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天下大勢

張育軒:大使之死、敘利亞的血,與土俄合作的虛偽

俄羅斯大使的死,再度凸顯了埃爾多安和普京合作的曖昧。


槍手槍擊俄羅斯大使Andrei Karlov後,在現場舉起手。
槍手槍擊俄羅斯大使Andrei Karlov後,在現場舉起手。 攝:Burhan Ozbilici/AP

12月19日當地時間晚上,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 Andrei Karlov 在參觀安卡拉詹卡亞區當代藝術中心(Contemporary Art Center of Cancaya Area)時,被一名休假中的土耳其警官當場射中八槍,隨後俄羅斯媒體宣布大使不幸身亡。根據報導,該名警官在開槍時,同時高聲呼喊「別忘阿勒頗(Aleppo)、別忘敘利亞、不管是誰參與到這場殘酷的行為當中,都將一個一個付出代價」。

這名槍手指的是近幾個月以來,俄羅斯對敘利亞大城阿勒頗的轟炸。阿勒頗是敘利亞叛軍的最重要也是最後的陣地,而俄羅斯的軍事行動,旨在幫助敘利亞的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府重新取回這個戰略要地。如果反對派失去這個立足點,敘利亞的政治選擇將只剩阿薩德政府或伊斯蘭國;從政治上來說,屆時阿薩德政府將居於不敗之地。

在敘利亞這個已經淪為大國博弈的戰場當中,俄羅斯與伊朗堅定支持著阿薩德政府,而美國、海灣國家和土耳其則支持反對派推翻阿薩德。所有參與方,都在「打擊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大旗下,在這塊土地上各自支持自己的代理人;實際作為則是各懷鬼胎。

土耳其與俄羅斯的詭異合作

其中土耳其與俄羅斯近來幾個月的合作,是這場複雜地緣政治博弈詭異的一環。

如果論阿薩德的去留,土俄其實是站在相反陣營。從俄羅斯的角度來看,敘利亞關乎俄羅斯是否有港口可以進入地中海,是否能將恐怖分子擋在中東,而不至於影響到俄羅斯南部的高加索地區;再者,歐美所支持的反對派是一盤散沙,不如阿薩德更能確保敘利亞的穩定。從土耳其來看,介入敘利亞首先是確保庫德族不會壯大,以至於鼓動土耳其國內庫德族的自治運動;同時,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艾爾多安)一直試圖透過與溫和的伊斯蘭政黨交好,推翻阿薩德來拓展自己在中東的影響力。

然而現實政治的需求,拉近了兩國距離。土耳其與俄羅斯的利益交會點,在於共同確保敘利亞領土的完整,這樣可以同時限制庫德族和恐怖組織;兩者同時也反對美國的敘利亞政策。土耳其認為,美國想要以族群來重新塑造敘利亞,而俄羅斯根本反對美國所謂「民主化敘利亞」的計畫。土耳其同時希望藉由靠向俄羅斯,來獲得參與敘利亞未來政治藍圖的入場卷。

直接效果,是去年土耳其進軍敘利亞,在敘利亞取得制空優勢的俄羅斯既沒反對也沒支持。而俄羅斯則藉由拉攏土耳其與伊朗,搭配軍事行動,掌握了敘利亞政治未來的談判優勢,並且分化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從更大的角度來看,土耳其與俄羅斯的關係並非那麼公平,內涵也非毫無稜角,實際上更是互相猜忌防備。俄羅斯是藉由拉攏土耳其,作為自己擴張與突破美國經濟封鎖的合作夥伴;但土耳其外交政策過於獨立,難以控制。土耳其方近年來,國內主張土耳其應追逐自己的歐亞主義(Euraisanismts),執行「脫歐盟入亞洲」:未來應多和中國與俄羅斯交好,擺脫歐盟對土耳其的政治枷鎖。一方面,土耳其已經不再堅持申請加入歐盟,另一方面又拉攏北約增加對黑海的重視,避免黑海成為俄羅斯的內海。

對比起來,土耳其之於俄羅斯,最多就是一個不可靠的合作夥伴;但俄羅斯之於土耳其,卻是未來的靠山兼隱憂。

槍擊案控訴的敘利亞血淚

回到敘利亞,內戰可以持續這麼久的主因,在於參戰的各方都缺乏徹底消滅對方的能力。歐巴馬政府儘管口口聲聲支持反對派,實際上近乎任憑反對派在地面自生自滅,更不願意設立禁航區來阻止俄羅斯空襲。伊斯蘭國勢頭已盡,而阿薩德政府在黎巴嫩真主黨和伊朗革命衛隊幫助之下,撐到今天。直到去年底俄羅斯正式以軍事手段介入內戰,內戰的天平才大幅向阿薩德政府傾斜。

考量到川普與普京的友善關係,敘利亞的未來幾乎不可能跑到反對派手上。未來的關鍵在於所謂「後伊斯蘭國時代」(Post-ISIS era),敘利亞的政治未來該如何決定──針對這點,土耳其和俄羅斯恐怕不會完全一致。土俄兩國,都視敘利亞內戰為自己「大國崛起」的跳板,都試圖藉敘利亞將勢力擴展到中東。此刻現實政治的需求將兩國推到一起,但展望未來,隨著敘利亞內戰的結束,土俄合作恐怕難以持續深化。

俄羅斯大使的死,再度凸顯了埃爾多安和普京合作的曖昧。埃爾多安本想把自己包裝成敘利亞公正的代言人,一邊卻又和轟炸敘利亞的普京握手;而身為土耳其警官的槍手用八聲槍響,用敘利亞的血淚,控訴了這場合作的虛偽。然而隨著俄羅斯將此事定調為「恐怖襲擊」,意味俄羅斯暫時不想就此大做文章。現實政治的合作仍將壓倒短期的不愉快。

但長期而言,土俄根本的分歧仍在。兩個雙雙擁有大國夢的政治強人,國家距離這麼近,一山又怎能容得了二虎?或許最後兩國會共同體驗的,是犧牲在他們砲火下人們的怒火,轉化而成的暴力。土耳其已經經歷不少恐怖攻擊,俄羅斯則剛失去一個大使。

倒在血泊中的大使背後是一幅幅攝影作品;據俄國通訊社塔斯社報導,展覽主題是「突厥人眼中的俄羅斯」(Russia as seen by Turks)。早在18世紀俄羅斯意圖進犯君士坦丁堡時,突厥人就視俄羅斯為囂張蠻橫,而驕傲的突厥人會阻止其野心。時移事往,表面上當前土耳其邁向合作,但檯面下的對局張力仍波濤洶湧;而槍手與倒下的大使的畫面,也弔詭地成為展覽主題最新的一個註腳。

(張育軒, 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編輯,倫敦大學UCL政治理論碩士)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