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超過300名台灣鐵路員工,為什麼要在除夕「合法休假」?

台鐵新班表發下後,工會發現工時被乾坤挪移,資方規避掉加班和休假問題,讓人力看似充沛,卻讓運務人員沒錢又沒假。


台鐵罷工示威中,有人頭戴「還我休假」標語。
台鐵罷工示威中,有人頭戴「還我休假」標語。攝:A.K. Lee /端傳媒

「去年有天我夜班結束正要離開,一個乘客跑來跟我說:『你們同事倒在外面!』」那天台鐵產業工會理事顏志龍跟着乘客飛奔出去,看見一名工務組的人員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他趕緊先拿棉被包裹住同事,再拿了心臟電擊去顫器,但已經來不及了。

台鐵員工有個互助會,一旦有同仁暴斃死亡,便會從互助會裏撥一筆金額給當事人家屬作為撫卹。「一個人過世,就會從每個人的薪水裏扣50元撥到互助會。這筆錢會列在薪資單上面,所以只要看到這個月被扣200、250元,就會知道有幾個人走了。」談起這議題讓顏志龍很感傷。在台鐵5年,他看過太多人因為過勞倒下。

今年顏志龍參與了台鐵產業工會發起的除夕「合法休假」活動,包含他在內1000名台鐵員工也都簽了連署書,要在春節——幾乎是台灣鐵路運量最高峰期休假,凸顯台鐵人力不足的困境。所謂「合法休假」,是工會依據《勞基法》39條的規定所主張,其中規定休假日或國定假日要求出勤,雇主須事先徵得個別勞工同意。

除夕當天,台北、彰化和高雄三地台鐵產業工會同時召開記者會,近300名台鐵員工站出來,呼籲台灣的公共服務不該建立在剝削勞工身上。

同一時間鐵路局也召開記者會,強調除夕當天運量將比平日提升14.3%,單日將有1020班次、65萬旅次。而台鐵已備足人力,「將會班班準點」。

台鐵

「台鐵」是「台灣鐵路管理局」的簡稱,負責營運全台灣除了高速鐵路之外的所有鐵路。台鐵的組織始於清朝光緒年間設立的「全台鐵路商務總局」,現行鐵路網大致在日本治台期間,由「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建設。二次大戰後,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後成立「台灣鐵路管理局」。

台鐵將工時乾坤挪移規避問題

員工的「休息時間」實際上還是在工作。
員工的「休息時間」實際上還是在工作。攝:A.K. Lee /端傳媒

台鐵長期人力不足,一直以來將運務人員的勞動力撐到最緊繃,台鐵人員幾乎全年無休。以顏志龍所在的宜蘭來說,20多個車站、60多名副站長(運務人員),再配上3個替班人力,「替班人力光是幫請公假、事假的人代班,人力就卡死了。沒有替代人力,所以鐵路人員基本上不請病假,再不舒服就是猛吞成藥,真的不行也是請站員顧一下,趕緊去旁邊診所看病,然後回來上班。」

面對長期過勞,產業工會2016年8月成立後,不斷呼籲台鐵增加人力和給予充足休息時間。中秋節前夕工會原本打算依據《勞基法》39條規定「合法休假」;之後台鐵承諾將召開會議討論工時問題,「合法休假」才臨時煞車。

只是幾次工時會議後,台鐵人員排班狀況並未改變,去年「一例一休」修法爭議沸沸揚揚之際,工會提醒鐵路局,新法上路後休息日上班工時要納入總加班時數計算,且加班時數上限縮減為46小時,都將會使台鐵人力缺口的困境更加顯著,人力補充已是迫在眉睫。

不過今年新的班表發下來之後,工會才發現資方透過將工時「乾坤大挪移」的方式,規避掉加班和休假等問題,讓「帳面」上看起來人力充沛。但新班表卻會讓運務人員「沒錢又沒假」。

台鐵長期人力不足,一直以來將運務人員的勞動力撐到最緊繃,台鐵人員幾乎全年無休。
台鐵長期人力不足,一直以來將運務人員的勞動力撐到最緊繃,台鐵人員幾乎全年無休。攝:A.K. Lee /端傳媒

「我們一直都是用『變形工時』排班:日班、夜班,再接一個休班。」顏志龍解釋,日班就是白天上班12小時,休息24小時後,再接上夜班12小時,然後休息24小時,又是一個日班。而3天一循環、一次循環裏工作24四小時的變形工時,讓運務人員每個月工時高達240到250個小時。而所謂的休息日,也得是早上7點或8點夜班收班後才開始休。

顏志龍解釋,過去日班12小時裏,規定有0.2小時的休息時間,如今新的班表則是把休息時間拉長為1.5個小時;同樣的,夜班也是拉長了原本的休息時數。因此班表上看起來台鐵人員總上班時數不變,但上班中的「休息時間」變長。扣掉這些「休息時間」後,「帳面」上的工時也就跟着縮短,加加減減後便能符合《勞基法》對於工時的規定。

