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來了 國際

You're hired ! 特朗普內閣傳遞什麼訊息?

特朗普選擇僱用與自己相似的、明白他話語體系的人,來執行自己的「交易至上、實用主義」的信條。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攝:Carlo Allegri/REUTERS

以往在電視真人秀節目裏厲聲說「You're fired!」的特朗普,最近說得更多的是「You're hired!」他正逐步打造內閣,目前已確定十多項任命。

華府政策圈流傳一句話:Personnel is policy. 人事任命即政策。內閣要員任命是尚未正式上台的新總統首項政策,反映未來政策大方向。從特朗普的內閣任命,能讀出什麼信息?

特朗普的內閣要員可分為三類,深諳華盛頓遊戲規則的政客、前軍官與沒有公職背景的華盛頓門外漢,包括好幾位身家不菲的商界人士。侯任國務卿蒂勒森(Rex W. Tillerson)是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的執行長,前高盛高管Steven Mnuchin將擔任財政部長,而商務部長人選Wilbur Ross是風險投資家。目前,特朗普準內閣的總身家已超過130億美元,是小布殊政府的30倍。特朗普是美國史上第一個沒有擔任過任何公職及軍隊高層職位的總統。某程度上,這些前商業高管與他是同類,缺乏從政經驗,但有豐富的企業管理經驗。

特朗普選擇僱用與自己相似的、明白他話語體系的人來執行自己的「交易至上、實用主義」的信條。

他相信管治國家有如管理企業,讓商界領袖擔任政府要職可平衡國家預算,提高機構效率。他以交易思維思考國際關係,只要對美國「有利」,萬事皆可交易。而他對利益的定義,通常離不開財富。

正如特朗普談及一中政策時稱,不知道為什麼美國要被一中政策所束縛,「除非我們與中國在其他議題,例如貿易上,談成一些交易。」

特朗普新內閣白宮要員。
特朗普新內閣白宮要員。圖:端傳媒設計組

競選時高呼「抽乾沼澤」(注:華盛頓是建在沼澤之上的城市)、改變美國政治生態的特朗普,出乎意料地將不少在沼澤中如魚得水的職業政客招入麾下,包括前勞工部長趙小蘭、參議員Jeff Sessions、眾議員Tom Price等。有人將此解讀為特朗普缺乏組建內閣的經驗,將決策權交給來自共和黨建制派的準白宮幕僚長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和準副總統彭斯。

但細看這些內閣要員的立場不難發現,他們在各自負責議題上的理念,與特朗普競選時主張如出一轍,似乎更像是由他親手挑選。

例如,即將擔任司法部長的Sessions移民立場強硬,而堅決反對奧巴馬醫保的Price將接管衞生部,侯任環保局長Scott Pruitt 認為全球暖化是否人為還無法確定, 與曾說氣候變遷是「騙局」的特朗普一拍即合。

特朗普有意識挑選與自己相對合拍的建制派入閣,意在安撫黨內反對派,加強與共和黨控制的國會的紐帶。任命趙小蘭為交通部長,可謂一石多鳥。屬於温和共和黨人的她從政多年,人脈深厚,有助促進兩黨合作;她還是華裔女性,為內閣增加多元性。另外,特朗普的鉅額基礎設施預算必須通過國會批准,趙小蘭的丈夫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Mitch McConnell,這一聯繫勢必增加特朗普內閣與國會談判時的籌碼。

奧巴馬任內與國會關係不佳,空有一番雄心壯志而無法達成,而自詡實務派的特朗普似乎決意吸取這一教訓。競選期間攻擊民主黨毫不留情的他,開始向民主黨人伸去橄欖枝。選後他與參議院少數黨領袖Chuck Schumer通話,在Twitter上讚揚對方「十分聰明,能幹成事情」,稱同樣來自紐約州的兩人一直關係良好。當選後,特朗普還在住所會見了芝加哥市長Rahm Emanuel、眾議員Tulsi Gabbard、前副總統戈爾(Al Gore)等曾與他針鋒相對的民主黨人。

然而,與往屆總統至少任命幾位來自敵對黨的官員不同,特朗普至今仍未招攬任何民主黨人入閣。比起管理有可能忤逆上意的下屬,他似乎更喜歡與反對者談判合作,各取所需。

特朗普新內閣行政要員。
特朗普新內閣行政要員。圖:端傳媒設計組

另外,特朗普的內閣將是二戰以來軍方色彩最重的美國政府內閣,目前已有三位退役將軍,包括侯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T. Flynn)、國土安全部長John Kelly和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Politico引述與特朗普關係密切的身邊人稱,他對將軍們「深深著迷」,欣賞他們威風凜凜的姿態、有話直說的講話方式,以及跟他自己一樣帶攻擊性的領導風格。

