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打了又打,談了又談,緬甸民族和解有多難?

邦康聯盟的主張與緬軍的態度,是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愈趨複雜的停火談判,再考驗頂著諾貝爾和平獎光環的昂山素姬。


人口總數約13萬的果敢自治區,2015年以來因兩次戰事而被迫逃離家園的難民人數,自治區宣傳處統計約2萬2,000人。近兩年來,自治區政府也在老街市區與郊外蓋起簡易的住所,供戰時逃難到中國,戰事趨緩卻又無家可歸的難民居住。 作者提供圖片
人口總數約13萬的果敢自治區,2015年以來因兩次戰事而被迫逃離家園的難民人數,自治區宣傳處統計約2萬2,000人。近兩年來,自治區政府也在老街市區與郊外蓋起簡易的住所,供戰時逃難到中國,戰事趨緩卻又無家可歸的難民居住。 作者提供圖片

3月6日北京時間凌晨兩點開始,砲彈聲四起,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 以下簡稱「同盟軍」)埋伏進入緬北的果敢自治區首府老街,與政府軍作戰,一打就是五個小時。這場在當地被稱為「36戰事」的後續影響,仍在蔓延。昂山素姬(台譯翁山蘇姬,下同)主持的的第二次21世紀彬龍會議剛結束,但並未改變緬北戰事的根本局面。

至今,果敢自治區老街上仍可見到戰爭的痕跡,超過2萬名果敢難民依然回不了家,通往中國的國門深鎖,山區與街頭上隨處可見武裝軍警。商場大門緊閉,賭場已開業但賭客稀落。原本因賭場經濟而燈紅酒綠的老街,最熱鬧的黑夜受從晚上8:30到早上7:30的宵禁影響,而變得蕭條冷清。

「他們就是來搶錢的。」

「老街這裏的賭場,在3月6日當天共被搶了超過4億人民幣。」果敢自治區宣傳處副處長李建軍表示,對戰的政府軍和同盟軍,雙方軍隊與果敢平民的死亡人數可達到100人左右,但準確數字礙於軍方不願透露因此無從得知。其中福利來大酒店相關人士表示,有約300名員工被綁走,女的已被放回,男的則被強迫當兵,目前仍有50人下落不明。

「他們就是來搶錢的。」李相當確定地對端傳媒記者表示,「我們的監控系統是不對外開放的,但可以看到他們是用車來把錢載走,當時載錢的車都排成一個車隊,是車塞滿錢了才開走的。」李形容當天早上的監視器畫面,並認為沒有任何戰略部署或軍方司令部受到攻擊,就是只攻擊有錢的地方,他認為:「這不是搶錢的話那說不過去。」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
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

支持好新聞,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

加入會員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全站暢讀
隨時隨地

獨立書店
SuperPass

尊享會員
知識社群

了解更多
緬甸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