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病逝 廣場

廖亦武:6月16日,我首次得知劉曉波垂危

漢堡世界首腦峰會快結束了,曉波命懸一線,而習近平的嘴還沒鬆動。我不得不公布6月16日子夜筆記。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確診肝癌晚期,現已保外就醫。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已組成由8位中國大陸知名腫瘤專家參加的醫療救治小組,制定了治療方案。劉曉波正在按醫療方案接受治療。圖為2017年6月29日,香港一個要求釋放劉曉波的燭光晚會上。 攝:Tyrone Siu/Reuters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確診肝癌晚期,現已保外就醫。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已組成由8位中國大陸知名腫瘤專家參加的醫療救治小組,制定了治療方案。劉曉波正在按醫療方案接受治療。圖為2017年6月29日,香港一個要求釋放劉曉波的燭光晚會上。 攝:Tyrone Siu/Reuters

【編者按】作者廖亦武,筆名老威,出生於中國四川鹽亭,為中國有名詩人和異議作家。1990年,他因為詩歌《大屠殺》和詩歌電影《安魂》,被判定為「政治犯」,「反革命宣傳煽動」罪成,坐牢4年。2011年7月,他走過中越邊境,從越南河內登機飛抵德國並定居於柏林。

「有形監獄裏,住着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無形監獄裏,住着他的妻子劉霞。」廖亦武與劉霞為多年好友,曾寫過很多關於她的文章,並策劃德國的詩歌攝影節。

漢堡世界首腦峰會快結束了,曉波命懸一線,而習近平的嘴還沒鬆動。我不得不公布6月16日子夜筆記:我首次得知曉波垂危。

*****

還在英國布萊頓詩人節時,忠忠(編按:忠忠為廖亦武與劉霞的共同朋友)微信要我家電話,說劉家要打過來。妻子當即給了,並在前天回柏林時,當面告之。

感覺蹊蹺,因為3年多來,都是我給劉霞或忠忠電話,詢問近況。於是昨天我先致電劉家,幾次,沒人接。於是致電忠忠問劉霞行蹤,忠忠說和劉暉(劉霞弟弟)一塊。我問怎樣,他說和過去差不多,只是這次沒批准外出。

今天午後,我再次致電劉霞家,依舊沒人接。菲舍爾總編輯彼得.西冷和作家赫塔.米勒先後來信詢問,我唯有發愣。直到下午4點半鐘,我才突然接到劉家打來的電話:

你是劉家?

我是。

有急事嗎?

姑父他得了肝癌,是晚期。

我沒聽清,以為說的是姑姑,大為震驚道:什麽,劉霞肝癌?!

不不,是姑父肝癌晚期。

我愣了片刻,旋即失聲叫道:「六四曉波他?!!」

是的。姑姑和爸爸讓我盡快告訴你,但是,你不能給任何人說,特別是媒體。

我保證。但是,我可以通過特別管道,向德國政府高層,比如默克爾總理說嗎?

是的,這正是他們要你做的。

劉曉波和劉霞要我做的?

是的。

我需要多一些情況。曉波現在哪裡?監獄醫院嗎?重病犯人一般先住監獄醫院,還是秘密回北京就醫?

在瀋陽的醫院拖著,沒有辦法。

我爸爸得過癌症,我知道肝癌是所有癌症中最痛的。

所以姑姑、姑父要到德國!要盡快到德國!!姑父說:死也要死在德國!

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姑姑知道習近平下個月訪問德國,請你代替他們倆,向默克爾夫人緊急求助。懇請她在與習近平的會談中,明確提出,讓劉曉波盡快到德國就醫,不,搶救。你曾經給姑姑說,默克爾是當今政治家中,最具人道和憐憫的,她曾經幫助過你,也幫助過許多難民,儘管給她造成很大麻煩。

我可以向默克爾透露消息來源嗎?

可以。這兩個多月,通過姑姑的申請和爭取,政府批准,姑父才逐漸瞭解家裡發生了怎麼,可自己卻不行了。

明白了。請把你的電話給我。

*****

未及喘息和思索,我就輾轉致電一個德國人,告知上述情形,她大驚失色。她說會通過渠道,盡快知會總理府。也許她將到柏林與我見面,但今天不會有確定方案。

而我,要給默克爾寫第二封求助信,第一封尚無回音;不料事態陡變,不得不寫第二封。

一名德國和一名美國醫學專家於7月8日在遼寧瀋陽參加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會診。
一名德國和一名美國醫學專家於7月8日在遼寧瀋陽參加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會診。網上圖片
劉霞 劉曉波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