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專訪吳音寧:「台北的廚房」台北農產運銷公司24小時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拍賣量約佔全台三成,可說是台北的廚房,我們跟著新任總經理坐了一趟菜車,從農田邊走到拍賣場,帶你看見台灣農產運銷的日與夜。


 2017年6月,吳音寧(中)出任台北農產公司的新任總經理。對吳音寧陌生的台北媒體忙著找標籤:彰化溪州鄉公所主祕、年輕女作家、曾遠赴墨西哥採訪查巴達游擊隊、總統府國策顧問吳晟之女等。  攝:劉紙鎮/端傳媒
2017年6月,吳音寧(中)出任台北農產公司的新任總經理。對吳音寧陌生的台北媒體忙著找標籤:彰化溪州鄉公所主祕、年輕女作家、曾遠赴墨西哥採訪查巴達游擊隊、總統府國策顧問吳晟之女等。 攝:劉紙鎮/端傳媒

2017年7月29日,尼莎颱風直撲台灣。晚間八點,台北已宣布停班停課,城市裏強風驟雨肆虐、人煙稀少,位於河堤旁的台北第一果菜運銷市場(俗稱一市)卻仍燈火通明。來自全台的蔬菜水果卡車在車道上依序排隊,持續湧入卸貨,一箱箱風災前搶收的蔬菜水果運輸至此,等待隔日凌晨拍賣後,隨即送往各地零售市場、生鮮超市,為前日民眾「掃貨」後空蕩蕩的貨架補貨,確保大台北地區600萬居民在颱風假的早晨仍有餘糧。

若說築地市場是東京的廚房,由台北農產運銷公司(以下簡稱北農)轄下的一市、二市,正可說是台北的廚房。拍賣市場如心臟日日跳動,農產便如血液般被快速聚集、分散、輸送、循環。2016年,北農成交金額達到全台果菜批發市場的33%。這家1974年由蔣經國主導成立的公司,引進日本農產品共同運銷經驗,採取農產品公開競價拍賣方式,試圖建立公開透明的農產品價格形成機制,遂由台北市政府、農委會與民間企業合資,結合各縣市農會、合作社、青果社、運銷商及農民個體戶,經過幾次改組,終成為全台最大農產拍賣平台。

「颱風天你還要去市場?人事案吵得很兇那個對嗎?新的總經理好像很年輕?到底它是農委會的、還是北市府的,怎麼又跟張榮味有關係?」想了數秒,他問了最關鍵的問題:「還有,所以,這個北農到底是在幹嘛的?」

不過,絕大多數台北人對北農的印象,往往集中在前陣子的「董事長、總經理人事風波」。在颱風夜載我前往第一市場的台北計程車司機,反應便相當經典:「颱風天你還要去市場?人事案吵得很兇那個對嗎?新的總經理好像很年輕?到底它是農委會的、還是北市府的,怎麼又跟張榮味有關係?」想了數秒,他問了最關鍵的問題:「還有,所以,這個北農到底是在幹嘛的?」

自2016年底到2017年中,北農的「董、總人事案」成為輿論矚目焦點,台北市長柯文哲、雲林縣大老張榮味與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在媒體上多次交鋒,互批對方提出的人選並不適任,前任總經理韓國瑜也不時加入戰局;各派系頻頻舞劍,多半被解讀為意在把持北農、劍指2018年的地方選舉。

在台灣的鄉村選區,農會有著左右選舉結果的實力。而北農一端繫著產地農民收入,另一端與城市人的餐桌緊緊相依,當中牽動複雜的人際網絡,其董、總人事案常被視為農會改選前哨戰。在過往,台灣農會系統多半被認為是「親國民黨」的,這次北農人選卻成功由民進黨政府推薦的人選出任,也是輿論關注的焦點之一。除此之外,許多人也正觀察台北市長柯文哲是否願意「接受」農委會提名的人選,將之視為柯文哲與民進黨是否仍能在2018攜手合作的指標,動見觀瞻。

