掃這三個相對右傾的國會席位,那他們必然也會在中期選舉中取得壓倒性勝利。

新澤西第三選區:這一典型的搖擺選區曾在2008年支持過奧巴馬,也在2016年以微弱差距的傾向了特朗普。現任共和黨議員湯姆·麥克阿瑟(Tom MacArthur) 在過去兩年「聲名大噪」,不僅一手導演了共和黨廢除奧巴馬醫改方案在眾議院的成功闖關,也是新澤西和紐約的共和黨議員中唯一投票支持税改方案的「獨行俠」。這兩大「成就」讓他在新澤西選民心目中失分嚴重,給了民主黨挑戰者、前奧巴馬政府的幕僚安迪·金(Andy Kim) 極大的助力。雖然麥克阿瑟的境況多少要比其他新澤西的共和黨同僚稍好一點,但依然有可能被反特朗普的浪潮拉下馬。

新墨西哥第二選區:該選區是這個藍州中最紅的國會選區,但民主黨2008年也曾在此爆冷勝出。現任共和黨議員皮爾斯(Steve Pearce) 參選州長、不再尋求連任,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兩位候選人在民調中一直勢均力敵,不論是誰贏,都不會讓人驚訝。

紐約第十九,第二十二選區都是傳統的搖擺紐約上州選區,希拉里在這裏表現一般,但在良好的環境下,民主黨很有希望擊敗共和黨的兩位議員。

紐約第十九,第二十二選區都是傳統的搖擺紐約上州選區,希拉里在這裏表現一般,但在良好的環境下,民主黨很有希望擊敗共和黨的兩位議員。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紐約第十九、第二十二選區:這兩地都是傳統的搖擺紐約上州選區,希拉里在這裏表現一般,但在良好的環境下,民主黨很有希望擊敗共和黨的兩位議員,但共和黨也還沒完全放棄這兩個關鍵席位,民調顯示民主黨候選人有極其輕微的優勢。

俄亥俄第十二選區:共和黨在科倫布城郊的俄亥俄第十二選區這樣傳統地盤上遭遇的困境詮釋了民主黨的迅猛勢頭。現任議員布勞德森(Trey Bladerson) 在八月份的補缺選舉中以不到1000票的優勢擊敗民主黨人奧康納(Danny O’Connor) 。兩人在時隔不到三個月的重賽中依然是難解難分。

賓夕法尼亞第一選區:在賓州高院重劃選區之後,第一選區並沒有受到本質上的影響,依然是坐落在費城城郊、希拉里微弱優勢贏下的選區。誠然,共和黨議員布萊恩·菲茲帕特里克(Brian Fitzpatrick) 十分受到選民擁戴,但他能否擋住民主黨候選人華萊士的猛烈攻勢,得看老天是否青睞他的命運了。

德克薩斯第七、第三十二選區:這兩個選區都是達拉斯城郊之外的傳統共和黨選區,然而希拉里在2016年意外贏下了這兩個據點。民主黨早早便在這兩個選區傾注資源,試圖靠着特朗普在城郊選區的負面影響,擊敗兩位共和黨老將。這兩人之中,第三十二選區共和黨議員皮特·塞申斯(Pete Sessions) 是2010年共和黨中期選舉大勝的頭號軍師,民主黨若是能在此次選舉中擊敗塞申斯,那可真是堪稱最甜蜜的復仇。

猶他第四選區:共和黨議員米亞·勒夫(Mia Love) 自2014年驚險勝選以來,一直沒有在這個幾年前還被民主黨代表的選區中站穩腳跟。即使作為現任議員,勒夫不僅無法拉開和民主黨挑戰者麥克亞當斯(McAdams)的差距,甚至還在民調中落後於這位前鹽湖城市長。勒夫的糟糕表現讓黨內高層十分失望,擔心她拱手把一個共和黨本該穩贏的席位讓給民主黨人。

弗吉尼亞第二、第五、第七選區:弗吉尼亞是前邦聯州中唯一投票支持希拉里的搖擺州,也是今年中期選舉的主戰場之一。特朗普在2016年勉強贏下傳統共和黨十分強勢的第二、第五和第七選區給了民主黨人信號,共和黨現任議員們的醜聞也一定程度上加劇了黨的困境:第七選區國會議員、「自由連線」成員大衞·布拉特(Dave Brat) 立場極端、爭議不斷,很有可能輸掉本位於深紅選區的國會席位。第二選區議員斯科特·泰勒(Scott Taylor) 涉嫌操縱選舉讓他失分不少,而第五選區的議員加雷特(Tom Garett) 更是因酗酒問題被迫退休。據選前民調顯示,共和黨在第七選區最為危險,其次是第五選區,而第二選區的泰勒相對穩固,但民主黨也不是沒有可能橫掃這三席。

