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華建平:暴力陰影下的中期選舉,特朗普點菜,共和黨如何埋單?

整個共和黨此刻也只有跟着特朗普的思路走。沒人會去指出這位總統的問題。因為如果這樣做了,那就是在關鍵時刻分裂共和黨,任何失利的鍋都會被扣上。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市(Pittsburgh)一間猶太教堂上周六(27日)遭到一名反猶太槍手襲擊,造成11死6傷。2018年10月30日,總統特朗普和梅拉尼婭到訪當地,在紀念碑上放置石頭和鮮花。 攝: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市(Pittsburgh)一間猶太教堂上周六(27日)遭到一名反猶太槍手襲擊,造成11死6傷。2018年10月30日,總統特朗普和梅拉尼婭到訪當地,在紀念碑上放置石頭和鮮花。 攝: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距離美國中期選舉僅數日之際,匹茲堡發生針對猶太教堂的槍擊案,造成11人遇難。10 月 30 日,特朗普前往匹茲堡弔唁在襲擊罹難者。隨同前往的有夫人梅拉尼婭(Melania),女兒伊萬卡(Ivanka) 和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白宮邀請了參眾兩院的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和瑞恩(Paul Ryan)共同出席弔唁活動,但兩人都以日程衝突為由拒絕了。白宮也邀請了匹茲堡所在的賓西法尼亞州共和黨參議員圖米(Pat Toomy)。但圖米也以日程衝突為由拒絕了。

更具象徵意義的是,匹茲堡市市長、民主黨人佩杜託(Bill Peduto) 也沒有參加活動。之前佩杜託發信給特朗普,希望他推遲到十一名逝者全都入土為安後再來弔唁,但是被後者拒絕了。

按照官方的說法,特朗普等不起。離中期選舉還有一週之際,特朗普的行程裏安排了十一場競選活動。這個理由應該是真的。在匹茲堡恐襲事件發生後,當天的競選活動依然按計劃照常進行。特朗普在活動中說道:「我們有自己的生活,我們有自己的日程。沒有人能改變它。所以我們來到這裏。讓我們好好享受一下。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會把調門降一些,就一點點,可以麼?」現場的觀眾大聲用「不要」回應。

這潛台詞裏,就是發生恐襲不是我的錯,我當然不會改變,也不能改變。

2018年10月30日,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有集會抗議總統特朗普到訪。

2018年10月30日,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有集會抗議總統特朗普到訪。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特朗普不必直接負責,但絕不是沒有責任的人

的確,不管是此前寄出郵包炸彈的薩約克(Cesar Sayoc),還是在匹茲堡槍殺猶太人的鮑爾斯(Robert Bowers),都是「獨狼」,沒有證據顯示他們的行為是被誰直接煽動的。但同時我們也不能不注意到,讓他們如此一意孤行的理念,和當下的整體輿論環境惡化直接相關。

薩約克是特朗普的忠實信徒,他的郵包炸彈全是寄給民主黨領袖或自由派的知名人士。這無疑是受當下兩黨極化、無底線地相互攻擊的影響。

而鮑爾斯則是一個對特朗普都信不過的白人至上主義者。他相信特朗普和聯邦政府都被猶太人控制,說着安撫白人的話,卻沒有動作。但是同時,他卻也相信在墨西哥的難民車隊正在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危脅,而按照白人至上主義者的邏輯,是猶太人在背後操縱,故意放入非法移民來顛覆美國。所以近日來特朗普和共和黨日益渲染的難民車隊威脅論,極有可能對鮑爾斯的極端行為產生了影響。

當下美國社會的輿論環境,提供了太多的讓這些偏執者自我實現的理由。

當然,這些極端份子也完全可以因為其他由頭而做出這樣的恐怖活動。他們的行為邏輯經過了長期的自我鞏固,眼下需要的只是一些外在誘因。但同時,我們也必須承認,當下美國社會的輿論環境,也提供了太多的讓這些偏執者自我實現的理由。