北農新任總經理吳音寧在彰化永靖市場。

北農新任總經理吳音寧在彰化永靖市場。攝:劉紙鎮/端傳媒

一度沸揚的人事風波落幕,2017年6月,來自台灣蔬菜第二大供應縣彰化的吳音寧成了北農新任總經理。吳音寧是誰?台北媒體忙著用標籤辨別:彰化溪州鄉公所主祕、年輕女作家、曾遠赴墨西哥採訪查巴達游擊隊、總統府國策顧問吳晟之女,也有同事說,她不過是個疼貓愛狗的工作狂。

任命滿月之後,《端傳媒》記者貼身跟訪吳音寧,和她一道跟上自農鄉駛向台北的菜車,全程追蹤台灣農業產運銷的24小時,以及新任總經理對北農的願景。

食安的條件:知道你碗裏的菜從何而來?

如果颱風沒有來攪局,北農「大平台」的一天通常是這樣開始的,我們選擇跟上來自彰化的蔬菜:

跟著來自彰化永靖的蔬菜,一齊看看台灣農產如何從田間進入消費者的碗中。

跟著來自彰化永靖的蔬菜,一齊看看台灣農產如何從田間進入消費者的碗中。插畫:Tseng Lee/ 圖表:端傳媒設計部

10:00 彰化永靖市場

早上十點,記者與吳音寧坐上菜車,抵達彰化永靖市場。永靖是彰化地區兩大批發市場之一,各式當季蔬果如茄子、絲瓜、敏豆,開始陸陸續續送來市場,有一部分會直接被當地的承銷商收走,外觀漂亮、品質好的,早已被做好分級、打包,準備送往北農。

農民見到新任的「總仔」現身,紛紛稱:「這麼年輕!」吳音寧則說,自己現在在一市、二市看到永靖的箱子,常常能想到當地農民「開著小菜車,載著菜瓜、茄子」的臉孔,「在產地的時候,可以真切感受到這是農民種出來的東西,不只是一個食品、食材,但在運送上去時候,或許就讓我們忘記了。」

工作人員將碎冰倒入,以保持菜豆新鮮度

工作人員將碎冰倒入,以保持菜豆新鮮度 攝:劉紙鎮/端傳媒

12:00 菜車出發上台北

中午十二點,菜車準時從永靖市場發車,預計抵達台北時間是下午三點半,與一般人對「夜行貨車」的印象大相逕庭。事實上,考量天候、路況、拍賣時間等因素,不少國家的菜車仍是午夜出發、凌晨抵達拍賣市場,例如馬來西亞知名蔬菜產地金馬崙,半夜後便有菜車「羅利」在山路上穿梭,將蔬果一車車送過長堤、送往新加坡拍賣市場。

但在台灣國道上,卻是另外一番光景。往北農送菜的農民、菜車,為追求更高的拍賣價格,許多都已「調整」成正午出發。「關鍵在去了台北之後,還要『排隊』,排越前面的、可以越早拍賣,越可以拍到一個好價錢。」資深貨運行老闆分析,「像我們中部,本來以前也是可以半夜出車,但後來為了拍賣價錢更好,大家都越來越提早到,我們在產地就越來越早出發,當然,農民也要提前收成。」

工人將裝滿蔬菜的箱運上菜車,準時從永靖市場出發。

工人將裝滿蔬菜的箱運上菜車,準時從永靖市場出發。 攝:劉紙鎮/端傳媒

15:30 抵達台北,開始排隊

自彰化北上的旅途中,我們所跟隨的菜車,中途又下了一次交流道,到苗栗通宵農會收貨。這些跨縣市、跨區域的私人貨運,正是農鄉蔬果送上台北不可或缺的輸送血管,許多老闆多都是白手起家、從司機做起,一輛輛添購自家的送菜卡車,再隨著事業版圖一步步擴張「收貨」的站點。

