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女權主義

從微博禁言到「清真聖母」,體制內外如何圍剿中國女權?

女權主義除了被稱為敵對勢力的顛覆工具,還被當做恐怖主義的朋友……


中國大陸網路上規模最大的女權自媒體「女權之聲」。
中國大陸網路上規模最大的女權自媒體「女權之聲」。圖:女權之聲微博

中國大陸網路上規模最大的女權自媒體「女權之聲」,在今年全國「兩會」前夕,從2月20日開始被禁言30天。禁言的跨度恰好在「兩會」召開的時間段裏。

儘管目前「女權之聲」已經解禁,但中國女權行動派正面臨更多壓制。這些壓制未必直接來自政治手段,而是以更「社會」的形式體現出來。

以往「兩會」召開之前,女權行動派們會開始寫建議信、遊說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提交和婦女權益相關的建議案。這樣的行動,至少持續了5年,每一年,她們都能成功爭取到不少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拿着這些青年志願者們的呼籲到北京提建議。

比如2012年的時候,反家暴、反職場性別歧視、反性騷擾、反性侵害等建議,幾乎都各被五、六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接受,轉而提出,並通過媒體公開這些議題。但是到了2014年,女權行動派們發現,接受建議的代表和委員們沒有大幅減少,但是他們卻統一地不願意接受媒體採訪。有的志願者大膽地問拒絕媒體採訪的人大代表原因,對方回答:今年收到了上面的通知,除非是已經登記、跑兩會線的官方媒體記者採訪,否則一律不得接受未登記的媒體、非兩會線的記者採訪。

而今年,儘管女權行動派們成功地把反對職場性別歧視的建議信,通過地方兩會代表和委員提交上立法機構,但官方媒體中,再也沒有了這些青年行動者的行動報導。而對這些女權行動最為支持的新媒體平台之一的女權之聲,也因為被禁言而無法幫助她們傳播這些行動。

事實上,就筆者所知道,有媒體朋友早已接到網信辦指令:不能炒作代表委員的穿着和行為、不能報導所謂雷人雷語提案議案、不能報導特朗普在華投資情況、做好習總書記稿件推送和基層代表委員聲音。

新一輪的網路輿論統戰暴風雨,正在刮來。大量微博號被禁言,難以統計數量的微信公眾號文章被刪除。有女權公眾號運營者表示,一年前她發布的、標題帶有「女權」二字的文章,也無端在兩會召開的第一週被刪除了。對此,微信方面沒有給出任何實際解釋,並駁回了她的申訴請求。

早前中國女權組織「女權之聲」微博帳號被禁言30天。
早前中國女權組織「女權之聲」微博帳號被禁言30天。圖:女權之聲微博

「堅守婦女權益這塊陣地」

在女權之聲被禁言前的4天,《環球時報》發表文章,題為《新中國堅守到今天的這塊陣地,有人要腐蝕奪走了!》。文章表示:中國涉及婦女權利和權益的話題是最熱門最活躍的話題,並且幾乎沒有禁忌。中國政府沒有打壓女權運動,《紐約時報》聲稱中國政府打壓女權運動,純屬境外勢力對中國政府的抹黑。

為了證明其論點,文章舉例最近在微博上關注度比較大的「巫山童養媳馬泮豔」事件,認為馬泮豔投訴無門並被當地政府「踢皮球」的狀況,通過微博公開、《環球時報》轉發,得到了廣大人民群眾的關注,給當地政府施壓。

這篇文章得到了微博《中國婦女報》的支持。中國婦女報在轉發這篇文章時表示:中國婦女發展和性別平等事業所取得的成就可謂「舉世觸目」,主流媒體以及有關部門機構更應該在婦女權益問題上「積極發聲」,「不失語才能不失陣地」。

《中國婦女報》在2月12日曾發微博,稱針對馬泮豔事件,巫山當地政府將專門開會研究。而後轉發了環球時報的一條微博,表示對巫山官方的結論不認同。這是其在巫山童養媳事件中發的最後一條微博

但是,馬泮豔在兩會期間,不停通過微信和微博私信發消息給她能找到的中國官方、民間女權主義者,表示自己現在已經被警察24小時監視,微博被刪,失去了人身自由,直到今天,不少幫助她傳播這個消息的微博號仍然被禁言,相關微博不停被刪除。在轉發和評論中,不少關心這件事的中國網友勸慰道:等兩會過後,應該就會還你自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而今兩會已過,馬仍然通過各種社交網絡對外發出求助資訊,但是鮮有婦女工作者能夠與她本人見面。