特朗普對將軍的迷戀與他的成長背景不無關係。特朗普中學時期就讀軍校,授課教師都是身穿軍服、享有軍銜的軍官,儘管他本人其後未有從軍。曾長時間採訪特朗普的傳記作者Michael D'Antonio透露,特朗普對將軍們帶有一種好萊塢式的想像,認為電影大片中的二戰將軍代表了真正的領導力。特朗普對麥克阿瑟和巴頓尤其崇拜,他曾稱外號「瘋狗」的準國防部長馬蒂斯是目前美國最接近巴頓將軍的人,是「將軍中的將軍」。

作風強硬的軍人沒有外交官的如簧之舌與商人柔軟的身段,通常不是促成和解的人物。但他們信奉等級至上、無條件服從命令, 不會缺乏經營家族企業的特朗普最看重的絕對忠誠。

縱使特朗普內閣要員背景各異,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在政策上與奧巴馬政府180度相悖,將把奧巴馬的政治遺產一筆勾銷。

關注氣候變化的奧巴馬任內為此做了大量工作,但特朗普任命的環保局掌門人Pruitt並不相信氣候變化的存在,質疑環保局嚴重高估了化石能源公司造成的空氣污染。特朗普曾揚言,他治下的美國將退出限制温室氣體排放的《巴黎公約》,並考慮停止向聯合國氣候變化項目交費,將省下的資金投入國內基建。

內政上,俗稱為「奧巴馬醫保」的平價醫保計劃若不被完全推翻,也至少會被改得面目全非。特朗普競選時許諾取消「奧巴馬醫保」,當選後與奧巴馬見面,其後又改口說會考慮部分保留。他挑選的衞生部長人選Price則是堅決的奧巴馬醫保反對者。

特朗普提名的準國土安全部長Kelly被認為是「邊境鷹派」,強調加強美墨邊境監控,奪回國家主權,抗擊境內恐怖主義。正式上任後,特朗普將有權力推翻奧巴馬2012年簽署的、暫緩遣返童年時就被帶到美國的無證移民的總統令。他還可頒佈總統令,下令將有犯罪記錄的無證移民遞解出境。

外交上,被稱為奧巴馬任內「最耀眼成就」的伊朗核協議也命懸一線。特朗普的內閣中,國防部長馬蒂斯、中央情報局局長朋佩歐(Mike Pompeo)和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弗林,都視伊朗為美國的一大安全威脅,可能讓美伊關係再度降温。

馬蒂斯在2010至2013年間任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他的任期被縮短,有傳是因為奧巴馬認為馬蒂斯的伊朗立場過於鷹派。他曾稱,伊朗是中東和平的最大威脅,奧巴馬對伊朗達成協議的意圖評估太過天真。退休後,馬蒂斯還批評奧巴馬政府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打擊IS的力度不足,中東撤退政策(disengagement)讓極端主義有機可乘,呼籲美國必須在中東硬起來,捍衞美國的價值觀。

朋佩歐曾指伊朗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義支持國,期待撤回伊朗核協議這一「災難性的交易」。

即將掌管美國國家安全的三人一致認為奧巴馬的中東政策太軟弱,給了恐怖主義崛起的良機。這三名閣員人選顯示,更強硬地打擊IS、鉗制伊朗的中東政策在特朗普時代呼之欲出。

在俄羅斯黑客影響美國大選的疑雲籠罩下,新內閣對俄羅斯的態度尤其值得關注。特朗普內閣卻被認為是史上最親俄。64歲的侯任國務卿蒂勒森在埃克森美孚工作40年,近20年來與俄羅斯交往甚密,曾與俄總統普京見面碰杯,與俄國營石化公司談成大筆生意,還在2013年獲得克里姆林宮頒發的友誼勛章—俄羅斯給外籍人士的殊榮。如果美國取消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埃克森美孚數十億美元的石油買賣將得以實現,其中的利益衝突讓蒂勒森的國務卿任命更添爭議。他與俄羅斯及普京的關係,預料將成為國會聽證其任命時重點審查的內容。

美國白宮。
美國白宮。攝:Win McNamee/Getty

除此之外,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弗林也與俄羅斯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他曾參加俄羅斯國有電視台RT的晚宴,當時就坐在普京的身旁。弗林認為,美國應該與俄羅斯合作打擊IS。外界預測蒂勒森與弗林將主張改善美俄關係,放鬆對俄經濟制裁,聯手打擊恐怖主義。

然而,內閣中也有反俄的聲音,特朗普政府對俄友好並非已成定數。準國防部長馬蒂斯視俄羅斯為美國國家安全的一大威脅,認為普京有意拆散北約,曾批評特朗普與莫斯科合作的想法是出於「所知不多」(ill-informed)。

