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共諜案從何說起?王炳忠與周泓旭之間的五個關鍵字

王炳忠掏出手機,手指停留在與周泓旭的臉書訊息對話框,猛滑了好幾分鐘,才回到2014年4月17日。這天,他第一次收到來自周泓旭的陌生訊息:「大哥,求加好友!」端傳媒爬梳「民國」、「王爺」、「創業」、「星火燎原」、「潛伏」,試圖找出兩人相識、結為至交,甚至被檢調認定是「共諜上下線」的五把鑰匙。


王炳忠時常前往父親王進步主持的板橋玉旨代天堂,向代天堂的王爺問事。周泓旭亦是代天堂信徒,曾多次來此問事、補運、許願。 攝:張國耀/端傳媒
王炳忠時常前往父親王進步主持的板橋玉旨代天堂,向代天堂的王爺問事。周泓旭亦是代天堂信徒,曾多次來此問事、補運、許願。 攝:張國耀/端傳媒

大部分台灣人印象中的王炳忠,還是那個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期間,對著學運學生怒唱《中華民國頌》的新黨青年代表——一個在「太陽花世代」奮力高呼統一的異數。當時27歲的他,和竹聯幫前任大佬白狼張安樂一起站在宣傳車上,唱到調子走高的時候,突然破音,一夕爆紅。三年多之後,2017年12月19日,北檢兵分五路搜索,以證人身分約談已經是新黨發言人的王炳忠及其父母、新黨青年軍等11人到案。王炳忠的名字,由此與「共諜」案相連,再度震撼政壇。

時間回到12月19日清晨,王炳忠一手開鐵門、一手持手機,直播檢調和他將近40分鐘的對峙——這恐怕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場以臉書直播的搜索行動,影像起始於清晨六時許的急急電鈴,終止於鎖匠的破門,光是在臉書主網站,就創下逾42萬觀看人次。

王炳忠不僅因共諜案被調查,而且還與此前轟動一時的「陸生共諜案」周泓旭案牽扯起來。2017年7月,檢調據《國家安全法》中的「發展組織未遂罪」起訴周泓旭,一審判刑1年2個月。2017年底,周泓旭在押期間,調查局國安站從周泓旭被查獲的隨身硬碟中,復原出12項電磁紀錄,包括:「我系統開展台灣統派工作的做法體會(簡體字)」、「新中華兒女學會簡介」、「中華講武堂項目策劃書」、「星火T計劃」、「燎原企劃案」、「2015年終工作總結報告」、「2017年年度預算計劃」、「2017年學會年度預算」、「關於新中華兒女學會未來發展策略的思考」、「星火小組整體佈局與今年規劃」、「學會五月會談紀要」、「開頭為『敬愛的黨組織』之『入黨志願書』(簡體字)」等,由此找到王炳忠,認為周泓旭利用王炳忠等新黨青年軍策畫前述計畫、在台發展組織,違反《國家安全法》,並移請高院將兩案併案審理。

王炳忠與周泓旭,一個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一個來自中國東北、以陸生身份在台多年後,又以經商身份前往台灣。同樣生於1987年的兩人,有什麼樣的交集?他們如何在台灣發展出調查局所認定的「利用」與「被利用」關係,乃至事涉諜案?《端傳媒》數度訪問王炳忠與獄中的周泓旭,歸納五個關鍵字,試圖還原二人相交的始末。

應記者要求,王炳忠掏出手機,手指停留在與周泓旭的臉書訊息對話框,猛滑了好幾分鐘,才回到2014年4月17日。這天,王炳忠第一次收到來自周泓旭的陌生訊息:「大哥,求加好友!」

應記者要求,王炳忠掏出手機,回到2014年4月17日。這天,王炳忠第一次收到來自周泓旭的陌生訊息:「大哥,求加好友!」。

應記者要求,王炳忠掏出手機,回到2014年4月17日。這天,王炳忠第一次收到來自周泓旭的陌生訊息:「大哥,求加好友!」。攝:張國耀/端傳媒

關鍵字一:民國

去年周泓旭入獄後,自己被調查局搜索之前,王炳忠曾兩次去台北看守所,給周送豐盛的「會客菜」。王炳忠總是買滿北所規定寄入菜餚的上限:兩公斤熟食。中秋節那次,他還備了月餅給周泓旭,因不符合寄菜規定,遭所方退回。

