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歐洲觀察

英國提前大選,保守黨首相作何盤算?

保守黨一旦大勝,工黨將在短期內無法翻身再戰,能為保守黨持續執政,應對脫歐,帶來極大優勢。


2017年4月18日,英國首相文翠珊宣布計劃提前大選。
2017年4月18日,英國首相文翠珊宣布計劃提前大選。 攝:Dan Kitwood/Getty Images

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德蕾莎·梅伊)突然宣布尋求提前於6月8日舉行國會大選,引發各界關注。文翠珊自前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手中接任後,曾多次公開承諾不會在2020年前舉行國會大選,直至上月,唐寧街仍兩次發表「(提前國會大選)不會發生」的論調。這次她硬生生將國會大選提前三年,背後打的算盤,值得深思。

論者普遍認為,文翠珊如此大膽主動「打倒昨日的我」的契機,源於近兩日分別公布的兩項民調。中間偏左網媒《獨立報》(The Independent)周日發表委託獨立顧問 ComRes 的民調結果,表示英國保守黨的支持度大勝工黨 21 個百分點。其後,親保守黨立場的《泰晤士報》委託另一獨立民調顧問 YouGov 亦公布結果,在回答「假若明天進行國會大選,你會支持哪個政黨?」時,44% 的選民表示會投票予保守黨,只有 23%選民表示會投予工黨。自去年起,保守黨和工黨的支持度差距一直維持在十多個百分點,是次兩項民調結果,是自 1983 年以來最大差距。

保守黨內分歧

顯而易見,民調結果為文翠珊此次「突襲」打上強心針。現時,保守黨在下議院只得 17 席優勢(註一)。若文翠珊的內閣想要通過任何具爭議的議案,只要有超過 9 名保守黨聯同各政黨議員反對,議案便難以通過。事實上,保守黨內亦存在分歧──數日前一項有關國際學生的政策,便在上議院中遭遇滑鐵盧

也不要忘記,早前在啟動脫歐程序時,部分保守黨議員便對文翠珊政府的提案提出質疑,七名保守黨國會議員更在下議院發言中公開對自家首相叫板,要求文翠珊向國會提交其脫歐計劃。更有消息傳出,有國會議員威脅會與工黨及蘇格蘭民族黨(SNP)站在同一陣線,意圖讓國會在脫歐過程和談判中有更大參與權力。逼得保守黨黨鞭 Gavin Williamson 於今年一月緊急約見部分潛在的保守黨叛徒(Rebel Tories),以鞏固黨員立場。未來兩年,文翠珊面對脫歐談判和相關國內政策調整時,絕對會不乏爭議性決定;保守黨下議院這微弱的優勢,加上潛在的保守黨「叛徒」,顯然無法為文翠珊帶來足夠的底氣。

文翠珊在公布提前大選的講辭中,特別提到「國家正步向團結,但西敏寺(國會)仍未團結(The country is coming together but Westminster is not.)」,乍聽之下會以為單純是執政黨在脫歐一事上批評反對黨,但其實,這句話恐怕也有呼籲黨內團結的意涵。

雖然有評論表示,若參考前文提及的兩項民調結果,保守黨或許能在下議院中多取近50席。然而,筆者認為這樣的分析過於樂觀──參照 Johnston et al. 在上次英國國會大選後的分析,比較保守黨和工黨在 2010 和 2015 年的國會大選數據,雙方極具優勢選區的議席(即得票數超過對手20%的選區)數量均取得增長,然而各自的邊緣選區(marginal constituency,此處指票數差距在10%以內的選區)數量均在減少。筆者不認為這一結論在兩年時間內會有太大改變,因而,在未來的大選中,儘管邊緣選區大規模投向工黨的可能性偏低,保守黨的總體高民調也未必能轉化成選區上的高優勢。