菜車進入台北城前刻,原本晴朗的天氣霎時變天,雷陣雨傾泄而下。貨運老闆氣定神閒,出發前,他早已給所有蔬果蓋上帆布。下午三點半開始,來自各縣市的菜車陸陸續續抵達台北,在一市外的河堤排隊,一直等到順利卸貨為止。

「我們的果菜從全台各地來,甚至有從屏東、花蓮到台北,這是非常勞力密集的工作,很多都是年輕人來做捆工、搬工,也正因為年輕,才能如此辛苦的工作。也有從山區來的年輕原住民,又要再夜車回去。」吳音寧說記者運氣好,遇上從台灣中部產地出發的車,才可以在白天行車,「在其他更偏遠的區域,仍然會出現『夜行貨車』。」

菜車陸陸續續在一市外河堤邊排隊,直到順利卸貨為止。

菜車陸陸續續在一市外河堤邊排隊,直到順利卸貨為止。 攝:劉紙鎮/端傳媒

17:00 卸貨開始

在講求資訊透明、開放政府的時代,物流管理應該是可以做到的。透過代號管理以追溯來源,才能談建立生產履歷,從食安開始走向農安,實踐我們理想中的現代農業該有的樣子。

農業不分區立委蔡培慧

來自全台各地的卡車,開始一一卸貨。大型的國聯社(中華民國果菜合作社聯合社)、農聯社(台灣農業合作社聯合社)都已經有固定的卸貨區,其他各地菜車也必須依照指引,在特定區域放置農產。數千、數萬件的農產自下午到半夜十一點都持續卸貨,將原本空曠拍賣市場擠得水洩不通。

往往從此時開始,蔬果與生產他們的農民之間,失去了追蹤標記。怎樣確定蔬果的來源?一市主任王鴻雄說:「我們只看品質、農藥超標的直接退件,不會直接去指認特定農民。要從箱子上的『代號』去找到農民,還是要透過農會。」而在產地端,農會工作者則透露,不少農民一人擁有許多「代號」,若某一代號被驗出農藥超標,便再換一個代號送貨,令追溯無效。這也是目前食品安全危機的大挑戰。

「能夠把代號謹慎管理,我覺得是重要的第一步。」專業的農業不分區立委蔡培慧認為,「在講求資訊透明、開放政府的時代,物流管理應該是可以做到的。透過代號管理以追溯來源,才能談建立生產履歷,從食安開始走向農安,實踐我們理想中的現代農業該有的樣子。」

針對代號問題,吳音寧認為,要解決問題,確實不易。「目前,恐怕必須先從釐清問題開始,搞清楚所有代號『使用』的方式,再決定我們該怎麼做。」

21:00 工作人員進場

北農檢驗員開始抽驗蔬菜,隨機劃開箱子,將蔬菜放進菜籃車,到一旁檢驗室檢驗。檢驗工作必須在凌晨三點的拍賣開始前盡數完成,檢驗不合格的蔬果,不能加入拍賣,必須報廢。到深夜1時,理貨員也開始進場理貨、拍賣員進場看貨裁價,為拍賣做準備。

北農的農產拍賣於從凌晨三時二十分開始,直到早上七時。

北農的農產拍賣於從凌晨三時二十分開始,直到早上七時。 攝:劉紙鎮/端傳媒

3:00 拍賣開始

凌晨三點,北農的靈魂、全台蔬果拍賣正式開張。老員工戲稱這裏是「武場」,拍賣步調快速、必須隨機應變。若把深夜光景略分作三個時段,兩點開始,消費力最高的承銷人多會現身,當中不乏許多高級餐廳的採買,穿梭在貨堆中查看今日貨色,在心中盤算出價。五點到七點來的承銷人,多是一般的市集小販或餐館,購買中等農產,追求損益平衡。七點之後才來的採買的承銷人,被市場戲稱為「三寶仔」,多半不問品質、只求低價掃貨。