「咳,我早該幫他送菜進去的。」王炳忠說。他一直非常留意周案在兩岸引起的網絡討論,結果發現就連大陸網友也不挺周泓旭。

在中國天涯論壇等社群平台上,一票網友嘲笑周泓旭,愛當「果粉」(又稱「國粉」、「民國粉」)、「終於出事了」云云。王炳忠替周抱屈:「他是真的很愛民國,甚至幻想自己是民國的人。」「周泓旭會穿中山裝。」「他很迷蔣中正的東西,都會搜集蔣公的圖片、蔣公紀念幣。」「他床頭放著一幅蔣公,上面寫『親愛精誠』。」

連周泓旭的床頭擺設都見過,可見私交甚篤?王炳忠強調,自己一直公開聲援、力挺周泓旭。緣由,得從太陽花學運、和學運後的那場選舉談起。

「我跟周泓旭會熟,跟我當時剛選完心情低落有關。」王炳忠於2014年底獲新黨提名,投入新北市板橋區市議員競選。在16名候選人中,他的得票率僅佔1.57%,名列倒數第三。

此前,周泓旭曾發來交友邀請,並透過臉書訊息表示,自己在電視上看見王炳忠的主張,希望能進一步認識、見面。「我一開始覺得他很煩,」忙著參選的王炳忠回憶,當時沒太搭理;直到2014年10月10日,王炳忠競選總部開張,在台灣沒有投票權的周泓旭,特別到現場致意。只是,王炳忠對周泓旭的第一眼印象並不好。他曾臆測:「這人是不是搞錢的?」

「我以為他要我幫他賣茶葉,」王炳忠回憶,兩人第一次深談,周泓旭就表示認識一些「做創投的大哥」,正在協助台商前往大陸賣茶葉,希望王炳忠幫忙,介紹茶商通路、協助推廣茶業。

對此,正在看守所內的周泓旭,在受訪時仍說自己是「很小很小的轉口貿易商」:「台灣茶葉品質很好,很多大陸市面上的台灣茶葉都不是真正的台灣茶。我有一些老同學、親朋故舊老師喜歡台灣茶,我曾請他們喝茶。我又在台灣認識茶商和茶農,就幫忙介紹,有時候帶幾罐茶(回大陸)。」不過, 這名「小貿易商」當然沒做成什麼生意。

隨著兩人深交,王炳忠對周泓旭印象逐漸扭轉。2014年間,台大研究生協會邀請王炳忠與社運人士王奕凱共同出席青年參政座談,負責上半場的王炳忠,在現場遭到許多立場不同學生的挑戰和嘲諷。走出教室,他意外地被一群陸生包圍,「他們說,非常欣賞我一人回答所有台獨學生的問題!」這次,王炳忠在人群中認出了周泓旭,「啊,你不就是選舉的時後來我總部那個陸生?」

「當你心情低落時,就覺得碰到一些新的人,看到一些新的事情,」王炳忠說,敗選低潮期認識了這群學生,同時又看見周泓旭在網絡上公開批評太陽花,一時覺得志趣相投,逐漸熟稔起來。

場景來到看守所。提及兩人私交,「我花了很多時間在調查局解釋這個,」周泓旭說。

周泓旭曾與國父遺像合照。

周泓旭曾與國父遺像合照。圖片來源:周泓旭 Facebook

這是周泓旭眼中的王炳忠:「2014年之前,我對政治不感興趣。太陽花之後,看到王炳忠上新聞,很喜歡他。」「我在電視上看到他,覺得他的主張還不錯,就問一個陸生『我該如何認識他?』對方告訴我:『去上社課(台大中華復興社)就可以。』」「他們後續有活動,我就去參加,我覺得他很有魅力,說話滔滔不絕、口才好、懂歷史、觀點端正,我很喜歡他。」

生活互動方面,周泓旭回憶,一群人常在台大旁邊的夜市吃小吃、和一群陸生一起唱歌。「私生活互動過程中,我發現他(王炳忠)個性很強,他會打斷我說話、他不在意周圍朋友的感受、他會讓別人不舒服。我會跟他尷尬、鬧矛盾,我們之間有熱過、也有冷過。出事(周泓旭於去年三月被收押)之後,我才覺得他真的是好人。」

周泓旭又說:「我解禁後他來看過我兩次,大概除了之前跟我關在一起的獄友和律師,就只有他會來看我吧。我覺得患難見真情。雖然平常這個人不溫柔。」只是,當記者向周泓旭核實兩人認識經過,2014年,究竟是誰先在臉書上發出交友的邀請?他答:「記不得」、「具體是誰邀請誰,我記不清了。」

