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幼兒園虐童案 廣場

讀者來函:北京幼兒園虐童事件,我對媒體缺位的反思

當「權威發布」和「轉載」開始大行其道,還要記者做什麼?


2017年11月24日,北京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雖未到幼兒園放學時間,有的家長提前將孩子接走。 攝:Imagine China
2017年11月24日,北京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雖未到幼兒園放學時間,有的家長提前將孩子接走。 攝:Imagine China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 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江歌案和近來的北京幼兒園事件,儼然已成為近期社會兩大關注熱點,身邊不少人加入罵戰,彷彿大陸社會和北京當局已經天昏地暗,不可救藥。但對我這個傳媒專業學生來講,我較為關心事件的傳播源和事件傳播的流程,更有,傳媒的缺位。也感謝《來福:肆無忌憚的刪帖時代,「謠言」才是抵達真相的途徑?》這篇文章給了我一些解答。

其實文中提到的理想社會傳播學邏輯,有些致命的缺點,那就是輿論導向與程序正義的可實踐性。當每一個環節都可能有偏袒與干預,無論是傳播學理論還是什麼,通通都要失效。各個部分連結在一起,並有效地發揮作用,才是一個完整的社會。

這個連結裏面,不只需要「強力打擊」、「嚴正執法」,更需要透明公開的體制機制、出來承擔推動議題的非政府組織和敢於挖掘真相的中立媒體。不然,豫章書院這種事件,在大眾中的熱度不過過眼雲煙,消失一陣,又要死灰復燃。而在現今的黨國體系內,不能也不會有這樣的結構萌芽。工會姓黨、媒體姓黨、千家萬戶全都姓了黨,那就,天下太平了嘛!(毛澤東語)

我也關注到文中的一個問題,就是:調查記者去哪了?這個問題的答案,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但是想講個故事,也許有些啟發。

認識一些傳媒界的朋友,其中一位對我說,他們這些傳媒的尷尬,就是官媒不讓報,他們報了也要即刻被刪,毫無商討餘地;官媒露出口風,就要報;於是乾脆一切跟住官媒,「權威發布」和「轉載」開始大行其道,而他們自己則去做別的,比如財經地產和娛樂,哪個好欺負還有錢拿就做哪個。關於社會,最好就是做個小貓小狗翻不起浪花的社會小調查和娛樂市民的搞笑內容,幫忙塑造偉大中國夢,至於真相與良知,他沉默了一陣,發過來一段語音,語音裏是一段沉默加一句「我都唔知」(我也不知道)。

隔著手機屏幕,我都能感到他似乎聳了下肩的無奈。

上課時,老師偶爾提及大陸傳媒,談到這種「轉載文體」,話語中都多了幾分譏諷,認為那根本不是真正的新聞,有這種「新聞」,還要記者做什麼?再想起朋友的話,我也只好跟著左右尷尬地笑著。再看著中國新聞自由度在國際上的排名,我更只能無奈苦笑。

在需要調查記者和媒體「守門」的時候,大門敞開,數九寒冬的風全部灌了進來,而拆牆補牆的足球場老闆正挺著好似十月懷胎的大肚子氣喘吁吁地跑過來,這是真實的場景,卻又無限悲哀。

作為一個在香港讀書的新聞及傳播學生,我也曾想過回大陸做新聞的想法,但是看這一波又一波的浪潮,我本能地就退縮了。

不是有多愛香港這個異鄉,但看著「夢」陰霾密布,很多像我一樣的對政經興趣盎然的師兄姐都說,寧願拎著窮苦香港的微薄人工吃不飽飯,也不願意終日戴住無形枷鎖手舞足蹈,還扮作很開心的樣子。

在桌前寫著文章,突然手機連響數聲,本以為是什麼商業推送,但打開一看才發現,是大小官媒們「洗地」的標題,「軍方『老虎團』稱與涉事幼稚園無任何關係」、「北京當局稱將嚴格排查,已經開展打擊活動」......他們統一地,就像特朗普訪華時把「故宮」打成「故官」一樣,所有都是權威得不能再權威了。

可是邏輯呢?你又為什麼突然來這麼一句不知所謂的話,像是自動的承接,難道,你預設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嗎?難道,你默許了所謂「謠言」的存在,甚至真實性?前言不搭後語,跟他們的「五毛」大軍一樣,不知為何而來,也不知為何而去,蔚為壯觀,卻又實為可笑。

再說,不去改革體制解決弊端,成日就靠「一陣風」,打壓異己還是為民請命,誰知道?

要說清楚的是,北京當局對傳媒「第四權」的監管作用,根本是忽視不見的,今天認為「黨媒姓黨」,明天「全國媒體都要跟黨走」,「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要主導一切的」。好吧,這盛世,如你所願。

再說一些題外話。

每當我經過萬寧、莎莎和一些藥舖,總能看見成群結隊的人拎著行李箱,將一批一批奶粉和化妝品放入其中。

不說水貨客的問題,我只是好奇,他們對北邊廣大的土地和社會,難道已經絕望了嗎,不只是對當局,甚至連對產品也無從信任?或許只是價格吸引了他們,而我錯怪了他們?

一個社會可以物質不富裕,但當最基本的信任也喪失,那這個社會結構距離崩壞也就不遠了。不只是民眾對政府的觀感,更是民眾對生活的無望。所謂「人窮志不短」,或許也可以這樣解釋?《精武門》日本武館羞辱國人的那幅招牌,不是送給身體羸弱的國人,更是精神崩塌的國人。

北京幼兒園虐童案 北京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