由內閣人選可見政策走向,而從挑選內閣的過程,可見特朗普的決策思路和行事作風。即使已在大選中取勝,對聚光燈上癮的特朗普依然渴望關注。

以往媒體只會報導最終確定的內閣名單,特朗普卻以近乎真人秀的方式,將挑選閣員的過程攤在公眾眼前。誰搭乘了特朗普大廈金光閃閃的電梯,必定是每日的頭條新聞。分量最重的職位國務卿遲遲沒有敲定,成為留到最後的大懸念。各大媒體日夜將鏡頭對準特朗普大廈電梯,組閣過程史無前例地公開化、畫面化。

只有進進出出的畫面還不夠,要演繹一場跌宕起伏的大戲,還需要若干戲劇化轉折。特朗普團隊先是放出風聲,在競選期間高調反對特朗普的羅姆尼,竟是國務卿人選之一。特朗普頓時顯得宅心仁厚、不計前嫌。其後,他的親信、前競選經理Kellyanne Conway卻又公開反對任命羅姆尼,坦露團隊內部分歧,讓觀眾驚訝得目不轉睛。「力排眾議」的特朗普看似仍在考慮僱用羅姆尼,兩人共進晚餐,適時為記者提供了生動的幕後花絮。羅姆尼低聲下氣的窘況曝光,特朗普也順勢報了一箭之仇。誰知道半路又殺出個程咬金,在政治新聞通常偃旗息鼓的週末,傳出並無從政經驗的石化大亨蒂勒森將擔任國務卿的消息。傳聞出現的時機絕非偶然,正是CIA發表報告稱俄羅斯黑客干擾美國大選、提高特朗普當選機會之後,有轉移輿論注意力的目的。

特朗普常在Twitter上發表關於時政新聞和內閣挑選的見解,寥寥幾字、甚至大小寫都成了不得不報的新聞。

跑政治線的記者已養成了新習慣,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是查看這個愛半夜發文的70歲金髮老人的Twitter頁面。總統的Twitter發言先於白宮官方通告或許將成為新常態。

《紐約時報》引述參加了內閣面試的人稱,特朗普在現實世界裏的面試風格,並非如真人秀《學徒》中那樣戲劇化,而是直接而隨意的。他沒有事先列出問題,也不會記筆記,但對來客的背景顯得了如指掌。他喜歡問開放性的問題,會打斷長篇大論、迂迴的回答。

他(特朗普)組建政府的思路與管理企業一模一樣,最感興趣的問題是:「你可以為我做些什麼?」至於僱用誰,特朗普相信直覺,看重人與人之間的化學反應,也信賴身邊人的進言。

內閣落榜名單也讓人玩味,特朗普看重忠誠,卻不一定論功行賞。為他助選的關鍵功臣,新澤西州州長Chris Christie、競選經理Kellyanne Conway、前紐約市長Rudy Giuliani、前議長Newt Gingrich等,還未得到任何職務。

他們當中有的深陷醜聞,譬如Christie的「橋梁門」、Giuliani與外國政府千絲萬縷的聯繫。也有共和黨內部人士透露,準白宮幕僚長普利巴斯阻撓競選團隊入閣,他提醒特朗普,幫他贏得大選的人並非在治國上能助他一臂之力的人。

美國總統挑選閣員通常有三條標準,有相關經驗、對總統忠誠、代表這個國家的面貌。特朗普沒有大幅偏離這三大原則。有的閣員儘管被指立場極端,但確實是熟悉議題的老手,例如反對全國標準課程、推廣特許學校的候任教育部長Betsy DeVos。

內閣中最劍走偏鋒、飽受爭議的人選,也是特朗普政府最大變數,非白宮首席戰略官班農(Stephen Bannon)莫屬。62歲的班農是前海軍軍官和高盛銀行家,結合了兩種特朗普鍾愛的類型。掌管右翼媒體Breitbart是班農職業履歷中最受爭議的一項。反對者抨擊他是另類右派(alt-right),信仰白人民族主義,即白人要在經濟和政治領域占主導地位,他們擔心班農將把種族主義、反穆斯林、反移民、性別歧視等在Breitbart頭條中可見的思想帶進白宮。班農則為自己辯解說,他忠於民粹主義和美國民族主義,而非白人民族主義。

普遍認為,特朗普並沒有強大的原則性和價值觀,不由意識形態主導。在1999到2012年間,他五次更換黨派。如今作為共和黨人,他又支持某些大政府的理念,例如保留社會保障金、大量投資基礎建設等,在墮胎、同性戀權利等議題上立場反覆且矛盾。為求歡呼與利益,他的立場靈活度極高。他願意聽取身邊人的諫言,也易受他們影響。傳聞指蒂勒森能在最後時刻以黑馬之姿問鼎國務卿,就是由於班農及特朗普的女婿Jared Kushner的合力推薦。

身為國師,民粹、國家主義的狂熱分子班農將為特朗普灌輸意識形態,享有很大的政策塑造空間。他與來自共和黨建制派的「守門人」普利巴斯如何互相制約角力,將是新一季「白宮風雲」真人秀的重頭好戲。

特朗普 特朗普來了 美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