「周泓旭常說,如果我們生於1949年前的大陸,我(王炳忠)一定會加入共產黨,因為我的『匪氣』很重。他呢,一定會加入國民黨,因為他覺得自己風雅,很懂『民國調調』、很有『民國範兒』。」

談到自己床頭的那幅「親愛精誠」,周泓旭滔滔不絕:「我這樣看待國共,國共相爭跟楚漢相爭有點像。中國人會同情失敗的英雄。中國人對項羽評價也比劉邦高。在國共相爭裏,我也同情失敗的英雄。」2009年,他第一次來台灣當交換生,就前往中正紀念堂買了蔣公明信片,供在床頭,一供就是8年。

就連他念政大,部分原因也是出自「蔣公是政治大學創校校長」。不僅如此,他自稱認真念了「蔣公嘉言錄」,響應過蔣介石於1934至1949年間推行的「新生活運動」。如何力行?「蔣公曾說,要改變習慣,就從洗冷水臉開始,」周泓旭說自己少年時就在酷寒的北地,堅持冷水洗臉,目的就是「引蔣公思想、戒自身惰性」。

周泓旭有多嚮往民國?談起政大,他最喜歡的是圖書館裏漆成綠色、帶有民國情調的檯燈,「我覺得那兒有穿越感、有歷史感、那個年代似乎也很美,我喜歡在大陸的那個民國」。

80後的周泓旭,高中加入共產黨。身為共產黨員,何以如此醉心民國?王炳忠嘗試如此解釋:「周泓旭常說,如果我們生於1949年前的大陸,我(王)一定會加入共產黨,因為我的『匪氣』很重。他呢,一定會加入國民黨,因為他覺得自己風雅,很懂『民國調調』、很有『民國範兒』。」

王炳忠在板橋玉旨代天堂內燒香祭拜。

王炳忠在板橋玉旨代天堂內燒香祭拜。攝:張國耀/端傳媒

關鍵字二:王爺

台灣民間信仰之一「王爺」,在這起共諜案中,意外成為外界高度關注的焦點。

媒體報導,調查局國安站搜索王炳忠住處,發現其中一本筆記上記有「政黨局今年500萬,下修350萬」,因而認定這是敏感數字,研判有些資金來源需要釐清,懷疑前述數百萬元可能是來自國台辦的援助。檢調又發現,「下修350萬」一文乃王炳忠詢問父親王進步供奉的王爺而來,並對媒體稱迷信、甚至認為「王爺」可能是代號。

「王爺」是道教神仙,源於中國閩南,目前是台灣最興盛的道教信仰之一。在台灣西南沿海一帶,王爺、媽祖皆為主流民間信仰。位於台南市北門區的南鯤鯓代天府,擁有300多年歷史,是台灣內政部公布的「國家二級古蹟」,主祀李、池、吳、朱、范五位王爺,合稱「五府千歲」,被譽為台灣王爺總廟,2015年春節知名的「國運籤」,以「武則天坐天」預言女總統當選,就是從南鯤鯓代天府抽出。

王炳忠父親王進步供奉的板橋玉旨代天堂王爺,就是分靈自南鯤鯓代天府。王炳忠稱,在請示關於向政黨局洽詢青創事情時,就是直接到南鯤鯓代天府擲筊問的。

王炳忠介紹,擲筊是傳統道教及民間信仰與神明溝通的方式,透過丟擲一對各為半月形的木頭或竹製的「筊」請示神意,只有擲到一正一反才代表王爺說「是」 的「聖筊」。一般重大問題,王炳忠會以連續三個聖筊以上驗證,甚至擲到四筊以上。

代天堂日前被調查局搜索,記者實地走訪,只見王爺案前厚厚一疊A4紙張,皆是信徒前來問事的紀錄。格式猶如民間遞狀般,密密麻麻記載信眾所求、家中地址、真實姓名與生辰。

生長於遼寧的周泓旭,從小對道教的認識,只知媽祖,不知王爺;到了台灣,時常聽聞王炳忠和友人提及「王爺說」、「跟王爺請示」云云,對這項從閩南信仰,逐漸心領神會。

「我常常跟他(周泓旭)說,你要了解台灣文化、你要了解中國文化,就要來我爸這裏,我爸這邊有很多草根的人,你不要整天只是接觸黨國權貴型的台灣人。」王炳忠曾帶著幾名陸生前往代天堂,周泓旭因此成為信徒。

