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一帶一路」,會是「歐洲最後獨裁者」盧卡申科的救命草嗎?

白俄羅斯民眾抗議威權政府針對失業人士的苛政執法,背後反映這個東歐國家滯於歐盟與俄國的角力之間的經濟困境,與政治改革之難。


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
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攝:Michael Klimentyev/AFP

當國際媒體都在關注俄羅斯的大規模反貪抗議之際,與俄羅斯接壤的內陸國家白俄羅斯( Belarus ),也恰巧爆發了一連串至今已為時近兩個月的反政府示威;一時之間,求變呼聲於兩個鄰國迴響。這一連串示威,是掌權廿二年、被外媒冠以「歐洲最後獨裁者」的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 Alexander Lukashenko ),繼2011年總統大選引發的一連串爭取民主的示威後,再次面對來自民間抗爭力量的挑戰。

走上街頭的人群中,不乏對經濟前景與威權統治心存不滿的白俄青年。缺乏戰略資源與地緣優勢的小國如白俄,是否註定遭殃?白俄既在歐盟和俄羅斯的角力之間如走鋼線般掙扎求存,近年又恰逢中國朝中亞與東歐拓展版圖的「一帶一路」戰略時機。中國投資能否刺激白俄本地就業與建設,走出經濟困局?還是只是盧卡申科為求繼續執政一廂情願的「救命草」?

三月廿五日是白俄的「自由日」,原意是紀念在一戰結束前夕,白俄羅斯從德國的統治下獨立、成立「白俄羅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跟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自由日」有大批青年以及失業工人聚集在首都明斯克(Minsk)的中央廣場,抗議盧卡申科向失業人士徵稅的行政命令,要求他下台的呼聲此起彼落。

27歲的獨立文化雜誌創辦人 Daria,在「自由日」前一晚透過社交網站向外國的媒體發放求救訊息:「這裏已經陷入瘋狂,每小時我都有認識的人被拘捕,有人被不知名人士毆打和帶走,政府用白色恐佈來對付明天的遊行。」

而早於遊行開始前兩日,外媒報導有疑似白俄國安人員及俄羅斯特務涉在街上擄走反對運動領袖 Ales Lavinets 及其兒子。兩星期前,失聯數天的 Lavinets 首度在法庭聆訊現身,身上有多處傷痕,隨後被判監十日。國際人權組織「Human Right Watch」的報告指出,已有多達100名記者及數而百計的和平示威者被捕和受傷。但在截稿之際,這場抗議仍然持續,上千國民持續聚集,似是不畏鎮壓。

「最有創意」的累退稅惹民怨爆發

2011年5月,在盧卡申科成功於大選中連任總統後,當時的反對黨總統參選人被判監五年,引起群眾抗議選舉舞弊、要求盧卡申科下台的訴求。期後白俄政府更頒令公眾集會違法,以阻嚇同類的示威。

而今年二月,盧卡申科簽署一份俗稱為「對付社會寄生蟲」("The Decree against social parasites")的行政指令,向每年工作少於183日的市民徵收每年250美元的失業稅款。「盧卡申科七年前承諾過,會將人均收入提升到一個月500美元以上,但講了七年也達不到標。」 28歲的白俄羅斯「綠黨」成員 Yuahen 接受端傳媒訪問時如是說。儘管日前白俄政府宣佈不再公佈入息中位數數字,但參考審計部門上年的數據,白俄平均工資水平只有377美元。

這份行政指令其實早在兩年前宣布出台,但民怨積累至今年初爆發。導火線源於政府宣布將會擴大行政指令的涵蓋範圍,例如將育有七歲以下兒童的主婦都納入失業稅徵收對象,同時正式開始在全國向未能如期繳稅的國民實施嚴厲的執法行動。天怒人怨,最終迫使群眾上街抗議。

除了有反對威權政府的學生和年輕專業人士外,一批過去鮮有參與示威的白俄國企員工也走在遊行之列。面對白俄的經濟下滑,這批國企員工領的薪水與獲分配的工作時數大不如前,生活無以為繼。

據了解,在遊行的隊伍中,除了有反對威權政府的學生和年輕專業人士外,一批過去鮮有參與示威的白俄國企員工也走在遊行之列。面對白俄的經濟下滑,這批國企員工領的薪水與獲分配的工作時數大不如前,生活無以為繼,遂由傳統的盧卡申科的擁護者,搖身一變成示威者。

Yuahen 接受端傳媒訪問時指出,在集會廣場的不遠處,有數棟白色人字屋頂的建築群;這座矗立在首都河畔,名為 Beijing Hotel 的酒店,是2014年中國政府在白俄的重點投資項目之一。據說酒店每晚房租最少100美元,相等於當地人每月三分一的收入。他笑言:「有時候我乘坐(明斯克的)地鐵,會以為自己不在白俄,而是去了中國。」他所指的,是愈來愈多的中國留學生,因為被比較便宜的學費吸引而來明斯克留學,修讀工程、醫學等科目。在明斯克東部,「中國-白俄羅斯工業園區」 正在動工,這項投資計劃簽訂於2015年習近平歷史性訪問白俄之時,亦是中國「一帶一路」的宣傳項目之一。

