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打了又打,談了又談,緬甸民族和解有多難?

邦康聯盟的主張與緬軍的態度,是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愈趨複雜的停火談判,再考驗頂著諾貝爾和平獎光環的昂山素姬。


人口總數約13萬的果敢自治區,2015年以來因兩次戰事而被迫逃離家園的難民人數,自治區宣傳處統計約2萬2,000人。近兩年來,自治區政府也在老街市區與郊外蓋起簡易的住所,供戰時逃難到中國,戰事趨緩卻又無家可歸的難民居住。 作者提供圖片
人口總數約13萬的果敢自治區,2015年以來因兩次戰事而被迫逃離家園的難民人數,自治區宣傳處統計約2萬2,000人。近兩年來,自治區政府也在老街市區與郊外蓋起簡易的住所,供戰時逃難到中國,戰事趨緩卻又無家可歸的難民居住。 作者提供圖片

3月6日北京時間凌晨兩點開始,砲彈聲四起,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 以下簡稱「同盟軍」)埋伏進入緬北的果敢自治區首府老街,與政府軍作戰,一打就是五個小時。這場在當地被稱為「36戰事」的後續影響,仍在蔓延。昂山素姬(台譯翁山蘇姬,下同)主持的的第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剛結束,但並未改變緬北戰事的根本局面。

至今,果敢自治區老街上仍可見到戰爭的痕跡,超過2萬名果敢難民依然回不了家,通往中國的國門深鎖,山區與街頭上隨處可見武裝軍警。商場大門緊閉,賭場已開業但賭客稀落。原本因賭場經濟而燈紅酒綠的老街,最熱鬧的黑夜受從晚上8:30到早上7:30的宵禁影響,而變得蕭條冷清。

「他們就是來搶錢的。」

「老街這裏的賭場,在3月6日當天共被搶了超過4億人民幣。」果敢自治區宣傳處副處長李建軍表示,對戰的政府軍和同盟軍,雙方軍隊與果敢平民的死亡人數可達到100人左右,但準確數字礙於軍方不願透露因此無從得知。其中福利來大酒店相關人士表示,有約300名員工被綁走,女的已被放回,男的則被強迫當兵,目前仍有50人下落不明。

「他們就是來搶錢的。」李相當確定地對端傳媒記者表示,「我們的監控系統是不對外開放的,但可以看到他們是用車來把錢載走,當時載錢的車都排成一個車隊,是車塞滿錢了才開走的。」李形容當天早上的監視器畫面,並認為沒有任何戰略部署或軍方司令部受到攻擊,就是只攻擊有錢的地方,他認為:「這不是搶錢的話那說不過去。」

2017年,36戰事兩個月後,果敢自治區老街上仍可見到戰爭的痕跡。
2017年,36戰事兩個月後,果敢自治區老街上仍可見到戰爭的痕跡。攝:汪佳燕

果敢老街戰後現況

老街上損害最嚴重的莫過於三大賭場,百勝、福利來與新錦江,各賭場大門被武器毀壞,窗戶玻璃破碎,能補的就先用木板擋起。唯獨新錦江,面向大街的整棟酒店被燒毀,戰爭過後,工作人員直接用水泥築起了比人還高的圍牆,畫地自衛。

人口總數約13萬的果敢自治區,2015年以來因兩次戰事而被迫逃離家園的難民人數,自治區宣傳處統計約2萬2,000人。而近兩年來,自治區政府也在老街市區與郊外蓋起簡易的住所,供戰時逃難到中國,戰事趨緩卻又無家可歸的難民居住,因為這些難民多來自中緬邊界的山區村寨,他們的家園被政府劃設為軍事管制區,同時也遍布地雷而無法返回。

36戰事,老街上損害最嚴重的莫過於三大賭場,戰事兩個月後,其中一個賭場內仍滿目瘡痍。
36戰事,老街上損害最嚴重的莫過於三大賭場,戰事兩個月後,其中一個賭場內仍滿目瘡痍。攝:汪佳燕

在老街市區則有兩個賭場所屬的基金會辦理的難民安置點,其中「金象城安置點」,是將已廢棄的賭場酒店改建,供難民居住。最多曾收容111戶,目前則有26戶居住在內。

負責營運金象城安置點的基金會人員,翻譯一戶人家牆上掛著的緬文「職業訓練證明」。自治區政府為2015年29戰事逃到老街市區,但在山區務農的農民開設職業訓練,讓他們能在市區謀生,男性學機械維修,女性學裁縫。

