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Up 特約企劃

美,沒有限時 : 古典宮廷舞的現代感應

這次,香港舞蹈團演的不是一個故事,而是透過《踏歌行》及《大美不言.踏歌行》呈現歷代盛世皇朝的宮廷舞蹈,訴說五千年文明之旅,透過歷代的碎片,重現「美麗」的傳說。當你發覺自己懂得欣賞這種美,其實代表原來你讀懂了古代的智慧文明。


 《群伎獻藝》圖:香港舞蹈團|攝:S2 Production
《群伎獻藝》圖:香港舞蹈團|攝:S2 Production

中國古典舞的美,在於一舉手,一投足,可能是舞者的嫣然一笑,可能是巾幗英雄的英姿,又或是古代文人獨有的傲骨。繼2016年首演叫好叫座,今年6月,香港舞蹈團再次為觀眾帶來《踏歌行》,以及跟北京舞蹈學院合演的《大美不言.踏歌行》,擷取盛世之中最華美、最高技巧的宮廷舞蹈精華,呈現最動人最精緻的文化意涵。

《踏歌》圖:香港舞蹈團|攝:S2 Production

從踏歌到《踏歌》

踏歌,本泛指古代的一種群舞的形式,在不少民族都會出現。舞者隨音樂舞曲起舞,上身動作變化不大,反而着重腳下的動作。而現代非常受歡迎的中國舞《踏歌》是由北京舞蹈學院孫穎教授根據他對漢唐古舞的深入研究而重新編製而成。《踏歌》除了重現盛世中的歡欣,舞者拉手而歌,舞蹈配上奏樂、詩詞,無疑是一種視聽上的享受;當中卻蘊含不為人知的智慧:編導將漢代的「翹袖」、唐代的「抛袖」、宋代的「打袖」和清代的「搭袖」兼融並用,加上斂肩、含頦、掩臂、松膝、擰腰、傾胯等形態,創出別樹一格的《踏歌》,成為舞台表演節目中非常受歡迎的一套舞蹈,2016年聯合國發行之「世界舞蹈日」郵票都以《踏歌》為主體素材,今次《大美不言.踏歌行》及《踏歌行》中都同被選演。

觀眾或許會覺得《踏歌行》裏每個細節如舞姿、舞衣、舞台、舞者都很美。「雖然是中國歷代的舞蹈,但情感上跟現代的我們是互通的。動作只是心靈的外化,所以我們跳的我們看到的,是當時舞者的情感,而情感是不分世代而相通的。」這是一個跨越時代及媒界的溝通,而且是互動的,古代編舞者把生活靈感融入舞蹈,反映當朝文化,再由當代的舞者演出,亦需要觀眾願意將自己融入相應的時、地、人,沉浸在當刻的感受,整個演出才得以完整。

香港舞蹈團駐團導師謝茵|攝:陳焯煇

內化情感:音樂、舞蹈與舞者的溝通

作為是次表演的藝術統籌,謝茵亦花了不少時間去嘗試讀懂當中「美」的元素,可能是一拂袖、一點頭,但正正是那一下的手、眼、神的配合,就正好代表當時社會對女性的印象。「整套舞蹈表演是孫穎老師根據多年的研究編製而成,上至舞姿、道具,下至每位舞者的神態、表情、每一下動作的幅度,所有元素配合,才能夠呈現孫穎老師對古代人的謙恭之美的印象。」

話雖如此,謝茵卻一再強調「我們是重現歷史,卻不是要帶大家回到過去;不是複製歷史,而是將其活化。」《踏歌》跳出女士跟朋友外出的歡欣、唱出對情郎的愛意;《小破陣樂》跳出女英雄穿起戰袍而舞動的英姿;《楚腰》則是當時秦王楚地女性對纖腰的追求以及「娛神」的神秘姿態。「當我們覺得古典舞很美,就要讀懂到底『美』在哪?我們又可否將其提升之餘又提升自己?」謝茵認為首先不要覺得古代就一定是「古董」,歷史是活的,博物館雖然是了解歷史的重要一環,但透過舞蹈重現的歷史,比較有情感,比較有血有肉,有笑有淚。「舞蹈是表達情感的一種溝通,首先我們舞者都要先了解這種情感,再去尋找這種『美』。這種古人的謙遜可能本已存在在我們的基因,亦可能要時間消化。」謝茵亦認同,是次表演對舞者是有挑戰性的,不只在技巧或體能上(例如以上的《小破陣樂》就要求舞者連續翻騰十多下),而是心靈上的挑戰。「要現代人明白當時的文化及情感是不容易的,我們要求演員安靜下來,先去內化情感,感受音樂及舞蹈跟自己身體的關係;再下一步的呈現及表達其實很依賴演員本身的涵養。」

《楚腰》圖:香港舞蹈團|攝:S2 Production

從舞蹈中看出中國傳統智慧

《大美不言.踏歌行》和《踏歌行》的節目都經過北京舞蹈學院細心精研挑選,前者更由北舞舞者親臨演繹,在形式上無疑是視覺、聽覺、感覺的極致享受,觀眾覺得值得欣賞,除了在情感上接通,其實亦要明白古人的審美觀及價值觀,才會真正覺得美。以《楚腰》為例,大家首先要明白當時秦王以至全國上下對纖腰的着迷,亦要知道當地盛行的巫術風氣,才會明白舞者揮着頭上的翎子,既娛人也娛神。「兩套節目其實是對香港舞蹈團我們自己的一個眼界大開的經驗。在舞姿上讓我們重新審視『美』。整套舞蹈強調『自然』,動作跟其他舞種、甚至跟其他中國舞都有所不同,所以看上去很順眼的。身體順着上一個姿態繼續延伸,不像以往我們執着體態上的誇張變化,是一種回歸純粹、回歸自然的美感。」為此,謝茵表示自己及一眾演出的舞者都花了很長時間適應。但問題來了,為何今天的我們反而會「不習慣」這種自然而要重新適應?這也帶給天天用身體感應、表達的舞者的一大反思。

「從舞姿中亦可看得出古人對天圓地方的智慧。西方的舞蹈是向上發展的,例如芭蕾舞就是一個好例子;但中國舞,尤其是這套舞蹈表演,動作是圓渾圓滿的,身體隨舞步打開,跟地連結接合,很少會突然像跳芭蕾舞一樣跳起。」跟中國的建築一樣,同樣是天圓地方,天要被看見、被尊敬,所以文化是互通的。不論是建築還是舞蹈,明明看似互不相通,其實同樣蘊含古人的文明與智慧。

《小破陣樂》排練照 攝:陳焯煇

五千年來,改朝換代,自秦王一統天下開始,歷盡多次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文化尚存,美的基因仍在,這次香港舞蹈團的《大美不言.踏歌行》及《踏歌行》正正以舞動姿態、舞台呈現讓大家以現代角度重新體驗歷史,心感互通那細水長流的美之不同形相。

《挽扇仕女》圖:香港舞蹈團|攝:S2 Production

香港舞蹈團 X 北京舞蹈學院

中國古典樂舞精品《大美不言.踏歌行》

日期:2018年6月2-3日

地點:沙田大會堂演奏廳

漢唐宮廷舞集《踏歌行》

日期:2018年6-10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