雖然單憑兩項民調結果便得出保守黨大勝的結論頗有水分,但其多少反映文翠珊領導下的保守黨將有望於是次大選取得更多議席。加上今年 2 月英國 Copeland 地區補選,工黨失落了該區自1931年來從未敗選的議席,可見保守黨在英格蘭境內持續優勢。倘若如此,提前大選,有助文翠珊鞏固自己在保守黨內的地位,同時,在未來數年的脫歐談判和相關的法令修訂過程中,新增的議席優勢亦能賦予她較大的操作和談判空間。同時,她能再度挾民意推動國會認同她主導的脫歐談判方案,甚至抗衡蘇格蘭要求二次獨立公投的聲音,這才是文翠珊所謀求的局面。

即便文翠珊領導的保守黨在接下來的大選中失利(筆者必須強調,現時看來,此一結果機率極低),只要不是大敗至失落執政權,文翠珊在黨內地位仍是難以受到威脅。畢竟,她已啟動了脫歐談判程序。如她在講話中強調,「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uncertainty and instability)」是很大考量。未來兩年的脫歐談判,英國要以一己之力對抗歐盟 27 國,要在談判中取得「甜頭」,相當困難。在這種情況下,除非保守黨在未來大選中慘敗,否則黨內議員犯不着挑戰文翠珊的領導地位去接下脫歐這個難題。但即使敗選,文翠珊和保守黨亦大可把這個爛攤子丟給反對黨,讓他們煩惱,並尋求五年後再戰。

工黨的困境

然而,工黨在上次國會大選後不斷內耗,現任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柯賓)缺乏團結黨內的本錢。郝爾彬空有工黨普通黨員支持,但其影子內閣卻相當不穩。雖然在文翠珊宣布提前大選後,郝爾彬立刻表示歡迎這個決定,但已有報導提到,部分工黨現任國會議員對於提前大選相當焦慮。畢竟自郝爾彬擔任工黨黨魁以來,其影子內閣已多次換人。出身自貝理雅(布萊爾)新工黨勢力的國會議員對郝爾彬的路線極不信任,郝爾彬亦無法駕馭他的議員和閣員。雖然他曾嘗試挑戰新工黨陣營,把影子外相 Hilary Benn 逐出內閣,但隨即引發去年6月的大請辭──其領導的影子內閣中,超過三分之二的內閣成員集體請辭,超過四分之三(172名)工黨黨籍的國會議員表示對郝爾彬不信任。

從郝爾彬的即時回應中可見,他顯然想通過攻擊保守黨在全國醫保(NHS)和教育開支的削減來爭取民眾支持。然而,距離提前的大選只有六周,工黨的選舉戰器在內訌下能否全力啟動、如何爭取選舉資金,都是疑問。雖然蘇格蘭舉行二次獨立公投的希望已被文翠珊反對,但 SNP 有望利用這次提前大選作為方向標,倘若作出這樣的連結,預期 SNP 有望在蘇格蘭地區持續強勢。各種內憂外患之中,郝爾彬領導的工黨未必能給予英國選民信心,他希望藉是次提前大選為其個人領導的工黨打場漂亮翻身仗的想法,恐怕難以奏效。一旦敗選,郝爾郝極有可能被黨內逼宮,為工黨的敗選負上責任。

總括而言,文翠珊這一手玩得巧妙。反正脫歐程序既已啟動,就算保守黨敗選,新上場的政府也只能按照已經畫好的遊戲規則進行脫歐。而一旦大勝,保守黨在英國國內的最大敵對黨則短期內無法翻身再戰,能為保守黨持續執政帶來極大優勢。提前大選,對當下的文翠珊和保守黨而言顯而有利無害。

(玕隱,被規劃的空間規劃工作者,尋求自由的80後社畜工具人)

註一:參考英國國會網頁,英國國會650席中,保守黨佔330席,由於假定議長及三名副議長不投票,加上北愛爾蘭新芬黨4名國會議員長期不在席,另假定四名獨立無政黨議員取支持政府取向,保守黨內閣政府在現屆下議院內的表決優勢為17席。

如果你願意付費成為我們的端會員,請按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