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親民醜劇頻出,20天潘基文閃退的背後

「世界總統」招架不住南韓政治與媒體的考驗。


2017年2月1日,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出席新聞發布會,宣布將不競選韓國下屆總統。
2017年2月1日,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出席新聞發布會,宣布將不競選韓國下屆總統。 攝:Imagine China

僅僅二十多天前,抵達仁川機場的潘基文雄心勃勃,對記者們說「準備好以身許國心意不變」。粉絲們把機場圍得水洩不通,高舉寫著「歡迎潘基文先生回國」的標語,更有人大喊「請潘基文秘書長來救救南韓」。在南韓,當過聯合國秘書長的他被視為「世界總統」。

二十多天後,一日凌晨潘基文醒來不能寐,深為選舉之事苦惱。一番思索之後,提筆寫下發表文,事先沒有與其他人商量——因為他知道一定會被挽留,於是一意孤行。這個決定連潘基文最核心的參謀都未能提前獲知,位於首爾麻浦區的預備競選陣營陷入恐慌。結束記者會後,潘基文向團隊成員表示歉意。

措手不及的還有退出原政黨加入潘基文陣營的人,正準備跟著他「大幹一場」。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宣布棄選的半小時前,潘基文還在商討「修憲」,與在野「正義黨」代表沈相奵會面,競選團隊忙著向媒體說明前財政企劃部長官尹增鉉加入團隊的消息,為兩日後搬進汝矣島的新辦公室奔忙,幾乎沒人察覺到潘基文將有異動。回到南韓的這二十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令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忽生退意?

他對南韓激烈的政治鬥爭、幹勁十足的媒體已經太陌生。

回國後潘基文馬不停蹄,為總統選舉造勢。走訪南韓海軍第二艦隊、參觀2010年因爆炸事故沉沒的「天安號」紀念館,突出「安保守衛者」形象;參拜前總統李承晚、朴正熙、金泳三、金大中墓區,還前往慶尚南道金海峰下村拜訪盧武鉉墓地。潘基文競選聯合國秘書長是盧武鉉任南韓總統時,他的成功當選被認為是盧武鉉的外交努力成果。但保守陣營執政後,潘基文被指刻意淡化與盧武鉉的關係,甚至未親自參加盧武鉉的葬禮,被不少人扣上「叛徒」的帽子。此次回國後,潘基文不論進步或是保守陣營的前領導人,都一一前去拜謁,被認為是在政治上走「大統合」路線。

但是,長達十年的聯合國秘書長任期讓他缺席南韓生活,難免形象「離地」。潘基文也深知這是自己的弱點,努力經營:回國當天自己買票搭乘公共交通、到首爾站與市民交流;還與創業青年、大學生等人邊吃泡菜鍋邊聊生活;前往京畿道社區看望殘障人士⋯⋯但這一切恰恰用力過猛,塑造親民形象,變成一齣齣拙劣的鬧劇。

潘基文在機場自己前往便利店買樽裝水,結果拿起的是一瓶法國品牌的飲用水,隨行幕僚見狀立刻提醒,他才換了瓶國產水,而大批人跟著他湧入便利店,店鋪中的商品東倒西歪,一片狼藉。在機場,他在用自動售票機購買地鐵票時,將兩張一萬元的韓幣疊在一起同時塞入機器,整個過程被媒體拍到,網上出現了許多惡搞影片。潘基文對此回擊說:「你們去了巴黎也能馬上買到地鐵票嗎?」結果又引起網友責罵,「可這裏不是巴黎,是你張羅著要當總統的大韓民國啊」。在潘基文從仁川機場進入首爾市區時,正值下班高峰期,首爾站又是多條地鐵線路交叉的換乘車站,必定會帶來一定不便與混亂,而因為潘基文堅持要到首爾站與市民交流,在候車室取暖的露宿者全部被管理人員趕了出去,當天首爾的室外溫度為攝氏零下四度。於是,回國當天,不少人就給潘基文貼上「民弊」的標籤。他在訪問殘疾人社區時,給一名身體不便的老人餵粥,期間,潘基文還不小心把粥灑到老人的臉上。畫面播出後,有人指出老人仰躺時餵她進食極易引起氣道堵塞等問題,而且當時老人還沒有戴圍兜,反而是潘基文戴著圍兜,被指是「過度作秀」,「潘基文圍兜」還一度佔領門戶網站的熱門關鍵詞。他還前往彭木港,看望「世越號」遇難學生家屬,結果頻頻叫錯名字,不停被糾錯,現場視頻中還時不時聽到,潘基文的同行幕僚用近似命令的語氣讓遇難者家屬來牽潘基文的手。

