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法國有核電的冬天不太冷,但是我們應該擔心爆炸嗎?

核電站爆出安全問題,導致全法核反應堆大規模暫停運行。法國的最終裁決,勢必將牽動全球核電工業的走向。


2016年12月14日,法國巴黎,有反核示威者試圖堵塞國營電力公司EDF的入口。
2016年12月14日,法國巴黎,有反核示威者試圖堵塞國營電力公司EDF的入口。攝:Jacky Naegelen/REUTERS

聖誕假期開始的第一天,法國新聞廣播電臺FranceInfo在早間節目中宣布,這個冬季,法國將不會面臨斷電的威脅。新聞指出,到2017年二月,法國58臺核電機組中的絕大多數將陸續開始正常運行,總體情況與往年類似。這條慰藉性新聞的背後是法國核電史上前所未有的危機。

在過去的幾個月中,法國核電機組接連不斷被獨立的法國核安全局(ASN)勒令停止運行。

在十月份,全法58座核反應堆中的21座被暫停運行,這是法國核電工業史上首次出現如此大規模的關閉。用詞一貫謹慎的核安全局主席謝維(Pierre-Franck Chevet)反覆警告:「法國的核電現狀非常令人擔心。」

但是,在法國政界、媒體、民間,擔心缺電的聲音仍然不絕於耳。經濟是親核人士最重要的理由。在10月1日的法國反核遊行中,支持核電的村民抱怨:「這是一個讓這個區域能生存下去的產業。他們這些反核的,是將整個地區作為人質。」法國前總統薩科齊認為,至今沒有任何能取代核電的辦法讓他信服,「所以我們必須繼續維持目前的核電站,並同時發展新一代的核反應堆。」

對於更多核電支持者,這涉及到對國家優秀工業技術的自豪感。法國前工業部長皮埃雷(Christian Pierret)多次表示:「我們國家在全球核領域處於不可質疑的領導者地位,放棄這個我們為數不多的全球優勢,完全就是一種自殺行為。」

左派媒體《Marianne》雜誌驚歎,到現在我們還在擔心停電,而不是問,會不會有一座核電站發生爆炸!

一向自視和被視為全球核電楷模的法國,究竟發生了什麼?這些問題是否僅僅侷限於法國?

1臺核反應堆和9座核電站的問題

2014年底,法國弗拉芒維爾(Flamanville)核電站再次爆出重大問題。2015年4月,核電設備供應方阿海琺集團(Areva)正式承認,在弗拉芒維爾第三代核反應堆壓力容器的底部和頂蓋部分位置,鋼材的碳元素含量過高。

高度為11米、重量達到425噸的核反應堆壓力容器,是內置反應堆的心臟。這裏是發生原子裂變的空間,也是遏制放射性元素外洩的最關鍵屏障。

作為一個在核反應堆中被視為永久性不能更換的部件,壓力容器必須經受得起任何考驗,以避免重大核事故的發生。而碳元素含量過高則意味著,該金屬的機械韌性減弱,面臨更高的折斷風險,尤其是在遇到巨大温差衝擊的時候容易裂變。

巨大温差的衝擊在核電操作中絕非罕見。比如在需要緊急關閉反應堆的情況下,必須注入大量冷水進行降温。

物理學家、《福島之後,離開核電》作者巴斯德範( Jean-Louis Basdevant)對切爾諾貝利、美國三哩島、福島這三項全球最重大核事故進行總結:「這些事故產生的原因都不同,但問題是一致的:冷卻不足,因温度上升過高而發生爆炸。」

弗拉芒維爾第三代核反應堆號稱全球最強大的壓水式反應堆(EPR),2007年動工,原計劃於2012年投入使用。除了因技術問題導致時間表一再推遲外,第三代反應堆的造價也比初期預算翻了三倍,達到105億歐元的天價,光是這點就足以讓法國人恨得咬牙切齒,現在又爆出安全醜聞。

法國核安全局在第一時間指令阿海琺做進一步補充性檢測,以便證明弗拉芒維爾第三代核反應堆壓力容器的材質能夠在不斷裂的情況下變形,並能夠抵抗在機械應力(mechanical stress)下所產生的裂紋的擴散。

在核安全局的要求下,阿海琺的技術專家進一步做了實地內部審查,發現了大規模異常——9座核電站內18臺核反應堆的蒸汽發生器存在質量問題。

蒸汽發生器是壓水式核反應堆和重水式核反應堆中的核心設備之一,正是在這個空間內實現一回路(温度在320度,氣壓達到155個大氣壓)與二回路 (水在這裏轉變為蒸汽並送往蒸汽輪機以帶動發電)的熱量傳遞。而金屬鍛造過程中出現的碳元素含量過高使蒸汽發生器也變得易碎。