「但實際上休息時間你還是在工作啊,現在火車班距幾乎5分鐘一班,只要列車進站、停車和出發,站務人員都要監看,哪有什麼時間休息,都是一邊吃飯一邊工作,隨便扒兩口趕緊吃完。」顏志龍苦笑,有時真的很累,就請站員幫忙照看一下工作,自己到旁邊休息一會,但無線電對講機依舊是開着,「那是待命,不是休息啊。」

而且一樣的工時裏,休息時數拉長後,「加班」時數也因此被吃掉,表面上看起來多休息、少加班,實際上卻是一樣的工作量沒得休息,且加班費因此縮水。

「台鐵口頭上說有在爭取增加人力,但我們感覺台鐵並不積極。現在也只有看到他們在帳面上挪移工時,讓人力看起來充足而已。」顏志龍無奈說,即便台鐵號稱今年將擴大人員招聘,但具體能招聘多少人仍是未知數。

台鐵資方透過挪移工時來因應新法的手段讓工會感到心寒。顏志龍說,工會早先已警告,「運、工、機、鐵」四組的人力缺口,至少得補進2500人才會足夠。工務組的T先生也強調,目前在現場進行維修的工務人員大約1000人上下,「人力根本不夠維修這麼長的鐵路路線,只能重點的先修一修。加上機具老舊也不更新,工務車開出去做到一半漏油不能作業。」T先生感慨,台鐵新車越買越快,但維修品質卻只能免強解決眼下問題,「旅客坐車等於是暴露在風險上。」

「台鐵口頭上說有在爭取增加人力,但我們感覺台鐵並不積極。現在也只有看到他們在帳面上挪移工時,讓人力看起來充足而已。」顏志龍無奈說,即便台鐵號稱今年將擴大人員招聘,但具體能招聘多少人仍是未知數。

除了拉長休息時數讓工時看似降低外,原本台鐵每個月會計算4個「休息日」的上班薪資給員工,權充這4天假日卻要員工出勤的加班薪資,但新法上路後卻取消了這4天的薪資。

「因為現在規定每個月加班不能超過46小時,休息日上班也併入加班時數計算。那他如果給你4個休息日的工資,等於這4天是加班,那我們總加班時數就會超過法定標準。」顏志龍解釋。為了不讓班表上的加班超過法定標準,台鐵刪掉了這4天的薪資,但這一扣,卻讓每個人每月恐少領台幣3000到6000元(約735-1470港幣/95-190美元/645-1290人民幣)。

對於產業工會「依法休假」,台鐵局長鹿潔身語氣不悅地說,三班輪班制是台鐵一直以來的排班方式,並非春節時期才臨時修改,而台鐵也已向勞動部確認這樣的排班方式並未違法,「目前我們已經調配人力支應,維持春節運量是台鐵的傳統,我們不會讓旅客失望。」

至於薪資降低等問題,鹿潔身則表示,春節期間都會依照法令規定來給付加班費,「春節過後再和企業工會協商檢討排班等問題。」(編按:台灣鐵路有兩個工會,一個是存在已久的企業工會,人數約1.3萬人,成員包含站務人員、電機工務維修人員等;產業工會則是去年8月成立,以站務人員為主,成員約2500人。)

一例一休

「一例一休」是蔡英文政府極力推動、台灣立法院日前通過的勞工休假新制度。以七天為單位,勞工有權利和資方商議擇定一天「例假」,以及一天「休息日」(不一定是週六或週日),在勞工同意之下,雇主可以要求在「休息日」上班;原則上不得要求在「例假」上班。但不管「例假」或「休息日」上班,雇主都要支付加班費。

長照產業人力黑洞是公開祕密

台鐵口頭上說有在爭取增加人力,但我們感覺台鐵並不積極。
台鐵口頭上說有在爭取增加人力,但員工感覺台鐵並不積極。攝:A.K. Lee /端傳媒

透過挪移工時來因應「一例一休」並非台鐵獨創。在護理之家工作的小安(化名)同樣遇上資方以挪移的方式來規避工時限制,「像我們現在班表上的『休假』,隨時都會依照現場人力需求來修改。」

小安解釋:「假設週一本來是你的例假日,依法不能出勤。但今天如果需要人上班,老闆會把你的例假日改成『休假日』或是『國定假日補修』,後面這兩種就可以出勤啦。反正他只要帳面上看起來1個月至少有給你休8天,其中4天是『例假日』就好了。」若是遇上人力真的調度不過來,「老闆就叫外籍照服員來上班,然後那天直接給他現金。所以班表上你看不出來那天有人違法加班。」

長期以來養護機構和護理之家的人力已被壓的很低,15床只需要1名護理人員、60床只需要4個。這麼低的人力成本,才足以平衡機構的收支,「之前遇到同事家裏有事得請假,其他人的工時就得全部調整12小時,才有辦法把工作撐起來。」這樣的人力黑洞,幾乎是長照產業裏公開的祕密。小安笑着說,「如果要把人力補到足,養護機構至少倒一半。」

