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圖片故事

影像:逃離謀殺之都——洪都拉斯人的千里長征

在30餘度的高溫下,展開逾2000公里長征;每天步行30多公里,冒險往北走,為的就是一個能生活安穩的機會。


2018年10月19日,墨西哥伊達爾戈的邊防口岸,一對母子被防暴警察包圍,神色慌張。 攝:Moises Castillo/AP
2018年10月19日,墨西哥伊達爾戈的邊防口岸,一對母子被防暴警察包圍,神色慌張。 攝:Moises Castillo/AP

160名洪都拉斯人於10月12日由聖佩德羅蘇拉(San Pedro Sula)出發,以美墨邊境為目標,展開逾2,000公里的長征,決心逃離這個「世界謀殺之都」。起初只有百多人的小隊,逐漸變為數千人的大隊伍,截止10月27日,墨西哥政府估算人數以達3,600人,聯合國難民署更推算總人數為7,000人,包括2,300名小孩。國際媒體將之稱為「移民馬幫」(The Migrant Caravan,又稱「移民大篷車」)。

「我收到一封寄到我家的信,信中警告我不能再留在這裏,叫我一定要離開此處,否則他們會把我殺掉。」21歲護士Keilin Umana向美聯社記者透露。她懷著兩個月身孕,這次隨著「馬幫」逃走,是為了保護肚子裏的小生命。

有人為了脫貧、有人為了保護家人、也有人拒絕販毒、亦有人因為特朗普收緊移民政策而被驅逐出境,現在想重回美國家園的。生於洪都拉斯,隨後跟著母親移民到美國的20歲青年Ramon Izaguirre用一口流利英語告訴洛杉磯時報記者,他很想念他阿利桑那州家裏的電視遊戲機,很想再次吃到水牛城雞翼。在30度的高溫下,每天步行30多公里,冒險往北走,為的就是一個能生活安穩的機會。

2018年10月15日,移民大隊經過洪都拉斯城市奧科特佩克時,人數以由當初的160人壯大十倍至1,600人。
2018年10月15日,移民大隊經過洪都拉斯城市奧科特佩克時,人數以由當初的160人壯大十倍至1,600人。攝:Moises Castillo/AP
2018年10月19日,移民大隊剛從危地馬拉邊境突圍,向著接壤墨西哥的國際邊境橋奔跑。
2018年10月19日,移民大隊剛從危地馬拉邊境突圍,向著接壤墨西哥的國際邊境橋奔跑。攝:Pedro Pardo/AFP/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19日,墨西哥關閉來往危地馬拉的邊境橋,以致橋上擁擠著大批移民,其中有人選擇跳橋由水路前往墨西哥。
2018年10月19日,墨西哥關閉來往危地馬拉的邊境橋,以致橋上擁擠著大批移民,其中有人選擇跳橋由水路前往墨西哥。攝:Oliver de Ros/AP
2018年10月22日,過了橋的人用周邊被棄置的物料搭建臨時木筏,承載跳河前往墨西哥的移民。
2018年10月22日,過了橋的人用周邊被棄置的物料搭建臨時木筏,承載跳河前往墨西哥的移民。攝:Esteban Biba/EPA
2018年10月23日,墨西哥南部邊境恰帕斯州,一名難民在教堂內祈禱。
2018年10月23日,墨西哥南部邊境恰帕斯州,一名難民在教堂內祈禱。攝:Alejandro Cegarra/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22日,在橫跨墨西哥恰帕斯州期間,一名洪都拉斯移民從貨車上墮下死亡,墨西哥警方到場處理善後工作。
2018年10月22日,在橫跨墨西哥恰帕斯州期間,一名洪都拉斯移民從貨車上墮下死亡,墨西哥警方到場處理善後工作。攝:Benjamin Alfaro/AFP/Getty Images

「馬幫」之所以日漸壯大,全因路途凶險,以團結作抵禦。

美墨兩國近年加強邊境管制,加上當地的犯罪集團會趁機混水摸魚,向移民施暴、性侵,更會以移民潮作掩飾進行販毒。「馬幫」為了抵抗重重障礙,唯有團結、以人數取勝,大規模的移民隊伍橫越廣大的荒涼之地,無論是邊境執法人員或黑幫都不能破壞長征隊伍。其他本來不屬於「馬幫」的移民亦意識到這點,沿途陸續加入。據半島電視台報道,洪都拉斯鄰國薩爾瓦多近日亦組成約200人的「馬幫」,在週日早上啟程前往美墨邊境。

而在美國,將面臨中期選舉挑戰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在Twitter不遺餘力地發文,稱「該移民潮中混雜著罪犯與不知名的中東人」,更稱移民潮是由民主黨間接做就而成,以事件作為政治籌碼,借機攻擊民主黨選情,唯未能就任何指控提供證據。特朗普也威脅墨西哥政府制止移民潮北移,否則會把美墨邊境全面關閉,又威脅切斷對洪都拉斯、危地馬拉、薩爾瓦多三國的援助。據美國有線新聞網路報導,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計劃最快於週四簽署命令,派逾5,200兵力鎮守南部邊境。