王炳忠時常前往父親王進步(左)主持的板橋玉旨代天府祭拜、問事。

王炳忠時常前往父親王進步(左)主持的板橋玉旨代天府祭拜、問事。攝:張國耀/端傳媒

「我許願順利畢業、求過情感、求祂保佑我來台灣工作,」看守所中的周泓旭說:「我長時間無助,王爺給我感覺很靈,人生無助會想去找祂。」他回憶,光是2016年,自己就多次到此,學台灣人說閩南語問事、下跪「丟木頭」(編者按:此處指的是宗廟習俗「擲筊」)、付錢補運。

他曾許願,若能來台工作,就要準備三牲、水果、打一塊金牌,答謝王爺。去年3月9日,周泓旭和王進步約好當日還願,王進步等了一天不見周泓旭人影,隔天看新聞才獲悉,就在9日清晨,周被逮捕。

周泓旭曾數度表示,太陽花學運後對台灣民主自由感到失望。周泓旭近期在看守所受訪重申:「我個人在政大有一些不愉快的遭遇(指支持統一言論不受同學歡迎),基於同溫層取暖,跟炳忠他們認識,他們講的,都是我喜歡的言論。」「我發現,台灣青年菁英有90% 以上,都主張獨立。這和我原來的預期落差很大。」

他也如此抱怨對台灣的失望:「我受到的教育,告訴我海峽東邊有一個美麗的寶島,寶島上面住著同胞,很久沒來往後還是一家人。後來,我覺得覺得海峽對岸那些人裏,好多人把我當成敵人。」

既然如此,又何苦求王爺保佑,讓他來台工作?周泓旭答:「這是我的人生規劃。我在政大讀完碩士,想做兩岸經貿商貿相關工作,這樣才能凸顯、實現我出來政大讀書的價值。」他又稱:「我完全相信兩岸透過正常經貿往來、經濟合作,能自然恢復民族之間的融合。」

關鍵字三:創業

王炳忠和家人被搜索的當天,先前累積在王進步照看的廟宇中的王爺案前「問事單」都被調查局帶走了。也包括王炳忠先前頻繁「問事」,關於大陸創業的「諮詢紀錄」。這些「問事單」,會否也成為共諜案的關鍵卷證?

此外,「政黨局今年500萬,下修350萬」的白紙黑字筆記,被北檢認定事涉敏感,又如何解釋?

「我家很多這種單子,」王炳忠說。他解釋,調查局對媒體稱,此前在他筆記中發現的「政黨局今年500萬,下修350萬」,也是來自向王爺問事,其實,在被搜走的筆記本上,僅有四個分開的詞語「政黨局」、「今年」、「500 X」、「350X4」。他解釋,這些詞語指的是自己希望前往大陸青創基地,王爺指示不需自備新台幣500萬,僅需350萬;他又加碼「自爆」,筆記上寫了「X4」,指的是王爺連續賜了四次「聖筊」。

板橋玉旨代天堂所供奉的王爺案前,是ㄧ疊厚厚的信徒問事紀錄。調查局去年底搜索代天堂,也帶走了部分信徒的問事單。

板橋玉旨代天堂所供奉的王爺案前,是ㄧ疊厚厚的信徒問事紀錄。調查局去年底搜索代天堂,也帶走了部分信徒的問事單。攝:張國耀/端傳媒

在台灣政壇活躍的統派青年,如今想去大陸創業經商?王炳忠的答案是肯定的。而且,他告訴我們,籌備時間已將近一年。

「我要做文創行銷公司。我想去接案。……因為我看到(前總統馬英九辦公室發言人)徐巧芯也是做行銷(編者按:徐巧芯曾成立整合行銷公司),新媒體「沃草」則是直接把網站變成媒體公司。我就想到我的團隊,有專業人才、義工,擅長網路行銷、推廣粉絲專頁。」這是王炳忠對自己創業理由的解釋。「很多大陸媒體入駐臉書,但他們對臉書並不了解。如何經營、操作、買讚、買粉,一開始什麼都不懂,我可以接他們的案,幫他們操作,賺營運費。」王炳忠盤算,若進駐大陸青創基地,場地可以辦公、還能辦粉絲見面會。

