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修憲 廣場 評論

梁一夢:鄧小平遺產的終結,由黨天下到習天下

習近平在今日的中國政壇,權力基礎已很穩固,就算日後想要繼續掌權,也可以彷效普京或是鄧小平,為何他會挑選這種直接粗暴的延任模式?這點值得思考。


習近平把中共轉型的政治工程,似乎已完成了一大半,接下來他有甚麼招數可出,將是當代中國研究的重大看點。 攝:Feng Li/Pool via Getty Images
習近平把中共轉型的政治工程,似乎已完成了一大半,接下來他有甚麼招數可出,將是當代中國研究的重大看點。 攝:Feng Li/Pool via Getty Images

中共中央建議,在中國憲法中刪去有關國家主席、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字眼。消息一出,微信朋友圈和臉書上簡直炸開了鍋。

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做法,倒退性質太過明顯,令朋友圈出現較一致的反彈情緒。

今次的修憲是為習近平度身訂造的,這點幾無異議。然而令我好奇的是,為什麼習近平要這樣做。最簡單的調侃式說法,當然是直指習近平想要「稱帝」,但只要想深一層,就可以明白這種批評未必有錯,可是意義不大。

在現代政治中,掌控權力的方法非常多,以中共而言,實際最高領導人和名義最高領導人不一致的情況,出現過不止一次。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向來沒必要把所有名義最高領導的實職都拿在手上。以往的慣例顯示,甚至只要拿着中央軍委主席就夠了,如鄧小平;亦有拿着所有要職但權力基礎不穩的,如華國鋒。

習近平在今日的中國政壇,權力基礎已很穩固,就算日後想要繼續掌權,也可以彷效普京(普丁)或是鄧小平,為何他會挑選這種直接粗暴的延任模式?這點值得思考。

中共建政至今,出現過的政治強人有毛、鄧二人,之後的領導人都沒法建立相同的威信。這當然和時代相關,但亦和領導人出身的背景相關。初代的兩位強人領導,都參與及領導了開國過程,威信無可置疑,亦能完全掌握軍隊。這種優勢,在江、胡身上都不存在。

而更重要的是,中共經歷文革浩劫後,組織內部亦出現反彈。二代強人鄧小平,也在文革中吃盡苦頭。鄧明顯不希望再出現一個毛澤東,於是矢志於內部行政改革,建立出一個有較強內部制約的權力分布體制。中共不少人事安排的「慣例」,事實上都形成於鄧小平年代末期。被鄧小平欽點接班的兩代領導人,亦延續了這些慣例──在江、胡年代,他們也只能擔任協商政治中的較大持份者,而非領袖。

在這種脈絡下,習要挑戰的,已不是某一位黨內對手,而是鄧小平留下的政治遺產──黨內共識政治。免除任期限制,不是這個過程的第一輪,而是其中一環。

相對江、胡,習並非由鄧小平指任,沒有不能推翻鄧小平的歷史包袱,加上文革殷鑑漸遠等種種因素,都有利於習近平挑戰黨內的共識政治。可是,這個政治工程的難度仍然甚大,習近平的對手,並不是另一位黨內成員,而是一種已形成的慣性。

有謂政治本身就是共識,共識則透過規章和默契來達致。鄧小平在中共歷史上屬於重要而正面的人物,而鄧的政治共識建設,經過兩代領導實行之後,已被黨內外廣為認識和接受。習近平面對的,其實是鄧小平對他的無形約束。

打破連任限制,是終結鄧小平構想的一環。

在毛、鄧時期,領袖自帶統治權威,個人大於組織,甚至可以漠視組織任何設定,無人敢有半句不是,亦沒有太大必要以體制上的職位去為自己增加合法性,但習近平始終沒有毛、鄧的「神性」。至少在現階段,他仍需依賴組織上的職位,因此才需要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

可是,打破組織原有的共識,仍然是有風險的。習近平從執政開始,一步步操作過來,手段既穩且狠,當中有不少效法中國宮庭鬥爭的故智。

早在2013年上任初期,習便架設了新的黨內決策組織,以「全面深化改革」為名,建立多個小組,由他自己一把抓,架空了原有的體制,包括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他任內,亦出現了一種政治風向:捧毛抑鄧。雖然他不能公開否定鄧小平,但仍然盡力把他的政治遺產影響降低;中共自江澤民年代開始逐步成行的接班人機制亦被他打破,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沒有明顯的繼承人,而前任胡錦濤培養的接班人之一孫政才也在去年7月落馬,這亦反映出,反貪可以如何作為內部競爭的工具之一。

習近平把中共轉型的政治工程,似乎已完成了一大半,接下來他有什麼招數可出,將是當代中國研究的重大看點。

(梁一夢,自由撰稿人)

評論 習氏修憲 中國修憲 中國大陸 習近平 梁一夢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