在18台反應堆中,6座反應堆的蒸汽發生器出自於克魯索鍛造公司,其金屬材質中碳元素含量超過標準規定的0.2%,達到0.3%。 另外12座核反應堆中的26臺蒸汽發生器由日本鑄鍛鋼株式會社(Japan Casting and Forging Corporation)在二十年前提供,被檢測到的碳元素含量更是比規定標準高出一倍。而與弗拉芒維爾第三代反應堆不同的是,這18臺存在品質問題的反應堆已在運行中。

「按理說,克魯索鍛造公司交給阿海琺的生產資料,後者在接收產品的時候是要做檢查的。接著,阿海琺將這些貨銷售給法國電力公司。因此,電力公司應該驗貨。但從目前情況看, 這些必須的環節都沒有做到,」 法國原子能委員會前員工、獨立核電專家拉彭什(Bernard Laponche)向記者指出。

法國斐森南(Fessenheim)的核電站。
法國斐森南(Fessenheim)的核電站。攝:Patrick Seeger/DPA via AFP

50年以來的400份偽造文件

2016年5月3日,法國經濟類媒體《回聲報》(Les Echos)作為首家媒體透露,克魯索鍛造廠所提供的部分資料存在偽造問題。面對這一質疑,阿海琺首席執行官僱菲(Philippe Knoche)表示他不排除這種可能性的存在:「我們發現一些相互矛盾的紀錄。為了表示誠意,我們希望向外界傳達這點,是因為這是讓人無法接受的行為,但是我們目前還處於在蒐集的階段。」

但實際上,這一讓人無法接受的造假行為,可能已經持續了數十年時間。在法國核安全局的壓力下,阿海琺決定逐一審核克魯索鍛造廠內1943年以來的所有資料,涉及核電的部分則是從1965年開始。在9200份產品紀錄文件中,6000份與核電相關,時間跨度長達50年。審核人員發現用來欺瞞客戶和核電安全局的文件有大約400份。

法國核安全局披露,當一些產品的測試結果和生產指標出現矛盾時,數據被修改或被省略,而包含這些被刪改數據的紀錄內容,從未在官方文件中出現,甚至被竄改成完全相悖的內容提交。

克魯索鍛造廠生產的所有類型部件,無論是供應法國還是國外核電站,無一例外受到牽連。反應堆的鋼材壓力容器、容器頂部的蓋子、蒸汽發生器的金屬環、螺旋機的轉子等,這些產品在化學、機械、熱能、焊接質量等方面所做過的壓力測試,都可能被修改。

截止到2016年9月底,被確認的可能危害到法國核電安全的文件數量上升到83份。在進一步研究了其中的23份之後,法國核電安全局下令牽涉到的兩座核反應堆停止運行,以便進一步檢查其安全性。餘下的60份文件尚待核實。所有文件的審核時間將持續到2017年4月,甚至更久。

這些持有偽造紀錄的不完善產品,除了供應法國國內的58座核電站外,至少有300多個產品流向全球核電站,有12個國家的核反應堆使用了這些不完善部件。法國綠色和平組織的一份報告顯示,在中國,廣東核電站1號和2號反應堆、嶺澳核電站1-4號、秦山核電站的核反應堆頂蓋都使用了不完善部件。

記者所接觸到的專業人士一致認為,法國核電工業數十年建立在信任和聲譽上的整條連接,將毀於一旦。法國以外致力於發展核電的國家是否有類似問題?2002年,在同樣是核電大國、以嚴謹著稱的日本,11家核電公司中的6家被迫公開承認,他們在18座核反應堆的安全報告中作假,尤其是在反應堆部件的裂縫等品質問題上修改資料以次充好。福島核電站的核反應堆也在造假名單之列。韓國的核電醜聞則是在2012-2014年期間爆發,造假資料牽連到20臺核反應堆。

法國克魯索鍛造廠和日本鑄鍛鋼株式會社是核工業中的一流企業,究竟有多少他們出廠的異常部件流入其他國家?這些國家是否有獨立的核安全機構的監督?他們所處的政權是否會如法國這樣相對允許公民的知情權?環境領域的非政府組織是否能正常有效的工作?這些核電站所在地的地質情況和運行管理方式是否會放大這些可能性危險?