很多機構老闆還會特意聘僱有照服員執照的行政、財務人員,「因為請一個台籍照服員就可以請一個外籍的,那老闆就是要你的執照讓他可以多請外籍照服員,而這個台籍的實際上根本沒在做照顧工作。」

非得把人力成本壓在臨界點,根本原因在於台灣長照長期依賴家庭聘僱的外籍看護,「請一個外籍看護1個月2萬8,送到機構1個月3萬到3萬5,你如果漲價,很多人會想說那帶回家請外籍看護照顧就好。」不能漲價,當然就是苛扣勞工來提高利潤,小安說,外籍看護的低薪和長照機構的月費之間形成刺刀上的平衡,也回過頭讓資方想方設法的壓低人力成本。

「除了依照人力需求把我們的休假名目改來改去,現在護理之家也吵着要納入《勞基法》84-1裏頭,讓他們在排班上有更多彈性。」小安語氣透露着憤怒,「一例一休」應該是讓勞工減少工時充分休假,但實際上卻成了資方要求納入《勞基法》84-1的藉口,「勞動部明明一直在檢討《勞基法》84-1的適用行業別,希望能逐一排除。現在長照業者吵要納入,根本是走回頭路!」

原本應該讓工時降低的「一例一休」,如今卻是激發出資方「無限創意」,藉着挪移工時和修例假等方式來達到帳面上的合法,勞工權益不但沒能改善,最終也將衝擊服務品質與公共安全。

台鐵員工有不少人因為過勞倒下,同時醫護產業亦長期存在人力缺口。
台鐵員工有不少人因為過勞倒下,同時醫護產業亦長期存在人力缺口。攝:A.K. Lee /端傳媒

而同樣長期存在人力缺口的醫護產業,由於醫護人員工時早已過高因此醫院無法透過拉長休息時數來延長上班時間,但醫院卻會在法定總工時容許的範圍內儘量增加上班日,藉此補足人力上的缺口。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郭惠珍說,她服務的醫院長期骨科人力不足因此從急診單位調人支援,急診少了一個人,其他人護理人員就得從原本的4天休1天,改成5天休1天。

「5天休1天,班表上的工時還是合法的啊,但做到第5天你已經快崩潰。」談起增加上班日,郭惠珍難掩憤怒,由於急診室狀況多且容易遇上病患和家屬的負面情緒,「有時候你手上正在處理休克的病患,旁邊肚子痛了半小時的病人因為一直等不到醫生護士,就會開始對你咆哮。我同學還遇過病人直接走出去,半小時後帶一堆黑衣人包圍急診室的。」郭惠珍說,院方忽視醫護人員工作強度,只想着在合法範圍內把工時排滿,不但影響了醫護品質,也增加醫護過勞危機。

對於雇主追求班表上工時的合法,郭惠珍只感到荒謬,因為第一線的工作現場,普遍存在着下班時間已過,但護理人員仍就得把手上的事情做完才離開的狀況,「像大夜班正常來說要隔天早上8點打卡下班,但實際上把手上事情做完大概都11點了。」郭惠珍說,這些超時的部分,不論修法前後,從來都沒有算過加班費。「現在一堆雇主跳出來說『一例一休』導致人力成本上升所以要漲價。但我只覺得資方想盡辦法鑽漏洞,讓我們的福利因此扣掉,他們人力成本哪有增加?」

原本應該讓工時降低的「一例一休」,如今卻是激發出資方「無限創意」,藉着挪移工時和修例假等方式來達到帳面上的合法,勞工權益不但沒能改善,最終也將衝擊服務品質與公共安全。多方皆輸的結果,歸根究柢在於這些產業長久以來勞動條件不良導致人力缺口無法填補,例如台鐵員額不足,肇因於過去凍結增補人力直到2008年才重新招聘,此前人員流失與業務量大增,都讓整體勞動環境更加惡劣,新聘人員更難以留住。

人員一時難以補足,因此即便勞動法令加嚴,資方想的也只有如何找漏洞。「而且現在勞動部說1到4月是輔導期,勞檢不會開罰。那老闆就是在等你勞動部看怎麼幫大家喬到合法嘛。」小安無奈地說。

「我們想凸顯的是『一例一休』內含的法令漏洞。」台鐵產業工會秘書蕭農瑀說,對比於40年前,台鐵人力從2.3萬人降到1.3萬人,業務量卻不減反增。如今人力缺口卻能透過紙上作業掩飾,而員工明顯過勞,但班表還能看起來一切合法。

從去年的華航罷工到今日的台鐵「合法休假」,蕭農瑀激動地說,這是一場休息時間的戰爭,「只有充足的休息時間,才能讓我們活得像個人。提供乘客品質與安全。」

台灣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