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聶可:衝進世界盃的Pussy riot,以「破壞」開始,未以「破壞」結束

我們可以看到Pussy Riot身上的矛盾:他們的行動是「龐克」的,但他們的理念並不完全是。他們是以龐克的破壞主義的方式展開實踐,但他們的目標卻不是徹底地「打破常規」。


7月15日,世界盃決賽,法國隊和克羅地亞隊激戰正酣。比賽進行到第52分鐘,場上突然衝進4名觀眾,高舉雙手穿梭在球員之中,主裁判只能叫停比賽。著名的俄羅斯龐克樂隊Pussy Riot聲稱對此事負責,並將其當代藝術創作命名為「警察進入比賽」(Policeman enters the Game)。 攝:DPA via Imagine China
7月15日,世界盃決賽,法國隊和克羅地亞隊激戰正酣。比賽進行到第52分鐘,場上突然衝進4名觀眾,高舉雙手穿梭在球員之中,主裁判只能叫停比賽。著名的俄羅斯龐克樂隊Pussy Riot聲稱對此事負責,並將其當代藝術創作命名為「警察進入比賽」(Policeman enters the Game)。 攝:DPA via Imagine China

7月15日,世界盃決賽,法國隊和克羅地亞隊激戰正酣。比賽進行到第52分鐘,1:2落後的克羅地亞人在後場準備組織反擊,場上突然衝進4名觀眾,高舉雙手穿梭在球員之中,主裁判只能叫停比賽。心急的克羅地亞後衞洛夫雲(Dejan Lovren,洛夫倫)一把將跑過面前的男子推倒在地,而法國前鋒麥巴比(Kylian Mbappé Lottin,姆巴佩)則似乎很滿意這一意外事件帶來的延時效果——當其中一名女子跑到他面前時,年輕的法國人伸出雙手和她來了一個擊掌。場上的球員似乎並沒有意識到,這些人和以往那些瘋狂的球迷有什麼不同。

眼尖的觀眾可能已經發覺,這些人身穿的是老款的俄羅斯警察制服。在現場觀戰的普京(普丁)眼皮底下發生這樣的事情,決不是一般的安保事件。果然,比賽結束不久,著名的俄羅斯龐克(朋克)樂隊Pussy Riot聲稱對此事負責。這個以反普京、反威權政治、宣揚女性主義而出名的藝術團體將這一事件本身看作一次當代藝術創作,並將其命名為「警察進入比賽」(Policeman enters the Game)。她們聲稱,這次藝術創作是為了再次喚醒大眾對於俄羅斯政治壓迫的認識,並提出了釋放政治犯、停止在集會上抓捕民眾、允許公平的政治競爭等訴求。

闖入世界盃,並不是她們心血來潮的政治活動。2012年,Pussy Riot闖入了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進行「龐克祈禱」,在神壇上高唱「狗屎」、「趕走普京」。這也不是她們第一次「攪亂」體育大賽:2014年的索契冬奧會,她們在索契港口表演原創的諷刺歌曲「普京會教你如何愛」(Putin will teach you how to love),之後被警察帶走。她們創作的「警察國家」(Police State)、「直接從陰道出來」(Straight Outta Vagina)、「讓美國變得更好」(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等歌曲在Youtube上擁有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點擊量。因此,當Pussy Riot聲稱對闖入世界盃事件負責,似乎一切都說得通了。

然而,儘管Pussy Riot一直以「龐克樂隊」示人,但這一身份着實要打一個問號。她們和俄羅斯龐克音樂圈幾乎沒有任何來往,對行為藝術似乎比對龐克音樂更為熱衷,她們的音樂甚至也不完全是龐克音樂——有的七拼八湊沒有明顯龐克特徵、有的粗製濫造甚至不叫音樂。在許多批評家看來,她們更像是披着龐克樂隊外皮的政治活動家。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聶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