「結業日期是2017年2月24日,但3月6日又打仗了。」基金會人員說。

「我們除了提供難民住宿外,還供水電,每個月會發米油鹽,缺糧會再發,也提供醫療服務。」 但她也坦承從2015年維持這間安置點至今,每個月1萬多人民幣的開銷其實負擔相當大。「但人民需要幫助,你也不能不給吧?只希望不要再有戰爭了。」

儘管戰爭過了一個多月,4月底老街上仍可看到武裝軍警防守,街道上氣氛仍是緊張,但在老街上討生活的人們,對於打仗早習以為常。楊司機開著外型如同高爾夫球車的公車,他是土生土長的果敢人,頭髮斑白稀疏但精神十足,52歲的他已經歷過果敢的三次戰役,2009的88戰事、2015年的29戰事以及最近的36戰事,但相較其他民眾一打仗就逃往中國或緬甸內地,他都一次沒逃離老街。

「打仗嘛,也沒什麼,不能出門開車,就在家打麻將,有人敲門不要開就是了。」他輕描帶寫地形容著。

但在生意上倒是受到很多影響,一趟車收五塊人民幣的他表示,以前給彭家聲管的時候,開車路線從東城到老街市中心,一天可以賺到1000人民幣,跟現在冷清的生意根本沒得比。對於到底果敢該給誰管理比較好,楊司機一邊忙者招呼乘客一邊表示 ,「 給彭家的同盟軍管嘍,比較不會打仗,生意也比較好做。」

這麼戰事過了一個多月,4月底老街上仍可看到武裝軍警防守,街道上氣氛仍是緊張。
這麼戰事過了一個多月,4月底老街上仍可看到武裝軍警防守,街道上氣氛仍是緊張。攝:汪佳燕

同盟軍:大緬族主義壓迫下更要捍衛果敢

「自從2015年的29戰事後,緬軍就沒有一天停止對我們的重兵圍剿。」 同盟軍總司令彭德仁以電郵的方式在5月15日接受採訪,他形容為了保衛在果敢紅岩區的基地,迫不得已採取進攻。

彭德仁之父彭家聲,曾統治果敢地區超過20年,直到2009年88戰事被緬軍擊敗,退出果敢。超過80歲的彭家聲在2015年29戰事,率領同盟軍捲土重來,想奪回果敢未成,目前隱匿無蹤,由彭德仁領導軍隊。

對於將賭場員工強行帶走當兵一說,彭認為民族興亡,人人有責,只要是果敢籍人士就有責任保衛國家,尤其在受到大緬族主義下的壓迫更應該捍衛果敢這塊土地。「不是果敢青年,我們不會勉強他們加入我們的革命隊伍。」彭德仁表示。

至於攻擊賭場搶錢之說,他並不否認,但強調在金額上認為自治區政府有意誇大數目,以污衊同盟軍。「假如你是賭場老闆,在這種動盪時期你會將五六億現金擺在賭場裡嗎?」彭反問道。同時他認為,賭場經營者和駐紮果敢的緬軍壟斷老街經濟,同時以營收支援緬軍攻打同盟軍,「賭場裡的資金實際上就是敵資,我們勢必想方設法進行收繳。」

同盟軍過去3年的籌款方式之一為透過支付寶向中國民眾募捐,今年4月底路透社報導,設立在中國農業銀行的募款帳號,自2015年4月以來共籌到531,853美元,引起中方涉嫌支助緬甸武裝部隊的嫌疑,農行立即以「終止一向可能引發中國與緬甸外交關係緊張」的原因凍結了該帳號。

對於此事件,彭認為根本就不存在中國讓海外武裝部隊在其境內開設募款帳戶一說,帳戶與募款皆屬於民間志願者自發所為,並非以同盟軍組職的名義去中國農行開設帳戶。

36戰事,果敢老街上不少建築物慘遭破壞,窗戶玻璃破碎。
36戰事,果敢老街上不少建築物慘遭破壞,窗戶玻璃破碎。攝:汪佳燕

第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和平路遙?