2017年1月12日,有不少人到仁川機場歡迎潘基文回國,潘基文當時仍雄心勃勃說「已準備好以身許國且心意不變」。
2017年1月12日,有不少人到仁川機場歡迎潘基文回國,潘基文當時仍雄心勃勃說「已準備好以身許國且心意不變」。攝: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大統合」路線也並不奏效,對於涇渭分明、兩極化的南韓政治來講,「大統合」看起來似乎更像是政治立場的搖擺不定,並不利於吸納龐大的支持者。潘基文卸任聯合國秘書長尚未歸國時,他的支持率一度領先於其他候選人。但這20天來,他的支持率卻不斷下降,目前僅為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候選人文在寅的一半。過去二十天,潘基文並未向南韓民眾展示任何值得期待的「新形象」,他的行程與其他政治人物一樣,急於羅列一堆抽象的東西來顯示自己的雄心壯志。

46年外交生涯,似乎無助潘基文應對南韓政治鬥爭及「敬業」的媒體追擊。他曾在與媒體共進晚餐時,大發雷霆,稱抓著「慰安婦協定」不放的記者們都是「壞傢伙」,也曾就媒體報道自己在購票時同時塞入兩張紙幣的失誤表示不滿。這樣反而令他的媒體形象愈發糟糕。

同時,潘基文二弟潘基相與其子涉嫌透過美國中間人賄賂中東官員,已在美國遭起訴。南韓《時事週刊》還曾報導稱,南韓製鞋企業泰光實業會長朴淵次曾兩度向潘基文行賄共23萬美元。雖然雙方都予否認,但這些消息無疑都對潘基文參選產生負面影響。

不斷下降的支持率和繼續冒出的醜聞,潘基文無力抵抗,又或者他已經預測到,回國參選將是一場「虧本生意」。

他自己將「閃退」歸罪於假新聞惡意中傷,及政治家的利己主義。他在記者會上說道:「惡意污蔑以及各種假新聞,讓我的愛國心和抱負以及政治變革的願望蕩然無存。一些政治家抱持狹隘的利己主義態度,我非常失望,與這些人一起走下去沒有意義。」不過,輿論相信,打不贏仗、還要賠上名聲,才是他決定退出的關鍵因素。

與心煩意亂的保守陣營相反,南韓社交媒體上一片歡騰。潘基文一直被視為保守派出戰總統熱門人選,但在許多年輕人眼中,他與朴槿惠並無太大區別。回國後的20天,政治意圖頗為明顯的行程,努力塑造親民形象的潘基文被年輕人戲稱為「庶民cosplay」(扮演庶民角色)。年輕人還不忘對他沒有與團隊商量就退選的做法數落一番,稱「抹了油的鰻魚果然還是老樣子,自私自利」。

潘基文退出南韓下任總統競逐的舞台,在野勢力的優勢更為明顯。

「共同民主黨」候選人文在寅的優勢,至少短期內將持續下去。未來幾週,文在寅、京畿道城南市市長李在明、國民之黨前黨魁安哲秀、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等潛在候選人,都將利用潘基文退出的契機,謀求轉機。輿論分析,此次潘基文宣布不參選,南韓政治保守派可以看做實際上已進入衰落,很可能淪為在野黨。坊間也有傳聞稱,執政黨將推目前代總統黃教安總理為新一任候選人,潘基文支持者中可能有兩成將轉向黃教安。可目前身為代總統的黃教安首要任務是理好國政,是否適合參選還很難講。也有分析認為,局勢雖有利在野勢力,但文在寅「一枝獨秀」,很可能面臨各方攻擊,大選局勢今後的走向將更難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