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圖片故事

澳門逸園賽狗場結業,600隻格力犬的終點在哪兒?

有84年歷史的澳門逸園賽狗場走入歷史,其中的格力犬,生命中長期只剩下體能訓練和奔跑,離開桂冠之地之後,牠們將迎來怎樣的未來?


2018年6月30日的晚上,澳門逸園賽狗場最後一個賽狗日,賽狗迷紛紛來到「逸園」,格力犬賣力疾跑,賽狗迷落力打氣,氣氛比平常熱鬧不少。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8年6月30日的晚上,澳門逸園賽狗場最後一個賽狗日,賽狗迷紛紛來到「逸園」,格力犬賣力疾跑,賽狗迷落力打氣,氣氛比平常熱鬧不少。 攝:林振東/端傳媒

幽藍的霓虹燈閃爍著格力犬的身影,閘門一開,6隻格力犬撒腿狂奔。2018年6月30日的夜晚,有84年歷史的澳門逸園賽狗場即將告別歷史,最後一場賽事中,格力犬依舊賣力疾跑,一夜落幕,看客歸去,賽事終結,這600多隻退役的賽犬將何去何從?

澳門逸園賽狗場早在1931年啟用,最初獲得不少市民支持,五年後因為經營困難而停辦,政府隨後收回土地。直到上世紀60年代初,有人申請復辦、專營權幾經轉手後,逸園重新營業。當時澳門的賽狗業紅極一時,逸園熙來攘往,直至80年代始漸趨式微。對賽狗業的批評之聲也越發響亮,澳門愛護動物協會指出,狗場每月舉辦超過90場賽事,而被評定為無法贏得比賽的格力犬會遭人道毀滅。目前,逸園是亞洲最後一個合法賽狗場。澳門政府決定要於2018年7月21日收回狗場土地,為賽狗歷史劃上句號。遷離原地,意味著600多隻賽犬也要另覓出路,於是早在遷出前一個多月,逸園與民間動物保護團體、澳門民政總署合辦「領養同樂日」,讓大眾可以領養這些格力犬,免於流離失所或人道毀滅。這不僅吸引了不少澳門市民前往,亦有很多香港市民專程赴澳,希望領養牠們。

作為獵犬的一種,格力犬跑動速度可達時速72公里,是奔跑速度僅次於獵豹的哺乳動物,牠們在狗場上用速度稱霸賽場,贏盡掌聲,但這亦意味著,牠們生命中幾乎只剩下體能訓練和奔跑。離開桂冠之地,牠們將以不同的方式與人類相處,這些嚴重缺乏社會化訓練的格力犬,即使覓得新家,要適應的路仍然很長。儘管目前澳門政府已承諾不會對其進行人道毀滅,但未來之於牠們,仍是艱難的漫漫長路。

逸園賽狗場於80年代始漸趨式微,平常的比賽日,看台觀眾不多。
逸園賽狗場於80年代始漸趨式微,平常的比賽日,看台觀眾不多。攝:林振東/端傳媒
格力犬四肢修長強壯,但天生溫馴,是適合作為寵物的狗種。
格力犬四肢修長強壯,但天生溫馴,是適合作為寵物的狗種。攝:林振東/端傳媒
賽狗場內的投注區,懷舊的海報和發黃的牆,還有不再運作的櫃檯。
賽狗場內的投注區,懷舊的海報和發黃的牆,還有不再運作的櫃檯。攝:林振東/端傳媒
賽狗上場前會例行磅重,再由狗伕牽著,在沙圈亮相。
賽狗上場前會例行磅重,再由狗伕牽著,在沙圈亮相。攝:林振東/端傳媒
1930年啟用的澳門逸園賽狗場,幾經停業轉手,終於也要在今年七月搬離原址。
1930年啟用的澳門逸園賽狗場,幾經停業轉手,終於也要在今年七月搬離原址。攝:林振東/端傳媒
逸園賽狗場內的賽狗迷,有不少中年男士或長者,年青人只有寥寥數人。
逸園賽狗場內的賽狗迷,有不少中年男士或長者,年青人只有寥寥數人。攝:林振東/端傳媒
作為陸上速度僅次於獵豹的哺乳類動物,格力犬四肢修長強壯,半分鐘就跑完一場賽場。
作為陸上速度僅次於獵豹的哺乳類動物,格力犬四肢修長強壯,半分鐘就跑完一場賽場。攝:林振東/端傳媒
每場賽事完結後,屏幕上都會有賽事重溫及衝線的截圖播放。
每場賽事完結後,屏幕上都會有賽事重溫及衝線的截圖播放。攝:林振東/端傳媒
賽狗迷在餐廳近距離觀賞賽狗,為心儀的狗隻投注。
賽狗迷在餐廳近距離觀賞賽狗,為心儀的狗隻投注。攝:林振東/端傳媒
每一場賽事結束後,獲勝的賽狗都會跟狗主合照。
每一場賽事結束後,獲勝的賽狗都會跟狗主合照。攝:林振東/端傳媒
澳門逸園狗場的大門,閃爍的霓虹燈。
澳門逸園狗場的大門,閃爍的霓虹燈。攝:林振東/端傳媒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