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天真者死有餘辜

總而言之,她怎麼做都有漏洞,怎麼做也無法做到完善。因為事情不論如何發展,都有無形的手在做功,除非人人都能看清這隻手的存在,否則這世事當會永遠荒唐下去,普通人永遠撕咬普通人不夠聰明。


這個女生臨別前給同學寫了明信片:「對不起,我們只是一群愛談政治說空話的人;今天竟要以如此的告別,活生生地面對這個制度的不公。」 圖為《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紀念明信片。 攝:Imagine China
這個女生臨別前給同學寫了明信片:「對不起,我們只是一群愛談政治說空話的人;今天竟要以如此的告別,活生生地面對這個制度的不公。」 圖為《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紀念明信片。 攝:Imagine China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白紙黑字舊賬翻出來,牽扯到的不僅是遼寧省省會瀋陽,很有可能還有河北省省會石家莊,江蘇省省會南京,美國首都華盛頓,以及英國首都倫敦。可能因為這一份文件,全球都覆滅了——而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天真的女生。

最近事情出了很多,大家都迫不及待評論一下。評論內容大概就是拿着北大120週年的校慶,調侃這生日過得堪比慈禧祝壽,又或者輔導員冒天下之大不韙半夜約人,勇氣與行動力俱佳。你知道的,要是普通高校男生半夜闖進女生宿舍,揪着心愛的女生脖頸向她表達愛意,第二天準要上報紙頭條。被當成失心瘋抓起來。但輔導員除去有性別優勢以外,還有權威上的優勢。所以半夜三更衝進宿舍,把人家從床上一把薅起來,還可以為自己辯白:這都是為了保護你們,為你好的。我覺得這一片苦心真是太難得了,但如果有人真敢半夜一點叫我起床,我定然不願意。親爸親媽也得拼個魚死網破——哪有愛人護人偏趕在夜裏一點的。這女生宿舍又不是青樓,搞哪門子突襲檢查呢。

事大概也就是那麼一件事,大家都說,我就不前情提要了。我今天沒憋住寫這個東西,其實是要把這個女生批判一番。從來我們都說罪大惡極者死有餘辜,但實際上我覺得不是罪大惡極者,而是天真者才是死有餘辜。而這個女生樣樣都好,偏有一點罪大惡極的:太天真。

能做出這種事的人肯定是有天真熱切之處的。所以很多人批評她時,都喜歡一人給一棍子,大概就是校方這麼做愚蠢,你做人太天真更是蠢。好比說父母說了我們家向來奉行民主自由開放,這三個詞擺出來,大概意思就是:我不會每天看着你寫作業。並不是說你要把這個精神用在社會實踐上。若你這個實踐出了家門,中國家庭基本上沒一個承受得了的。小老百姓兢兢業業,少有人敢求給社會做貢獻,社會不上趕着把自己「貢獻」出去已是天大的福分了,還要去給社會做貢獻?不過這問題可不能直接反問出去。這社會生存的一級準則,即你嘴上務必把自己奉獻出去,但行為上務必和他人保持良好的距離和關係。如此天下大同於嘴,旁人看來個個喜樂安康。聰明人都是這樣做的。時不時的再發張照片,以做生活幸福之物證——須知自拍就是時代最好的宣言,因為鏡頭裏除了我自己,是沒有別人的。

除了我自己,是沒有別人的。這裏可以引出那個女生第二大令人不齒,不屑,不願與之為伍之處——把別人排在自己前面。女生為此寫過一篇文章,大概是說自己生下來就在北京,一路順風順水上了北京本地最好的大學,又藉着這個平台拿了最好的資源。她覺得自己這一路不知踩着多少人的屍體上來,才拿到這樣一個社會精英的位置,覺得很慚愧。說到這裏,大家可以再去翻翻她公眾號,裏面有一篇文章叫做《因為她沒有北京戶口》,講自己班上一個非常優秀的同學,模擬考試成績都在清北線以上,因為沒有北京戶口而被迫回了河北高考的故事。我作為一個河北考生,看到這裏汗毛都立了起來——因為我高考前夕都是反着來的,是送自己同學一個一個的滾出河北的省界線。大家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能去天津北京的,自然就往直轄市出發。直轄市去不了的,回東北三省,北上到內蒙古,甚至於南下到四川的都有。總而言之祖國萬里河山,只要是不在河北這一畝三分地高考,就是戰略上的極大勝利。而這位同學,要在距離高考149天的時候去河北高考,這勇氣跟搞自殺式襲擊有一拼了。雖然最後結局是好的,她憑着自己努力也考回了北京一所不錯的大學,但不錯歸不錯,不寫出學校名字,言外之意就是還是和清北失之交臂了。