華盛頓第八選區:該區是個典型的搖擺選區,連續三次大選都投票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同時又繼續選出共和黨眾議員。現任議員、温和派共和黨人大衞·雷切特(Dave Rehichert)告老還鄉,只要民主黨候選人舒里爾能穩住基本盤,民主黨很有希望拿下這個覬覦已久的關鍵席位。

西弗吉尼亞第三選區:西弗吉尼亞在本世紀迅速右轉,一舉從深藍州轉型成深紅,特朗普也在西弗吉尼亞以壓倒性優勢勝出。該州的第三選區在現任議員伊萬·詹金斯(Evan Jenkins) 2014年首次當選前,一直是被民主黨佔據,而詹金斯今年參選參議員失敗,空出了這個寶貴的席位。民主黨候選人、州參議員理查德·奧傑達(Richard Ojeda) 憑藉着組織今年早些時候的教師大罷工聲名大噪,積極擁抱民粹主義的他可謂是今年選舉中最有特點的候選人之一,但他能否說服選區內右傾的民主黨選民重新回家,還有待選舉夜的檢驗。

共和黨佔輕微優勢

接下來兩項評級裏的共和黨人數過多,故僅挑出有代表性的選區分析,其餘只列出或一筆帶過。

明尼蘇達第八選區:位於明州西北部的第八選區在整個二十世紀都是民主黨最牢靠的幾個選區之一,然而工人為主的選區近年迅速右轉,在2016年普遍支持特朗普。現任民主黨議員尼克·諾蘭(Rick Nolan)在2016年勉強倖存之後,今年解甲歸田,給了共和黨整個週期中最好的增加席位機會。民調顯示共和黨依然領先,民主黨基本已經放棄了保衞這個席位的希望。

現任議員鄧肯·亨特在今年年初被大陪審團因濫用競選經費起訴,由於他個人的麻煩,把這個本來穩贏的選區納入了民主黨的視線之中。

現任議員鄧肯·亨特在今年年初被大陪審團因濫用競選經費起訴,由於他個人的麻煩,把這個本來穩贏的選區納入了民主黨的視線之中。 攝:Tom Williams/CQ Roll Call

阿拉斯加大選區:眾議院院長唐·楊(Don Young)自1973年當選以來一直穩坐江山,雖然不時有過危機,但還是平安過關。這番再次遭遇民主黨新人的考驗,如無意外應當不會陰溝翻船。

加利福尼亞第五十選區:這是個深紅的聖地亞哥選區,民主黨本來也沒太多希望贏下這個共和黨重鎮。然而,現任議員鄧肯·亨特(Duncan Hunter)在今年年初被大陪審團因濫用競選經費起訴,由於他個人的麻煩,把這個本來穩贏的選區推到了民主黨的視線之中。雖然遭到起訴還繼續連任的議員歷史上有很多,但是選前民調如此接近,純粹是共和黨和亨特自找的麻煩。

紐約二十七選區:現任議員克里斯·科林斯(Chris Collins) 是特朗普的鐵桿盟友,但他和亨特一樣遭到了大陪審團起訴。涉嫌內幕交易的科林斯拒絕退選,給共和黨的選情造成了不小的打擊。雖然這個選區的黨性很強,但這種「非受迫性失誤」還是讓本已腹背受敵的共和黨更加難受。

愛奧華第四選區:又是一個深紅選區因為現任議員的爭議陷入意外苦戰,斯蒂夫·金(Steve King) 在過去的幾年一直是個極富爭議的人物。作為反移民的急先鋒,金多次因和白人至上主義者同流合污給共和黨形象抹黑。此番選舉前再次引發爭議的金似乎終於遇到了民主黨候選人的強有力挑戰,只不過深紅區的屬性讓金依然被看好。

威斯康辛第一選區:眾議院議長保羅·瑞恩(Paul Ryan) 早早宣布在本屆選舉之後便解甲歸田,他空出了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右傾席位。民主黨候選人蘭迪·布魯斯(Randy Bryuce)憑藉着競選廣告聲名大噪,一度威脅到了共和黨在這個選區的選情。但他過去家暴的黑歷史被曝光後,民主黨人便對他能否逆流而上產生了懷疑,沒有把重寶壓在布魯斯身上。

華盛頓第三、第五選區:華盛頓的這兩個選區都曾在歷史上屬於民主黨,特別是第五選區曾是前議長湯姆·弗羅伊(Tom Foley)的家鄉。弗羅伊在1994年共和黨革命中的敗選,至今仍是華州民主黨人心中難忘的痛,此番多年後的捲土重來,意圖把現任議員、共和黨四號人物凱西·麥可莫瑞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拉下馬,以報當年的一箭之仇。不過以這兩個選區的右傾屬性,民主黨想贏恐怕需要點運氣。

