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70後迷信關係,80後倚仗才華,十九大領導將給年輕人怎樣的信仰?

一個人在青年時代的遭遇,往往會奠定他的世界觀與信仰,中共總書記未來將帶給80後世代、90後世代什麼樣的legacy,那會是對未來中國最重要的事。


2017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共產黨黨員在湖邊觀看習近平的講話。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2017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共產黨黨員在湖邊觀看習近平的講話。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Facebook,端傳媒獲授權編輯轉載,標題為編輯所擬。

一個人在青年時代的遭遇,往往會奠定他的世界觀與信仰,因為那是他在最缺乏資源、最沒有累積的條件下,這個社會對他的排序。他的遭遇因此會形成他對大部分世界的想像。很有趣的,我是在這些年來共事的中國朋友身上,學到了這件事情。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接觸到各種形形色色的上下游廠商,你很快會發現,1970世代、現在四十歲以上的廠商,普遍比較喜歡跟大公司建立關係、找資源。能找上幾個BAT、華為、大銀行的經理人,很多人就覺得自己通天了,做生意特別有信心,滿嘴胡吹瞎吹,打著「跟某公司特別熟」、「我們公司在BAT裏面特別出名」的名號,在外面到處晃蕩,好像已經做成了幾百億生意似的。樂視的創辦人賈躍亭大概是很具體的代表。

這些事情教會我一些經驗,當人家講得特別好、而你手邊資訊無法判斷真假的時候,就先看對方年紀,85後的人講起話來,至少有六、七分真,而70世代的人說話,十句大概只有一句能聽。

有一次我忍不住跟同事抱怨,為什麼這個年紀的人那麼喜歡攀關係,吹起牛來特別大,怎麼跟年輕人都不一樣。沒想到我一提起,同事們苦水噴天,紛紛抱怨農曆年回家時,這個歲代以上的長輩最在意權勢,鄉裏面請客拜年,年輕小輩一定會被催趕著,向曾經當過政府官員、公務員、解放軍的地方鄉里敬酒,其他人可有可無,勢利眼幾乎不予掩飾,彷彿這是天經地義。

從「85後」年輕人對自己長輩的這種羞赧,你可以感覺出,有一種反權勢的性格在這一個新世代中生長。

1985到1990年出生的這一個世代,在他們大學末期、進社會初期,經歷了天翻地覆的行動網路發展。現在的中國,跟2009年我去北京時有很大不同;那時候在街上攔不到出租車,到處很難見到空車,好不容易一輛車子在你面前停了下來,旁邊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一個獐頭鼠目的,一屁股坐上車,留下你站在當場傻眼。

中國的行動網路會領先全球,有著很特殊的發展背景。因為當時整個廣電體制、宏觀經濟體制,還是緊緊抓牢在黨國手中;想要逃逸出黨國的控制,一個手機裏,每個人的app組合都不一樣,每一個手機就是一個世界。要下載什麼app、要訂閱什麼內容,一個人可以在手機裏得到的自由太大。每個人可以藉由組織自己的行動app、行動內容,活在自己手機的世界裏,大幅降低被控制的程度。於是中國的行動網路世代,就這麼意外的爆發。

70世代的人群,在1993年鄧小平南巡、確立改革開放繼續、不受六四天安門事件中斷時,正是剛出社會的年齡。當時流行官員「下海」,包括馮崙、任志強這些知名地產商,都是當時下海從商。下海官員背靠政府資源,依賴關係行走商場,這造成了1970世代人群特別迷信關係、仰仗資源,攀上了大公司就沒問題的世界觀。

這樣的世界觀在網路公司崛起後有所鬆動,80後世代開始出現了反叛意識,未必事事要依靠國家。80後的集體精神偶像是特別叛逆的,例如高中輟學卻大紅大紫的韓寒,例如一頭亂髮談什麼都很尖銳的許知遠。

創業牛人開始進入偶像系譜,在行動網路創業的世代,滴滴打車的程維是1983年出生,餓了麼的張旭豪是1985年,今日頭條的張一鳴是1983年,摩拜單車的胡瑋煒是1982年。是他們創造了一個新的世界。

行動網路逐漸產業化後,這種精神更普遍的推向85後世代的每一個人。你有可能因為做一個微信公號而走紅,有可能通過朋友圈做銷售而創立電商公司。85後的中國青年有一種很強的信仰:靠自己的才華也可以成功,我能做好,是大公司要來找我,不是我去找大公司。

直到這兩年景氣趨緩,90後才是第一批受挫的碎片化世代。我面試過的一些二十幾歲年輕人,已經有過公司倒閉、畢業後無法立刻找到工作的經驗。當我問他們會不會感覺到受挫時,他們會說,還好,因為同學也差不多。

成長在行動網路已成形的這個世代,90後顯得特別的碎片化,已經沒有共同的精神偶像。當我問及,你們有沒有一個,勉強可以稱得上集體偶像的人?每一個人的反應都很驚詫:「那多恐怖,什麼集體,集體聽起來好恐怖。」

也是因為看見了他們,我才明白,為什麼像我這樣的一個人,會如此的相信民主、相信自由;在各種恐嚇、各種網路威脅的情況下,還想要繼續說自己想說的話。因為我經歷過那個時代,那個班上同學只要帶日本鉛筆盒、日本水壺,你就會聽說他家裡是電信局、是公家單位的年代。我們要看總統的新年圍爐夜話,總統過世的時候要去靈堂排隊、哭泣,我小的時候,就跟那些五毛一模一樣,相信台獨是要害了我們的國家(笑)。

我知道人能夠自由思考、不被欺騙,感覺是多麼美好。因為我看見過整個社會的改變,而對我來說,這就是我的信仰,我需要終身捍衛的事情。

十九大在北京召開,從這個國家受過最深傷害的世代中走出的總書記,可望繼續領導這個國家。在十八大時期,我們已經瞭解到這位總書記對世界的不信任感、壓抑衝動,而這樣的領導,將帶給80後世代、90後世代什麼樣的legacy,那會是對未來中國最重要的事。

十九大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