在地緣政治和全球化經濟帶來的雙重壓力下,白俄難逃處於歐盟與俄國角力的夾縫命運,而中國也正悄悄地進入這盤博弈中。這次大型示威的近因雖然源於盧卡申科的苛政,但遠因則要由白俄在經濟上依賴俄國的背景說起。

「憤怒的白俄羅斯人遊行」中,大概有2千人參加。
「憤怒的白俄羅斯人遊行」中,大概有2千人參加。攝:Viktor Tolochko/AFP

在俄國與歐盟走鋼線 中國成白俄自主希望?

儘管白俄沒有太多戰略資源,但由於國土位處俄國與西歐之間,白俄自然成為俄國西面防線的天然屏障。上世紀兩國之間的關係堪如手足,白俄幾乎沒有人不說俄語,兩國之間的邊境極為寬鬆,人們可以無須通過邊境檢查進出,不少白俄人並到俄國當鑽油工人及從事服務行業。

過去,這筆來自俄羅斯的穩定而高昂的收益,令白俄政府得以維持基本的社會保障及計劃經濟,再加強管治模式下的維穩系統,使得盧卡申科可以鞏固其威權執政的地位。

在蘇聯解體後,白俄依然保留共產主義色彩的政治經濟系統,直至今日都有大量國企及集體農場,僱用國家大量人口。由於經濟上的封閉和天然資源的匱乏,白俄四成的出口都須依靠轉售俄國的平價原油。白俄經濟學者 Leanid Zaika 分析,白俄政府每轉售一百萬噸原油,就能獲利五億美元。這筆穩定而高昂的收益,令白俄政府得以維持基本的社會保障及計劃經濟,再加強管治模式下的維穩系統,使得盧卡申科可以鞏固其威權執政的地位。

不過好景不再,白俄與俄國的關係在2010年後明顯轉差。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俄國本土經濟下滑,克里姆林宫必須提升原油價格維持本土經濟,導致白俄收入減少。更重要是,2014年俄國吞併烏克蘭克里米亞,令白俄憂慮自己都會遭遇同樣下場,因此積極與西方破冰,減少對俄國的依賴。

兩年前,盧卡申科開始釋放政治犯以示白俄支持自由民主的制度,又於上年放寬入境限制,容許歐盟的旅客免簽證入境。在烏克蘭的未解僵局下,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把握機會,向白俄提供援助及30億美元低息貸款。

白俄親歐的舉動惹怒俄國,令後者於上年減少了近半的原油供應、禁止部份食物進口、又重新收緊邊境管制,把部份白俄移民工趕回原居地。白俄的經濟狀況迅速惡化,國家黃金儲備只餘下56億美元。

Yuahen 提及這數年的經濟低迷時表示,「由於是計劃經濟,所以政府要提供職位給人們。然而,白俄的製品根本沒有大量需求,所以工廠的人上班時有一半時間都在看報章看雜誌。你知道在我家鄉的工廠如何造汽車底盤嗎?它們不是用機器製造的,他們是用人手造的,因為這樣可以聘請多些工人、減少失業。」

對白俄而言,無論是歐盟抑或俄國都不是理想的靠攏對象。正在中亞與東歐地區熱切推銷「一帶一路」的中國政府,此際就成了盧卡申科眼中的救命草。在過去數年,白俄領導人三度到訪中國,又高調支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灣加入以主權國為單位的國際組織,希望以此吸引白中兩國促進更多雙邊貿易協議和投資。白俄政府去年更委任盧卡申科的前經濟政策助理出任駐華大使,無不一顯示對中國雙邊關係的重視。

2017年2月17日,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爆發大規模反政府遊行,反對政府收「寄生蟲税」。
2017年2月17日,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爆發大規模反政府遊行,反對政府收「寄生蟲税」。攝:Viktor Tolochko/AFP

「一帶一路」未締雙贏 盧卡申科一廂情願?

