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Your Opinion:反日遊行過去四年,該如何談論愛國?

四年前一場反日遊行,打砸搶了西安,開日系車的中國人被「愛國青年」敲破了頭。有人說:「瘋狂的國家主體,撞上的是中國人。」


編按:

古語云:識睇梗係睇留言。翻譯成國語就是:外行看正文,內行看評論。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被你啟發。為忠於讀者本意,我們不會修改原文的簡繁體、用詞與標點符號。

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editor@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2015年10月1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國慶升旗禮中,一個青年摸著面頰上的國旗圖案。
2015年10月1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國慶升旗禮中,一個青年摸著面頰上的國旗圖案。攝:Kevin Frayer/GETTY

2012年9月15日,西安這座古城遭遇了一場以愛國為名的「洗劫」。年過半百、土生土長的西安市民李建利,正和妻子王菊玲一起驅車前往西安北郊的建材市場買燈,幫兒子裝修婚房。

他們開的是一輛天津一汽產的豐田卡羅拉,車購入才一年。正是這輛車,讓他們被反日的遊行隊伍包圍了。李建利解釋說,這是中國產的車,太太也幫腔說,以後不再開日系車。但哀求沒用,李建利最終被一名叫蔡洋的「愛國青年」用摩托車U型鎖砸穿了顱骨。

50個月過去了,李建利右邊身體仍然不能活動,雙腿只能慢慢走上100米,「砸日本車,那不都是中國人的血汗?」他告訴端傳媒特約撰稿人江雪。

四年了,這個開日系車被「愛國青年」砸破頭的中國人,已經漸漸被大家遺忘。被法院判處十年有期徒刑的蔡洋,依然收監。但在愛國主義成為主旋律的當下,以愛國為名的騷亂,會否再現?重提舊事時引起的反思與討論,比起四年前並無消減。我們一起來聽聽大家怎麼說。

是愛國青年,還是暴民?

面對住院4年多的哥哥,李建利弟弟說自己「不恨日本人,大家都是人」,但他把家中的電器都換成了國貨,定居在日本的妹妹要給他買自行車,他也因為怕惹禍而沒敢要,「我們這代人經歷過文革。我就擔心呢,哪天暴徒闖到家裏了怎麼辦?」

你只要遇到危險,一定要大喊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知道嗎?

去「危險的出差」前,朋友提醒台灣記者胡采蘋

Andy Tang:不是反日愤青,其实就是暴徒流氓,就是借机闹事。之前我也参加反日大游行,整个城市挺大的队伍,大家都事先说好,不准闹事。路上也遇到很多日系车,有的日系车覆盖了国旗写着日本车中国心,大家看到也只是笑笑

人即孤島:愛國主義是無賴的最後庇護所,塞繆爾(編按:Samuel Johnson)如是說。

Emmy Hu 在Facebook分享報道時公開留言說:有一次我想去新疆採訪薰衣草花田,結果公司不准,說現在漢人在新疆非常危險,我台灣人更不可以去,於是只好摸摸鼻子(搖搖尾巴)。每次稍微有危險的出差公司都不太願意派我,他們覺得我處理不了這種場面,還有一個同事告訴我說:「胡采蘋,你只要遇到危險,一定要大喊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知道嗎?」

「畢竟群眾是表達愛國熱情,這中間的度不好把握,」有不具名的西安警察在「9.15」之後這樣對媒體表示。對此,網友 多米 說:这么多年,依然是主权高于人权。警察这个时候倒不出手了,到头来还是百姓的悲哀啊。

南畝: 所谓“爱国热情不好处理”,不过是操控利用罢了;换做没有暴力、但诉诸被侵犯权益的游行,想必就不是这么做了。屠刀悬于这块土地上空,血腥暴力、自相残杀的可能性远远没有消失,群潮涌起时,良民转身便成暴民。两极分化、社会分裂下,“拉一派打一派”的故事依旧能够轻易上演。

robelus:在南方周末一篇文章下面看到的评论:“想起被清廷砍头的义和拳匪。。。或许也喃喃自语‘我是爱国,抵制日货。’ 民族主义是把双刃剑,清廷玩义和拳的教训,红朝当吸取。”(原评论者shenhaoshan)

荊兆暉:難道這就是所謂“愛國者”的所為嗎?如果愛國是個傷害別人的藉口那他們跟那些用宗教理由發動戰爭的聖戰組織又有什麼分別?