他又想販售文創商品。比如生產「中華兒女娃娃」、「中華兒女可愛表情包」等,號召大陸網友購買,線上線下都能販售,「我可以告訴消費者,購買這些中華兒女周邊商品,就等於是支持統派在台灣的發展……。」

為了入駐中國大陸適合的青創園區、嘗試發展面向大陸市場的文創行銷公司,王炳忠曾接觸中國民革的「中山青創大聯盟」,相關簡章也在這次搜索行動中被帶走。他諮詢過民革後,覺得「中山青創大聯盟」不符合自己創業的需求,又發現大陸雖然這幾年不斷宣傳扶助青創,但各省市、各部門都有不同的青創園區及政策,各自之間的橫向聯繫又不強,遇到問題,卻找不到人幫他協調。

種種詢問未果後,他求助最常與新黨交流的國台辦政黨局,結果政黨局回覆他:「好像福建比較多(青創基地),北京有沒有我們也不太清楚」、「要進一步瞭解」、「你可以先去問福建」。

只是,記者向周泓旭求證,在與王炳忠之間的諸多討論過程中,是否涉及台灣青年在中國的創業議題?「不記得,」他答,「他(王炳忠)講過太多話了,你也知道他一開口就滔滔不絕……,我忘記也很有可能。」

但周泓旭對於中國青創政策、乃至於對台灣青年的優惠,算是頗有研究。他說:「但我有發過類似的東西給A男(編者按:A男為調查局所稱舉報周泓旭為共諜的台灣外交部官員)!」「A男跟我說要去大陸經商、創業,我上網搜尋了很多資料,搜集了各省市的優惠政策,發過這些優惠政策給他。」

2017年12月22日,新黨發言人王炳忠聯同律師等人,到台北地檢署,按鈴控告北檢、調查局辦案人員違法搜索,涉嫌瀆職、侵入住宅、妨害自由等罪。

2017年12月22日,新黨發言人王炳忠聯同律師等人,到台北地檢署,按鈴控告北檢、調查局辦案人員違法搜索,涉嫌瀆職、侵入住宅、妨害自由等罪。攝:張國耀/端傳媒

關鍵字四:星火燎原

台北地檢署新聞稿中的12份電磁紀錄之中,又以「星火T計劃」、「燎原企劃案」等內容引發輿論熱議。當「星火」遇上「燎原」,許多人直接聯想毛澤東題提詞、中共官方於1977年出版的《星火燎原》選集;這部選集是由《中國人民解放軍三十年》徵文編選而來,而毛澤東的「星火燎原」手跡原件,至今仍保留於解放軍出版社。

據新聞稿,周泓旭以「甫辰」的別名,在「2015年終工作總結報告」中載明:「未來工作方向:建議我方適時協調大陸對台相關部門,從順暢統派工作力量指揮機制的角度出發,召開統派工作協調會,深入研究當前統派發展面臨的困難與挑戰……將新中華兒女四人核心決策小組模式制度化、常態化、固定化。建議舉辦核心小組集體的受戒儀式,以思想層面團結大家,促進合作,也為具體的各個平台分工合作賦予更高層次的精神意義。并以此為契機,充分賦予核心小組在島內發展組織,開展獨立鬥爭的自主性」、「從中央對台大規模政治、軍事鬥爭的戰略高度出發,培養一支『平時可用、戰時管用』的統派核心力量,確保反獨促統鬥爭的實質進展。」

一般認為,從事諜報的工作人員皆有代號;據媒體報導,檢調發現2015年間,周泓旭以及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等新黨青年軍成立「星火秘密小組」,認定四人以甫辰、卜正、遠山、明正作為代號。

針對外界質疑,周泓旭僅表示,「甫辰」這是他的筆名,從國中開始,他就寫了許多詩詞,皆以甫辰署名。他又說,喜歡這個名字,「覺得音韻很美」。

當我們向王炳忠求證,是否聽過周泓旭有個筆名?王炳忠的回應是毫無所悉。「調查局也問我,他微信顯示的名字好像叫做甫辰?我說不對啊,他微信應該是ZHOU啊。怎麼會變甫辰?」

王炳忠回答:「我不確定。到底是周泓旭自己在附會,覺得這樣很好玩?好像真的在寫諜報小說一樣?或真的他想拿去跟誰提案?跟誰提案?是已經建立了(關係)?還是只是他自己準備著?是不是真的交給上線?也不排除人家栽(贓)的?我也搞不清。現在都不曉得。」

