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笑裏藏刀、圍爐取暖、勾心鬥角:這是我退出社運和政治的原因

我離開是因為這個切身的領悟。


Ed Lau(劉偉德)宣布退出社運和政治圈。
Ed Lau(劉偉德)宣布退出社運和政治圈。圖片來源:劉偉德Facebook

香港社運圈甚至政治圈,與我在外國的經驗簡直差天共地。組成的大多數原因,並不是因為政治理念相近或對香港未來有一致遠景。香港政治圈係一個人脈網,亦可以稱之為朋友圈,最極端的case甚至會擺出江湖中人的姿態,模仿舊派社團那種盜亦有道的豪氣,但怎裝都不能呈現出從身經百戰磨練出來的勇氣和膽色。

一切關於本地政治議題的討論,大家必定先以立場先行,引用的理據只為增添原有立場的說服力。所謂真心討論,恐怕只是在言語間取巧,佔了便宜後便以為自己大獲全勝。最糟糕的是本地民智還停留在「頑童階段」,只需要一點政治娛樂他們就欣然收貨。

一個人的社交和生活環境會直接塑造自身的性格,更會局限或擴闊思維,好可惜在這個圈打滾了兩年,我覺得自己的IQ起碼掉了10點(本身已經不是特別聰明)。

最為恐怖的,就是每當不同政見的人同場出現時,雙方極少會根據民主精神,理性有禮地討論議題。往往,三分鐘內就會見到雙方吵架,出動到人身攻擊,或用混亂和錯誤邏輯,再引用一些毫無證據的指控作出人格謀殺。這些政客、評論員或心理不平衡的人士,運用此等低級伎倆的目的只為蓋過對方的聲線,然後覺得勝利之神正驕傲地立在他的肩膊。

只懂宣洩不忿,欠缺解決問題的頭腦和勇氣

對外,經常聽到政治人物的團結論:「希望我們反對派能團結一致共同創造美好未來」,卻總是笑裏藏刀,表面跟你裝友好,但在背後卻不斷使出卑劣招數,散播不實謠言指控某某人係內鬼、某某人不可信、某某人收了誰的錢、某某人是某某組織的間諜臥底,專職搞亂香港......

香港的社運圈甚至政圈,總括來說只係一群又一群圍爐取暖、勾心鬥角的所謂組織、政黨、論政人士、業界組織和其他有關聯的既得利益者。這些組織(也不是說全部,但可以肯定過50%)很多都用軟硬兼施的方法務求同化組員的理念,什麼立場是能得到尊重和接受的,或什麼立場會讓當事人受到組織的排斥。在我眼中這根本就是一個專制組織,而組織成員只懂宣洩不忿,欠缺解決問題的頭腦和勇氣,簡單來說就是嘍囉扮大哥。如此差勁的原材料怎樣加工?結果只有不斷失敗,大器難成,不要說反對派可以爭取到什麼,十年後反對派這三個字可能已經不存在了。

雨傘時,我記得佔領區內有位頗有見地而又勇猛善戰的手足跟我說,這裏表面上看起來的確見到好多「黃絲」,但當你以大部分黃絲帶的邏輯思維跟藍絲作對比,細嚼分析後會發覺兩者的思考方式,都是把立場當成自身認同的一大部分,唯一不同的只是立場上的分歧罷了。這句說話正正道出了香港30年社運界最致命的弱點。

我認識的抗爭者分好幾種,以下的描述可能會令你自動築起自我保護高牆,如果你的第一反應是反駁的話,請你撫心自問,不要欺騙自己。

依我普遍觀測,大部份落場佔領、參與社運或各種行動的義士,他們的出發點大致離不開以下四大原因。25%歸屬感(負面解釋為同輩壓力,正面解釋則是,人是群體動物喜歡群眾活動),30%虛榮感(有無到過抗爭現場拍滿4張Selfie然後上FB打卡?有的話自己檢討一下),20%源自於潛藏內心最深淵的使命感,剩下的25%有些是為了自己的野心,有小部分更是純粹為了溝仔溝女(把仔把妹)飲飲食食才到佔領區Hea(無所事事)。(以上參與社運的原因及其百分比本人大概中七八成)

