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Up 特約企劃

港台韓交流舞台《三城誌》:有什麼生命的音樂,跟我們每天都擦身而過?

有沒有一些事物,每天都在你身邊出現,但是因為你的匆忙而擦身而過?在資訊發達的城市,太多東西很容易忘記。當你發現的時候,卻驀地發現他已經認識你很久很久了。


《阿棲睞》從傳統樂舞「牽手」男⼦彼此激勵扶持的概念出發,專注的反覆唱跳勇⼠歌舞,堅定守護彼此和傳統。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阿棲睞》從傳統樂舞「牽手」男⼦彼此激勵扶持的概念出發,專注的反覆唱跳勇⼠歌舞,堅定守護彼此和傳統。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2月香港舞蹈團駐團導師兼編舞謝茵,將聯同台東原住民編舞家布拉瑞揚(布拉瑞揚舞團 BDC)和首爾新晉編舞家韓孝林(Han Dance Project)合作演出《三城誌》。結合香港、台東、首爾最耀眼的舞者,《三城誌》以舞蹈連結人文歷史,讓觀衆在傳統裏探索自己的根源。靈感源自對現代生活的反思和回歸大自然的嚮往,讓年輕舞者重新演繹傳統舞,釋放身體以盛載不同的風景,展現源自生活的舞蹈之美。

從《阿棲睞》到《憤怒的海》到《四季》:三個城市的碰撞

台東布拉瑞揚舞團作品名為《阿棲睞》,斜坡上的「阿棲睞 Qaciljay」(排灣語音譯,表石頭之意),是台灣東岸原鄉居住地景,更是原住民的部落記憶。以台東的人文地境作為養分,《阿棲睞》從傳統樂舞「牽手」男⼦彼此激勵扶持的概念出發,專注的反覆唱跳勇⼠歌舞,堅定守護彼此和傳統,在當代安身立命。眾舞者上山學習整地、收生薑,藉由勞動而涵養舞者的身體,重新連結身體與大地。

首爾 Han Dance Project的作品則是 《憤怒的海 — 宇部之記憶》,以舞蹈追悼於1942年日佔時期煤礦事故犧牲的朝鮮礦工,至今宇部市的海邊仍然埋藏著既憤怒又悲傷的犧牲者,用故鄉的祭祀安撫著海中的靈魂。東道主香港舞蹈團作品 《四季》,以西方樂曲配合中國傳統舞蹈,舞者以傳統舞的肢體,探問生命中的不同狀態。「當風再來的時候,我們將會飄向哪裡?」香港舞蹈團駐團導師兼編舞謝茵這樣問。

每天擦身而過的感動:留住密集的城市味道

香港舞蹈團駐團導師謝茵曾兩次榮獲香港舞蹈年獎,曾任香港舞蹈團首席舞蹈員和少年團藝術統籌及導師,編創多個大型兒童舞劇。近年主要參與舞團大型舞劇任聯合編舞,舞作細膩且富生活氣息。她這次選了西方樂曲《四季》全新演繹,令她驚訝的,是她發現這首著名樂曲原來在香港隨處可見,「我選了《四季》後,發現我每天上班的時候,經過的杏花村和上環地鐵站,都會聽到過這樂曲。我就想,我走了這麼多次這條路線上班,為什麼什麼都聽不到?那時候我在做什麼?。」

韓國舞的儀式感,令女性跳的時候尤其漂亮、端莊。
韓國舞的儀式感,令女性跳的時候尤其漂亮、端莊。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在以《四季》來作出全新演繹的時候,謝茵很著重傳達一個訊息給舞蹈員:就在趕時間的途中,身邊溜走了很多東西。身邊很多東西都有生命、很多感動,但資訊發達會洗去這些感動,令人不懂接收。謝茵很害怕自己生命中錯過了這些感動。

這次香港舞蹈團邀請了來自台灣和韓國的舞團,演繹各自獨立的劇目,舞團希望用這樣一個平台,讓三個很有城市味道,但卻高速、密集、繁忙的地方,將城市感受表達出來。作為首次嘗試,謝茵希望這個平台可以讓香港人互相觀摩不同地方的文化,也觀察當地的人怎樣體會及認知自己的傳統文化。

