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半游牧人生:一對父女檔外交官的家事和國事

在中華民國邦交國愈來愈少的年代裏,這對父女為何先後站上了外交戰場?


黃子綪進入外交部服務已滿一年。 攝:陳焯煇/端傳媒
黃子綪進入外交部服務已滿一年。 攝:陳焯煇/端傳媒

【編者按】:1979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高中生黃峻昇決定報考政治系,走上外交官一途;2017年,黃子綪通過外交特考,展開外交生涯。台灣外交空間因兩岸對峙而一路艱辛,今年台灣邦交國更下滑至17國的新低紀錄。外交戰場頻受打擊,身在第一線的外交人員如何看待挑戰,以及這職業的箇中辛酸?從家裏到天下,我們和這對父女聊了聊。

到訪「駐印尼台北經濟代表處」的這天是週五,外交部參事黃峻昇穿著印有鮮豔圖騰的Batik(編按:Batik為印尼蠟染國服、正式服裝;當地每週五為「國服日」)接待參訪團,結束後從雅加達塞爆的車陣裏趕回代表處。亞運會期剛結束,來自台灣的中華代表團拿到17面金牌,創史上最佳成績;照理說負責辦理亞運業務的印尼代表處這時應該能喘口氣,但整個辦公室不見有人休養生息,台灣駐印尼代表陳忠亦匆匆忙進忙出。

黃峻昇是資深外交官,同時也是新科外交官的家屬——他的女兒黃子綪同一時間正在台北外交部裏,和同期同學剛熬過第一年外交官生涯。外交部一貫的傳統是剛進部裏的新人負責最瑣碎的基層雜務,包括基本的寫電報公文、核銷等行政庶務,以及帶團、傳譯、撰寫報告等任務。

我們在亞運前夕訪問黃子綪和同學們,如何看待剛開始的外交職涯?一人笑答:「沒有長官授權,不能回答,」眾人鬧成一團,一人答腔:「爸媽問我,是不是剩下18個(編者按:中華民國目前邦交國數為17個)國家可以派?」一旁的同學悠悠附和:「對,我也被問:『你才考進去耶,斷交那麼多(國家),你的工作量應該變少了齁?』」

這批外交新兵眼見邦交國猶如骨牌般倒下,媒體天天嚷著「雪崩式斷交」了,友邦數字一再探底,同儕裏頭不只一人問過黃子綪:不沮喪嗎?怎麼看起來好像都沒事一樣?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