但這個外交謀略,似乎並未有在民間得到廣泛認知。Yuahen 的家鄉是距離首都50公里的 Zhodzina 市,該市是白俄重型礦車車廠 Belaz 的重鎮。近年,他的家鄉興建了數棟宿舍,小鎮突然多了一堆外國人。「我所知那些宿舍應該是中國企業興建的,我父親是建築工人,上司是亞洲人,但由於大家言語不通,我們不清楚他們是不是真的中國工程師 。至於你問的一帶一路,我此前也是未有所聞。」

儘管白俄政府積極希望跟中國合作,甚至在今年一月專程到香港參與貿發局舉辦的會議,「一帶一路」及中國在白俄的投資還是很有限。根據白俄羅斯國家銀行的數據顯示,2016年來自中國的直接投資(FDI)只有近兩億美元,僅佔整體外國直接投資約百分之一。

除了投資金額少,中國投資的基建項目亦傾向輸入中國而非聘請白俄工人。白俄內政部的數據顯示,白俄的四千多個中國外勞中,絕大部份都是低技術的工廠及建築工人。較觸目的例子,是白俄一個只有18,000人的小鎮 Dobrus ,竟然住了1000個中國工人。而這些低技術的中國勞工,似乎也未有因身份而得到中國企業優待;在2015年,就有二百個勞工因欠薪、遭資方扣起護照、工作條件惡劣問題而上街示威。

白俄政府一方面提倡中國投資對白俄的好處,另一方面則被國際專家質疑白俄政府一再唱淡低失業率的實況。近期爆發的示威卻反證,白俄社會的就業及問題並沒有改善,也更能解釋民眾對白俄政府針對失業人士的不滿。

同時,盧卡申科的外交考量也許更大程度屬一廂情願。儘管一帶一路打著「雙贏」的旗號,但中國對投資白俄的態度其實極為審慎,也未有視白俄為重點的雙邊合作對象。不少白俄人感受不到中國投資帶來實質好處,也似乎覺得中國的投資較有利中國多於白俄。

這個觀感不無根據。白俄有兩個比較優勢,一是豐富的鉀肥蘊藏量,這些能用於肥料生產的資源價格遠低於俄國和加拿大,吸引了中化及中海油等財團大量購入。第二個優勢則是資訊科技工業,較普及的高等教育、極度低廉的工資和較接近的文化背景,都吸引不少歐盟及西方科技公司到白俄設後勤部門。現時其中一個最多玩家的網上對戰遊戲「World of Tank」,就是從白俄開發的。「中白工業區項目」也是看準了這個比較優勢。

不少評論認為,中國在白俄以至中亞地區的「一帶一路」戰略,其實有利中國將過剩產品傾銷,穩定中國國內的鋼產業,以及釋放中國本土的就業壓力。

另一個被中資看上眼的,是白俄的工廠及土地。在計劃經濟行不通的情況下,有傳盧卡申科有意把國有的鉀肥及重型機器工廠出售予中國。更重要的是,中國與白俄的貸款協議中有關修築鐵路及道路的投資,都附帶聘請中國工人及使用中國製產品的條款。不少評論認為,中國在白俄以至中亞地區的「一帶一路」戰略,其實有利中國將過剩產品傾銷,穩定中國國內的鋼產業,以及釋放中國本土的就業壓力。

相比於中國在其他東歐國家的投資,中國在白俄的投資策略相對較保守。除了換來一堆貸款信用額外,盧卡申科恐怕難以從中國身上得到很多好處。

靠東還是靠西? 白俄青年的無望

在種種經濟與政治困局下,白俄青年對社會的前景相當悲觀。移民成了很多青年人尋找更好生活的途徑。根據「國際移民組織」的數據顯示,白俄有百多萬人、即佔總體人口百分之十三的人口現於外國定居。2012年一個調查顯示,有三成半白俄人希望移民到外國。

「我有些朋友有兩個大學學位,也只能做個售貨員。」Yuahen 明白同輩渴望離國的原因,但正在利物浦修讀政治學的他,則說自己沒有計劃長留英國。「我有很多朋友都想辦法移民,而我想回去改變自己的國家。不過,在我回去之前,我要先掌握更多知識和技能,否則回去也只能當個餐館侍應。」

除了社會流動問題,國家困於地緣角力之間的停滯不前,也令白俄青年無所適從。無法加入歐盟而又面對俄羅斯減少援助,白俄經濟看來只會更差。

「當青年人每月的薪金只有三百多美元,而去歐盟國家的簽證要六十美元的時候,人們怎能夠去其他地方?他們都困住在白俄了。」

「經歷今次打壓後,我相信歐盟應該會很不高興,俄羅斯也不會信任白俄。我對未來不抱樂觀態度,工資肯定會下跌,然後白俄會進入第三次經濟大衰退。」Daria 說。「你想像一下,當青年人每月的薪金只有三百多美元,而去歐盟國家的簽證要六十美元的時候,人們怎能夠去其他地方?他們都困住在白俄了。」

直至截稿前,「國際貨幣組織」都未對盧卡申科暴力鎮壓示威作出制裁。雖然來自歐盟的援助最後可能都會落進盧卡申科和他的親信手中,但Daira 認為,偏向歐盟總比向俄羅斯屈服好。

「盧卡申科沒錯是一個獨裁者,但他畢竟還是白俄的獨裁者。至於普京,他比盧卡申科更強、更邪惡。如果俄羅斯進一步控制白俄羅斯,即意味著我們距離加入歐盟的目標更遠,未來只會更加絕望。」Daira 說。

如果你願意付費成為我們的端會員,請按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