「我是誰?」:誠實地告訴別人我的回憶

「我希望誠實地告訴別人說『我是誰』!」謝茵開門見山地表達這次表演希望帶出的訊息。「想給別人聽到自己是誰的時候,最好用自己的文化去傳達。我的用《四季》不是想做一個很宏偉的篇章。反而想將很細的記憶碎片,像季節一樣分門別類。」

作為香港人,謝茵很喜歡香港的海,她的概念是從海出發,在舞臺建構「海」的感覺。謝茵對海總是印象深刻,因為這令她很容易想起母親,因為她的母親對鹹鹹的海風過敏,所以每次母親回到香港,都很容易出現過敏徵狀。因為香港是一個海港城市,所以香港人永遠都感覺海就在附近。

提起香港,人們都會想起金融、地產,所以謝茵用《四季》來形容香港,是個很有趣的方向。謝茵覺得,香港是一個四季分明的地方,很少地方四季像香港一樣分明。「大自然是會與人類互動的,人們行山和去海灘,除了是消遣之外,我覺得是一種『對話』,當你給自己時間和大自然接觸的時候,對話就在進行。

當你與大自然對話的時候,你就會明白自己很渺小。」在看到很漂亮的樹葉時,它會安慰你昨天被老闆罵完的不快情緒。這種寧靜的感覺早已存在於我們四週,只是以往我們從來沒有給機會他們。這次謝茵希望將這種感覺帶給觀眾。

謝茵說,演繹的不一定是「當下的四季」,也可能是「記憶中的四季」。「例如我記憶中,一九九七年在青馬大橋看到的一座山,我到現在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山,但我很記得那時候的陽光、樹和動起來的感覺,那是香港很漂亮的畫面。」股票、樓市、金融,只要從中跳出來,給自己一點時間,就可以看到天、地、海和樹。

那種美好的感覺,謝茵希望可以通過這次演出重新演繹。有些人追逐股票升到多少點,樓市多少,但謝茵追求的認同卻是「我在哪裡來」、「我出生在哪裡?」、「我出生的文化是什麼?」,「這些對我來說就是我的『股票』。」謝茵說。

營造大自然的感覺:很輕很輕

為了表達這種大自然的感覺,《四季》的服裝及化妝都會刻意配合,所有事物都會「很輕很輕」,營造舞台上「海」的感覺。「這種感覺是我們在動、舞台上也會陪我們在動。我們會用一些又輕又薄的材料,很容易看到身體的線條的『Movement』。」

《四季》排練情況
《四季》排練情況攝:張志偉;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舞步上,謝茵選了傳統的動作,用西樂《四季》配搭。她認為,如果不是在香港的舞台,不知道事情會否這樣發生。在她的嚴重,香港具有接受力和包容力,有做任何事情的可能性,將傳統和西方的事情去碰撞、去對話。

在與舞蹈員溝通的時候,謝茵選擇了一些「故事碎片」與舞蹈員分享,令舞蹈員明白她希望表達什麼。她將演出分了四個篇章,將這些故事碎片放在不同的篇章,希望觀眾看的時候,可以勾起他們對某一年夏天的記憶,想起曾在某一年夏天有的感受、秋天見過的一棵落葉的樹。

最精彩的外地演出:紀錄三個城市的對話

這次之所以選擇和來自韓國和台灣的舞蹈團合作,謝茵不諱言是因為覺得他們的演出都非常精彩,非常值得帶來香港,讓香港人看到。韓國方面,用的舞蹈都是韓國舞為主,謝茵認為跳得很好,「他們對自己國家傳統文化,他們有一個當代的理解,用他們的故事形式表達出來,很值得我們去學習。」香港的文化很多元,韓國卻是單一主流的,謝茵希望學習韓國的舞蹈團,如何將獨大的文化,融合當代想說的說話,造就獨特的舞台表達形式。

她喜歡看韓國舞,因為韓國舞的儀式感,令女性跳的時候尤其漂亮、端莊。謝茵說,他們這次跳的時候,這些傳統元素都會在,但當舞者再加上自己想表達的情感和故事的情節時,會更加豐滿。