經歷旺角(旺角騷亂)一役後,很多被捕的前線義士面臨失去自己人生中最為重要的5年,就算是今次有幸無被起訴的義士,都會潛意識裏自我審查,自我約束,自我規限,就算再有大型警民衝突場面,相信好多一兩年前的前線常客未必願意再行出來。

可是我一向堅決相信命運是由人來掌握的,只有通過不斷挑戰自己,只要你有無限的求知慾,只要你我都別看得自己太高的時候,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政壇2年,3點感悟

人生沒有挑戰就沒有成長。

現實就是現實,理想亦是推動和改變現實的一套工具。我曾經以為可以為真香港人發聲,去抗爭,去求變。但踏足香港政壇這兩年讓我明白到幾點:

  1. 香港人不需要我救,一切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我亦不需要用政治舞台來滿足我的英雄慾。

  2. 社運是一個需要長期面對失敗的工作。這兩年根本沒有一個真正成功的列子,而所謂的成功也根本不能量化。要我笑笑口面對冷眼對待,低聲下氣派傳單是一種挑戰,地區工作確實讓我比以前懂得聆聽,亦逼使我用心發展最基礎的耐性。

  3. 要改變先要有籌碼,無論你如何清高,權力所懂的語言就只有金錢。我這兩年消費在社運上的錢,包括自己搞活動,支付西柚辦租金,捐錢支持區選/立會的候選人,已經所剩無幾。

2016年七一遊行。
2016年七一遊行。攝:Anthony Wallace/AFP

Facebook算法助長圍爐取暖

跳出了社運圈狹窄的groupthink framework 大概有兩個月了。用「自我生存論」考慮每件事,先不要以自己的立場先入為主,理性分析每件社會大事,就會發覺,其實藍黃雙方都只是圍爐取暖的交友會,永遠不會睜大眼睛尋找證據或否定證據,來發展自己的世界觀和理念。再加上Facebook就是一間24小時的晚上茶餐廳交流區,它的Algorithm(算法)讓你只會遇到跟自己理念興趣相近的人。慢慢你就認為這個觀點是唯一正確的觀點,你自願被自己和群眾洗腦了。一個真正尋求改變的人絕對會尋覓新方向,不斷否定昨日的自我,才能成就最強的自己。我離開了不代表從此回歸「港豬」生活,離開了是因為這個切身的領悟。

In this world you are either somebody or you are nobody - Frank Lucas

每一個遊戲都有其潛在的規則。誰當特首很重要嗎?難道一個沒那麼討厭的特首上任,你的生活指數會提高嗎?要玩權力的遊戲,就只有熟識權術的規矩,權術是文明社會誕生後的副產品,雖然每個政權都有其獨特之處,中國亦不例外,當你能做到運籌帷幄,掌握其中奧妙時,規矩就可以成為你對付他人的工具。

香港的立法會選舉只是中共向反對派掉出來的餅碎而已,你可以把它視為一個初級魔術表演。魔術的奧妙在於misdirection,一個沒有立法權力、民選議員不能遞交或提出任何關於公共財政提案的立法會之中,一半為民選議員,另一半為名正言順代表業界和香港人的老闆們。反對派面對這個制度,尤其是立法會這條戰線,根本就等同一隻流浪小貓跟一隻壯年老虎爭奪一件已經過氣的玩具,就算真的贏了,也得物無所用。

如果你決定玩一個遊戲,就必須全力以赴,用盡所有渠道來發掘規則內的小裂縫或小問題,在適當的時候用盡資源再運用槓桿原理 (leverage),施展渾身解數來達到向上爬的目的。每天要極為自律地學習學習再繼續學習。落場,失敗又失敗再失敗,摔得灰頭土臉都要繼續爬起身,直到有一日你靠自己的努力,能力和意志品嚐到成功滋味。

正因一心不能二用,我決定退出社運,把時間精神放在建立我的公司和照護我的家人。民主路上,有緣再會。

【編者按】本文原以「我退出社運/政治的原因」為題刊於作者Facebook,經作者授權《端傳媒》編修轉載。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