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圖集:出緬甸記——羅興亞人的逃亡之路

羅興亞族人這次逃亡是孤獨的,沒有國籍的他們,能依靠的就只有同伴的相助,一起攀山涉水,尋找下一個容身之地。


2017年9月1日,兩名羅興亞人用轎子協助行動不便的老人家橫越稻田逃離緬甸前往孟加拉。 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9月1日,兩名羅興亞人用轎子協助行動不便的老人家橫越稻田逃離緬甸前往孟加拉。 攝:Bernat Armangue/AP

緬甸若開邦(Rakhine)自8月25日爆發由伊斯蘭反政府武裝「羅興亞救世軍」和政府軍的武裝衝突事件以來,至今造成約400人死亡,逾87000名羅興亞族人被迫倉皇逃入孟加拉。引發國際社會關注。孟加拉近年來因已接受了超過40萬名的羅興亞難民,其政府曾多次表示該國的難民接待能力已經接近極限,因此尚有數千名滯留邊境的羅興亞人,陷入了被孟加拉國政府拒絕或暫緩入境的遭遇。

根據英國《衞報》的前線報導,緬甸軍方自8月25日起,已憑「安全理由」封鎖若開北境,包括眾多國際救援組識也沒法入境,因此中斷了運補與援助計劃,而受此影響者預計也超過25萬人。聯合國人權特別報告員 Yanghee Lee 形容若開邦狀況極度嚴重,敦促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姬介入處理。而昂山素姬雖曾獲諾貝爾奬,並曾打着各種族和平共處的旗號,但自擔任國務資政以來,礙於政治等壓力而未為羅興亞人發聲;去年,她更曾回應聯合國稱,緬甸政府將避免使用「羅興亞人」一詞,要求國際社會跟隨停用此字眼,引來國際輿論強烈批評。

羅興亞族早在16世紀於若開邦定居,至今人口約有130萬,主要信奉伊斯蘭教;然而,緬甸全國逾九成人口為佛教徒,羅興亞族在宗教、種族等層面受緬甸當局、佛教僧侶所壓迫,包括不被官方承認為法定少數民族。被斷絕外界的援助,羅興亞族人這次逃亡是孤獨的,沒有國籍的他們,能依靠的就只有同伴的相助,一起攀山涉水,尋找下一個容身之地。

2017年9月3日,羅興亞人正逃離緬甸前往孟加拉。
2017年9月3日,羅興亞人正逃離緬甸前往孟加拉。攝:Zakir Hossain Chowdhury/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2017年9月2日,一個羅興亞家庭走在破爛的道路上。
2017年9月2日,一個羅興亞家庭走在破爛的道路上。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9月1日,羅興亞族小孩坐在擔挑裡橫越稻田逃離緬甸前往孟加拉。
2017年9月1日,羅興亞族小孩坐在擔挑裡橫越稻田逃離緬甸前往孟加拉。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9月2日,剛越過緬孟邊境的羅興亞難民在孟加拉的科克斯巴扎爾縣的Gundum地區搭建臨時居所。
2017年9月2日,剛越過緬孟邊境的羅興亞難民在孟加拉的科克斯巴扎爾縣的Gundum地區搭建臨時居所。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9月2日,一群羅興亞難民在越過孟加拉邊境後稍作休息。
2017年9月2日,一群羅興亞難民在越過孟加拉邊境後稍作休息。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9月2日,一名羅興亞小孩在難民營裡親吻媽媽的臉。
2017年9月2日,一名羅興亞小孩在難民營裡親吻媽媽的臉。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9月3日,羅興亞難民在臨時搭建的避難所休息。
2017年9月3日,羅興亞難民在臨時搭建的避難所休息。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9月3日,孟加拉志願者到羅興亞難民營派發食物。
2017年9月3日,孟加拉志願者到羅興亞難民營派發食物。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9月3日,剛到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在難民營中爭奪糧食。
2017年9月3日,剛到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在難民營中爭奪糧食。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9月4日,一名羅興亞人在孟加拉邊境的一道鐵絲網圍欄前遠觀緬甸。
2017年9月4日,一名羅興亞人在孟加拉邊境的一道鐵絲網圍欄前遠觀緬甸。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9月1日,羅興亞人從緬甸橫越稻田逃難到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縣以南的邊境小鎮。
2017年9月1日,羅興亞人從緬甸橫越稻田逃難到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縣以南的邊境小鎮。攝:Bernat Armangue/AP
2017年8月31日,在孟加拉海岸,孟加拉村民搜獲兩艘協助羅興亞人逃難時翻沉的船,翻船造成26名婦孺死亡。
2017年8月31日,在孟加拉海岸,孟加拉村民搜獲兩艘協助羅興亞人逃難時翻沉的船,翻船造成26名婦孺死亡。攝:Suvra Kanti Das/AP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
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

支持好新聞,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

加入會員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全站暢讀
隨時隨地

獨立書店
SuperPass

尊享會員
知識社群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