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

華昌宜:為何你會覺得「兩黨一樣爛」?冰淇淋小販的空間經濟學思考

美國經濟理論學者Hotelling教授「海灘上的兩個冰淇淋小販」的空間均衡之例,或能解釋「民進黨與國民黨越來越像」的疑問。


2017年12月4日,台灣立法院通過《勞動基準法》修正案審查,大量勞工群體在外圍抗議。 攝:張國耀/端傳媒
2017年12月4日,台灣立法院通過《勞動基準法》修正案審查,大量勞工群體在外圍抗議。 攝:張國耀/端傳媒

【編者按】民進黨強力推動《勞基法》修正案,引發台灣勞工團體、社運青年不滿,不少人直指「民進黨會跟國民黨走向一樣結局」或「兩黨一樣爛」,許多在2016年抱著希望投給蔡英文或民進黨的人,至此都十分失望。本文另闢蹊徑,從空間經濟學的角度切入,以「海灘上的兩個冰淇淋小販」說明為何民主政治中會出現兩黨主張越來越類似的困境。

關心台灣政治的朋友,或許會在近日聽到類似的意見,例如「民進黨怎麼跟國民黨越來越像?」「選誰上台是不是都一樣?」這些問題的解答,或許意外地可以從空間經濟學的角度找到思考角度。

當代具重要影響力的美國經濟理論學者 H. Hotelling 曾以海灘上兩個冰淇淋小販為何集中於一處之例來說明空間均衡:假如你和另一小販在海灘上向泳客競賣冰淇淋,為單純計,假設海灘長一里,泳客均勻分布。你會選擇於何處擺攤?

答案是海灘中點。

為什麼?因為你在任何一點,你的身後泳客當然仍是你顧客,然後你和另一小販將平分二人中間泳客。你若不位在中點,則你的顧客必然會少於另一小販,從另一小販觀點來看完全一樣。所以結果是你和另一小販都在海灘中點,離兩端各半里,兩人各有所有顧客總數之一半。

然後地方政府進場,規定你和另一小販必須各位於海灘左右各1/4里處,結果是你和另一小販仍然各得顧客之一半,但想買冰淇淋的泳客步行距離卻縮短了。拿出一張紙和一枝鉛筆來分析一下,即知此二種情景。

在此情景下,如果我們以泳客的步行距離來代表公共利益,則奇怪的事出現了。原來,完全競爭市場下的公共利益並非最大,而政府干預後却增加了公共利益,這完全顛覆了經濟學根本理論。當然你仍可說前者是市場失靈,發生後政府不干預則是政府失靈,教科書上仍可自圓其說,但 Hotelling 教授的海灘上二冰淇淋小販之空間均衡之例含意深沉,使人印象不減。

現在讓我們延伸此海灘之實質地理空間至抽象的議題空間,即不難瞭解,為何在選舉時二競選人之主張,將與對方越來越相似。

因為,你知道你後面的選舉人仍舊會支持你,但是你將平分你和對手之間的選票,這正像二冰淇淋小販在海灘上的集中行為。當然,在選舉中,現實情況會更為複雜,站在你背後、原支持你的基本教義派群眾,可能因為看到你過份靠攏敵營,而選擇不去投票,你必須計算在靠攏對方政見而多贏一票和損失己方一票之間取得平衡,對方也是一樣。所以在選舉時,二候選人仍有政見上的一些差異。

直至目前為止,無論是海灘上的冰淇淋小販或是選舉人,我們都假定其總人數是兩個人。但如果沙灘上有三個人呢,他們的平衡點在那裏?就我所知,Hotelling 未曾分析過此課題。在選舉中,出現三個或更多競選人是常事,此時各競選人混戰時還會合縱連橫,商量選後之聯合執政,而小黨也藉此在夾縫中出現。但這無損 Hotelling 模式給我們有關集中趨勢解釋之貢獻。本來,模式的意義及目的即是以簡化及抽象,以代表複雜的現實世界。

現在讓我們來看將此模式應用到台灣的民主選舉之實例。除了統獨一議題外,選民更關心民生切身問題以及貧富分裂之趨勢。就後面此一議題而論,在國外選舉時候選人通常都大談未來當選後之福利措施和勞工、財政等左傾政策。等到當選後再慢慢收回諾言而右傾向資方靠攏,因為後者常是競選時之的真正金主。

在台灣則又不然,藍綠兩黨在統獨一維議題外甚少就另一維之左右議題著墨。何以致之?可能兩黨菁英都是出身中上階級,對此議題不甚敏感而共構了一個超穩定結構。跳出台灣,看舉世之民主制度,也是漏洞百出,顯然失靈。民粹主義在選舉中之角色和其後果,越來越受世人關注,但在傳統的西方世界政治制度中,似乎尚未找到有效解方法。

(作者為台大城鄉所退休教授)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