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手記 深度 雄安手記

雄安手記:被凝固的雄安

2017年4月1日的一則消息,像一個巨大的天幕罩住了雄安新區,幕下的人們什麼也不能做,唯有等待。


中央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的消息,仿如一個巨大的天幕罩住了雄安新區。禁錮在幕下的人們,只能看着天幕繪出五彩未來,但沒有人知道,未來什麼時候來、會以怎樣的姿態來,他們能做的唯有等待。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中央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的消息,仿如一個巨大的天幕罩住了雄安新區。禁錮在幕下的人們,只能看着天幕繪出五彩未來,但沒有人知道,未來什麼時候來、會以怎樣的姿態來,他們能做的唯有等待。 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按:中國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的消息公布已近一年。這一由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決策、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歷史性工程,在過去一年頻頻見諸報端,也被外界視為「中國夢」的模範之城。臨近北京和天津、在開發上近乎一張白紙的雄縣、安新和容城三個縣城,承載了習氏對於中國「大城市病」的解決之道,也滿足着人們對於未來城市的想象——綠色宜居、創新驅動、協調發展、開放先驅。

目前,中國三大科技巨頭——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已全部進駐雄安新區,其中阿里巴巴還與新區達成戰略合作,聲稱要打造「以『雲計算』為基礎設施、『物聯網』為城市神經網絡,『城市大腦』為人工智能中樞的未來智能城市」。同時,新區管委會介紹,未來新區的就業者都將被建立城市誠信帳戶,「你開個大平治(Benz,又譯賓士、奔馳)每天上班,不如我騎共享單車積分高;你租個大房子一個人住,不如我一家數口租個小房子積分高;我十年積分夠了可以買房子,你分數不夠繼續積分,你想買的房子越大你需要積分的年限越高。」

在過去近一年時間裏,這一被冠以「千年大計」的國家級新區,正在經歷怎樣的變化?習近平自上而下的造城之夢,在執行中會否面臨層層阻力?身居其中的普通人,生活又如何被種種政策所重塑?端傳媒記者多次走訪雄安,以手記的形式,記錄下這場變革中的故事。

婦女們在雄安政府大樓前的廣場跳舞。
婦女們在雄安政府大樓前的廣場跳舞。攝:林振東/端傳媒

崔喜軍家的石材生意在2017年4月1日停擺。

那天,設立雄安新區的消息佔據了所有媒體的頭條。官方媒體新華社的通稿上說,雄安「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並稱之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河北保定下轄的三個縣——雄縣、安新和容城被劃入其中,初步開發面積約100平方公里,中期發展區面積約200平方公里,遠期控制區面積約2000平方公里。

消息一出,攜成捆現金來買房的外地人將通往三縣的道路堵得水洩不通,他們都看準了雄安新區未來的發展潛力——地理位置優越、發展空間充裕,最重要的,是國家級的政策扶持——不少人都認為,習近平希望將雄安新區打造成為「中國夢」的模範之都。

千年大計,那是什麼概念?

家住容城的崔喜軍還來不及琢磨這個好消息,禁令已經一道接一道下來了:正在建的房子全部停工、房產交易全面停止、凍結戶口遷入、凍結工商註冊……整個雄安在一瞬間被凍結,他家的石材廠也一夜之間沒了生意。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大陸 雄安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