喬治亞第六、第七選區:兩個位於大亞特蘭大地區的富裕選區一直是共和黨的重鎮,但是特朗普在此地乏善可陳的表現讓民主黨希望大增。 兩黨曾在去年第六選區的補缺選舉大打出手,最後以共和黨候選人微弱勝出而告終。近期民調顯示民主黨候選人已經和這兩個選區的共和黨議員旗鼓相當,勝負之差只在毫釐之間。

伊利諾伊第十二、第十三選區:這兩個選區是民主黨「傑利蠑螈」失敗的典範,由於當年過於貪心,掌權的民主黨畫出了兩個民主黨都有競爭力的選區。讓他們失算的是,不少鄉村地區的民主黨人轉向了共和黨,反而是讓民主黨很難拿回這兩個本該屬於自己的國會席位。

共和黨佔微弱優勢的其他選區還有:佛羅里達第六、第十六、第十八、密蘇里第二、印第安納第二、內布拉斯加第、蒙大拿大區、紐約第一、第二、第十一、第二十四、俄亥俄第一、第十四、賓夕法尼亞第十、第十六、南卡羅來納第一、德克薩斯第二十二、第二十三選區。

賓夕法尼亞第十四選區原先由民主黨代表的選區因賓州的選區重劃必定落入共和黨手中,現任議員康納·蘭博選擇去旁邊的第十四選區參選,放棄了包圍這個深紅選區。

賓夕法尼亞第十四選區原先由民主黨代表的選區因賓州的選區重劃必定落入共和黨手中,現任議員康納·蘭博選擇去旁邊的第十四選區參選,放棄了包圍這個深紅選區。 攝: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共和黨佔很大優勢

這一項裏大多是共和黨有很大優勢、基本不會輸的選區,所以這裏僅挑出可能爆冷的選區進行分析:

賓夕法尼亞第十四選區:這個原先由民主黨代表的選區,因賓州的選區重劃落入共和黨手中,現任民主黨議員康納·蘭博選擇去旁邊的第十四選區參選,放棄了包圍這個深紅選區。

阿肯色第二選區:紮根於小石城的第二選區是該州四個選區中對民主黨最友好的一個,民主黨相信他們的候選人有機會爆冷擊敗共和黨現任議員法蘭奇·希爾(French Hill)。不過目前民調還是顯示希爾領先。

科羅拉多第三選區:此地是個比較保守的選區,但民主黨也曾在本世紀初贏下這一席位。現任議員斯科特·提皮墩(Scott Tipton)是「自由連線」成員,過於極端的他似乎有些不穩,但民主黨爆冷的機率相對仍然較低。

密歇根第六選區:傳統的温和派共和黨人弗拉德·烏普頓(Fred Upton) 自1980年代一直是該選區的國會議員。然而在這個城郊選民大量倒向民主黨的選舉週期中,烏普頓能否抵住民主黨的攻勢,恐怕要比以往多費不少力氣。

印第安納第九選區:該區在歷史上曾是傳統的搖擺選區,但近年來已成為共和黨票倉。現任議員特靈沃斯(Trey Hollingworth) 在2016年首次當選,但是他選舉之前才從南方搬到印第安納的做法讓他被選民指責,給了民主黨一絲微弱的爆冷希望。

俄克拉荷馬第五選區:該選區在血液中曾有過民主黨的DNA,但近些年來已經徹底「赤化」。現任議員斯蒂夫·拉索爾(Steve Russell) 也穩穩地當了十年國會議員,此次選舉也是他多年來第一次遭遇真正的對手。雖然目前拉索爾的基本盤還是很穩,但不乏爆冷失手的可能性。

德克薩斯第三十一選區:共和黨議員約翰·卡特(John Carter)是老牌政客,雖然位處一個城郊選區,但卡特的地位還是十分穩固。倘若民主黨擊敗了卡特,那麼今年中期選舉真的可以稱得上是「藍色浪潮」了。

威斯康辛第六選區:民主黨提名的候選人科爾(Andy Kohl)是政治世家出身,他自身的知名度給共和黨議員克魯斯曼(Gleen Grothman)構成了一定的威脅,但讓這個深紅選區倒向民主黨還是十分艱難,所以科爾依然是處於下風。

其他類似情形選區還有:亞利桑那第六、第八、加利福尼亞第一、第四、第二十一、第二十二、佛羅里達第二十五、密歇根第一、第三、第七、北卡羅來納第八、紐約第二十一、第二十三、俄亥俄第七、第十、德克薩斯第二、第二十一、第二十四等選區。

綜上所述,民主黨是中期選舉結束後掌控眾議院的絕對大熱門,預計將增加30個到40個之間的席位。但2016年的教訓提醒我們,共和黨雖然處於下風,但依然不是沒有可能反敗為勝,以微弱優勢保住多數黨地位。所以,懸念還是要等到6日晚間開票結束之後才能真正揭曉。

(王浩嵐,旅美時政觀察人士)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浩嵐 2018美國中期選舉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