7:00 拍賣結束

所有今日拍賣價格隨即上傳,蔬菜、水果開始運送到客戶端。接下來,各餐館的廚師們開始備戰午餐。

12:00 午休時間到

學生、上班族湧入餐廳,吃到產地送上來的蔬果。而在產地,菜車又準備北上出發送菜。新的一天,即將開始。

果菜「股票」市場、最優秀的拍賣員與「國民菜王」

在24小時的農產運銷歷程裏,最顯真功夫,對外人來說也最神秘刺激的,便是農人們戲稱的「武場」——每日凌晨三點的拍賣場。

三點三十分,控制台徐徐廣播起:「......各位,大家早,今日是民國一零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今日件數六千二百八十九件….」承銷人們三三兩兩地聚集在各拍賣台附近,談天、喝水、吃檳榔,表面看來漫不經心,但有經驗的人立刻看出門道:「他們嘴巴在聊天,好像很悠閒,耳朵都在聽,聽今天的件數。如果件數比昨天多,總體價格會跌,反過來也是一樣。剛剛看貨以後,他們心裡定的價格,現在會再根據總件數調整校正一下,看是調高、還是調低。」一市副主任蘇國寶指點記者。

廣播話音已落,大家心裏已各自攥好中意貨號與最後價格,就等拍賣員上台,宣布競價開始。穿著灰色細橫條制服、看來並不顯眼的拍賣員,是左右批發市場的靈魂人物,必須在數秒之間讓拍賣成交、讓藏龍臥虎的承銷人心服口服。

「拍賣員要喊出那個氣口、要會掌握氣氛、要理解承銷人心理,判定價錢要精準、反應要快、表現要穩定。」蘇國寶形容,「尤其是負責拍賣高麗菜的拍賣員,更是菁英中的菁英。有些拍賣員,其實已經很資深、很優秀,但要他站上高麗菜的拍賣台,可能還是沒辦法,這是一種天份。」

高麗菜,人稱台灣菜母,是台灣最受歡迎的菜種,拍賣量大,它的價格亦牽動所有農產價格。

台灣高麗菜多種植日本「初秋」品種,限於生長條件,中南部平地只能在冬季種植,其他時段必須由宜蘭、台中梨山等丘陵地來供應。但近年台灣多暴雨、秋季颱風,往往令產地與市場的供需之間,常有失衡。政府不介入價格,北農的「公開拍賣」機制就成為確保這一「國民天菜」價格保持合理的重要防線。

除了佔據33%的市場份額,拍賣,也是北農之於台灣農業的另一重要之處。

「北農是全台灣唯一有健全拍賣制度的地方,它每天各種品項的蔬果拍賣價格,基本上就是各地大、小盤口喊價的指標。」產地菜農說道,「地方都是用喊價的原始方式,在農民和商販如果資訊不對稱的情況下,農民就很容易被吃,消費者也可能會買貴。」

在價格易受天候變動影響、劇烈變動的市場上,提供一個透明、公正、有效率的平台,讓不確定的因素減到最少,成了北農最重要的任務。

但是,不少資深產銷工作者仍直指,無論拍賣平台如何公開、透明,仍然難免有投機者,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以不正當手段操作菜價的「菜蟲」。一名資深工作者認為,「菜蟲要玩價格,前提還是在每當季的蔬果的基本承銷量,所呈現的價格擺幅下操作。菜蟲(試圖介入價格)雖然惹人討厭,但可以被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內。」換言之,只要北農能公開更多產地資訊,預先示警價格波動,便能盡量減少因資訊不對等而產生的市場扭曲。

牽動全台蔬果價格的拍賣,現行運作原理並不複雜:即是拍賣員喊價、承銷商競價,價高者得。但在短短的四個小時之內,如何決定各方都心服口服的價格、讓承銷商將台灣各地湧進的三千噸蔬果盡數分食,不留殘餘,需要精密複雜的機制支撐。總體來說,農產拍賣價格高低,與起標價息息相關,拍賣員會參照前一日價格、當日貨件、品質、天氣決定。

