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記者手記:關於「土」、夢想、還有人類

十五年前,一個業餘棋士想跟世界冠軍下棋的夢想,十五年後,變成人類跨向未來的一步。


AlphaGo的開發者黃士傑。
AlphaGo的開發者黃士傑。攝:imaginechina

燈光昏暗,走廊的盡頭,貼著一張「演算法與平行運用研究室」的海報。我心想,啊,這裏就是「AlphaGo的搖籃」

打開研究室的門,兩排的電腦,有些老舊桌椅,一位同學正在修著日光燈,瞬間將自己拉回現實。「這裏有一本他的簽名。」一名同學,拿了一本舊教科書給我,一翻開,就看見黃士傑的簽名,下面留了2004年2月27日,他還只是名碩士學生。

這是一個起點。

黃士傑博士是臺師大資工所第一屆學生,碩士加博士,一待就是10年。他從研究所開始研究電腦圍棋,念博士時,開發了以太太的名字命名的圍棋軟體(註:軟件)「Erica」。

博班最後一年,2011年,「Erica」在日本國際電腦奧林匹亞競賽中,打敗了世界冠軍「Zen」,成為新的世界冠軍。而後,「Erica」怎麼了呢?

「Erica」沒有和其他軟體如「Zen」 、「Crazy Stone」一樣,再進化棋力了。如今「Zen」有業餘五段的棋力。因為圍棋人才與資源有限,留在台灣的「Erica」沒有繼續「學習」。(黃博士的指導教授林順喜指出,2010年的Erica,沒有進行正式棋力評估,約略估計,當時是業餘初段。)

但是「Erica」的爸爸——黃士傑,帶著他在臺師大十年累積的成果,飛往了國際舞台。

今年元旦,網路上出現Master神秘棋士,最後揭曉:「我是AlphaGo的黃博士」。這時,AlphaGo的棋力,已有超越人類職業棋士,職業十四段的實力。去年三月,韓國九段棋士李世乭,第四回的「神之一手」,是人類第一次的勝利,也可能是最後一次⋯⋯

最初我想像這個故事的時候,心裏冒出了一萬種幻想——這是《棋靈王》(註:另譯《棋魂》),加上《鋼鐵擂台》(註:另譯《鐵甲鋼拳》),加上《新世紀福音戰士》(註:另譯《EVA》),碇真嗣的父親用他母親創造初號機的情節!?

要跟圍棋界的「最強人類」應戰,資源絕對是世界級的。Alphago對李世乭一役,Google就在美國西岸出動了近2000個CPU和近300個GPU,這樣強大的軟體背後,花費多少龐大資源。

但是,要練成這樣超強的圍棋軟體,方法其實可以很「土」。

黃士傑被許多人稱他是「土博士」,土某些程度,代表少資源、小格局,緩慢、持續、打拼。但黃博士身上,這些是,也不是。而我想知道,黃士傑在十年養成裏,練成了什麼?

我自己是臺師大畢業生,進師大的第一天開始,就會有人不斷的問你:「你以後要當老師嗎?」,真是不厭其煩地惹怒師大學生。但其實另一方面,也確實透露了考上師大的學生的一種焦慮:「不當老師,然後呢?」

學資工的黃士傑喜愛下圍棋,懂得彈鋼琴,這種「跨科際的能力」,如同當年師大圍棋社的張曉茵提到,這就是Aja學長(黃士傑)成功的關鍵。

而我所認識的許多師大人,也有這種「跨界」的特質,除了修習各種學分學程,像是表演藝術、管理、華語文教學等,參加社團活動的人很多,師大社團裏有全台灣最有活力、最有創造力的老師,學生以及校友,如2007年黃士傑創立圍棋社,當年度其實只是屬於籌備期的「第零屆」,便已經聚集許多同好一起下棋。

除了將興趣融合專業,黃博士的故事裏,還有一位教授的熱誠。林順喜看重學生的「開發」能力,長期研究棋類軟體,製成一份秘密「教戰守策」,並鼓勵學生們參加國內外對局比賽。有關這位林順喜教授更多的可參考這篇

他也告訴我,創造AlphaGo的黃士傑並不是他的學生中「最聰明、最努力」的一個,他的的「五個寶貝」(博士生)都很優秀。他曾經指導過一位軍人學生,用了四年就把博士論文完成了,後來成了中正理工學院的副校長。

三十年教職生涯,他跟學生一起開發棋類軟體,講起來,眼中滿滿的熱情。他不斷推銷學生的成就,像是畢業生吳俊緯在去年TAAI比賽得了麻將金牌,大學部謝昌龍ICGA比賽得愛因斯坦棋金牌,他的實驗室各個是人才。訪問中,他拿出一支臺師大筆,上面印著「師大 大師」的方章。他逗趣說:「你看,Master(Alphago),就是大師」。

台灣有很多留美留歐的優秀人才,也有許多潛力十足的「土」人才。相對不被注意的,還有因為在台灣「不能營利」而不太熱門的對局軟體。要理解電腦棋局軟體背後的「演算法」,怎樣排列組合、怎樣抽樣⋯⋯,對一般人來說真是一段複雜又枯燥的過程。但對開發者而言,其中的樂趣難與外人道盡。

「打敗了人類,然後呢?」花了整個人生沉浸演算法的人們,可以永遠是各種對局遊戲暗棋、麻將、五子棋、象棋、⋯⋯幾百萬條程式碼裏的「傻子」;但他們也可以是,用演算技術,推進人類生活中,醫療、商業、風險管理⋯⋯方方面面的「拓荒者」。

十五年前,一個業餘棋士想跟世界冠軍下棋的夢想,十五年後,變成人類跨向未來的一步,這是多麽奇幻又令人振奮的事。

而如何將「興趣」並與「專業」配合,如何獲得國際資源,我想黃士傑的經驗,可以提供台灣有意朝資工領域的學生,或是教育者,一些啟發與激勵。

「路總是一步步踏實走出來的。」黃士傑曾這麼說。他始終都是用一種低調而踏實的姿態,追尋著自己的夢想,登上打敗人類的山頂。

僅以這篇心得後記,致敬「土」博士和各種追尋夢想的傻子。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