「被境外勢力利用的女權主義者」

《新》一文表示,《紐約時報》們是希望把女權當作顛覆中國的工具。

中國女權主義者「受到境外資金資助」,「依靠女權議題顛覆中國政權」,這些提法並不鮮見。早在2014年,微博上就已經流傳「女權之聲」背後是境外組織在支持的聲音。2016年2月,北京眾澤婦女法律諮詢中心被關停的時候,《環球時報》就發文指出美國總統參選人希拉莉(希拉蕊)公開支持中心主任郭建梅。

更加邪門的是,一則來源不明的消息表示,希拉里競選團隊公布競選資助的資金來源:「中國是繼沙特之後第二大外海政治獻金來源,其中千萬美元以上的政治獻金依次是壹基金、阿里巴巴、民生銀行、復興集團、中國女權理事會……來自於中國大陸最大額的個人政治捐款人,是女影星趙薇。」

而這些詭異的「通姦賣國」罪名中,最有趣的莫過於「女權三元黨」指控。2016年8月,微博上有網友公開指出一些女權博主收受美國的資助,每發一條女權微博,則能夠得到3元人民幣。據筆者觀察,這些被指控的女權博主並不是行動主義意義上的女權運動者,而是在微博上用故事、評論等形式揭露中國性別不平等現狀的、粉絲量較大的女權號。筆者估計,這類攻擊並非政府行為,而是微博上一貫以女權主義者為敵的用戶,複製了當局抹黑女權運動者的手段,用以報復她們平時辛辣言論的方式。

在「女權收受境外資金」的言論裏,最多被網友認可的是收受美國的資助。但最近急速地爭取到網友們眼球的,則是「女權主義者收受沙特資助」。這種方式極大團結了反對伊斯蘭教、恐懼恐怖襲擊的人,憤怒地把矛頭指向了女權主義者。基於宗教問題的複雜性,如今這些指控讓女權主義者無力招架,陷入連篇累牘的評論攻擊中。

「穆黑」、「川粉」和反女權

大概是從2015年中旬開始,微博上就開始醖釀起「女權主義者跪舔綠教(伊斯蘭教)」的聲音。

據我猜測,這種攻擊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女權之聲微博被黑客入侵的事件。當時在廣州一所高校裏,一名穆斯林女大學生在軍訓時被要求摘下頭巾,她把這件事公布之後,有女權主義者聲援這位女大學生選擇宗教信仰和衣着打扮的權利,聲援行動被女權之聲報導。當晚,女權之聲的微博封面就被黑客入侵,封面的卡通貓形象被塗鴉成穿着黑色罩袍的貓。

就在2017年年初,女權之聲一條 2012 年的微博被部分截圖傳播。這條回答關於穆斯林國家法律上對婦女離婚的規定,被人部分截取成「穆斯林國家的婦女權利非常好」,並廣泛傳播。一時間,數以千計的微博號湧來指控中國女權主義者是「清真女權」。「中東婦女處於水深火熱的狀態,你們女權主義者卻不管她們死活」、「中華田園女權主義和綠教合流」等話語流行了起來。

2016年中旬,瑞典「難民危機」成為了中國微博上討論得非常火熱的話題。「深度News官網」是一個熱衷於片面翻譯瑞典「難民危機」的微博號。這個號發表了82條指控世界範圍內女權主義者不關心穆斯林婦女權利的微博,1212條介紹穆斯林進行恐怖主義襲擊、穆斯林男性傷害穆斯林女性的微博。在提及瑞典「難民危機」時,其網友評論可以算作是反穆斯林中國網友的縮影:歐洲「白左女權聖母」接納綠教、難民導致瑞典強姦率大幅上升、中國女權自願「護綠」……

現今,只要有稍有影響力的女權博主提及穆斯林婦女的任何情況,只要她沒有表現出要滅掉整個伊斯蘭宗教的意願,或者稍微提及理性看到宗教和民族問題,一旦被粉絲稍多的微博號發現,必然會引來大量指責甚至謾罵。

筆者曾經做了一個實驗引戰,發表了女權主義者「理性看待宗教問題」的微博,一天之內引來了300多條評論。筆者對微博下跟帖的微博號做了簡單分析:這些微博有一半是擁有上千粉絲、註冊日期在2014以前的老賬號;一半則是2016年或以後才註冊、粉絲數不到100的新微博號。在這老賬號中,有不少一直關注着中國婦女權利問題如代孕、捐卵等熱門微博話題;大部分新微博沒有發表過含關鍵詞「女權」的微博,但是幾乎都連篇累牘地發布和穆斯林、中東局勢有關的消息。