特朗普不是一個要為具體哪個恐怖活動負責的人,但他絕不是一個沒有責任的人。作為總統,他長期以來的挑釁性言論,是輿論環境惡化的重要推手,其位置也放大了他的一舉一動,這也讓他的反應格外重要。所以在恐襲之後,如果特朗普真的如他所言要美國人團結起來,那自然應該從他開始來努力消除這種極化的輿論環境。就連特朗普的長期支持者、曾短暫擔任過白宮通訊連絡主管的斯卡拉姆齊(Anthony Scaramucci)都表示——「好的領導力要求有人做出第一步。我希望這個人是他(特朗普)」。

但這顯然不是特朗普想要的。他從來就不是一個主動承擔責任的人,就算是當上了總統,也從來沒見他為什麼錯誤或醜聞而表示要承擔責任,推卸和指責反而不少。這一次,特朗普非但沒有顯出任何降低攻擊性的努力,在郵包炸彈事件後,他表示自己的調門還要更高一點。在週六的演講活動中,特朗普雖然一開場表示了會降低調門,但很快就又開始了他的攻擊,把批評自己的人稱為「非常愚蠢的人」。

「我希望你們去投票。假裝我在選票上」

特朗普當然不能降低調門。降低調門就意味着認輸,而「認輸」從不在特朗普的字典裏、更不可能在中期選舉前做出這種舉動。

所以特朗普不僅不會淡化自己已經制造出的難民車隊威脅論的緊張感,還要想方設法加強它。因為「非法移民」這個話題,是他的核心選民非常認同的議題,特朗普也可以利用自己作為總統所掌握的行政手段,來配合自己各種吸引眼球的言論,控制中期選舉前的媒體焦點。

降低調門就意味着認輸,而「認輸」從不在特朗普的字典裏、更不可能在中期選舉前做出這種舉動。

在上週,特朗普政府表示可能會停止難民庇護的申請。週一時,五角大樓表示應國土安全部的要求,會派駐超過 5000名士兵到邊境,遠高於之前估計的800人。到週二,特朗普又說會為難民在各地建「帳篷城」,還要取消移民在美出生子女的公民權。週三時則表示派駐的士兵會有1萬到1.5萬人,同一天晚間,特朗普通過推特直接放出一則廣告,用其中一個殺了警察的非法移民Bracamontes來嚇唬選民說,如果支持民主黨,就會放殺人犯進來。這不啻於赤裸裸地挑起種族和排外情緒。更諷刺的是,記錄顯示,廣告裏這位Bracamontes應該是2001-2002 年間,也就是小布什當政、共和黨控制兩院時非法潛入美國的,怎麼也論不到民主黨背鍋。

時隔兩天,特朗普又吹響反穆斯林的狗哨,他在活動中說:「令人毫不奇怪的是,喬·唐納利(Joe Donnelly,民主黨參議員)這個週末會和巴拉克·侯賽因·奧巴馬一起舉行競選活動」。在提及奧巴馬時,特朗普罕見地特地強調了他的中間名「候賽因」,很顯然是在暗示奧巴馬是個穆斯林,藉以騸動選民的反穆情緒,甚至讓選民想起特朗普曾鼓吹了多年的「奧巴馬海外出生論」。

不難看出,特朗普有節奏地在難民/非法移民問題上做文章,每天推出新的引人注目的言論或政策,不停地節節推高對難民的恐懼。這顯然並非臨時起意,而是有計劃的。

Trump 這是有節奏地在難民/非法移民問題上做文章,每天推出新的引人注目的言論或政策,不停推高對難民的恐懼。圖為2018年11月1日,來自洪都拉斯的移民繼續前往到美國。

Trump 這是有節奏地在難民/非法移民問題上做文章,每天推出新的引人注目的言論或政策,不停推高對難民的恐懼。圖為2018年11月1日,來自洪都拉斯的移民繼續前往到美國。攝:Marvin Recinos/AFP/Getty Images