鬧劇的背後,是誰的悲劇?

守了丈夫足足四年多的王菊玲,在醫院的日子讓她鬱鬱寡歡,她告訴端傳媒說:「反正我還是恨日本人。他們不搶釣魚島,不就沒這回事了?」記者觀察到,她的信息來源是看看微信朋友圈,發一些養生的東西。也看看電視,看看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

黨國踩下的意識形態油門,瘋狂的國家主體,撞上的是中國人。

網友 Sid

你懂的:他至今都想不明白愛國跟他受傷有什麼關係 更不明白愛國怎麼會無緣無故傷害到他 把一切的罪惡都歸咎於小日本吧 突然 他四年來的痛苦與迷惑得到了透心涼的釋放 百年來的國仇家恨也得到了很好安頓

Hank Li:雖然愛國要付出,但衰在同道人手上,哀哉!

Ka Lam: 有時候,傷人得傷最深的倒是所謂的"自家人"。

Sid:黨國踩下的意識形態油門,瘋狂的國家主體,撞上的是中國人。

CK Wong:這就是為什麼在香港旺角暴亂中感覺此憂傷。當所有人看見「暴徒」對「黑警」,我只看見香港人在打香港人。

而且,我們香港談港獨的人常說我們和大陸有多少分別,在面對承擔後果,不是一樣不了了之嗎?到底分別在哪?只是用「民主」代替「愛國」。「民主」和「愛國」不一定是對立的,等於「自由」和「民主」不一定同一陣線。

2012年9月15日,示威者拿著旗子和毛主席畫像在北京日本使館外抗議。
2012年9月15日,示威者拿著旗子和毛主席畫像在北京日本使館外抗議。攝:Lintao Zhang / Getty Images

冰山内的烈火:蔡洋属于那种来自农村的底层(或者说基层平民)的“爱国者”,这种人的特点往往是受教育水平低,对国内外真实情况了解片面,而且思想比较单一、极端、非此即彼,不仅缺乏知识还严重缺乏合理的思考能力,而且长期生活在比较残酷而且暴力较多的环境中,习惯用拳头乃至砖头解决问题。他们并不会思考清楚事情本身是非曲直,只看立场不看对错是非。而且由于长期受老板或者其他地头蛇甚至家人亲族剥削、欺凌,又贫穷,一旦有发泄机会,有趁乱“捞一票”的条件,就会充分利用起来,而且可以向平日里不敢施暴的“富人”(对他们来说,不仅大老板、贪官污吏是富人,即使中产阶级甚至有车的工薪阶层、穿的衣服比较好、打扮的比较城里人样子的都是富人)进行报复性发泄,虽然发泄对象本人往往和他毫无关系。但是隐隐有种“阶级斗争”意味吧。打欺压剥削自己的人倒危险,趁乱打砸不认识的人安全。一哄而上一哄而退是典型做事方式。

而像共青团支持的而且现在很活跃的“小粉红”(按男女都算的定义),以国内大中城市乃至海外华人中中产阶级乃至特权阶层的“官二代”、“富二代”为主,他(她)们受教育水平比前者高很多,视野也比较宽,但是却又是既得利益阶层,是当今体制的相对受益者,所以出于维护自身利益为主要目的的“爱国”,也就是钱理群教授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对他们来说,“爱国”就等于爱他们自己,维护现有体制就是维护他们个人的利益。当然,这些人也只是相对前者受教育较好,在中国现有教育环境下,独立思考能力和批判思维能力还低于美国川普的支持者。至于视野,这些中产和特权阶层的子女们并不真的了解平民的疾苦(或者很冷漠),加上国内新闻审查舆论控制,还有环境培养的定向选择接受知识(例如喜欢看政治阴谋论、关心八卦绯闻,鄙视普世价值,即使在外国留学不用翻墙而且有很自由的选择新闻和其他信息时照样会保持习惯性的思维和兴趣、价值观,所谓“越出国越爱国”),也是比较狭窄的。

这两种人有类似也有区别,需要区分开,具体分析各自做“爱国”行为的原因,才能有因循果,想办法改变。

為何愛國會成為「打砸搶」的騷亂?