至於台灣方面,謝茵認為,布拉是現在台灣非常有名的藝術家,由於布拉本身是原住民,從小到大都需要面對原住民身分。「但布拉在年少便被爸媽送出去,改一個漢族的名字。又飲咖啡,又學芭蕾舞,與自己的文化是完全『斬纜』。」雖然布拉的父母希望他儘快融入現代社會,但後來原住民的血液像在不斷召喚他,到了他的某一個人生階段,他最終也選擇回去。

謝茵認為,雖然布拉還是那個飲著咖啡的人,但他要回去找自己血液裡面那個「召喚」的感覺。「他的作品很多從自己的感覺中出發,可以找到存在的力量,團結的感覺、和他自己的部落。他們那個背後的故事也很感動。希望你們可以認識他們的故事,明白他們背後的情懷。看的時候得著就會多一點。否則就少了意義和背後的感動。」謝茵認為這些藝術家都非常值得介紹來香港,在三個城市對話途中,讓觀眾紀錄當下的感受,將三個城市連在一起。

香港的文化:就是沒有文化?

很多人說香港是一個文化沙漠,謝茵卻說,香港不是沒有文化,只是文化多元,沒有單一獨大的文化。香港很多人是來自不同地方,有上海、汕頭、美國、歐洲,因此有非常多元的文化,但卻沒有一種文化是獨大的。「這種感覺是很有趣的。例如我去過香港中環蘇豪區,有印度餐廳、美國餐廳、墨西哥餐廳、西班牙餐廳,什麼餐廳都有,大家都很友善的在一起,你可以選擇。其實你了解哪種文化多一點,都有你的機會。」

《四季》排練情況
《四季》排練情況攝:張志偉;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謝茵眼中的香港文化,成為了她編排的舞蹈靈感。她喜歡看香港的漁家文化,例如到大澳,因為那裡很漂亮,很有人味。因為大澳的靈感啟發,她這次選了安徽花鼓燈的傳統動作,配合《四季》的樂章去對話。謝茵在舞蹈中安排了很多腳的動作,要有「很快、很有力量、很短促」的感覺,因為她覺得,這節奏的動感很似香港。她認為這就是她帶來的「香港文化」。

用現代視角再現傳統文化

其實三個城市的演出,都是和大自然有關。謝茵認為,台灣和韓國的舞者,都開始利用現代的眼光,去結構過去的文化。他們對自己的文化加以理解,然後消化。「就像我看的海已經不是海,是包含了我自己人生、眼界、經歷,才是那個海。」謝茵說。她覺得這次的演出,用傳統再現文化,一定是經過理解,就像她對海的理解一樣。

港台韓交流舞台《三城誌》將於2018年2月2至4日假葵青劇院演藝廳演出,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 日期:2-4.2.2018(五至日)
  •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 票價:$280、$200、$100
  • 時間:星期五至日晚上7:45 l 星期六至日下午3:00
  • 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發售|網上購票 www.urbtix.hk
  • 票務查詢 3761 6661|節目查詢 3103 1809| HYPERLINK "http://www.hkdance.com/"

演出及創作人員介紹

香港舞蹈團 謝茵 駐團導師謝茵曾兩次榮獲香港舞蹈年獎,曾任香港舞蹈團首席舞蹈員和少年團藝術統籌及導師,編創多個大型兒童舞劇。近年主要參與舞團大型舞劇任聯合編舞,舞作細膩且富生活氣息。

台東 布拉瑞揚舞團 由台灣排灣族編舞家布拉瑞揚成立,從原住民文化出發,發展原住民特有的身體表述和語彙。布拉瑞揚於雲門舞集出身,曾受邀為美國舞蹈節,兩度為美國瑪莎‧葛蘭姆舞團編作,並於溫哥華冬奧藝術節、美國維爾國際藝術節、雅各枕舞蹈節等重要國際場合演出,其編舞作品受舞評熱讚。

首爾 Han Dance Project 韓國編舞家韓孝林曾於國立國樂院舞蹈大賽及首爾國際舞蹈節獲取大獎,創立Han Dance Project,是韓國當代舞壇備受注目而閃爍的編舞家。


"Pick-up" 欄目內的文章系由端 Studio 製作。端傳媒新聞編輯部未參與文章的選題、撰寫、編輯與事實核查。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