2016年11月16日,法國弗拉芒維爾,一個工人在核反應堆旁通電話。
2016年11月16日,法國弗拉芒維爾,一個工人在核反應堆旁通電話。攝:Charly Triballeau/AFP

第五共和國的所有總統都親核

2016年10月1日,3000多位反核人士在諾曼底示威,高喊「EPR是地獄」的口號,要求關閉正處於完工階段的弗拉芒維爾第三代核反應堆。示威者要求政府退出核電這高度危險並最終產生嚴重虧損的領域。這是近五年以來,法國最大規模的反核遊行。但是,在一個以遊行為全民運動的社會,與動輒幾萬甚至上百萬的其他主題遊行相比,法國反核勢力單薄是顯而易見。

「五十年以來的所有總統都是親核人士,」核電專家拉彭什指出。

1973年爆發的全球石油危機,促使法國政府提出能源獨立的計劃,由此開始在核電領域大規模發展。在此後的25年中,法國建立了19座核電站58座核反應堆。

作為國家命脈工業,數十年來,法國民眾得到的信息正如巴黎人Sylvain所說,只有一個方向:「都是說核電很好,很安全。不發展核電,我們就會斷電。」

除了核電的三大賣點「清潔,便宜,安全」外,政府與核工業更是在民間營造了一種「核王國」的自豪感。「他們對民眾說,你們看,正是受益於我們這些核電站、我們的核專家,我們才擺脱了石油,」巴斯德範說。

在親核成為社會常態的背景下,反核人士的境地就舉步維艱。「在法國政界,在官方,在菁英階層,反核人士就是被示眾的叛徒,」拉彭什講述了他在法國原子能委員會工作期間,因從親核到反核立場轉變而被視為背叛者。「他們從不說這位法國電力公司的人員是親核人士,但他們會將反核人士分類出來,並貼上一個歧視性標籤。」

對於法國大眾來說,除了受到整個國家機器都親核的長年影響外,在經濟上對核工業的依賴也是一個主要影響因素。三年前,物理學家巴斯德範應環保組織的邀請到法國東部的阿爾薩斯(Alsace)出席講座。當地的斐森南(Fessenheim)核電站被視為法國最危險的核電站之一,德國政府多次要求法國關閉這座高危險核電站。 但巴斯德範的講座現場混亂,觀眾幾乎要打他。 「關閉核電站涉及到4000多個崗位,」他說:「 在經濟所迫的情況下,當地的企業工會以及共產黨,都成了親核人士。」

如果說核電發展初期,民眾的確享受了廉價的電費,那麼在核電站老化壽終的階段,巨大的維護成本已經徹底埋葬這個優勢。此外,對於日益增加的核廢料目前沒有任何安全的解決辦法。這些,都將核工業的主打牌「清潔,便宜,安全」一一推翻,但民眾,則需要時間從50年以來的親核宣傳中慢慢抽身。

這是核工業,這不是在生產鞋子

英國原子能獨立顧問機構Large and Associate做的一份調查報告指出,弗拉芒維爾第三代反應堆所使用的材質彈性和韌性,都與專業標準不相符。報告確認,「僅此一點,就足以判定該核反應堆不適合投入使用。」現實情況是,反應堆鋼質的壓力容器也並未獲得法國核安全局的合格證明書。

但是,核電經營方法國電力公司領導層多次公開宣布,弗拉芒維爾核電站將在2018年底正式運行。盡管核安全局表示,可能不發放弗拉芒維爾第三代核反應堆壓力容器的合格證,但阿海琺和法國電力公司還是決定安置這一被視為無法更換的部件。

對此,綠色和平組織核問題專家斯博茨(Roger Spautz)認為,這兩家核電公司的意圖相當明確,「他們要做的就是儘快完成一個既成事實。這樣讓核安全局騎虎難下而做出讓步。即便有一些問題,但已經太遲了,很難將壓力容器再移除。」

至此,所有的壓力都不可避免地集中到核安全局身上。如果安全局打出的是紅牌,阿海琺至少需要5億歐元來更換反應堆壓力容器。而鍛造新的合格容器所需的時間成本,以及在中國台山已經安裝的兩臺壓力容器導致的賠償,必然將阿海琺公司甚至法國核工業置於死地。

「當我們對存在問題不知情的時候,我們以為都是完善的部件。但現在我們知道問題的存在了,難道我們有權繼續使用 ?難道我們說:直到今天尚未發生爆炸,所以我們就繼續?」 「走出核電」協會前發言人、「核觀察」協會創始人洛姆(Stéphane Lhomme)因在2004年向媒體透露法國第三代核反應堆不具備抵抗類似911等級恐怖襲擊行動的能力,而遭到法國電力公司和國家情報部門監聽。他表示,即便核安全局最終發放合格證,他也將連同其他環保組織司法起訴核安全局,「因為它沒有遵守他們自己制定的規則。」

現在最令人擔心的是,在關係到法國核工業命運的壓力下,核安全局將不得不做出妥協。斯博茨坦言:「我們害怕安全局最終同意弗拉芒維爾反應堆的投產,只是附加一個反應堆不能開足馬力的條件。」對此,洛姆毫不諱言他的批評:「這是核工業,這不是在生產一雙鞋子。」

法國核安全局對弗拉芒維爾第三代反應堆的最終裁決,勢必將影響到全球核電工業的走向。從核工業走出來的拉彭什,在訪談的最後追加了一個問題:「在其他一些國家,他們的核安全機構如果不如法國的嚴謹,或是比較弱勢,那麼後果會是什麼?」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