特朗普在週二(30日)接受 Axios 專訪時表示,他計劃簽署一項行政命令,取消在美國出生的非美國公民及非法移民子女自動獲得美國公民身份的「出生公民權」。有資深律師指這項行政命令違憲,將會面臨絕大挑戰。

文:端傳媒記者 Stanley Leung

2018年10月19日,危地馬拉邊境城鎮Tecun Uman,數千名洪都拉斯移民嘗試翻越鐵閘,往墨西哥進發。

2018年10月19日,危地馬拉邊境城鎮Tecun Uman,數千名洪都拉斯移民嘗試翻越鐵閘,往墨西哥進發。攝:Oliver de Ros/AP

2018年10月27日,洪都拉斯移民大隊正準備離開墨西哥南部城市阿里亞加。

2018年10月27日,洪都拉斯移民大隊正準備離開墨西哥南部城市阿里亞加。攝:Guillermo Arias/AFP/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18日,危地馬拉城市馬薩特南戈,數名洪都拉斯移民坐在小卡車上,前往墨西哥邊境。

2018年10月18日,危地馬拉城市馬薩特南戈,數名洪都拉斯移民坐在小卡車上,前往墨西哥邊境。攝:Oliver de Ros/AP

2018年10月25日,洪都拉斯移民大隊抵達墨西哥恰帕斯州後,晚上在皮希希亞潘市內的廣場休息。

2018年10月25日,洪都拉斯移民大隊抵達墨西哥恰帕斯州後,晚上在皮希希亞潘市內的廣場休息。攝:Guillermo Arias/AFP/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28日,洪都拉斯移民Cesar Reynieri在墨西哥的Novillero河裏洗澡,他胸口紋上了一隻白頭鷹。

2018年10月28日,洪都拉斯移民Cesar Reynieri在墨西哥的Novillero河裏洗澡,他胸口紋上了一隻白頭鷹。攝:Rodrigo Abd/AP

2018年10月26日,洪都拉斯移民大隊抵達墨西哥恰帕斯州,在城市阿里亞加短暫停留,休息洗澡。

2018年10月26日,洪都拉斯移民大隊抵達墨西哥恰帕斯州,在城市阿里亞加短暫停留,休息洗澡。攝:Guillermo Arias/AFP/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26日,移民大隊每天步行約30公里,腳底難免會有損傷或起水泡,墨西哥紅十字會義工到大隊於阿里亞加休息的地方為他們處理傷口。

2018年10月26日,移民大隊每天步行約30公里,腳底難免會有損傷或起水泡,墨西哥紅十字會義工到大隊於阿里亞加休息的地方為他們處理傷口。攝:Rebecca Blackwell/AP

2018年10月21日,移民大隊在危地馬拉邊境城鎮Tecun Uman等候越過國際邊境橋到墨西哥。

2018年10月21日,移民大隊在危地馬拉邊境城鎮Tecun Uman等候越過國際邊境橋到墨西哥。攝:Orlando Sierra/AFP/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19日,移民大隊在分隔危地馬拉與墨西哥的蘇恰特河上的邊境橋,等候墨西哥方面開閘過橋。墨西哥當局早前把這條來往危地馬拉的通道關閉。

2018年10月19日,移民大隊在分隔危地馬拉與墨西哥的蘇恰特河上的邊境橋,等候墨西哥方面開閘過橋。墨西哥當局早前把這條來往危地馬拉的通道關閉。攝:Oliver de Ros/AP

2018年10月24日,有移民大隊成員在危地馬拉首都東北面的一家棄置了的溫泉酒店附近休息。

2018年10月24日,有移民大隊成員在危地馬拉首都東北面的一家棄置了的溫泉酒店附近休息。攝:Oliver de Ros/AP

2018年10月24日,休息期間,有人拿出一副印有美國國旗的啤牌來打發時間。

2018年10月24日,休息期間,有人拿出一副印有美國國旗的啤牌來打發時間。攝:Orlando Estrada/AFP/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22日,移民大隊正橫越墨西哥恰帕斯州,到塔帕丘拉鎮時在路旁坐下休息。

2018年10月22日,移民大隊正橫越墨西哥恰帕斯州,到塔帕丘拉鎮時在路旁坐下休息。攝:Alejandro Cegarra/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25日,兩名洪都拉斯移民在墨西哥恰帕斯州城鎮Mapastepec的一條公路上,跳上了一輛往北行的貨車車尾。

2018年10月25日,兩名洪都拉斯移民在墨西哥恰帕斯州城鎮Mapastepec的一條公路上,跳上了一輛往北行的貨車車尾。攝:Pedro Pardo/AFP/Getty Images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