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薩德最前沿的七十戶南韓人家

二次反薩德國民行動開啟,五千多人與兩千多警力湧入星州韶成里這個只有七十多戶的小村莊。

4月8日早上8點半,七輛巴士從首爾光化門廣場旁出發,目的地是薩德部署地——星州韶成里。七輛巴士上坐滿了乘客,他們來自不同的民間組織,但有著共識,那就是反對在南韓部署薩德。

巴士的第一站是慶尚北道倭館邑的美軍基地,位於京釜高速道路交匯處,這裏曾是韓戰時期日本軍隊的兵糧集積場所,故名倭館。

「這裏的美軍基地據說也有些薩德有關裝備」,朴教一說道。他是民間組織和平推進會的成員,組織以朝鮮半島統一為目標,言語間就可以聽出對北韓的感情。與朴教一一同前來的還有推進會的其他六名成員,他們顯得很興奮,一路上討論著前兩天舉行的、南北韓女子冰球大賽,那場比賽南韓以3:0勝利。一位老人家說,這是因為北韓之前有另外一場比賽,用掉了大部分的體力,才會輸的這麼慘。

朴教一甚至用「未被解放」來形容南韓,認為南韓目前仍受美軍的「佔領」,這是韓半島無法統一的最重要原因,「一旦薩德再進來,就會帶來更惡劣的結果,離統一越來越遠。」

三個小時後,巴士到達倭館邑的美軍基地,從首爾以外城市趕來的車輛也陸續到達。人們站在美軍基地的馬路對面,用揚聲器喊話,舉起寫著「反對薩德」的旗子揮舞,大約半小時後,這些人再次搭上巴士,趕往最終目的地,韶成里。

星州郡韶成里距離首爾270公里左右,村裏有70多戶人家,村莊的寧靜在去年九月被徹底打破。美韓宣布薩德的最終部署地──樂天 sky hill 高爾夫球場,距離韶成里僅兩公里。韶成里居民的惡夢也由此開始,村口出現形形色色的海報、橫幅,上面寫著各式各樣反對薩德的口號。在此處被定為最終部署地前,政府並沒有與當地居民取得任何形式的聯繫,只在決定公布後派了兩千多名警力駐守。之後許多村民便放下了手中的農活,參加到反對薩德的抗議中去。星州還專門組織了反薩德鬥爭委員會,從去年七月開始,每週三都會舉行反薩德集會。

很多韶成里的村民並不完全明白薩德到底是什麼,他們擔心的是,一旦戰爭發生,薩德部署地必定成為敵軍的首要攻擊對象,單憑這一點就足夠讓他們不安。村子附近長期有美軍駐紮也引起一些人本能的反感。

朴槿惠被彈劾後,越來越多的人前往韶成里。3月18日,來自全國各地的五千多民眾往返於韶成里和樂天高爾夫球場警戒線之間,這是反薩德鬥爭委員會組織的一場「反薩德和平行走」活動。而4月8日的這場活動,據警方的數據,也引來了全國約五千人參與。

到達韶成里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左右,大量外部車輛進入,村口遠處便開始塞車,隨處可見警車與警察。通往高爾夫球場的馬路穿過韶成里,參加集會的人們坐在馬路中間,來自各地的民間組織揮舞著旗幟,有的寫著自己組織的名稱,有的寫著各種訴求,如「廢除義務兵役制度」、「促進韓半島統一」等。集會組織者用一輛大型的卡車改裝出了一個簡易的舞台。各民間組織的代表上去講話,講他們在這段時間是怎麼反對薩德的,都做了哪些貢獻,還不忘多次提到組織的名字。

在韶成里居住的幾位老奶奶也登上舞台,拉起橫幅,反對薩德,表示雖然很多人認為他們反對薩德是一種「地域利己主義」,但實際上他們是為了維護韓半島的和平。

在村裏生活了幾十年的老人第一次聽到要在隔壁山頭部署薩德的時候,許多人都非常震驚,甚至有不少老人家都哭了。12年前,樂天在這裏建高爾夫球場,這些老人家就曾奮起抗議,但最終也沒能阻止這一決定;12年後,高爾夫球場又要改為部署薩德系統,他們不得不再次站出來反對。「我們這次是抱著用死來抵抗的準備」,一位韶成里老人家說道。

反薩德示威現場。
反薩德示威現場。攝:朴春蘭/端傳媒

事實上,這些人從確實從3月8日開始便輪流駐守在這條馬路上,打算用身體擋住薩德運輸車輛。3月7日,消息稱薩德裝備一部分已經到達南韓,從第二天起,韶成里的村民就每天輪流守在村口。外界車輛想要到達薩德部署地就必須要經過韶成里村口。

3月29日早上7點多,五輛4.5噸的卡車試圖經過韶成里駛向樂天高爾夫球場,被村民發現,三十多名村民堵住路口,對峙了大約一個小時後,卡車只能掉頭回去。之後路障附近的人並沒有散去,而是越來越多,中午的時候達到了三百多人。掉頭回去的五輛卡車在一點左右再次試圖進入村子,將近三個小時後再次不得不調頭,在距離韶成里三公里的地方待命,兩方在對峙過程中並沒有發生衝突。傍晚時分,韶成里村口的路障附近仍有幾十人在駐守。

雖然僅距離兩公里,但因為村子周邊群山環繞,從村子裏無法看到樂天的高爾夫球場,但許多村民的耕地就在距離部署地不遠處。距離村子一公里處的Y字路口,警察在通往高爾夫球場方向的道路上設置了路障,進行出入管制,許多村民在前往自家農地時還要被盤查身分證,讓他們覺得荒唐又氣憤。

舞台最前方坐著的是一群穿著白色衣服的人,他們是南韓圓佛教信徒,也是反對部署薩德的重要力量。1916年創立的圓佛教是南韓佛教的一個分支,有約100萬名的信徒,他們奉鼎山宋奎宗師為「和平聖人」。而這位宗師的出生地和求道地便位於韶成里,距離薩德部署地點只有大約500米。圓佛教教徒認為,薩德如果部署在樂天高爾球場,會對信徒出入造成很大的困難,誕生地的保護與管理也會出現問題。

一批圓佛教信徒長期在樂天高爾夫球場外進行示威,在前往高爾夫球場的Y字路口附近,圓佛教教團也設置了一個簡易帳篷。駐守當地的警察試圖拆除帳篷時,還曾與兩百多名市民發生肢體衝突。

輿論分析,如果南韓政府現在不盡快完成部署工作,等到下屆政府,進程會更加緩慢。南韓國防部已加緊部署工作,希望能在大選之前完成;而反對薩德的人則在拼命阻止,希望能將薩德交給下屆政府處理。星州反薩德鬥爭委員會的相關人員曾表示,勢必會阻止薩德裝備進入韶成里,但在卡車被堵事件後,4月11日美軍動用了直昇機來運輸薩德裝備,南韓軍方證實為部署薩德的事前準備。由此看來,部署薩德似乎已成定局。

如果你願意付費成為我們的端會員,請按這裏

請按右上角選在「在 Safari」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