而對「星火T計畫」,周泓旭受訪時為自己喊冤;堅稱「不是我寫的」、「有心人士捏造的」。

王炳忠則說:「有些事情是確實存在,比如燎原新聞網、新中華兒女協會,這些都真實存在」,「林明正做了一系列探討軍事題目的講座,探討南海局勢、中美戰略、太平島,這些也都是真實存在的」。但他同時稱,前述「真的東西」被冠上「星火T計畫」,就可能成為一種「附會」。

但誰會去「附會」這些卷證呢?王炳忠回答:「我不確定。到底是周泓旭自己在附會,覺得這樣很好玩?好像真的在寫諜報小說一樣?或真的他想拿去跟誰提案?跟誰提案?是已經建立了(關係)?還是只是他自己準備著?是不是真的交給上線?也不排除人家栽(贓)的?我也搞不清。現在都不曉得。」

「不曉得的原因是,我們現在無法對質嘛。如果今天周泓旭本人出來,作證時直接到法庭上,媒體也都能旁聽,不就真相大白了嗎?」王炳忠說。

2017年12月19日,台灣新黨發言人王炳忠,因被指涉違反台灣《國安法》被調查局人員及警方到其寓所內搜查並將其帶走協助調查。王炳忠於12月22日召開記者會抨擊檢調違法搜索。

2017年12月19日,台灣新黨發言人王炳忠,因被指涉違反台灣《國安法》被調查局人員及警方到其寓所內搜查並將其帶走協助調查。王炳忠於12月22日召開記者會抨擊檢調違法搜索。攝:張國耀/端傳媒

針對「星火T計畫」中詳列的分級獎金制度價目表,包含與客戶加臉書好友並成員組員粉絲,即可獲得(新台幣)3000元;另行交談議題、見面聊天、接受上級機關指導,皆可獲得5000元到5萬元不等的獎金獎勵,周泓旭在受訪時始終堅稱:沒見過。

不過,因為這份價目表,周泓旭在看守所受到更多矚目。「有訂報紙的人,幾乎都認識我,」他表示,去年底的搜索行動後,看守所裏,開始有人會對他嚷著:「大共諜,我的入黨申請書已經寫好了!」還有獄友要求:「大共諜,我最近有陪你談心,記得給我5萬塊!」

周泓旭承認,四人的確時常聚在一起討論,但不承認「星火小組」。討論什麼呢?他回憶,大多涉及如何宣傳統派在台活動、辦營隊、設計流程、宣傳方法。提到台大中華復興社、新中華兒女協會,周泓旭說,的確參與許多交流,但定位這些活動是在台灣「公開談論統一」。

「大共諜,我最近有陪你談心,記得給我5萬塊!」

「我覺得有生之年,一定會看到統一。我覺得統一是兩岸歷史的必然,只是希望進程不要傷害到兩岸人民,不要讓台灣人心裏覺得被迫,也不要讓大陸人覺得很受傷。」周又稱:「無論哪黨執政,都會統一。民進黨如果跑到中國執政的話,也會主張統一。」

談到《燎原新聞網》,王炳忠說,近年新媒體如雨後春筍,因此自己2015年底就有成立新媒體的打算。他租好網路空間後,《燎原新聞網》的平台與臉書粉絲團皆於2016年上線。 這個網站成為此次共諜案的被詢問重點。檢調在王炳忠的電腦中搜到一份「新媒體成果報告書」,由此質疑該文件的用途。王炳忠表示,該份報告用以向新黨「510074公義基金」請款用,但新黨主席郁慕明最後並未准許黨內人員申請。

王炳忠不諱言,有一段時間,周泓旭彷彿新媒體團隊的顧問,由於是陸生、又是企管背景,每當王炳忠撰寫了報告書、企劃書,都要請周泓旭給予意見。就連新黨要辦讀書會、夏令營,青年軍要研擬「統獨攻防Q&A」,也都曾請教周泓旭。「我們都不會特別因為他是大陸人而設防。我們一開始就是統派,當然覺得中華兒女都可以對統一的事情發表意見。」王炳忠說。不過,當記者詢問周泓旭是否曾過目一些請款用的企劃書,他同樣回答:「記不清了」。

2017年9月15日,台北地方法院審理政大畢業陸生周泓旭被控擔任共諜、刺探台灣外交機密一案;法院於早上約11時半宣判,裁定周泓旭違反《國家安全法》,判囚14個月。

