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清明時節,何處憑弔?

死亡本是沉重之事,可這個擁擠的都市,可容得下從容的悲傷和無限的記憶?

鑽石山。
鑽石山。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殘酷香港地,生者難以覓得安居之所,逝者也不易獲得安息之地。

一位先人輪候公營骨灰龕位的時間,比排隊等上公屋還要久。根據2014年數據,輪候公營龕位的平均時間為4.5年,比當時的公屋平均輪候時間還要長。而最新數據更為嚇人:截至2017年3月,香港眾多龕位之中,交通便利的鑽石山龕位最為搶手,標準龕位需要等待6至7年;當然,遠至離島的龕位較少人選擇,例如長洲,數個月便可等到。

沒有等到正規的公營龕位之前,先人骨灰只能安放在紅磡等地的私人殯葬店裏。一些市民也選擇花大錢購買私人龕位,但私人市場同樣供不應求,甚至炒賣成風,某些私人龕位價格高達數十萬,並非普通市民所能承受。

最理想的或許是,漫長等待多年,覓得一處永久的公營龕位,儘管這個最後的安息之地可能狹窄逼仄,擁擠不堪,但至少,後人終於有一處穩妥的憑弔之地。

不知不覺,香港已經步入老齡化社會,根據2015年審計報告,未來20年,每年平均死亡人數是5.5萬人。死亡本是沉重之事,可這個擁擠的都市,可容得下從容的悲傷和無限的記憶?

鑽石山。
鑽石山。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和合石。
和合石。 攝:陳焯煇/端傳媒
和合石。
和合石。 攝:陳焯煇/端傳媒
將軍澳。
將軍澳。攝:陳朗熹/端傳媒
三門仔。
三門仔。攝:陳焯煇/端傳媒
跑馬地。
跑馬地。攝:陳朗熹/端傳媒
鑽石山。
鑽石山。攝:陳焯煇/端傳媒
紅磡。
紅磡。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和合石。
和合石。 攝:陳焯煇/端傳媒
鑽石山。
鑽石山。攝:陳焯煇/端傳媒
薄扶林。
薄扶林。攝:陳朗熹/端傳媒

請按右上角選在「在 Safari」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