由昂山素姬主導的第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於5月24日在首都內比都(台譯奈比多,下同)舉行。而原本未簽署軍方主導的全國停火協議(Natianl Ceasefire Agreement, NCA),僅能以「特殊訪客」(speical guest)出席,包括果敢同盟軍在內的七個少數民族武裝組織,與會前最後一刻接到政府邀請,從中國昆明抵達內比都,以正式代表身分與會。

本該在今年2月舉行的第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因4月在佤邦自治區舉辦的第四次邦康峰會而延期。而參與邦康峰會的七個組織,被外稱為「邦康聯盟」,成員包括佤邦聯合軍、克欽獨立軍、北撣邦軍、勐拉軍、果敢同盟軍、德昂民族解放軍和若開軍。

和去年第一次21世紀彬龍會議相較,顯著的突破是:去年因拒絕放棄武裝而未被邀請的果敢同盟軍、德昂民族解放軍和若開軍,出席了第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以佤邦聯合軍為首的邦康聯盟成為新興的談判勢力,取代原本與政府持續和平談判並簽署NCA的「聯合民族聯邦委員會」(United Nationalities Federal Council, UNFC)。邦康聯盟正式成立「聯邦政治談判協商委員會」( Federal Political Negotiation Consultative Committee, FPNCC ),對其他未簽署NCA少數民族組織開放,同時在第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向昂山素姬提出屬於自己版本的NCA。

另外,邦康聯盟在今年2月第三次峰會結束後,要求聯合國與中國以第三方監督人身分介入緬甸的和平談判,而中國外交部亞洲事務特使孫國祥,與駐緬甸大使洪亮也出席了第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會前更可見孫國祥積極低調的身影,穿梭緬甸政府與各方少數民族組織間。

邦康聯盟僅出席開幕式,與昂山素姬見面,同時受邀至其住所享用晚宴,並未參與分組會談,已被視為邁出和平會談的第一步。

儘管政府與八個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在第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簽署「聯邦協議文件」,但緬甸國內與外界普遍認為沒有達成重大成果,原因在於,一是擁有強大軍力的佤邦聯合軍與克欽獨立軍,加入邦康聯盟提出自己的NCA,且未簽署聯邦協議文件,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的實質影響力遽減;二是,重大議題無法達成共識,包括「未來聯邦只能有『唯一軍隊』」項目,遭到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強烈反對而擱置討論,以及「不能進行聯邦分裂」條款,與昂山素姬之父昂山將軍(台譯翁山將軍)在1947年彬龍會議提出「可以脫離聯邦」的精神相違,而沒有共識。

邊打邊談的和平?

聯盟也在第三次邦康峰會對軍方主導的NCA表示態度,「從NCA文本的核心政治目的來看,就是緬政府要用NCA替代歷史上的《彬龍協議》,我們不能接受。」「要求用公平公正的新停火協議來替換目前的NCA。」

但緬甸三軍總司令敏昂萊在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開幕式強烈表示,「一些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的要求並不現實,遠遠超出聯邦制的要求。」「為了實現和平,軍方將堅持NCA,以及建立在責任、課責與透明的六點和平政策。」

邦康聯盟的主張與緬軍的態度,是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而擁有強大軍事實力且持續與緬軍交戰的邦康聯盟提出新版NCA,另外八個簽署NCA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儘管參與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並簽署協議,仍不時與緬軍發生衝突。

愈趨複雜的停火談判,再考驗頂著諾貝爾和平獎光環的昂山素姬,71歲的她能否在有生之年看到和平仍是個大問號。

佤邦對外關係與安全部部長趙國安,與昂山素姬見面後接受緬甸媒體《伊洛瓦底》的採訪,他對軍方主導的NCA表示,「已經和簽了NCA的八個團體,政府也不能保證和平。撣邦恢復委員會(即南撣邦軍)簽署後也發生了200多次大大小小的衝突與戰鬥。雖然我們沒有簽署NCA,但我們已經和政府和平了28年,所以我們簽不簽他們走的,只是一個形式,實質並不是這麼回事。」

針對是否中國施壓,因此邦康聯盟參加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的說法,趙國安說,「『一帶一路』只要邊境和平,這個一帶一路就出來了,經濟也來了,高速公路一開通,兩邊都能受益,大的水電站建起來也會受益。所以只要說『一帶一路』暢通穩定的話,我們地區也好國家也好,都是最大利益。」

「民族和解,實現停火,最大的障礙就是緬甸軍方。」「放棄武力採用政治手段解決矛盾。」果敢同盟軍總司令彭德仁譴責其殘酷的手段並督促停火。

「全國停火和平協議是一份充滿政治陷阱的政治協議文本,對民族武裝革命組織非常不利。」彭如此看待軍方主導的NCA。

並未親自出席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的彭德仁,對於昂山素姬與和平談判,認為現況仍然困難重重。「就算我們願意相信民盟政府,但是以民盟執政一年多來的表現來看,現政府顯然毫無能力掌控軍方。」「若繞開軍方直接與全民盟談,軍方不承認,一切全都等於零,戰爭還是持續會爆發。」

緬甸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