2017年9月15日,台北地方法院審理政大畢業陸生周泓旭被控擔任共諜、刺探台灣外交機密一案;法院於早上約11時半宣判,裁定周泓旭違反《國家安全法》,判囚14個月。攝:張國耀/端傳媒

關鍵字五:潛伏

王炳忠承認的是:周泓旭的確想在兩岸關係中「做點事情」。

他說,並沒特別感覺周泓旭從事諜報工作,「基於朋友,我始終不願相信他真的有接觸上線,還有這麼多的錢能運用。我們始終也沒有拿到他的這麼多的錢。」但王炳忠覺得,周泓旭「個性浪漫」,「比如他會一直幻想自已在什麼革命浪潮裏、是什麼革命人物。」王炳忠回憶,周泓旭曾大力推薦大陸諜報電視劇《潛伏》,片中由中國大陸男星孫紅雷飾演的主角余則成,曾是國民黨成員,後轉變成為共產黨地下黨,一路在軍統潛伏,直到1949年,又被派到台灣潛伏。

「他(周泓旭)跟我說,你看,這余則成真倒霉,都1949建國了,他又被派去潛伏。」「他還問過我:『你看我長得像不像孫紅雷演的余則成?』」「然後他就會想像,我們現在正面對著歷史變化。過幾年,兩岸會不會真的要打仗啦?我們的命運會如何呢?」「他還說過,一旦真的統一之後,我們還要繼續處理和中央的關係。我們這些在台灣的統派人士未必容於中央。到時候中央和地方關係要如何處理好?封疆大吏、地方諸侯一旦功高震主,那又是另外的危機!」

兩人認識沒過多久,周泓旭就常談論諸如此類話題。王炳忠說自己只能如此回應:「你現在就想這麼多啊?」在王炳忠的眼中,周泓旭在與新黨青年軍互動,每每顯得慷慨激昂,彷彿「正在似乎參與了什麼統派組織的新生」。

無獨有偶,在其中一次端傳媒對周泓旭訪談中,他主動談到喜歡看諜戰小說、國共諜戰片,提及自己最推薦的作品是中國2008年上映的民國題材諜戰劇《潛伏》;另一部喜歡的作品,是同樣由孫紅雷主演、以國共內戰為背景的影視作品《人間正道是滄桑》。

電視劇《潛伏》劇照,孫紅雷飾余則成。

電視劇《潛伏》劇照,孫紅雷飾余則成。攝:Imagine China

請周泓旭談談《潛伏》,他又打開了話匣子。「我對國共歷史很有興趣,特別是分合的那些年。」「我喜歡孫紅雷,他演一個共產黨員余則成,跑到國民黨軍統裏面去當情報人員,期間不斷送消息給共產黨,那個劇最後是個開放性結尾。1949年,組織派余則成到台北跟一個人結婚,然後就結束了。」

他又分享,到了台灣,仍在生活中處處留意國共鬥爭的痕跡。他主動談起這段往事:「我以前住馬場町附近,曾經在河堤跑步的時候看到一群很老的人在祭拜共產黨,他們拉了一個很大的條幅:說『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我覺得很新鮮,就跑過去看。」

我問周泓旭,知不知道馬場町是個什麼地方?「我知道,那是國民黨以前槍斃『真正共諜』的地方,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刑場。」答完,他又補充:「也有一些是被冤枉的共諜啦。」

王炳忠在受訪時,同樣憶及這段往事。那是在2016年,農曆中元節隔天,周泓旭對王炳忠說:「昨天是中元節,我經過馬場町,有一些特別的感應,不知道我上輩子是不是在這兒被斃掉的共產黨?」王炳忠當時回應:「你別在那邊神經兮兮、搞得陰陰森森。」

周泓旭也許不知道,中國輿論曾熱議,最接近《潛伏》男主角余則成的現實原型,是前中華民國國防部參謀次長、蔣介石任內所破獲潛伏於中華民國國軍中的共產黨間諜吳石。1950年,吳石與該案所牽連的台灣行政長官公署總務處交際科長聶曦、中共華東局特派員朱楓、聯勤總部第四兵站總監陳寶倉中將等四人在台北被判處死刑——四人被執行槍決的地點,正是數十年後,他常途經的馬場町。

但有一件事,他當然知道:《潛伏》不只是電視劇,1949年以來,兩岸諜報戰未歇,互相潛伏,亦互相暴露,至今從未停止。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周泓旭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