而讓筆者感覺驚訝的是,無論本身是否關注婦女權利,有反穆斯林傾向的博主幾乎都統一地支持美國總統特朗普——無論是他的種族歧視言論,還是他的其他演講和個人風采。看起來那些非常反對穆斯林的新微博號,註冊時間都在2016年底美國總統大選前後。筆者起碼見過20個以上的這種微博號,它們從註冊後第一條微博開始,發表的內容就無一不指向反穆斯林。這也是這些微博一旦提及「女權」二字,就總會變成「女權主義跪舔穆斯林」原因。

部署良好的反民間女權計劃

「以前撕女權的都是簡單粗暴玩蕩婦羞辱,比如問候全家的髒話,說女權者長得醜嫁不出去,被懟回去之後,變成就是無腦罵雛雞就是賣身賣子宮,有那麼一小撮人,罵女人行使消極生育權(不生孩子)是民族罪人,現在好了,他們說女權是叛國勾結境外勢力。」一位發過一萬四千條微博的女權博主的微博首頁掛着這一段話。

從一開始的個人女權博主,到後來橫空出世的女權行動派,她們努力地用不同的方式在網路空間傳播女權話語,為更多無法表述自己遭遇的女性用戶「撕」出了表述的機會和空間。在5年前,反對女權主義話語的聲音無非是「女權主義醜、騷、沒男人愛」,充其量是「女權主義者智商低下」。

而在5年後的今天,我們可以看見:整個輿論氛圍呈現了部署良好的反民間女權計劃——首先,有意識關注女權話語的男性公共知識分子大V(著名認證賬號)們主動創作「女權婊」、「女權癌」、「中華田園女權主義者」等詞語,來污名化表達女權主義色彩話語的女權博主。他們的中心思想多為「女權主義者談女人的權利不談女人的義務」,「女權主義者鼓勵女人拜金,把窮男人踩在腳下」。

然後,出現了進一步攻擊民間女權主義話語的行為。被傳在「知乎」上因註冊了上百個假身份互相點讚刷流量而被銷號的@sven_shi 就非常典型。他發布的45條提及「女權」的微博中,大部分都表示自己的女權理念是「真女權」,而微博中其他女權主義者則是「中華田園女權」,是「偽女權」。憑藉「闢謠與真相」這個為很多網友所詬病的造謠號的影響力,他的追隨者們大量使用「偽女權」等詞彙,用網友的話來說,「非常熟練地帶節奏」,在抹黑微博上的女權主義者時「功不可沒」。

「女權主義者反黨反政權」的指控,也在2015年出現了井噴。「女權主義者沽名釣譽實質是反社會」第一次出現,是「闢謠與真相」在女權主義者葉海燕被廣西政府行政拘留的時候。而井噴期則在2015年中國「女權五姐妹」事件中。無論是《環球時報》這樣的正牌大號,還是「吐槽鬼」這樣的假扮幽默博主,都不約而同把未經檢察院起訴、未經法院審判的當事人,寫成了接受境外資金後存心顛覆中國政權的反動派。

最後,通過煽動民族仇恨情緒,這隻努力用多種方法實踐輿論操控的大手,正得意洋洋地坐享其成:一方面,以反恐為藉口的民族壓迫政策,有了強大的群眾基礎作為支持,甚至得到美國總統的種族歧視言論加持,漢民族中心主義的維穩之路將會走得更加順暢;另一方面,反穆斯林情緒和厭女症又完美結合在一起,指向了同樣反對特朗普性別歧視的中國女權主義者們。本來風馬牛不相及的「西方勢力」、「沙特勢力」、「女權霸權」、「反黨勢力」被糅合在一起,以邏輯不自洽,卻又讓人信服的方式成為攻擊中國女權主義者的武器,成為轉移、干擾中國婦女權利問題的工具。

這種精密部署的壓制,似乎漸漸組成「全球男權合謀」的局勢。幸好世界各地的女權主義者也正在團結起來對抗。女權之聲被禁言的這二十多天裏,世界各地不斷有女權主義者為其發聲,正是我們抵抗強大的反女權話語的希望。

(爾光,女權行動派)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