魏晨:令人唏嘘。另外,这绝不仅仅是中国才存在的现象。任何将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举到至高无上的位置上的思潮,将人分为爱国和卖国两类的,并将语言暴力和身体暴力施加于“卖国”一方,都该反省。

John Wang:2005年當年我在上海目睹,糞青上街頭反日遊行,你說沒有中共默許怎可能?親眼見到糞青(編按:「憤青」諧音)拿磚頭擲向一輛豐田Camry,該車主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一樣(應該是透過後視鏡),突然加速躲過了磚頭,我個人不喜好人多的地方,之前不久就遠離是非之地了。

一夫者毛:共产党在背后偷着乐,想怎么操纵就怎么操纵。就一篇文章,几个评论,就能煽动这么多不去思考的老百姓。

Fu :中国现在很像二战前的德国,经济取得了一点成绩,大力扩张军备,煽动民族主义,极端主义高涨,周边国家为了自己利益实行緌清政策,与魔鬼做交易,终将会付出代价。假愛國之名,行傷害同胞之實,不要說地球人討厭中國人,就連中國人都開始討厭自己。

Spher:很多中国人不明白什么叫非暴力抗议吗?希望他们去学习一个。这个样子根本无法有益于传达声音,反而是糟蹋和污名化自己支持的事业。2012年的游行现在就是沦落为暴民运动的名声了,我就呵呵,爱国主义的大旗就是被这群暴力者给玷污的。

冰山内的烈火 :从这次游行中各种打砸抢可以看出,中国的稳定其实就是靠高压,一旦放开(哪怕稍微)压制,暴力就会喷涌而出。民主自由体制下的稳定或动荡和专制体制下的稳定或动荡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国人要学会非暴力的表达意见,尤其不应该用暴力对付弱势群体(就像势单力孤的日系车主、日本产品店主,也包括落单的在华日本人),否则和当年义和团杀个手无寸铁的日本书记官(杉山彬)还有占义和团杀戮人数90%的平民有多大区别呢?

这两年虽然日本一直在右倾化,现在的安倍晋三比2012年时候的野田佳彦右倾太多了,扩大武器出口和扩军、解禁集体自卫权、修改教科书,但是去日本的中国游客数量屡创新高,也没有那么大规模的反日游行了。而现在抵制台湾的又成了一种风气。说白了人还是容易跟风,并不是看实际对国家利益危害多大,而是有没有舆论引导和带节奏。而且这种游行并不能影响国家政策,中日经济交流并没有太大影响。

不僅高高在上,不僅冷嘲熱諷

随着时间行进,公众或许会忘却,但至少我们曾经反思过。

網友 liusally

曾進益:四年過去,發生過那麼多事,改變過那麼多心境。

liusally:很感谢端重新提起了蔡洋,因为人是善于遗忘的动物。这般再提很发人深省,耐人寻味。

看报道的时候莫名想到雷洋。二洋的遭遇虽然并不一样,但都侧面反映了基层执法的问题。而现在不管是雷洋还是蔡洋,再随着时间行进,公众或许会忘却,但至少我们曾经反思过。

把二洋放在几十年前,相信了解并发声进而反省的人一定不会这么多。也许说来可笑,但我还是觉得这是进步的体现。

文王车:过去四年了,当年那场运动引起的反思曾经席卷全国,多少借爱国为借口行恶意龌蹉之事的人,隐藏在这个社会中。当时的一篇评论说的挺好的,我们警惕的不应仅仅是坏人,还有蠢货。江雪小编,于四年后令我们重新回忆起这场蠢货发起的闹剧,和其留给正常人生活的苦难,希望大家懂得更多的是珍惜,懂得辨别,我们身边的坏,与蠢。而不仅仅是以一个高高在上的旁观者,在一边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