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讀者來函:人們到底討厭欣宜什麼?回應譚蕙芸

生活上,富二代已經稱霸,為什麼連明星我們都要看星二代?


鄭欣宜。
鄭欣宜。攝:imaginechina

寫文前先聲明:我不討厭欣宜,而且我還是個肥妹。

譚蕙芸小姐的文章昨日在我的臉書朋友圈上瘋傳,內容提及欣宜挑戰了「女性作為漂亮景觀」這件事。Male Gaze 在社會上確實是無處不在,各種廣告、媒體上的女性形象,窈窕、白皙、大眼睛,這是大眾對女子的要求,也覺得這樣的女子才應該活得自信。

當然,這種想法影響的不止觀眾,連同欣宜自身也受影響。然而,正因她自己亦受這種價值觀影響,才誤以為大眾對她的偏見僅來自體形,因而作出種種抗爭,如唱出《你瘦夠了嗎》、《女神》一類的歌曲。

這個說法合理,然而當有人提出,為什麼林二汶沒有受觀眾的討厭呢?這種說法就不足以解釋此現象了。

大家對林二汶的體型一樣關注,但卻沒有像攻擊欣宜般攻擊林二汶。林二汶也有就自己的外貌唱過歌,正如歌曲《又美麗又可愛》歌詞(同是黃偉文填詞):「沒似畫眉目 才不等於 我們沒氣質/成就了 自己一種風格 亦能被記得/沒那些 標準的美貌 仍然能被愛/路途或苦一點 不過值得參賽」,同樣挑戰「女性作為漂亮景觀」,但林二汶似乎沒受到海量攻擊(雖然也有人叫她減肥)。

除了身型,到底人們還討厭欣宜什麼呢?

跨代社會流動性低連累欣宜

我隱約覺得,欣宜受到攻擊是因為她的母親肥姐,大家說她「消費阿媽」,但我頗肯定,換了其他人多謝阿媽,應該不會受到這種攻擊,特別是成長於單親家庭的孩子,觀眾大多會多加憐惜,如坤哥多謝阿媽,大家會覺得生性(註:懂事,識大體),為什麼欣宜提阿媽就是消費阿媽?

「消費阿媽」的問題,問題在阿媽,亦不在阿媽。欣宜幸運,有明星母親,因此受到的照顧必然比平凡人出身的歌手多,正如黃偉文說他寫詞給欣宜,某種程度上是報恩,這是一般歌手無法得到的人際網絡,一個跨代的網絡。

其實這個世界向來是「識人好過識字」,大家心裏明白。只是在現今這個社會,買得到樓的年輕人,通常有父母付首期,年輕人上流的空間愈來愈小,貧窮卻會跨代,住公屋的人和住私樓的人,入大學的機會也相去甚遠。大眾面對這種社會不公,把之投射到欣宜之上。比如不算富有的我,特別記得她曾以鮑魚做早餐的花邊新聞......

網民其中一個憤怒的原因,可能是:生活上,富二代已經玩晒(註:稱霸),為什麼連看明星我們都要看星二代?

共同成長也是罪

娛樂圈中的星二代不少,謝霆鋒、洪天明、曾國祥,不難想像他們都曾面對大眾批評,但對欣宜,我們從小到大都對她評頭品足。是的,除了因為她挑戰了美的定義、除了因為她是星二代,另一問題,已由你們看來過份尖酸的網民提出:「她很煩!」

欣宜的煩,不由於我們認識她、知道她的性格,而是因為我們幾乎和她同步長大。有朋友在我的臉書留言,我們小時候看兒童節目,就看到欣宜,引他的說話:「作為一個係公仔箱出現既人物,小時候既佢出現得太頻密。同黎耀祥一樣,係會爛架。(註:作為一個電視裏出現的人物,小時候她出現太頻繁,就像黎耀祥一樣,是會招人煩的。)」

欣宜反覆在我們生活中出現,不斷提及自己肥也可以自信,在她而言,她是要重覆的出櫃,直至櫃消失,對觀眾而言,講一次是勇敢,到了第十萬次,很難不覺厭煩。我不是學者,很難說出這件事的根據,但看到朋友臉書每日發一樣的內容,你也會反眼(註:翻白眼)吧。

但當年我們都看無綫,我們沒得選擇,只能硬著頭皮與欣宜共同成長。

解釋了憤怒又如何

肥,是欣宜被攻擊的原因,卻肯定不是唯一的原因。可以講的是,觀眾討厭欣宜,並非欣宜有哪些過錯,只是她的身份使她擁有被觀眾討厭的元素,換句話說:在這個社會中,欣宜這個身份,才是她的原罪。

解釋觀眾的憤怒,比起怪責攻擊欣宜的人有用。嗯,起碼我們知道了 Male Gaze,理解到社會流動性會惹來各種怨念,甚至沒法選擇電視台都會害到一個人,這些都是社會問題,卻切實影響到人。就算改變不了,都起碼理解。

而責怪憤怒的網民,只會製造更憤怒的網民。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