這個女生臨別前給同學寫了明信片:「對不起,我們只是一群愛談政治說空話的人;今天竟要以如此的告別,活生生地面對這個制度的不公。」 這裏就是她第三天真的地方,她不僅嘴上說着要如何如何做,還實打實地付出行動了。這篇文章一出來,很多人批評她很有優越感。大概就是懺悔是沒有用的,應當行動。如果不行動,何苦擺這個姿態。我覺得做出這個指責的人,一定要仔細留意自己近三個月看過的新聞文章,裏面搞不好就有這女生的習作。她在南方週末發了足足兩頁的文章。前段時間未名湖大學有一個網信辦主任答北大學生問,也是出自她的手,那篇文章在格瑞特法艾爾牆裏已經看不見了,但在一些媒體上還能找到。在微博也有三五千的轉發量。我不知道都做到這份上了,還要怎樣才算是有所行動,有所犧牲。很多人聽了別人說話,沒細想,也捂着眼說這人不行動。互聯網時代我們都自詡聰明,但連這個基本的信息屏障都破不了的人又算哪門子聰明呢?聾是不聾,只是視力多少有些選擇性生長的傾向——看見一面就看不見另一面。這是以實際行動演繹傑克船長的精神:我只有一隻眼睛能用。摸一摸,搞不好臉上都有一塊紅布。

所以這麼一個天真的人,做出那樣的一件事,基本上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我們常人都很清楚裏面的關節,公開幾份文件看起來不是什麼要緊事,但實際上是非常要緊的事。一來是你不知道這個文件的掃射面積有多大,白紙黑字舊賬翻出來,牽扯到的不僅是遼寧省省會瀋陽,很有可能還有河北省省會石家莊,江蘇省省會南京,美國首都華盛頓,以及英國首都倫敦。可能因為這一份文件,全球都覆滅了——而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天真的女生。其二就是表面上看是她循着合理、合法、合情的手續申請信息公開,但這手續向來只有上位者同上位者交涉的必要,何來下位者向上位者交涉的用途?平頭百姓灰頭土臉的過日子,十個熊心豹子膽下來,也不敢要求什麼公開。有人說她按着規章辦事有何不可?我覺得能問出問題的這人也天真,規章是加在誰身上的,你心裏沒數的呀?真要有用,遼寧省早該把省會從瀋陽改成大連了。這步一讓再讓,針挑膿包潰爛一瀉千里,全天下的省會恐怕都要翻天。

總而言之,這女生是該批的,她的確是天真。惹出這麼一個讓大家都不安生的爛攤子來。但我心裏還有最後幾點疑問。我朋友圈裏是沒有達官貴人的,大家都是草芥之身。這信息公開的事情如果真的能成,其實對你對我都有好處,因為公開的東西多,總比藏着掖着的多強。所以左思右想,單論這件事不論其人,她做的事情對我有益,犯不上罵她。也有人說她這麼一折騰無益於安穩,心是好的,事做出來確是壞的。這點上我覺悟暫且達不到,我只是覺得縱使有天大的好事,也不該半夜一點來床上同我講。穩定到人人都夜裏一點在宿舍候着人來談話,這是貓頭鷹,不是人。哪怕你一點叫我起床是為了做貢獻,我也不肯。其實我也擔心,萬一哪天校方聰明了,把這女生樹個典型起來,要求我們大家人人都無私,個個夜裏一點起來做貢獻,這樣兵不血刃,捱罵的依然是這個女生。總而言之,她怎麼做都有漏洞,怎麼做也無法做到完善。因為事情不論如何發展,都有無形的手在做功,除非人人都能看清這隻手的存在,否則這世事當會永遠荒唐下去,普通人永遠撕咬普通人不夠聰明。

從這個角度講,認為她做的事情是螳臂擋車的人,才真正具有利他主義的精神。大家明明都是螳螂,他們的精神卻坐在車上。這個女生不僅不無私,反而是十分自私,因為她其實很清楚我們的境地,所以為了自己的利益在這件事上寸步也不肯讓。可又有誰能承受得了自己的母親跪下來在自己面前扇耳光呢。這一巴掌下去,扇出了那封歪歪斜斜要倒着才能發出來的公開信,也扇掉了這個女孩本就脆弱的屏障,她該不會那麼天真了。而旁人見了,只會罵一句天真者死有餘辜,他們不想想這天真者是為了誰才死有餘辜。

而誰又才是那個真正天真的人呢?

讀者來函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