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戰

特首選委齊論選戰,楊岳橋:「中央信任像霧又像花」

目前香港面臨哪些困難?下任特首該集中處理爭議還是休養生息?而本屆選舉中,民意真的有意義嗎?中聯辦到底有沒有介入?


端傳媒與獨立評論人協會在香港浸會大學舉辦「2017特首選舉論壇」出席者包括宋恩榮、梁美芬、楊岳橋、呂秉權(左至右)。
端傳媒與獨立評論人協會在香港浸會大學舉辦「2017特首選舉論壇」出席者包括宋恩榮、梁美芬、楊岳橋、呂秉權(左至右)。攝:林振東/端傳媒

特首選舉投票日即將於2017年3月26日舉行,香港即將迎來新特首。目前香港面臨哪些困難?下任特首該集中處理爭議還是休養生息?而本屆選舉中,民意真的有意義嗎?中聯辦到底有沒有介入?

選舉十天之前,3月16日,端傳媒與獨立評論人協會在香港浸會大學舉辦「2017特首選舉論壇」,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高教界)、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當然選委)、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當然選委)和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教授兼亞太所經濟研究中心副所長宋恩榮一同出席論壇,對上述問題激烈交鋒。

呂秉權:香港特首這份工不容易,收場也不太好

高教界選委呂秉權一開始便表明,下任特首需要捍衛香港人核心價值,回顧過往,香港前兩任特首在不同程度上都做到這點。他指出,董建華時期,中港矛盾逐漸浮現,「董建華會向中央表達港人意見」;至於曾蔭權,「在黃仁龍為曾蔭權寫的求情信中,也看見他在關鍵時刻頂住了不少壓力」。

呂秉權認為要做好這份特首這工作殊不容易,「因為既要得到港人信任,又不能過分不聽中央的話,其實相當難做」。
呂秉權認為要做好這份特首這工作殊不容易,「因為既要得到港人信任,又不能過分不聽中央的話,其實相當難做」。攝:林振東/端傳媒

然而,呂秉權認為要做好這份工作殊不容易,「因為既要得到港人信任,又不能過分不聽中央的話,其實相當難做」。他接着道:「暫時來說,董建華做得好嗎?顯而易見,如果他做得好就不會腳痛下台;曾蔭權有些事頂住了,但最後也是不太好收場;到了梁振英也是這樣。」

香港特首的重要職責,當然離不開如實反映香港市民意願,可是呂秉權認為,中央在港的情報系統或其他人,都有機會令香港的實情不能上達。呂秉權以自己和梁振英的一場飯局作例:「他(梁振英)問在座各位:你猜會不會有人透過不同途徑,把香港的一些情況,如港獨等,一一誇大了,從而誤導了中央?」

「當時我就想,為什麼你會問這樣一條問題?你作為特首,你那條渠道本應是一言九鼎,中央最信任的。是不是連特首之外都有大量渠道,把訊息反映上去,而中央是逼不得已信任呢?」呂秉權在論壇上表示。

梁美芬:特首不但要有能力,政治表態也很重要

梁美芬同意,現在中央和香港敵對了,「香港既有對中央的不信任,中央也有對港人的不信任」。在梁看來,這種相互不信任自2003年而起 —— 當年香港逾50萬人上街反對23條立法,最後政府被逼撤回方案,從此中央對港政策開始轉變。

「中央要求特首不但有能力,而他的政治取態也很重要。如果那個人的政治取態得不到中央信任,問題就會來,而他也不會是心儀的候選人。」梁美芬說。

於是,她覺得特首要熟悉國情,「不要踩進政治上的taboo(禁忌)」,她說早前有一位特首只因為說了一句話,中央就不信任他,「我不想說是哪一位,但我自己跟中央接觸較多,有些事很難跟中央說的。如果我們不懂得文化、政治上的盲點,誤會就會上升。」

論壇最後,梁美芬被問到中聯辦有否就今屆特首選舉接觸過自己,梁這樣回答:「溝通是正常的。」

梁美芬與楊岳橋。
梁美芬與楊岳橋同場激辯。攝:林振東/端傳媒

楊岳橋:中央信任沒有標準,像霧又像花

中央政府和建制派常常強調,特首要得到中央信任。楊岳橋就認為,所謂的「中央信任」很諷刺:「當年協助推23條的葉劉淑儀,被封殺,得不到任何尊重;管財政九年的人,中央說信不過。中央信任像霧又像花。當日死心塌地為中央做了很多的,如今拍拍膊頭,就說『紅燈』(不獲支持)。就連根正苗紅、60年代已被視為左派的曾鈺成,結果想參選也是『紅燈』。」

「中央信任是基於什麼標準?」楊岳橋在論壇現場發問。

他舉例說,前幾屆特首選舉,均由民望較高的當選。「但今年卻推翻很多事,中央信任有如天上的星星,看得到摸不到,要中央『點燈』。就算是蒙『皇上』寵召入宮做官,也可以打入冷官。政治是理性的互動,起碼要有客觀標準可掌握。不過將來的特首,也不知何時會踩中地雷。」

「我同意特首應與中央建互信基礎,但我不知是基於什麼標準。」楊岳橋最後說。

宋恩榮:特首不該令建制與泛民撕裂下去

宋恩榮甫開始就同意楊岳橋的說法,認為中央政治透明度不高,亦強調這是政治現實。他說:「在一國兩制下,中央能選擇的人選也很有限。候選人要滿足中央某些條件,要有相當往績,不然中央不信任。」

「所以回歸現實,今屆只有三位候選人,選一位中央、港人信任的會務實點。現在說太多理想化的事,沒有太大作用。」

宋恩榮發言指:「林鄭月娥最能夠做到,因為她能團結『梁營』和『唐營』;泛民也有共同的敵人,『理想派』和『原則派』會走在一齊,不會不停爭拗。」。
宋恩榮發言指:「林鄭月娥最能夠做到,因為她能團結『梁營』和『唐營』;泛民也有共同的敵人,『理想派』和『原則派』會走在一齊,不會不停爭拗。」。攝:林振東/端傳媒

宋恩榮認為,新特首其中一項重要任務,就是不能再使到建制派分崩離析下去。他認為2012年那次選舉是個反面例子:「梁振英選舉令建制撕裂,分成『梁營』和『唐營』。建制撕裂的問題非常大,因為委任高官將變得異常困難。『唐營』原本有能幹的人,但礙於梁振英而不幫他,甚至會向中央打小報告。」

宋恩榮補充道,除了建制,泛民現在都分成「原則」與「現實」兩派,「理性派」會追擊「現實派」,「假若建制和泛民繼續撕裂,社會的撕裂將永遠不能修補下去」。

及後他被問到現在三位候選人,誰較能修補社會撕裂,他如此回答:「林鄭月娥最能夠做到,因為她能團結『梁營』和『唐營』;泛民也有共同的敵人,『理想派』和『原則派』會走在一齊,不會不停爭拗。」

然而這答案立刻受到楊岳橋的質疑:「團結反對派,其實過去5年已經有了--梁振英。我們需要的,其實只是一個願意跟規矩、不以程序作為工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