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圖片故事

勞動節這一天,香港藏著三個平行世界

在黑夜中勞動的人,高喊口號的人,休閒度假的人,由日至夜,這個城市顯得躁動囂喧,而一些真正站在角落裏的人,格外沉默, 好像發出了微弱的聲音,又隱沒在人海裏。


2018年5月1日清晨,不少內地客在鹹田灣露營,有旅客正在敷面膜。近年有大量內地團以平價招徠,到自然景色優美的西灣及鹹田灣舉辦生態遊,費用包括交通及住宿營具。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8年5月1日清晨,不少內地客在鹹田灣露營,有旅客正在敷面膜。近年有大量內地團以平價招徠,到自然景色優美的西灣及鹹田灣舉辦生態遊,費用包括交通及住宿營具。 攝:林振東/端傳媒

1886 年5月1日 ,美國爆發一場約35萬人的罷工和示威遊行,爭取每天8小時工作制, 芝加哥政府派警鎮壓,事件擾攘數天,最終在乾草市廣場的集會上,警察清場造成更多軍民死傷,史稱「乾草市廣場慘案」。這是五一國際勞動節之由來。132年後,每天八小時工作,在沒有標準工時的香港,仍然是夢;而在一河之隔的中國內地,勞動節演變為三天的小黃金週,旅遊消費和休閒度假是主題。

今天是勞動節,是黃金周,也是不少勞工仍要長時間勞動的日子。天未亮,夜歸人回家睡覺,有人帶著惺忪睡眼上班,老人如常在旺角拾荒,清潔工開始洗刷名店的櫥窗,櫥窗裏有他們負擔不起的奢侈品,奢侈品等待著旅客,旅客有的在偏遠的沙灘搭起帳篷,天亮了來到金紫荊廣場和太平山自拍,另一邊廂,街道沸沸揚揚,街工、工聯會、職工盟,各勞工團體舉行遊行,他們高呼口號,抗議長工時和低工資。

工人、旅客、示威者,730萬人口的香港,藏著三個平行世界。遊行完結時,人還未下班 ,更多旅客蜂擁到維港欣賞夜景和幻彩詠香江, 遠離家鄉的菲傭這時要依時回家。由日至夜,整個城市顯得躁動囂喧,而一些真正站在角落裏的人,格外沉默, 好像發出了微弱的聲音,又隱沒在人海裏。

六十多歲的保安陳先生,每朝五時到商業大樓上班,他稱退休金並不夠應付未來的退休生活, 故不得不從事工時長,時薪低的保安工作。
六十多歲的保安陳先生,每朝五時到商業大樓上班,他稱退休金並不夠應付未來的退休生活, 故不得不從事工時長,時薪低的保安工作。攝:陳焯煇/端傳媒
四十一歲的職工盟籌委王宇來已經是第二十次參加五一勞動節遊行。1999年大學時期曾跟著學生會來參與,到現在成為統籌的一分子,阿來說責任大了。他說這次遊行由3月中開始籌備,包括為今年遊行想主題、如何動員、與警方聯絡等。
四十一歲的職工盟籌委王宇來已經是第二十次參加五一勞動節遊行。1999年大學時期曾跟著學生會來參與,到現在成為統籌的一分子,阿來說責任大了。他說這次遊行由3月中開始籌備,包括為今年遊行想主題、如何動員、與警方聯絡等。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18年5月1日早上,尖沙咀廣東道,旅客正在等待名店開店。
2018年5月1日早上,尖沙咀廣東道,旅客正在等待名店開店。攝:陳焯煇/端傳媒
香港出生的巴基斯坦裔Binyamin Benny,任職食物外賣速遞車手,他在灣仔的後巷吃午餐,那裡是一班車手聚腳休息的地方。他表示工作缺乏基本勞工保障,沒有MPF、沒有年假、沒有勞工保險等,對此他表示不滿。
香港出生的巴基斯坦裔Binyamin Benny,任職食物外賣速遞車手,他在灣仔的後巷吃午餐,那裡是一班車手聚腳休息的地方。他表示工作缺乏基本勞工保障,沒有MPF、沒有年假、沒有勞工保險等,對此他表示不滿。攝:陳焯煇/端傳媒
新巴職工會的李先生是一名巴士司機,手捧自製的巴士道具參與五一勞動節遊行。他表示希望公司善待員工,減少工時,避免因疲勞駕駛影響乘客的安全。
新巴職工會的李先生是一名巴士司機,手捧自製的巴士道具參與五一勞動節遊行。他表示希望公司善待員工,減少工時,避免因疲勞駕駛影響乘客的安全。攝:陳朗熹/端傳媒
2018年5月1日下午,金紫荊廣場擠滿內地遊客,他們都爭相與金紫荊拍照,但也爭著與「奧巴馬」拍照。
2018年5月1日下午,金紫荊廣場擠滿內地遊客,他們都爭相與金紫荊拍照,但也爭著與「奧巴馬」拍照。攝:陳朗熹/端傳媒
Thomas當了十年兼職公仔演員,工作集中在週末假期,五一勞動節當天就在將軍澳一個商場內表演。他認這份職業能夠帶給他滿足感,能夠把歡樂帶給其他人。除此之外,也能以截然不同的形象示人,把自己的另一面表現出來。
Thomas當了十年兼職公仔演員,工作集中在週末假期,五一勞動節當天就在將軍澳一個商場內表演。他認這份職業能夠帶給他滿足感,能夠把歡樂帶給其他人。除此之外,也能以截然不同的形象示人,把自己的另一面表現出來。攝:林振東/端傳媒
海麗邨清潔工滿姐參與了年初的罷工行動,在勞動節工作如常,今早7點上班,下午4點下班,其中有一小時的吃飯及休息時間。罷工後由民順公司轉為工商公司管理,穿上新的制服,但工作依舊,待遇依舊,有工友稱管理層對參與過工潮的員工管理較嚴格。
海麗邨清潔工滿姐參與了年初的罷工行動,在勞動節工作如常,今早7點上班,下午4點下班,其中有一小時的吃飯及休息時間。罷工後由民順公司轉為工商公司管理,穿上新的制服,但工作依舊,待遇依舊,有工友稱管理層對參與過工潮的員工管理較嚴格。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18年5月1日傍晚,不少內地遊客到山頂觀看維港黃昏的景色。
2018年5月1日傍晚,不少內地遊客到山頂觀看維港黃昏的景色。攝:陳朗熹/端傳媒
印尼籍家傭Tini來港工作才數月,每逢假日都會與同鄉一起到銅鑼灣或旺角逛街、到維園野餐,五一勞動節亦如是。晚上回家後,為雇主煮飯做家務。
印尼籍家傭Tini來港工作才數月,每逢假日都會與同鄉一起到銅鑼灣或旺角逛街、到維園野餐,五一勞動節亦如是。晚上回家後,為雇主煮飯做家務。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