不過,如果仔細觀察,也會發現特朗普自己並沒有一個特別計劃,而是通過拋出各種聳人聽聞的政策,來摸索最有效地激發自己支持者興奮度的選項。比如公民權的問題,按照特朗普的說法,既不需要修憲也不需要國會,只需要行政令就能完成。但如果真是這樣,中期選舉不管國會兩院結果如何都不會影響這項大業,理論上無法刺激選民出來投票,而特朗普也不用到此時才急急提出。可能正因如此,南卡的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馬上表示,他會推出一個法案來支持這個行政令,也就把競選和這事聯繫在了一起。

除了難民問題,特朗普在其他議題上也在不停地拋出新的主張來試探選民。比如他突然提出給中產階級進一步減税。但是在剛提出時,他曾說這一減税會在中期選舉前完成。一來他顯然沒意識到國會已經放假,中期選舉前什麼都做不了,二來如果真的在中期選舉前完成,那反而不會激勵己方選民,因為投票是為了實現新的目標,而不是慶祝已經完成的目標。所以兩天後,特朗普就改口稱準備把減税改成在中期選舉後推動

中期選舉在特朗普看來已經變得非常重要,他正在不惜手段地把自己的名字和中期選舉掛在一起,以期發動自己的核心支持者出來投票。

但是顯然這是特朗普自己的主意,國會共和黨議員都是一臉不知所以然的樣子。想來這事的「買票」傾向性太過明顯,選民似乎並不買賬,在特朗普把它交給國會相關議員去「研究」一下後,很快就淡出了競選主題。

凡此種種都說明,這次中期選舉在特朗普看來已經變得非常重要,他正在不惜手段地把自己的名字和中期選舉掛在一起,以期發動自己的核心支持者出來投票。事實上早在十月的一次競選活動中,他就直說:「我不在選票上,但我就在選票上。我希望你們去投票。假裝我在選票上。」

誰敢背上分裂黨的罪名?

整個共和黨此刻也只有跟着特朗普的思路走。沒人會去指出這位總統的問題。因為如果這樣做了,那就是在關鍵時刻分裂共和黨,任何失利的鍋都會被扣上。

但是,特朗普在具體如何做上沒有系統的政策,而更多地是既興發揮,通過競選活動來尋找打動選民的點子。而整個共和黨,在此刻也只有跟着特朗普的思路走。沒人會去指出這位總統的問題。因為如果這樣做了,那就是在關鍵時刻分裂共和黨,任何失利的鍋都會被扣上。比如在特朗普提出要取消移民在美出生子女的公民權後,眾議院議長瑞恩就在採訪中表示這不可能,因為憲法不允許。隨後特朗普發了推,直接攻擊瑞恩——

「保羅·瑞恩應該全身心投入在保住多數席位上,而不是在出生公民權上發表意見,這事他根不就不懂!我們的新共和黨多數會搞定它的,填上移民漏洞,保衞邊境!」

特朗普這則推文非常犀利,相當於是直接說了,瑞恩你如果這麼說就得為中期選舉的失利負責,還順道敲打瑞恩指出他馬上要卸任議長,共和黨已經不會聽他的了。

這樣殺雞儆猴,效果可想而之,共和黨那邊現在肯定只能勉力跟上特朗普的步調。最多就像在前文提及「稱忙不出」那樣,選擇客氣地和特朗普保持距離。

從中期選舉的角度來講,特朗普極有可能是對的。離初選不到一週,已經有近20個州的提前投票人數超過了 2014 年的全部提前投票人數,在德州,提前投票已經超過了 2014 年的總投票數。在民主黨全線出動的情況下,共和黨唯有死打核心選民牌,儘可能拉動更多選民出來,才有可能保住中期選舉。

只是,特朗普敢這樣做,說到底還是因為他從來不會為失敗承擔責任。如果中期選舉共和黨保住了眾議院,那特朗普就肯定會攬下全部戰功,成為競選天才;而如果輸了,那就真不知道誰來背鍋了。

(華建平,自由撰稿人,美國時政觀察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華建平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