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黃星樺:不在場的網民如何成為群交派對的「受害者」?

就復仇式色情來說,「復仇」的先後順序其實是倒過來的:有裸照當然要先睹為快,至於自己為什麼有資格傷害別人,理由隨後再找就行。反正加諸女人的罪名俯拾即是,撿也撿不完。再不濟,網民還可以說:「誰叫她要拍呢?」


裸照或性愛照遭外流,總有人呼籲社會大眾「不觀看、不下載、不流傳」,以免淪為不在場的兇手。然而對參與其中的網民來說,他們可能更願意認定自己是「不在場的受害者」。 攝:	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裸照或性愛照遭外流,總有人呼籲社會大眾「不觀看、不下載、不流傳」,以免淪為不在場的兇手。然而對參與其中的網民來說,他們可能更願意認定自己是「不在場的受害者」。 攝: 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裸照或性愛照遭外流,當事人往往承受極大壓力,甚至因而自殺。每當發生這類案例,總有人呼籲社會大眾「不觀看、不下載、不流傳」,以免淪為不在場的兇手。然而對參與其中的網民來說,比起承認自己是間接的加害者,他們可能更願意認定自己是「不在場的受害者」。不在場的網民如何受害、為何受害?這段心裏歷程值得從女性主義的角度分析。

台灣近期爆發的「群交派對肉搜起底事件」便顯現出網民的受害者心態。一名網友在論壇爆料,說有名男攝影師多次舉辦性愛派對,邀集男男女女配對雜交,並拍攝色情照片。隨後有好事者「三天不眠不休」下載了攝影師的全部作品,並藉「妝髮、背影和乳型」,一一比對、肉搜出其中若干女性的真實身份,並發文公布她們的臉書、Instagram和日常照片(但沒有任何男性遭到肉搜),文末還抒發感嘆:「完全想不到,外表清純的女孩會參加這種淫亂的活動!」事發後,攝影師將照片全數刪除;當事人透過朋友發文求饒;警察機關警告散布照片恐將觸法,都無法阻止網民用各式暗語四處求檔。

猜猜看,整起事件裏,唯一被主流媒體稱作「苦主」(即victim,受害者)的人是誰?不是遭到肉搜起底的任何一人,也不是那個攝影師,而是某個根本不在場的男子。他聲稱從照片中的某瓣屁股認出了前女友。「苦主」登場,網民的肉搜行為也更被合理化:「她背叛了男朋友,只能說是活該。」甚至有網民留言:「不肉搜,怎知我女友不在其中?」以此為肉搜行為辯護。可見不少人之所以蜂擁求檔,不惜癱瘓網絡論壇,其心態不僅僅如國中生偷看色情圖片,他們某種程度上還感染了苦主心態,擔心自己也被戴了綠帽。甚至,為了避免其他男性同胞受害,肉搜之餘,他們還順道將被肉搜出的女性貶斥為「淫娃」、「蕩婦」、「公共廁所」,深怕她們風頭過後再以清純形象矇騙男人。

先有仇還是先有復仇?復仇式色情的顛倒邏輯

許多新聞評論都將此事納入「復仇式色情」(revenge porn)的範疇。根據英文維基百科,凡非經當事人同意,散布其性愛影像或裸體影像的行為,皆可稱之為復仇式色情。典型的情節是這樣的:情侶分手後,被分的一方心生不滿,於是將過去恩愛時的私密影像公諸網路,以此報復。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黃星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