在這沒有證交所、沒有內線、沒有財經名嘴的拍賣市場裡,是一群經驗老到的拍賣員與承銷人,天天搭著市場的脈搏而行。

在這沒有證交所、沒有內線、沒有財經名嘴的拍賣市場裡,是一群經驗老到的拍賣員與承銷人,天天搭著市場的脈搏而行。 攝:劉紙鎮/端傳媒

希望大家以後談到北農,不要再提到人事爭議、也不要只想到農會選舉、想到派系,不要再用一些簡單的標籤,比如說「菜蟲」,來理解產銷這件事情,而是真正去認識這個對農民、對消費者都如此重要的「市場」,好好來想想,台灣需要怎樣的農產運銷?需要怎樣的農業?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

但單只學會將價格掌握平穩,並不足以展現拍賣員的功力,要在短暫時間內將貨品拍賣完畢,必須精準抓住今日市場價格與承銷人需求的平衡點,「今天你要負責拍掉一百件,有六、七個喊30元,可能就喊定了30元。或許他可以喊31元,價格可能比較好,但沒那麼多人要出31,一百件拍不完啊!價跟量之間,你要自己算,而且,只有不到一秒的時間給你算!」蘇國寶說。

數秒之間完成如此複雜的判斷,來自拍賣員對承銷人的瞭如指掌,「他眼睛根本沒時間看多餘的地方,如果某個承銷人一直都在等漂亮的、好的貨,你知道接下來要拍的這批是中等,你根本連眼睛看都不用看他!這批貨你送他他也不要!你眼睛就直接看別人(編按:直接看向那些只需要「中等」貨色的買家),節省時間,不然怎麼看得完?」

颱風前夕,市場供需波動,香菜、青蔥等作物價格應聲上漲,尤其是來自宜蘭三星青蔥,被認定是蔥中「精品」,更引發各家承銷人競相爭奪,青蔥貨堆旁幾無立足之地。蘇國寶解釋,「香菜跟青蔥都怕颱風,香菜幼嫩,最容易受損;青蔥被風一吹,蔥管易折、蔥白腐爛,整株蔥就毀了,總體的供應量也會下降,不容易搶到貨,大家一搶,價格就高。」

承銷人對高端客戶「使命必達」的態度,決定了蔥價在颱風後應聲上漲的宿命,「替大飯店採買的,通常是15天、30天簽一次約,簽約的時候,就會說好一個價格,譬如蔥價是一公斤300,接下來15天裡面,我買得到一公斤200,那算我賺;颱風天買到一公斤600,算我賠。但一次買不到,主廚可能就不跟你合作,所以他們價錢多高也要買到啊!」蘇國寶說。

「說到底,你看這樣大的一個果菜市場,價格說起來好像股票一樣。現在的價錢跟三小時後或許就不一樣。一定是品質嗎?品質當然有關係,但還有各種市場狀況、天氣、大家的心理,綜合起來這個價錢。」在這沒有證交所、沒有內線、沒有財經名嘴的拍賣市場裡,只有經驗老到的拍賣員與承銷人,日日搭著市場的脈搏而喊價、出價。

北農新任總經理吳音寧在蔬菜拍賣現場。

北農新任總經理吳音寧在蔬菜拍賣現場。攝:劉紙鎮/端傳媒

「希望大家以後談到北農,不要再提到人事爭議、也不要只想到農會選舉、想到派系,不要再用一些簡單的標籤,比如說『菜蟲』,來理解產銷這件事情,而是真正去認識這個對農民、對消費者都如此重要的『市場』,好好來想想,台灣需要怎樣的農產運銷?需要怎樣的農業?我們一起來認識它。」吳音寧說。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吳音寧 北農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