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殤 廣場

張凱律師:原來,世界很美好

我決定,140萬全部用於中國的法治建設。為打不起官司的人支付律師費、支持法律研究項目。


一篇只存在了17個小時的文章,得到140萬稿費,這大概是我所知道歷史上最貴的一篇文章。之所以說它貴,不僅僅因為大家喜歡文章本身,還包括對我以往所付出一切努力的認可,以及對於未來的盼望。 攝:Jeff Hutchens/Getty Images
一篇只存在了17個小時的文章,得到140萬稿費,這大概是我所知道歷史上最貴的一篇文章。之所以說它貴,不僅僅因為大家喜歡文章本身,還包括對我以往所付出一切努力的認可,以及對於未來的盼望。 攝:Jeff Hutchens/Getty Images

【編者按】2018年7月23日,張凱律師在個人微信公眾號發文《都在一條船上》,談論劣質疫苗問題。文章在17個小時內獲得上千萬點擊量,以及令人震驚的打賞——共計140萬元人民幣。這篇文章旋即被刪除,張凱公眾號亦被封。張凱希望能在端傳媒重新發表自己的文章,這是第二篇《原來世界很美好》,張凱介紹了自己要用這140萬幫助中國的法治建設。下週,端傳媒還會推出一篇對張凱的報導。點擊這裏查看第一篇《都在一條船上》。

張凱,男,北京億嘉律師事務所律師,曾代理山西毒疫苗案、三聚氰胺毒奶粉案、蕭山教案(浙江蕭山強拆教堂、逮捕教會領袖)等,2015年8月,在「709大抓捕」中因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被羈押。 2016年,公安以取保侯審釋放張凱。 2017年,張凱再次取保。

以下是《原來,世界很美好》全文:

當我陷入了人生困境和對中國法治幾盡絕望的時候,我開始動筆公眾號文章。我喜歡寫文章,正如我喜歡做律師一樣。

在做這兩件事的時候,我可以全神貫注,投入忘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寫公眾號文章的人,往往會有個小目標,寫出十萬➕的文章,這如同讀書時候考試,得了一百分一樣的榮耀。

我的文章主要是時事和電影評論。

疫苗事件一發生,有人就在後台留言,希望我寫文章。雖然我正式寫公號僅僅只有幾個月,卻有了一些忠實的粉絲,他們篇篇閲讀,篇篇打賞,篇篇期待。

7月22日下午,開始撰文:《我們都在一條船上》,直到凌晨6點才算定稿。睡了兩個小時候後開始發文,但是,審核一直不通過。

據說:有機器自動審核敏感詞。如果出現敏感詞,就無法通過。之後,我一共修改十二遍,也發了十二遍。但依然無法通過審核。

公眾號有個輸入關鍵詞、彈出文章的功能。很多公眾號運營都在使用這個功能,我最早知道這個功能是在邏輯思維的公眾號裏,羅先生會每天通報當天的關鍵詞。

《我們都在一條船上》這篇文章,最後是通過這樣的方式發出去了。

我的小目標依然是文章點擊量十萬➕。然而,誰都沒有想到,此文最後成了千萬➕。

上帝給我們的總是超過我們所思所想。

有人告訴我:「幾乎每個群都在轉發和討論我的文章」,

還有人告訴我:「她的媽媽都在轉這篇文章,這是她和她媽媽第一次達成的共識。」

我看到:我的朋友圈裏不僅僅知識分子在討論,甚至養魚的、賣菜的都在轉發。 後台留言迅速幾萬條。我看着後台留言,感動的流淚了。有人從博客時代就關注我,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我做過的事,他們比我自己都記的清晰。

可惜的是:17個小時候後,我的公眾號被銷號了。

這件事更讓我吃驚的是:文章打賞。

寫公眾號的人一般會有兩種讚賞模式:第一種是使用公眾號的讚賞標,第二種是貼出收付款二維碼。我使用第二種,因為文章常常被刪。

有人說:這篇文章我得到了30萬,有人說100萬。

實際都沒猜對,從7月23日晚上到24日中午。我一共得到的是大約140萬。

一篇只存在了17個小時的文章,得到140萬稿費,這大概是我所知道歷史上最貴的一篇文章。

之所以說它貴,不僅僅因為大家喜歡文章本身,還包括對我以往所付出一切努力的認可,以及對於未來的盼望。

這錢,如此沉重,遠遠超過了它本身的價值。

聖經的金錢觀認為:我們並不是金錢的所有者,而是財產的管理者。

所以,我知道:這筆錢是大家拿來讓我管理的。

我做律師的時候常常有一種困境,很多的案子自己想做,卻沒有費用。很多的當事人希望打官司卻找不到好律師。

我雖然援助過很多法律個案,但依靠個人的道德,實在無法維繫太久。

這筆錢,大概用在這裏最好。

所以,我決定,這筆錢全部用於中國的法治建設。成立:「有責法治建設基金」。

因為我們都在一條船上,所以,國家興亡,人人有責。

而且,不僅僅是140萬,我會努力賺錢,爭取年底之前,一共投入200萬。

對該費用的使用,我初步如此決定:

1、這筆錢用於法律援助項目,無力支付律師費的人可以申請。我會和我信任的律師事務所簽署合作協議,我為打不起官司的人支付律師費。

2、該筆費用用於法律研究項目,支持群體主要是學者、作家、研究人員。

3、這筆錢使用完之前,每年年底,進行財務審計,向社會公開。

後面我會做這樣幾件事:

1、我會和騰訊公司溝通,打開我的公眾號,並且可以正常提取這筆款項。

2、我和我的小夥伴商量,制定並出台實施細則,任何人可以根據細則,申請使用。

3、儘快恢復執業,努力賺錢。

謝謝大家的支持,上帝祝福中國。

張凱律師於7月26日上午九點記錄

中國大陸 長春長生疫苗事件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